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四章 荧惑守心

第四章 荧惑守心

        “这女人会武功!”

        宁辰心中大惊,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如今,这很可能有文化的女流氓竟然还会武功,还让不让人活了。

        转身的刹那,衣领被青柠抓住,旋即,寸步难行。

        “有话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宁辰服软,软的不能再软。

        “我不是君子,我只是小女子”

        青柠压根不吃这一套,拖着宁辰便朝后园走去。

        “你这是公报私仇”宁辰一边挣扎,一边控诉。

        “我们不过刚认识,何来私仇”青柠岂会让宁辰的“大帽子”扣到身上,娇声一哼,道。

        “对啊,我们没仇啊”

        宁辰神情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和青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怕个屁啊。

        “大姐,你要不先放开我吧,我有点晕”

        宁辰开口恳求,被青柠拎着领子走了这么久,他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怎么到处都是星星。

        然而,青柠一听到“大姐”二字,顿时感到任督二脉的真气不断狂涌,若不是从小受到长孙的影响,她一定一巴掌拍死这小子。

        宁辰不明原因,只是一个称呼,顺口就喊出来了,反正他还不满十六岁,喊青柠一声大姐,过分吗?不过分。

        宁辰感觉头更晕了,不行,这是要被勒死的节奏啊。

        “大姐”

        “不要叫我大姐”青柠也快要疯了,柳眉一竖,咬牙切齿道。

        “那叫什么”

        “青柠”

        “青柠?赶紧松开我,不然明年清明你就可以给我烧纸了”

        “恩?”青柠一转身,看到双脸涨红的宁辰,顿时吓了一跳,纤手立马松开。

        “咳咳”

        宁辰猛烈地咳嗽了两声,然后大口呼了几口气,不多时,眩晕退去,终于感觉世间再度美好了。

        宁辰不是傻子,这个时候也发现了是哪里不对,一个称呼,差点啊要了他的小命,女人,果然都是不可理喻的动物。

        “青柠姐”

        当然,男人也是爱犯贱的动物,尤以宁辰更是如此,前脚还被青柠勒的死去活来,后脚便一脸讨好笑容地拉起关系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青柠虽然很是不想原谅宁辰,但也愁于没有理由下手,只能暂时按捺腹中熊熊烈火。

        “你暂时先修养两天,等你伤势好了,我再给你安排事情”说到这里,青柠略一犹豫,还是交代道“最近宫中不是很太平,不要乱跑”

        “多谢青柠姐关心”宁辰嘴一咧,笑的要多灿烂就多灿烂,这姑奶奶看着凶,实际上还是很善良的。

        以后的战略目标很明显了,青柠是好人,帝妃是坏蛋,皇后惹不起,从今往后,巴结青柠,躲着皇后,见了帝妃就跑。

        宁辰的房间在靠近未央宫后园的地方,离皇后的寝殿较远,未央宫是诸多帝妃中宫女太监最少的,长孙不喜欢太吵,青柠也不喜欢。

        所以说,宁辰运气还是很好的,因为一文钱结识了长孙,在这个暗潮涌动的皇宫中,暂得一夕安宁。

        宁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透过窗看着外边的天,不动,不言,亦不语。

        唯有静下心来的时候,他才会发现,原来,外边的天空和故乡真的不同了。

        红尘莽莽,不过大梦一场。

        “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一抹美丽的倩影出现在身后,宁辰回过神,才发现,外边的天,已经黑了。

        “你何时来的?”宁辰诧异,开口问道。

        “来很久了,只是你一直没有发现而已”暮成雪回答道。

        “是吗?是我大意了”宁辰自嘲一笑,眼中的伤感一闪即逝,来都来了,他还学什么文人居士自怜自艾,徒增伤感罢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宁辰收敛心神,脸上重新带上一抹笑容道。

        “暮成雪”

        “朝如青丝暮成雪,好感伤的名字”宁辰轻声一叹,说道。

        “一个称呼罢了,你呢”暮成雪反问道。

        “宁辰”

        两人静默,似是无言,本不应相识的两个人,却因奇特的缘分相遇,除却名字外,或已没有什么可应知道之事。

        “你为何刺杀夏皇”不知过了多久,宁辰首先打破沉默,轻声问道。

        暮成雪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窗前,看着外边的月,许久,轻吐两个字:

        “还情”

        “都说人生最难还的便是情,果真如此”

        宁辰并没有再追问下去,人与人的交情有深有浅,他与暮成雪虽同患难,但交情止于此,多问无益。

        “你救了我,暮成雪欠你一个人情”

        还了情,却又欠了情,暮成雪看着天,自问,这情,何时能还完,何时才能不被情所束。

        “你也帮了我,我们谁也不欠谁”

        似是看出了暮成雪疲惫的心,宁辰不愿再施加束缚在这样一个女子身上,人情枷锁,太过沉重。

        “呵”暮成雪轻声一笑,如牡丹花艳,在黑夜中绽放,美的让人惊心动魄。

        宁辰侧目,看着身旁女子,眸中闪过一抹沉重的欣赏。

        “这几天,你便先呆在这里,若有机会,再想办法出宫”

