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十三章 逃出皇宫

第十三章 逃出皇宫

        未央宫外,灯火通明,皇宫禁卫一队接着一队,很是壮观。

        宁辰牵着马车朝外边走去,刚出未央宫大门便停下步子,看着一队禁卫路过,主动拦住了去路。

        “小公公,有何贵干?”因为宁辰是从未央宫走出,走在最前方的禁卫将领也不敢怠慢,神情客气道。

        “皇后娘娘有急事让小的出宫去办,不过如今皇宫禁严,出入甚为不便,怕是要耽搁了娘娘交代的差事,还望将军能够帮忙相送一程”

        宁辰双眼扫过一队队走过的禁卫,脸上闪过焦急之色,旋即,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禁卫将领,请求道。

        “这”

        禁卫将领面露为难,一时也犹豫起来。

        刺客夜闯御书房,他们奉命巡查,按道理说是不能擅离职守的。

        不过,皇后娘娘的事情也是不容耽搁的,他若拒绝,事后难免会惹未央宫主人不高兴。

        “将军若是不信,这是皇后娘娘赐下的信物,将军可拿着亲自向皇后娘娘确认”

        说话间,宁辰脸上焦急之色更浓,从怀里取出长孙给的月形玉佩,递到禁卫将领手中,催促道。

        “好吧,在下就送小公公一程”

        禁卫将领一看到月形玉佩,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打消,点头应道,这是皇后娘娘的随身信物,宫中许多禁卫都曾见过,不会有错。

        宁辰心中暗松一口气,他选择在未央宫门前拦住禁卫就是为了降低禁卫对他的戒心,再谨慎的人都会出现认知的盲点,只要用心利用再加以引导,就能造成让人难以辨别的假象。

        “看小公公年纪不大,是刚入宫没多久吧”

        禁卫将领吩咐身后其余人继续巡逻,旋即上前帮忙牵过马车,一边走,一边随意问道。

        “恩”

        宁辰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回答道“前些日子刚入宫,得蒙青柠姑娘的照顾,如今在未央宫做些杂事”

        “小公公好福气,宫中谁都知道皇后娘娘贤良淑德,对下边人最为宽厚”侍卫首领善意一笑,说道。

        “将军所言极是”

        宁辰笑着应道,心中却十分不赞同,这些傻瓜都让长孙给骗了,是不是贤良淑德他不知道,但对下边人一点也不宽厚,他就是被长孙忽悠了好几次,否则他早就在宫外逍遥快活,也用不着大晚上着急跑路了。

        “哟,这不是小宁子么,这大晚上是要去哪呢”

        走了没多久,突然,两人不远处一道公鸭嗓子般的声音传来,宁辰心中顿时咯噔一声,暗叫一声不好。

        随着声音望去,一位身宝石蓝绣仙鹤长袍,手拿拂尘,头戴孔雀毛顶镶宝石帽的身影缓缓走来,看着宁辰不阴不阳地笑道,“真是巧啊”

        “赵瑾公公”侍卫首领认识来人,客气一拱手,算是打过招呼。

        “凌将军”赵瑾回礼,旋即笑眯眯地问道,“不知将军和小宁子这是要去哪里?”

        “小公公奉皇后娘娘之命出宫办事,在下凑巧相送一程,赵公公和这位小公公认识?”

        凌萧微微诧异,赵瑾在夏皇身边当差二十余载,地位不同一般,怎会认识一名刚入宫的小太监。

        “见过一面而已”赵瑾敷衍了一句,并没有多解释什么,旋即看着凌萧身边的宁辰,阴测测一笑,话中有话道“小宁子,咱家本来还想调你来身边做事,没想到皇后娘娘先一步把你要到了未央宫,真是遗憾啊”

        “呵呵”宁辰傻笑着掩饰过去,知趣地没有多做解释,这说什么都是得罪人,你还是自己和长孙掐去吧。

        赵瑾围着马车走了一圈,皮笑肉不笑地道,“如今皇宫较乱,将军可要好好检查啊,免得丢失了什么东西”

        宁辰心中一沉,脸色微变,这该死的老变态。

        凌萧为难地看了宁辰一眼,按说未央宫的差事他们不好过问,但赵公公已经发话提醒,他再不检查,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凌将军,按规矩办事吧,不过,请小心一些”宁辰开口,沉声道。

        凌萧点了点头,上前一步掀开车帘,旋即登上马车,准备检查。

        车内堆满了箱子,一个压一个,凌萧打开最外边的箱子,入眼均是一件件瓷器,搬走放在一边,再打开一个,依然还是摆满了瓷器。

        凌萧在宫中担职已近十年,认得这都是宫中常用的东西,精美倒是精美,但论价值,就只能说那么回事了。

        未央宫的珍宝何其之多,随便拿一件都不是这一车瓷器可比的,若是偷盗,实在是得不偿失。

        “哎呀,将军小心”

        就在凌萧将一个检查好的箱子搬到一边时,宁辰面色一变,喊道。

        旋即,便听到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声,整箱的瓷器从箱底露出,摔在车厢中,碎的稀里哗啦。

        宁辰眼中露出慌张之色,焦急道,“哎,忘了告诉将军,下边几个箱子有些年代了,皇后娘娘交代的急,说了有了信物就不会再检查,并不碍事,我一着急就把这事给忘了”

