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六章 天子

第六章 天子

        天谕殿,夏皇依然还在阅读奏章,历代帝皇中,此任夏皇虽算不上什么明主,但绝对是最勤奋的一个,然而,犹豫不决的性格成为其最大的掣肘,致使其一生功绩较之历代先主相去甚远,夏朝止步,三十年不前,然而在如今动荡的天下大势下,守成便是失败,无功便是有过。

        “朕,不能做夏朝罪人!”

        夏皇知晓自己弱点,所以这一次才下决心出兵北丈原,不再姑息任何触及大夏尊严之人。

        只是天意莫测,造化弄人,即便天子,又无法揣测天之意。

        “皇后,你所说,可属实?”龙椅之上,夏皇神色凝重,沉声道。

        年仅不惑,已半白发,夏皇一生,无过,无功,守成一世,却也劳苦一世,偌大皇朝,独自撑下,殚心竭虑,虽是不惑之躯,却已几近灯枯。

        “千真万确”

        长孙看着这个陪伴自己半生的男人,心生感叹,幼时的长辈之言,相伴相持,她谨记,用心去做,爱情么,或许真的不属于帝王之家,她亦未曾想过,唯有那早生的白发,道尽了时光的无情。

        “传,钦天监正”

        圣诏出,快马奔出皇宫,朝着东边疾驰而去。

        皇宫中的人,默默等待,夏皇走下高台,来到殿前,看着明亮的心宿帝星旁,一颗赤色的星闪耀着点点红光,很淡,却如此刺眼。

        “荧惑守心”

        夏皇面露苦涩,他之一生,莫非真的要背负昏君之名吗。

        长孙没有上前,沉默不言,后宫不应干政,她提醒了,也就够了。

        “禀陛下,钦天监正带到,正在殿外等候”

        过了没多久,有传令太监进来传报,夏皇苦涩的神色立刻重新恢复帝王本有的威严。

        “宣”

        “遵旨”

        就在此刻,长孙亦起身来到夏朝面前,屈膝一礼,道“臣妾先行告辞”

        “恩”

        夏皇颔首,以示同意,臣子晋见,皇后不宜在此,否则会落人口实的,尤其是在这个敏感的时刻。

        长孙离开,钦天监正上官元明正随后入殿,跪拜行礼后,等待着夏皇的平身之声。

        然而,等了许久,上官元明始终没有听到夏皇开口,突然身子一颤,冷汗唰地淌下。

        “上官元明”夏皇开口,语气中不带一丝色彩。

        “臣在”上官元明低着头,声音颤抖道。

        “你在钦天监正的位置坐了多久了”夏皇继续问道。

        “十年零三个月”上官元明心中的恐惧越发严重,脸色煞白,身子直瑟瑟打颤。

        “很好,很好”

        夏皇重复一句,本还平静的脸色忽地变得狠戾,嘭地一巴掌拍在身旁桌案上“十年又三个月,朕就是养一条狗也该养熟了!”

        “臣有罪”上官元明惶恐告罪,嘭嘭磕头。

        “你罪在何处”夏皇狠戾地脸色渐渐平静,冷淡道。

        “臣才疏学浅,辜负了吾皇的信任”上官元明头扣在地上,声音颤抖道。

        “才疏学浅?好一句才疏学浅!”

        见上官元明还在隐瞒,夏皇怒火再一次压制不住,抓住桌案上的茶杯便扔了下去。

        “嘭”地一声,飞落的茶杯砸在上官元明脑袋上,顿时,鲜血泊泊淌下,染红了身前大殿。

        “说,是谁指使!”夏皇双眼死死盯着前者,厉声道。

        他不是傻子,钦天监能人辈出,怎可能推算不到荧惑守心这样至关重要的天象,定然是幕后之人故意压下了这个消息,促成出兵之实。

        荧惑守心古来便预示着战祸与灾难,他若是在这个时候兴兵,无疑会成为天下人眼中挑起战火的暴君,大夏也会成为众矢之的,到那个时候,大夏面对的就不再是一个古蒙王庭,而是整个天下的声讨,加上一直蠢蠢欲动的永夜神教,大夏千年基业将会彻底万劫不复,而他,便是大夏的罪人。

        想到这里,夏皇身子不禁颤抖起来,强压的恐惧和怒气又了再度爆发的趋势。

        “臣,无人指使”

        上官元明抬起头,血水顺着额头淌落,染的半张脸都是鲜血,到了这一刻,反而平静了下来,沉声回答道。

        “好,很好!”

