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七章 出宫

第七章 出宫

        宁辰差异地抬起头,昨天他折腾了半个晚上都没让暮成雪改变主意,今天一顿饭就把她收买了?

        莫非真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随便吧”

        宁辰又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无所谓道,昨天也不过是和暮成雪开玩笑,虽然很羡慕那些可以飞来飞去的人,不过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暮成雪都说他不是那块料了,说明他的天资真的不怎么样。

        “我可以教你一种特别的心法”暮成雪开口道。

        “厉害吗?”听到特别两字,宁辰又来了兴致,追问道。

        “怎么说?”暮成雪问。

        “学会后打的过你吗?”宁辰一脸期待道。

        暮成雪摇头。

        “那青柠呢”宁辰降低了一下标准。

        暮成雪再摇头。

        “那天进屋抓人的禁卫头头呢?”宁辰的期待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暮成雪还是摇头。

        “那我学来干吗?”宁辰动力全无,意兴阑珊道。

        “强身健体”

        “哇,好特别啊”宁辰咬了一口馒头,然后故作惊讶道。

        “莫要后悔”暮成雪也不强求,淡淡道。

        “嗯?”宁辰感觉暮成雪的语气有些不寻常,仿佛他错过了什么天大的机缘似的。

        “这心法很特别?”宁辰小心地问道。

        “恩”

        “有什么特别?”宁辰再问。

        “珍贵”

        “为何珍贵?”宁辰继续问。

        “特别”

        “……”

        宁辰痛苦地发现这女人就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砍了他一刀也就算了,还要在心灵上折磨他。

        “我学”宁辰狠狠咬了一口馒头,咬牙切齿道。

        “恩,先等等”

        “为什么?”

        暮成雪看了一眼宁辰,不急不慢说道,“心法不在我身上”

        啊!啊!啊!

        宁辰再也忍受不了了,噌地站了起来,手指颤抖地指着暮成雪,嘴唇气的直打哆嗦。

        太欺负人了!

        “不过我知道心法在哪”没有理会宁辰的愤怒,暮成雪继续道。

        宁辰的火还没发出来,又无力地坐了下来,心中滴血,张无忌他妈妈说的果然很对,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危险!

        宁辰决定,要平心静气,平心静气,平心静气!

        咔,宁辰手中的筷子这折断了,好吧,他承认他平不下来心,也静不下来气。

        “在哪”宁辰决定再问最后一次。

        “夏皇御书房”

        “……”宁辰狠狠给自己一个嘴巴叫你嘴贱,问什么问。

        “学吗?”暮成雪正色确认道。

        “……”宁辰不吭声,埋头吃饭,决心不要理她。

        “莫要后悔”

        “……”宁辰咬了一大口馒头,塞住自己的嘴。

        “给,这枚药送你”暮成雪随意的丢来一个小盒子。

        “干嘛用的?”宁辰没忍住,还是搭腔了。

        “保命用的”暮成雪不在意道。

        “为什么给我,你不用吗?”宁辰心里美滋滋的,看来他在暮成雪心中还是有点地位的。

        “你太弱了,比我需要”暮成雪淡淡道。

        “……”宁辰左手一个嘴巴,右手一个嘴巴,叫你嘴贱,叫你嘴贱。

        话题终结,暮成雪也不再说话,安静地吃起饭来,赏心悦目的样子比起某人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吃完饭,宁辰送完盘子便哼着小曲去后园溜达,这一会大部分太监宫女都在忙,后园反而没人,比起在屋子里憋死、闷死、被暮成雪气死,他还是觉得看看花着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他忘了青柠的房间便紧挨着后园。

        房间中,青柠刚准备出门去皇后那里,长孙今日要出宫一趟,她是长孙的一手带出来的宫女,不仅要负责未央宫的日常安排,更要负责长孙的安全。

        刚要出门,青柠便发现宁辰那闲到皮疼的样子,想到昨晚后者在长孙面前打她小报告的嚣张嘴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宁辰”青柠眸子一瞪,喝道。

        “嗯?呀,青柠姐”宁辰一看是青柠,立马一脸笑容,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问好。

        “跟我走”青柠气没地方发,内伤道。

        “干嘛”

        “随皇后娘娘出宫一趟”

        恩?出宫?某人眼一亮,不过一想到暮成雪那个青柠大于一百个宁辰的武力总结,刚提起的兴致瞬间又没了。

        “青柠姐,你能不能教我学武啊”宁辰迫切想要摆脱这种严重不平衡的话语权。

        青柠诧异地看了一眼宁辰,权衡片刻,委婉道“我学的东西不适合你”