        凌萧脸色也是难看,虽说打碎的不是什么奇珍异宝,但毕竟是未央宫的东西,而且皇后娘娘交代的如此之急,定然有重要用途,想到这里,凌萧神色不善的看了一眼赵瑾,都怪这该死的老太监,若不是这老家伙多事,他也不会犯下这等大错。

        马车下方,宁辰轻声一叹,苦着脸道,“将军,您还是快些检查,小的也好赶紧办完差事向皇后娘娘请罪”

        听着宁辰被没有将罪责都推给他的意思,凌萧对前者的印象顿时大好,再比较一下在一旁看笑话的赵瑾,谁的话可信谁的话不可信当即不用再想。

        想到这里,凌萧将箱子将跳下马车,正色道,“不用检查了,小公公赶紧出宫吧,莫要误了皇后娘娘的差事,打碎东西之事,若娘娘怪罪,凌萧定会与小公公一共承担”

        “多谢将军”

        宁辰面露感激之色,心中却微微有些心虚,这凌萧这么仗义,自己这么忽悠他是不是有些不好?

        当然,愧疚的念头只是一闪即逝,旋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可惜,他一直奉行的是,我不入地狱,让别人入地狱。

        更何况,皇宫跑了一个小太监,即便查出来也不是什么大错,离入地狱还差得远呢。

        但是,他若被抓到,就是真的要入地狱了!

        一旁,赵瑾看没查出什么事来,冷冷一笑,扬长而去,嚣张的态度,着实让人不爽。

        宁辰心中思虑,大致也猜测出原因为何,他与赵瑾仅见过两面,谈不上什么恩怨,甚至在第一次见面时,赵瑾还是提拉他一把的意思,今日再见,态度却判若两人,不用想也知道是由于长孙的关系。

        皇宫之中,明争暗斗不断,选择站位至关重要,如今看来,赵瑾十有八~九是站在了西宫的那边,这才对长孙宫中出来的他露出敌视之意。

        可惜,若不是着急出宫,他真想留下来好好整一整这个老家伙。

        宁辰遗憾的摇了头头,旋即看了一眼凌萧,道:

        “将军,我们走吧”

        “恩”

        凌萧看到宁辰神色有些变化,还以为后者是因为担心回来后受罚的缘故,并不曾想到宁辰由于今日出宫之后再没有机会捅赵瑾一刀而郁闷。

        或许连宁辰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未央宫这短短几日,他不管行事还是想法都有意无意地以站在长孙的立场去判断。

        即便嘴中不承认,埋怨长孙千般不好,内心的情绪却说不得谎话,宁辰看似走的潇洒,走的无牵无挂,心中却始终不曾真正放下。

        出宫之路还算顺利,有长孙的信物,加上凌萧的护送,守宫门的禁卫稍作检查之后便放行了。

        没有人会想到,方才护送皇后娘娘一同回宫的小太监身后的车上竟然带着行刺夏皇并夜闯御书房的刺客。

        出了宫,宁辰立刻驾着马车朝渡安药房的方向赶去,一直掩饰情绪的脸上终于露出焦急之色,马车飞踏,带起一路尘土。

        近一个时辰后,马车停在药房门口,宁辰从车内藏在最下方的一个箱子内将暮成雪抱出,两步走上前一脚踹开药房木门,急急朝内院奔去。

        “掌柜,快救人”

        前院发生这么大的动静,掌柜早就听到声音,走出来正要怒声呵斥,一看是宁辰便压下了火气,下意识将目光移到后者怀里的暮成雪身上。

        然而,这一看之下,掌柜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赶紧进屋”

        眼看女子情况极其危险,掌柜当即招呼宁辰回屋,待暮成雪被放下后,立刻上前诊断。

        “去堂中拿我的银针过来,快点”掌柜一边查看暮成雪伤情,一边极快地交代道。

        “好”

        宁辰不敢耽搁,立刻奔向前堂,寻找掌柜需要之物。

        片刻后,宁辰拿着银针回来,交给掌柜,然后站在一旁,紧张的看着。

        “别在那里站着,赶紧去烧热水,越多越好”掌柜取出银针,回首看了一眼宁辰,呵斥道。

        “好”宁辰点头,旋即又急急忙忙地跑出屋子,去厨房烧水。

        一刻钟后,宁辰在厨房烧上了一大锅热水,然后先端着一盆热水回来,看见掌柜已经在给暮成雪施针,神色严肃,极为专注。

        不一会,掌柜的额头上已经汗水流淌,月白的长衫更是塌透,贴在身上,很是狼狈。

        掌柜没让出声,宁辰也不敢上去打扰,只能守在旁边,等待命令。

        约莫又一刻钟后,掌柜疲惫的站了起来,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有站稳。

        “热水烧好了?”掌柜稳住身子,开口问道。

        “恩,烧好了”宁辰赶忙回答道。

        “给她宽衣沐浴”掌柜语气疲惫道。

        “我…我吗?”宁辰一愣,立马不能淡定了,指着自己,结结巴巴道。

        “不是你还是我吗?”掌柜甩了一句话,然后很自然地朝房外走去。

        “水不用太热,微烫即可,注意时间,不得太短,但也不得超过一个时辰”

        “好…好……”床边,宁辰已经傻了,下意识点头应道。(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