        夏皇深吸一口气,双眼紧闭,阴寒道。

        “来人,将上官元明关入死牢,另外,派禁军将上官元明府邸包围起来,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

        “是”

        话声落,两位御前侍卫走入大殿中,将上官元明拖了出去,整个天谕殿,唯有夏皇坐在龙椅之上,望着前方天空,不言,不语。

        许久,夏皇脸上突然涌起一抹病态的潮红,旋即,“噗”地一声,口中呕出朱红。

        “朕,不能做大夏的罪人”

        何其悲哀,何其艰涩,权倾天下的人间皇,日月凌天凡世神,斗的过人心,却都不过天意,究竟是天意弄人,还是造化弄神,随着这一口喷洒的鲜血,昭然沉落。

        千年不朽的皇朝,是荣耀,亦是压力,夏皇承担着大夏千年荣耀,每走一步,都要权衡十步,是谨慎,还是犹豫,看不清也分不清。

        清冷的夜,微风轻拂,高处不胜寒的龙椅上,夏皇孤坐,任点点血迹沾湿龙袍也无动于衷,大殿外,禁卫谨守,却不敢踏入半步,这是大夏的皇,只要还在坐在那张至高无上的龙椅上,任何人都不敢忤逆天颜。

        无情最过帝王心,夏皇的无情不仅是对别人,亦是对自己,斑白的发,油尽灯枯的身体,为皇二十载,尘世一百年。

        “朕不甘心,不甘心啊!”

        千言万语,化为不甘的仰天大笑,黑夜中,渐渐清晰的荧惑星猛然一亮,旋即又再次黯淡下来,无言的变化仿佛是在嘲讽人间帝王的愚昧。

        ……

        第二日早朝,众臣期盼中,预料中的出兵旨意却没有颁下,众臣皆异,齐齐看向三公,能改变夏皇已定心意的人唯有三公,可是,静默的三公依然沉默,不发表任何意见。

        早朝之后,众臣退去,各怀心中,喜忧不显色。

        待座上三公也要离去时,夏皇上前,看着青袍儒服的太识公,郑重问道:“老师,朕这一次若走错了路,老师可会插手”

        太识公沉默,许久,轻吐一个字,“会”

        轻描淡写的回答,却仿佛带给了夏皇最大的信心,让他知道在他帝王之道上走到绝路时,会有老师伸手拉他一把。

        三公平静离去,夏皇依然如旧孤坐在天谕殿中,一个人,一如往常的默默处理天下事。

        未央宫

        宁辰一早起床便在门前叮的咣当的折腾了半天,暮成雪扫了一眼便没了什么兴趣,这种小小的机关,也只能应付一下小孩子。

        宁辰才不理会暮成雪的想法,收工自我陶醉了一番便美美地准备去吃饭,临出门前看了一眼暮成雪,嘴巴一咧,笑的比花都灿烂。

        叫你嚣张,没饭吃了吧。

        未央宫有宫女太监专门吃饭的地方,宁辰现在是个大闲人,踩着点过来打饭,膳堂还没有什么人。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宁辰兴奋地点完这个点那个,盛饭的老太监也很实在地给盛足了分量,看的出来,长孙的宫中对下人还是不错的。

        “再来点这个,对了,打包带走”宁辰指着一盆红烧肉,双眼直放光道。

        “恩?”

        话声落,宁辰抬起头,突然发现老太监站那不动了,不禁奇怪道,“怎么了,这个不能要吗?”

        “打包何意?”老太监反应过神来,疑惑道。

        再寻常不过的疑问,却一下让宁辰为难了,看着老太监手中的碗和勺,一时间满头乱麻。

        没有塑料袋啊,没有餐盒啊,怎么打包,怎么打包,怎么打包!

        宁辰凌乱了,迷迷糊糊地揣着馒头,连端带咬地抱着三个盘子烩出了膳堂。

        “产子此完龟你冻亏来(盘子吃完给你送回来)”临走前,宁辰朝着同样凌乱地老太监呜呜了一声,至于听懂没听懂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路上遇到青柠,“青柠蝶,倒(青柠姐,早)”

        青柠眉头一皱,然后也凌乱了。

        好在后面遇到的人宁辰也不认识,省了费劲打招呼,一溜烟回到自己的住处,用脚踢了踢房门“带牙恩(开下门)”

        房间内,听到宁辰的脚步声本来想过来开门的暮成雪,一听到这诡异的声音,步子又停下了。

        “带恩呀,锅兜地豆东地(开门啊,我手里有东西)”

        宁辰咬着盘子走了一路,感觉自己腮帮子都快没知觉了,见暮成雪不给他开门,顿时有些着急,这是要累死他呀。

        暮成雪凝神了片刻,确定只有宁辰一个人在外边,旋即小心地打开了一点房门。

        “荡呆,荡呆(让开,让开)”

        见门终于开了,宁辰赶忙挤了进去,小跑一步将手中和嘴里的盘子都放在了桌子上后方才松了一口气。

        “勒私多了(累死我了)”宁辰发现自己大舌头了,顿时大惊,赶忙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腮帮子。

        “吃huan了”

        宁辰大舌头还没好,却已等不及坐下,把怀里的馒头拿出来,准备开饭。

        暮成雪看着被宁辰叼过的盘子和揣过的馒头,眸子光芒几度跳动,最终还是对着宁辰坐了下来。

        “伙食还虎戳吧(伙食还不错吧)”

        宁辰幸福地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嘴里,心中大是满足,他流血了,要吃点好的补补。

        看着眼前一脸满足的少年人,暮成雪沉默,片刻后,轻声问道“你真的想学武功吗?”(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