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五章 长孙问话

第五章 长孙问话

        未央宫,刚已宽衣入睡的长孙被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整个未央宫只有青柠可以不经通报直接来此,长孙知晓青柠的性格,若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绝不会如此着急的顾不得规矩。

        “进来”长孙起身,披上衣服,平静道。

        卸了华妆的长孙依然美丽,少了几分高贵,多了几分平和,年龄虽已越三十,但岁月并未给这个美丽的女子留下太多风霜,反而让沉积了三十年经历的长孙显得越发动人。

        “娘娘,出事了”

        青柠推门而入,看着床上的长孙,急声道。

        “不要急,有什么事慢慢说”

        长孙一生经历了太多事情,气度自然非青柠可比,平心静气地叮嘱道。

        “娘娘,你过来看”

        青柠推开窗子,扶着长孙来到窗前,然后伸手指向南方天空中那一颗明亮的血色星星。

        “心宿帝星,怎么了?”长孙不明白,反问道。

        “您看它旁边是不是还有颗红色的星星”青柠再指,说道。

        “荧惑守心?不对,这两颗星还没有相遇,而且荧惑光芒如此之暗,不是守心之象”

        长孙先是一惊,然后又摇了摇头,荧惑守心,则两星斗艳,红光满天,如今唯有荧惑大亮,且两星距离虽然很近,却还未相遇。

        “娘娘,它们明日便会相遇”见长孙不信,青柠更着急了,说道。

        “恩?”长孙察觉到不正常,青柠不懂星象,根本不会注意这些,今日是怎么了。

        “是谁告诉你的?”长孙眸子闪过一抹危险的冷意,青柠是不懂,但若是有人有意引导的话,那便另当别论了。

        察觉长孙话中的冷意,青柠心中一惊,却不得不回答长孙的问题,“是宁辰”

        “那个小家伙?”

        长孙微微一诧,她还以为是西宫的那位故意派人误导青柠,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青柠将今晚宁辰所说的,包括两人的相遇一同说给了长孙,细微之处,毫无保留。

        长孙开始听到宁辰爬房数星星时,不禁哑然失笑,然而,待听到后面,神色便渐渐沉凝下来。

        心宿为帝星,荧惑主灾祸,两者相遇,便预示着灾难的降临。

        “立刻带宁辰过来”长孙当机立断,吩咐道。

        ……

        房间内,宁辰刚回来,看了一眼洗白白的暮成雪,养了养眼,便哼着小调回自己的床上睡觉,至于暮成雪?这么大的房间,都是她的了。

        “哐哐哐”

        砸门声响起,宁辰被吓得一个激灵,赶忙看向暮成雪,发现后者已经消失在房间内,便暗暗松了口气。

        “最近坏事做的多了,老是被吓到”宁辰懊恼地拍了拍脑袋,旋即走到门前,看到青柠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刚要说话,却被一把拽了出去。

        直到这一刻宁辰才知道什么叫做健步如飞了,明明在走,可感觉上他们根本就是在飞,好远的距离,不到几个呼吸的工夫竟然已经到了。

        宁辰感觉自己晕机了,站在地上,晃了又晃,迷迷糊糊间就青柠拽到长孙身前。

        长孙一双眸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年人,似乎要将其看个通透。

        可惜,即便阅人无数的长孙此刻也无法看出宁辰究竟在想些什么,所图又是什么。

        “宁辰”

        “恩,啊?”听到有人喊他,宁辰这才从迷糊中反应过来,看到眼前的长孙,顿时吓地退后一步,差点叫出来。

        防火防盗防长孙,宁辰心中早已认定长孙是个腹黑的女人,不仅拿了他的钱,还不放过他的人。

        皇后的地盘是好混的吗,当然不是。

        “你很怕我”长孙奇怪道,莫非她在外的名声这么不好,让人如此害怕。

        宁辰能说实话吗?会说实话吗,当然不会,除非他不想混了。

        “娘娘贤德之名,人所共知,小的只是被青柠姐拉的急了,腿有些麻”

        宁辰拍马屁的同时,还不忘告青柠一状,叫她总是欺负他,有武功了不起吗,了不起吗,了不起吗!

        一旁,青柠银牙暗咬,若不是长孙在这,她一定揍死这个小子。

        “呵呵”

        长孙怎能看不出宁辰那点小心思,轻笑一声,也没点破。

        “你和青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提到此事,长孙的神色再次凝重起来,此事关系甚大,若是为真,事情就麻烦了。

        因为就在今日,夏皇似乎已经下了决心要出兵,明日很可能便会正式下达旨意,当时,她和西宫的那位万贵妃当时都在场,均已看出了夏皇的决绝之意。

        “什么话”

        宁辰被长孙的一句话问的迷茫了,他和青柠说了那么多话,而且基本全是废话,他哪知道是哪一句。

        “你懂星象?”长孙再问。

        “不懂”宁辰老实回答道。

        “咔”青柠纤手猛地一攥,目光都快要将宁辰砍成十八块。

        听到宁辰的回答,长孙眉头也是一皱,若不是长期以来的修养,她都要忍不住踹人了。

        “那你为何告诉青柠明日荧惑和心宿帝星会相遇”

