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八章 救人

第八章 救人

        染血的银枪,每一击都带出大片血花,是别人的,更是青柠自身的,胸口的创伤无法愈合,银枪挥动间,震裂伤口,鲜血泊泊淌下,彻底染红一身素衣。

        四名青衣旨在长孙,不愿拖延,招招狠戾,招招搏命,青柠单枪当关,招式之间更是只攻不守,力拼四人合招。

        “呲”

        再见刀芒逼来,青柠不闪不避,硬受一刀,手中银枪回转,雷霆万钧,一击震碎前者臂膀。

        “一招换一招,你又能抵挡多少招”

        四青衣之首开口,眸中闪过一抹冷色,刺杀长孙失败,他们回去也要受到重罚,机关算尽,谁又能想到长孙身边的一个宫女竟有此能为。

        青柠没有答话,不知是不愿还是已无力气,原本素白的衣衫此刻再也看不到一处原色,微风轻拂,吹起了长发,恍惚间,竟似有淡淡的血雾飞舞。

        “结束了”

        青衣之首看出青柠已油尽灯枯,弯刀划动,道道青芒绕动,犹如游龙,同一时间其余三人配合,同时欺身而上,欲要结束眼前女子性命。

        刀光妖艳,四道刀芒无可匹敌,经四人功体加持,摧枯拉朽,再无一丝生机可寻。

        眼见逼命之招,青柠渐渐无神的眸子爆发出刺眼的光芒,漫天碎布中,银枪离手,疯狂旋转起来。

        “我说过,今日谁都别想踏过此线半步”

        话声间,青柠不退反进,向前一步,身侧,银枪急转嘶鸣,卷动周围风云,形成一个诺大的气涡。

        最后的招式,青柠倾尽一生修为,只为守住身后一线,这是今生执着,更是长孙的生命线。

        “轰”

        招式对碰,天地摇动,漫天灰尘扬起,五人手中兵器难承巨力,尽数碎裂,惊人的威势,震得不远处交战的侍卫与黑衣亦倒飞数步之远。

        “呃”

        余波之中,四位青衣喉咙一甜,齐齐呕红,身形颤动,几乎站立不稳。

        不远处,染血的倩影依然屹立不倒,背靠着轿子,双眼渐渐失了光彩。

        今生最后一眼,尽是欣慰,守住了一线,守护了长孙性命,今生今世,她已无憾。

        可惜,她再也听不到那气人的家伙再喊她青柠姐了。

        “不可啊”

        忽来悲恸的呼声,青柠下意识地看,可惜,失神的目光已看不到来人,依稀间似乎有熟悉的影子在眼中映照,最终化为一片无尽的黑暗。

        “青柠姐”

        宁辰几步上前扶住青柠,眸中尽是悲痛,看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四人,心中第一次闪过浓烈的恨意。

        小心将青柠靠在轿子旁,宁辰左手抱着的铜炉这一刻才显现出来,拿出火折子,旋即点燃炉口一条染满灯油的麻绳,但见火势大盛,顺着灯油没入铜炉,宁辰双手一甩,然后迅速转身抱住青柠。

        下一刻,骇人的爆炸声惊颤了整个天地,重伤的四人难以避开,被恐怖余波震飞数丈远,摔落地上,不知生死。

        “咳咳”

        宁辰为护住青柠,不得不承受了部分余波,顿时内腑震荡,一滴滴鲜血从嘴角流出。

        漫天烟土尘沙中,宁辰来不及检查自己伤势,抱起青柠头也不回地逃向一旁的街巷内。

        渡安药房,长孙站在门口,不断眺望,面虽平静,却掩不住眼中的焦急之色。

        约么半刻钟后,只见宁辰抱着浑身是血的青柠跑来,长孙见状,立刻上前查看,待看到青柠凄凉的惨状后,双眼瞬间红了起来。

        不过长孙毕竟是皇后,短暂的慌张无措后,立刻恢复了理智,这时才发现宁辰如今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衣衫褴褛,狼狈之极。

        “快进来”

        长孙带着宁辰快步走进了药房后院,渡安药房是长孙家在皇城的家产,而且掌柜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长孙本家报账,长孙未入宫时没少帮助打理家中的账目,所以渡安的掌柜对于长孙并不陌生。

        宁辰小心将青柠放在床上,掌柜立刻拿来止血的药和白布,待血暂时止住后,方才来得及把脉检查伤势,一旁,宁辰与长孙紧张地等候,待看到掌柜脸色越来越难看后,两人的心也随之渐渐沉了下来。

        “如何?”