        宁辰嘱咐,说话间,看到暮成雪衣衫与发丝间依然还带着一丝丝血迹,心思轻转,继续道,“柜子里有新的衣服,你可以梳洗一下,我先出去了”

        话声落,宁辰迈步朝外边走去,将房间留给了暮成雪。

        看着离去的身影,暮成雪心中一丝若有若无的温暖升起,原来,人情带来的也不全是让人疲惫的沉重。

        闲得无聊,宁辰走到后园,看四下无人,活动了一下腿,嗯,伤口还算结实,不太疼,小心地顺着墙角的一棵枫树爬上了房顶,然后美滋滋地躺在砖瓦上,大大大方方的数起星星来。

        “一、二、三……”

        “一百二十五、一百二十、一百二十七……”

        “一千一百九十七、一千一百九十八、一千一百九十九……”

        宁辰数的正起劲,殊不知,他身下的房间中青柠正银牙暗咬地躺在床上,双拳捏的咔咔直响。

        青柠身怀武功,对身边的风吹草动极为敏感,在宁辰刚要爬墙时她便已经察觉,只是好奇后者要干什么便没有阻止,待发现这家伙只是在那里数星星便由得他去了。

        谁能想到,这家伙还数上瘾了,都数到一千一百多,大有不数完不回去的感觉。

        青柠怒气冲冲地披上衣衫,走到屋前,脚下一跺,飞身上了房顶,双眸愤怒地看着打扰她睡觉的罪魁祸首。

        眼前突来的身影,让宁辰吓了一跳,待看到是青柠后,便松了口气,笑道“青柠姐,你也睡不着上来看星星啊”

        宁辰不知道他身下的房间是青柠的,还以为是碰巧遇到,压根就没往其他地方想。

        “躺的还舒服吗”青柠咬牙切齿地问道,美丽的眸子在夜空中闪过危险的光芒,大有一言不合就把宁辰扔下去的冲动。

        “还行,就是有点凉”宁辰没有听出青柠话中的危险信息,如实地回答道。

        “用不用我给你拿件衣服垫着”

        听到宁辰“不知廉耻”地回答,青柠心中的怒气再度爆棚,朱唇轻启,沉声道。

        “不用,嗯?”

        说话间,宁辰感觉到气氛不对,目光看向青柠,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

        不好,杀气。

        “青柠姐,您坐”

        宁辰蹭地站了起来,一脸恬笑地扶着青柠坐下。

        “青柠姐,您累了一天了,要不我帮您捶捶腿”

        “不用”

        “捶捶背?”

        “不用”

        “揉揉肩?”

        “不用”

        一看青柠油盐不进,宁辰心中危险感觉越发强烈,小心翼翼地问道“青柠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等等,宁辰突然发现青柠身上的衣服与白天的并不是同一件,很明显是刚换上的,再联想到身上的房间,宁辰恨不得给自己的一巴掌。

        真是不作死不会死,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这明显是青柠的地盘,他上来这么久,竟然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青柠一再告诉自己要忍,她发现宁辰当真不是一般的人,来了不到一天已经两度惹得她想要杀人了。

        “咦?”

        正待青柠想要兴师问罪时,听到宁辰咦的一声,下意识地随着后者的目光看去。

        繁华的星空中,一颗血红的星星闪耀着慑人的光芒,在其不远处,令一颗红星较暗,若不注意,很容易被人忽略。

        “怎么了”青柠不明所以,问道。

        “那是血红的星名为星宿二,而他旁边那颗昏暗的星明为火星,也就是你们口中的荧惑,这两颗星最少十五年才能相遇一次,很是罕见,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最多两日这两颗星就要相遇了”宁辰心中惊叹,没想到在这里便能看到这传说中的荧惑守心,运气当真不错。

        青柠双眸这才注意到那颗极为黯淡的红星,旋即一把抓住宁辰的胳膊,着急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宁辰被青柠一抓,疼得直呲牙利嘴,“青柠姐,疼”

        青柠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松开宁辰,却依然不肯放弃地追问道,“快点回答我,你说的是否是真的,这两颗星真的会相遇吗?”

        轻轻揉了揉胳膊,宁辰确定地点了点头,“恩,十有八~九,而且很有可能就在明天”

        “糟了”

        青柠神色大变,起身脚下一跺,急忙朝长孙的住处赶去。

        “奇怪”

        宁辰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起身拍了拍屁股的土,旋即大摇大摆地回去睡觉了……

        (PS:新的一章送上,继续码字了,一天一万字很难,烟雨是标准的手残党,手速很慢,尤其在保证剧情精彩的情况下,一天要码字近七八个小时,和那些一小时就能更新一章的大神比不了,不说了,今日任务还未完成,继续工作了,顺便吼一句,求收藏!!!)(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