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十二章 出事

第十二章 出事

        渡安药房内院,长孙坐在床边,看着仍然还未醒来的青柠,美丽的容颜上闪过淡淡伤感,青柠是她一手带大,也是她入宫后唯一还能说上话的人。

        最是无情帝王家,宫中的勾心斗角、阴谋算计无处不在,她早已分身乏术、疲惫不堪,为此,尚未弱冠之年的青柠便默默地帮她一肩担起了未央宫的大小事务,七年如一。

        “咚咚”

        房间外,敲门声响起,长孙回过神,轻声道“门没锁,进来吧”

        “皇后娘娘,我回来了”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长孙回头,直接忽略了一脸得意笑容的宁辰,而是看向后者身边的太平侯。

        “大哥”

        长孙眸子一怔,少有地闪过升起一抹激动,开口道。

        “无忧,辛苦你了”

        看着眼前依然美丽,却有了岁月气息的胞妹,太平侯心中感慨万千,轻声叹道。

        一旁,宁辰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努力的睁大眼睛,看到没,这都是我的功劳,你夸我啊,赶紧夸我啊。

        可惜,长孙很激动,一激动就把功臣给忘了,而太平侯压根就没有搭理宁辰的意思,所以,功臣就被很无情的遗忘到一边。

        “宁辰”

        好在长孙不是寻常之人,短暂的激动后,很快便稳定住心神,看了一眼一旁的宁辰,开口道。

        “哈?”宁辰脸上一喜,终于想起功臣了,赶紧站的笔直笔直的,意思是说,您夸吧,我听着呢。

        “你先出去一下,本宫有事要与太平侯说”

        “……”

        宁辰含泪奔走,一颗心碎的跟豆腐渣似的。

        “此子,不错”

        太平侯权衡了片刻,终于还是决定提醒一下长孙,急智,胆大,却又不失平常心,是一颗不错的苗子,若好好培养,定然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

        长孙差异的看了一眼前者,能让自己的大哥如此夸赞之人可是不多,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太平侯简单的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听的长孙也是暗暗点头,如此急智确实不同常人,赞叹的同时也不免感慨自己侄儿的不争气。

        “云轩尚且年少,惩罚过也就罢了,莫要因此伤了父子的情分”不知为何,长孙刻意不再提宁辰的事,而是转换话题道。

        太平侯点头,道“此事我自有主张,无忧,你此次出宫究竟为何,竟让自己陷入如此大的危险中,这可不符合你一贯严谨的做事风格”

        “情非得已”长孙轻声一叹,“想必长兄也知晓了北方边境告危之事,北蒙王庭早已今非昔比,夏皇出兵之愿受天意所阻,如今唯有坐镇西北的父亲能暗中援兵相助”

        “虽有耳闻,却没想到北蒙王庭终成大患”太平侯心思沉重,昔日的蛮夷之地,今日却成大夏背部针芒,着实让人意料不到。

        “朝中大部分臣子对北蒙王庭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年前,所以不甚为意,可惜,天意弄人,夏皇好不容易力排众议决定出兵,却被突来的意外打乱”

        长孙心中亦是沉重异常,错过了这个时机,大夏要付出怎样的代价谁都不知,但毫无疑问,这个代价绝对会让他们难以承受。

        北蒙王庭近年来秣兵历马,其心早就昭然若揭,大夏北疆的兵马已不足以抵御实力大增的北蒙铁骑,出兵一事,刻不容缓。

        “究根到底,永夜神教的存在才是最大的祸源,这存在了数千年的组织掌握着天下的信仰,其影响力着实可怕”

        太平侯不是庸人,自然能猜出夏皇不出兵的理由,大夏虽强,但还没有强大到与天下为敌的地步,天降灾警,战祸四起,此刻出兵,无意是给永夜神教推动天下伐夏最好的借口。

        最可怕者,这恐怕还只是一个开端,北蒙王庭和永夜神教的存在,牵制了大夏太多精力,无暇他顾,往日臣服于大夏武力下的一些势力很有可能会逐一浮出水面。

        坐拥中原千年的大夏无敌太久,毫无疑问早已成为众矢之的,蠢蠢欲动者等待的只是一个机会罢了。

        中原大地繁荣富饶,就如同一片肥肉,任何人都想上来咬伤一口,如今大夏有强大的武力威慑,无人敢做出头鸟,但若天下伐夏的大势出现,这些暗中潜伏的势力必然会露出隐藏已久的獠牙。

        “无忧,我先送你回宫”

        时间紧迫,太平侯当机立断,不再耽搁,早一天援兵北方,大夏的危机便会早一日得到缓解,时间已经不多,容不得半点犹豫。

        半个时辰后,马车已在院中等候,宁辰作为苦力自然负责将青柠抱上车中。

        “掌柜老伯,明天别忘了去凌烟阁还茶钱啊,等我发了俸禄就还你”临走之时,宁辰还念念不舍的不想走,絮絮叨叨了半天,待发现长孙脸色不对后,才不情不愿地跟着长孙回了宫。

        待长孙跟宁辰回到皇宫后,天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太平侯不便进宫,所以将长孙送到宫门后便离开了。