        说话间,长孙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宁辰,此事不是儿戏,若有半分谎话,她定然不会仁慈纵容。

        “常识啊”

        宁辰鄙视地想道,当然,这种话他也只感在心中想想,嘴中却十分恭敬地说道,“禀皇后娘娘,小的幼时曾听一位高人提起过关于荧惑守心的异象,所以才会知晓”

        “可有把握”长孙皱着眉,再问。

        “十有八~九”宁辰谦虚地回答道。

        长孙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显然很不满意这个答案,十有八~九那便还是有着至少十分之一的可能出现例外,但国家大事,岂容得半点意外。

        看到长孙一双美丽的眸子继续盯着他,宁辰心中无奈,谦虚懂不懂,真是不懂欣赏。

        “一定会发生”虽然暗暗鄙视,但宁辰还是老实地改了回答。

        “百分之一百?”长孙沉声问道。

        “百分之一百!”宁辰正色道。

        “好,本宫信你!”长孙起身,美丽的容颜上闪过一抹坚定,“青柠,摆驾天谕殿”

        “是”

        长孙和青柠走了,宁辰傻了,他怎么回去啊,咬着牙,一边走一边诅咒着两人,来的时候几个呼吸的工夫,回去的时候可要了他的老命,未央宫不算小,东拐西拐,差点找不到自己住哪。

        自己房间的灯火已熄,宁辰想了想,他走的时候烛火好像还是点着的,而且烧上半个晚上似乎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轻轻推开房门,宁辰悄然走到自己床前,看到一道诱人的身影已经熟睡,顿时,右手指着床上气的直打颤。

        “床是我的,被子也是我”

        宁辰心中嘶喊,很想把这个不知感恩图报的女人给扔下去,可是一想到两人鲜明的武力差距,立刻又蔫了下来。

        还让不让人活了,还不让不让人活了!

        宁辰狠狠地朝暮成雪挥了挥拳头,女人怎么都这么讨厌,青柠是坏人,长孙是坏人,暮成雪也是坏人。

        宁辰想了想要不委屈自己上去挤挤,可是又怕自己吃亏,最后决定不给这个女人占自己便宜的机会。

        “咔”

        找了四条凳子拼成一个临时的简易床,铺上一个厚厚的棉垫子,然后美滋滋地躺了上去,宁辰舒服地出了口气,感慨由衷而生:

        “我真是个人才,不对,我真是个天才”

        “刚才那个女子武功很高,小心了”床上,暮成雪突然睁开眼睛,淡淡道。

        “恩,我知道”宁辰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然后,身子一动,嘭地掉到了地上,大惊道“你没睡着?”

        “从你要进门时就醒了”暮成雪睁着眼睛,道。

        “呵呵,呵呵”宁辰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他怎么忘了,这个女人可是敢刺杀夏皇的狠人,怎么可能连他的脚步声都听不出来。

        宁辰重新爬上自己的简易床,突然又想起刚才暮成雪的话,不禁好奇地问道,“那是你厉害,还是她厉害”

        “我”暮成雪如实地说道。

        “真不知道谦虚”宁辰撇了撇嘴,心中道。

        “不过,若是她要对你不利,一百个你也不是她的对手”暮成雪补刀。

        话声落,宁辰胸口一滞,犹如铁锤砸落,万马奔腾,那一点点自尊心瞬间被践踏了一百遍,一千遍。

        一扭头,宁辰准备不再理她,太讨厌了。

        “在她不想伤你的情况下”暮成雪再补刀。

        宁辰不说话,装作没听见。

        “你对她来说,太弱了”暮成雪又来一刀。

        宁辰再忍,我是天才我怕谁。

        “可惜,她是个女子”暮成雪刀刀见血。

        噌,宁辰坐了起来,两眼恶狠狠地看着暮成雪:“我要学武功”

        床上,暮成雪一愣,然后淡淡地吐出六个字,“你不是这快料!”

        啊!宁辰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太讨厌了,太打击人了!

        “我是天才!”宁辰自我催眠道。

        “你不是”暮成雪毫不留情地打碎了这个美梦。

        宁辰气的两眼直直地盯着暮成雪,黑夜中,犹如两个被愤怒的灯笼。

        “我要睡了”暮成雪转过身,装作没看到。

        宁辰不为所动,依然直勾勾地看着暮成雪,要以自己强大的精神力压迫对手。

        盏茶之后……

        宁辰还在坚持,眼神犀利如剑。

        半炷香后……

        宁辰毅力不倒,目光依然强横。

        一柱香后……

        宁辰揉了揉双眼,咬牙坚持。

        一个时辰后……

        宁辰泪眼朦胧,哈欠连连。

        又半个时辰过去……

        宁辰不甘心地睡着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