        见掌柜起身,长孙向前一步,着急问道。

        “青柠姑娘内腑受创严重,加上气血流失大半,已无药可救”掌柜轻声一叹,如实回答道。

        “无药可救”这一刻,冷静如长孙都不禁身子一僵,无神地呆坐了下来。

        听到掌柜的回答,宁辰心脏亦是狠狠一缩,忽然,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步上前,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急急打开。

        这是暮成雪送给他的东西,说是能保他一命,至于有用没用,如今已管不了那么多了。

        将药塞入青柠口中,但见药丹迅速融化,转眼便消失不见,长孙见宁辰的动作和紧张的表情,心中再次升起了一丝希望。

        掌柜亦上前再度把脉,许久,依然摇了摇头,轻叹道“不行,虽然护住了最后一口气,但气血损失太多,皇后娘娘,您最好有心里准备”

        “我明白了”长孙心中一痛,点头道。

        “明白什么,赶紧给她输血啊!”宁辰一着急,也顾不得什么长幼尊卑,急声道。

        听到宁辰奇怪的话,不仅掌柜,就连长孙也是一楞,输血,何意?

        宁辰一看两人的表情,知晓这里恐怕还没有输血一说,也来不及给两人解释,“掌柜,请你找一样东西”

        连比带划给掌柜说了要找之物,宁辰说的急,掌柜也听的云里雾去,最终还是长孙听出何意,解释了几句,掌柜才一脸恍然的走了出去。

        好在掌柜的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没过多久,掌柜便带着几根金丝回来,粗细不一,但全都带着细孔。

        这东西在坐金饰的铺子中并不难找,他不知道哪种能派上用场,就都买回来了。

        宁辰拿过一根最细的,用剪刀在两端剪出斜尖,然后用酒水消过毒后便将金丝插入青柠手腕上。

        一旁,长孙张了张口,刚要问,却见宁辰将金丝另一端插入了自己手腕处。

        “千万不要出错啊!”

        宁辰神色十分凝重,前世他是O型血,但并不代表今生也是,一旦出错,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一刻钟过去,宁辰脸色渐渐苍白,脚下也开始虚浮起来,不过却依然努力站着,这个时代没有输血的东西,他坐下后,高度若不够,血定然输不进去。

        又半刻钟过去,宁辰脑中突然一黑,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幸好长孙就在一旁,及时扶住了他。

        “你先休息,换我吧”长孙看着脸色煞白的宁辰,语气带着一丝担忧道。

        “不用,这件事人越少危险越小,我还坚持的住”

        宁辰拒绝了长孙的好意,本来他就是在赌,若是长孙再插上一手,青柠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将近小半个时辰过去,宁辰终于支持不住昏了过去,为了方便照顾两人,长孙吩咐掌柜在屋中临时加了一张床,然后将宁辰也放了上去。

        掌柜在前堂抓药熬药,然后再送到后院,忙的也是前脚不着后脚,长孙专门嘱咐过不能透露任何人她的身份,所以这些事情他也不敢假手他人,只能自己亲自去做。

        待给两人喂完药,长孙也终于得空坐了下来思考起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出宫的事情知晓的人极少,为何刺杀安排的如此精心。

        “西宫!”

        想了许久,长孙双眸突然一缩,想到了最有可能之人,在戒备森严的天子脚下,唯有西宫的那位万贵妃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安排好一切。

        如此说来,刺杀夏皇一事亦有可能是万贵妃在内策应,但是,为的又是什么?

        荣华富贵?不可能;权利地位?刺杀她的事情还说的过去,但夏皇一死,对其只能是百害而无一利。

        莫非刺杀她和夏皇的并不是同一个势力。

        长孙权衡许久,却无法找到关键的所在,不过,心中有了思绪,日后便有机会慢慢查证。

        她出宫本来是为了回长孙府,因为如今夏皇给了她秘旨,让她带信给长孙一脉的家主,清河侯,也就是她的父亲。

        长孙一脉根基不在皇城,而在遥远的西北,坐拥西北太岭、清河、藏川三城,可谓一方诸侯,不过历代清河侯为了安夏皇的心,将大部分嫡亲都留在了皇城中的长孙府,如今北蒙王庭兴乱,夏皇又不能下旨出兵,长孙一脉是最好的人选,只要清河侯暗中增兵北方,北蒙王庭若要动兵定然也会多几分顾虑。

        因为荧惑之象,大夏不能主动挑起战事,但并不代表要忍气吞声,夏皇不能大动干戈的派兵增援,暗中派清河侯增兵还是做的到的。

        原因很简单,清河侯的守地离北蒙王庭够近,小心点的话即便派兵也不会引人注意。

        这件事很保密,一旦暴露便会被有心人利用,造谣夏皇要兴兵挑起战争,加上荧惑之象现世,大夏的处境便会立刻变得十分艰难。

        这个世上,最会利用人心的便是永夜神教,大夏不能冒这个险,只能小心行事。(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