        “怎么回事”

        入宫之后,长孙和宁辰都发现,皇宫的气氛有些不对,禁卫奔走,似乎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出了什么事”长孙让宁辰拦住一名禁卫将领,问道。

        “禀告皇后娘娘,有人夜闯御书房,陛下震怒,下令搜查整个皇宫”禁卫将领恭敬回道。

        宁辰闻言一惊,心中焦急万分。

        “宁辰,你先带着青柠回去,本宫要去一趟天谕殿”长孙下了马车,旋即吩咐道。

        “是”宁辰低下头,避过了长孙的注意,眼中闪过一抹忧虑,那个傻女人,别做傻事啊。

        长孙走后,宁辰急急带着青柠朝未央宫赶去,因为着急,连马车中响起的轻吟声都没有听到。

        回到未央宫,宁辰将青柠抱回房间后,便毫不停留的朝着自己的住处急奔而去,却没有发现,背后,一双明亮的眸子悄然睁开,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不言亦不语。

        “暮成雪”

        推开房门,首先发现那美丽的身影衣衫染血的倒在床边,宁辰面色大惊,赶紧关闭房门,将前者抱上床。

        眼见暮成雪右肩鲜血染红半边衣衫,气息游离,宁辰哪还顾得上男女之别,刺啦一声撕开肩上的衣衫,却见右肩剑伤透体,除此再无伤口。

        宁辰神急,心更急,这剑上明显不是致命伤,暮成雪重伤昏迷,可是他不懂医术,不知道真正的伤势究竟为何。

        “药,对,药”

        宁辰想起暮成雪曾给他的保命药,此刻只能希望她还给自己剩下一颗,一咬牙,再也管不得那么多,双手在其身上摸索起来。

        “没有?”

        这一刻,宁辰脸都白了,不知所措。

        怎么办,怎么办,宁辰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无力。

        “一定要想办法出宫”

        想了片刻,宁辰心一横,不再犹豫,抱起暮成雪便朝外边走去,幸好他是驾着马车回来的,能起到很好的掩饰。

        方才进宫的时候,很多禁卫都见过他,此刻出去,或许是最好的时候。

        他不知道这一走,结果会是如何,不过,现在如果不走,暮成雪就必死无疑,他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但也不会懦夫。

        他答应暮成雪要带她出去,就一定要做到。

        “嘭”

        就在这时,房门嘭的一声的被人打开,宁辰脚步一顿,身子猛地一个哆嗦。

        “青柠姐”

        眼前熟悉的倩影,让宁辰稍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宫中禁卫,可是下一刻,身子又再度紧张起来。

        他差点忘了,青柠是最忠诚长孙的人,比起禁卫更为危险。

        “你怎么来了”

        宁辰想了想,不觉得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而且,青柠一直昏迷,更不可能察觉到什么。

        “你不是粗心之人,怎么可能连我醒来你都没有察觉,唯一的解释,你心中有事”

        青柠脸色依然苍白,挡在门口,冷声道。

        “她便是入宫行刺的人么,宁辰,你太让我失望了”

        青柠扫了一眼宁辰怀里的女子,眼神渐冷,没想到,让整个皇宫的禁卫都苦寻不得的刺客竟然藏在未央宫中,她真是太大意了。

        宁辰沉声一叹,知晓再解释无用,退后两步一扯床边的绳子,顿时,房门嘭地关闭,一张绳网无声落下。

        青柠察觉不对,想要躲开,却觉得胸口一滞,气息不畅,步子随之慢了半分,被下落的绳网套个正着。

        宁辰也没有想到,他设下的机关有一天会用到青柠身上,幸好青柠刚刚醒来,连行动都吃力,否则这小小的机关基本不会有什么用途。

        “青柠姐,对不住了”

        宁辰将暮成雪放下,旋即走上前将青柠双手双脚绑好并封上了嘴,然后解开绳网,将其抱到床上。

        “不管青柠姐你信或不信,我从未有对你和皇后娘娘不利的想法,进宫的当晚碰巧遇到暮成雪的,她帮了我,所以我一定要救她,这是我答应过她的,不可能也不会失信”

        宁辰给青柠盖好薄被,絮絮叨叨的说着,他知道,他这一走,或许永远都没有再相见的机会,他来到这个世间不过短短几日,青柠是对他最好的那个人,他不想隐瞒,却更不愿欺骗。

        做完这些,宁辰抱起暮成雪便朝外走去,临出门前回头看了最后一眼,目光交织间,咧嘴灿烂一笑,道:

        “最后,我还有句话想说却一直没敢说,青柠姐,你这么凶看日后谁敢要你”

        房门关闭,宁辰离去,床上,青柠紧紧盯着房门,紧绷的身子一点点松下。

        她不知道,她这么做对还是不对,但是,她知道她并不后悔,今日不会,日后也不会。

        他还是这么傻,他怎么不想想,她怎么可能被这简单的绳网给套住,她是没躲开,但并不代表她挣不开。

        还好,他还是这么傻……(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