        “为何”宁辰不死心的追问道。

        “你不是这块料”青柠只好实话实说。

        “……”宁辰想死。

        不能趁机跑路,还要面对长孙,被青柠逼着换好了出宫的衣服后,宁辰心情乌云密布,无精打采地跟在前者身后,就跟被风雨摧残过的小树苗似的。

        待见到了长孙,轿子已备好,只准备出发,长孙今日装扮的比较朴素,凤冠珠饰一件没戴,姣好的容颜干干净净,不施脂粉,来较往常看起来少了一分华贵,多了一分亲切。

        “都是假象”宁辰告诫自己道,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认准长孙是个腹黑的女人,一切美好的外在都是迷惑人的假象。

        防火防盗防长孙,宁辰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尽量避着长孙的目光。

        长孙早已看到了青柠身后的宁辰,却没有说什么,她看的出来这小子一直在躲她,似乎是怕她,又不像宫中之人那种畏惧的感觉,如果非要形容就好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躲避父母的目光似的。

        不得不说,长孙的直觉当真准的吓人,宁辰身上一大堆秘密,当然不希望见到她,每一次见面都感觉心中直打鼓,比起善良简单的青柠,心思玲珑的长孙在宁辰眼中就跟恶魔没什么区别。

        好在长孙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想到宁辰是假太监,更不可能将刺客之事与其联系到一起。

        长孙出宫,带的护卫并不多,这个世上想刺杀夏皇的人多的能吓死人,排队都要排上十天半个月,不过想对长孙不利的却没有几个,长孙是出了名的贤后,在民间的名声能甩夏皇好几十条街。

        宁辰不知道长孙出宫干什么,只能满脸不爽地跟在轿子之后,一路上看着繁华热闹的街道,心中羡慕的直痒痒。

        青柠离轿子最近,长孙有什么事情一掀轿帘就能吩咐,而宁辰的位置就不显眼了,加上身上穿的也不是宫服,若是不注意就跟路人甲没什么区别。

        宁辰想要开溜的念头一闪再闪,闪了又闪,不过,每当看到青柠那不经意飘来目光,立刻就老实的不能再老实了。

        “嗖”

        突来寒意,宁辰瞳孔紧缩,但见三只箭影呈品字形自不同方向射向长孙所乘之轿,来的无端,一如刺杀夏皇时,让人反应不及。

        “小心”

        还未来得及喊出的话,宁辰眼前,一抹倩影闪过,衣衫扫动间,两只利箭扫落而回,然而,只是这短暂的耽搁,第三箭已来不及阻挡。

        “呃”

        溅落的鲜血,是最惊心的失败,青柠来不及去挡,却将自己的身体横在了长孙轿前,利箭透体而过,鲜血长喷,染红半边轿身。

        “嘭”

        箭羽轻颤,已无力射穿轿子,染红的箭身不断抖动,荡开一朵朵血花,青柠被箭身余力带退两步,嘴中再度呕出一口朱红。

        “青柠姐”

        宁辰三步上前,抱住将要倒下的青柠,这一刻,近在身前,却似乎是那样的遥远。

        “撑住啊!”宁辰心中剧痛,伸手去捂青柠伤口,却怎么也捂不住那喷涌的鲜血。

        下一刻,刺眼的刀光,自四方出现,十二位黑衣拖住护卫,与此同时,四名青衣现身,弯刀袭月斩落而来。

        眼见逼命危机,青柠一把将宁辰拉于身后,强忍胸口重创,一拍轿身,顿时一柄银色长枪飞出,纤手紧握,横扫四方刀芒。

        “嘭”

        双方交接,四名青衣倒飞三丈,甫一落地,脚下一踏,身形再度掠来,四道刀芒,配合无间,封闭所有退路。

        “带娘娘走”

        青柠自知无法全身而退,推开宁辰,眸光闪过一抹决绝的色彩。

        重伤在前,青柠功体受限,再度交锋,砰然一声,顿时再染新红,纤手血流,银枪几欲脱手。

        “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话声落,青柠撕烂衣衫,纤手绕动间将银枪缠于右手之上。

        肃穆的眼神,带着今生最后的执着,青柠单枪横在轿前,不容任何人越过半步。

        “娘娘,走”

        宁辰看了一眼青柠,旋即扶过长孙,迅速跑向四处逃散的人群。

        “想走?

        四位青衣舍弃青柠,身影瞬动,追向宁辰两人。

        “哼”

        一声冷哼,青柠手中银枪燕去燕返,银光掠空,一击逼的四人不得不回首应付。

        “今日,谁都别想踏过此线半步”

        伤已沉重,血已将尽,却难挡不屈的意志,青柠一枪在手,浑身浴血,独身当关,不论生死要护长孙周全。

        “青柠”

        长孙被宁辰拽着前行,回首相望,眼中泪水如雨淌下。

        “宁辰,救她”

        哀求的声音,却阻挡不了前行的步伐,宁辰没有回头,一直拉着长孙前行,从头至尾都没有回首半次……(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