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三章 一文钱

第三章 一文钱

        万贵妃走了,宁辰方才抬起头,双眼微眯,这是他进宫之后遇到的最可怕的人,不仅是身份,更是那份喜怒不形于色的心机,这个女子,非是凡人。

        宫中处处都是危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卷入未知的漩涡中,宁辰深感前途黑暗,可惜如今皇宫禁严,想要跑路都不可能。

        “不知道那个女人怎么样了,有没有乖乖听话不要乱跑”

        闲的无聊,宁辰继续一步一呲牙地扶着墙溜达,路上碰到一两个和他一样无聊的少年,咧嘴一笑,亲切地打了一个招呼。

        事实证明,皇宫的伤药不是一般的管用,比起后世的狗皮膏药有效多了。

        宁辰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的,女人身上似乎有伤,而且还不能露面,即便一直躲在净身房依然有可能被发现。

        净身房位于皇宫最偏僻的地方,很少有侍卫路过,但并不意味着可以随意进出,皇宫一向是内松外紧,看似无人的地方,一旦出去亦会发现有无数禁军守卫,宁辰毫不怀疑的相信,若是有人这个时候敢偷跑出去,一定会被宫外的禁军剁碎了喂狗。

        宁辰不敢回净身房寻找,这几日是敏感时期,那个笨女人进宫刺杀大夏天子,捅了天大的篓子,但凡沾上一点嫌疑都会惹祸上身。

        俗话说,幸福就是痒痒了可以挠一下,不幸福就是痒痒了挠不着,宁辰此刻就觉得自己很不幸福,他明明心中很痒痒,很想去净身房看一眼,却愣是没有办法过去。

        “正面就去看一眼,反面也去看一眼,立着就回去睡觉”

        宁辰从身上摸出一枚铜钱,嘴中念念道,手一弹,铜钱高高飞起,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抛物线,旋即叮当一声掉落地上,直直朝前方滚去。

        见铜钱要飞,宁辰大急,这可是他身上唯一的家当。

        若这个时候有人问宁辰,人生最重要是要钱还是要命,宁辰认为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要钱。

        果然,着急之下,宁辰连双腿间的伤势都已顾不得,一步一呲牙地追着铜钱跑去。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俗话又说,人要是点背,喝凉水都塞牙,俗话还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宁辰就是那种塞牙加作死的类型,光顾着要钱,连路也不看了,一头撞进了一个暖玉温香的怀抱,方才暗道一声不好。

        慌忙间抬头,入眼是一位身着尊贵华美凤服的美丽妇人,约么三十年华,一双温婉的眼中含着笑意,看的宁辰心直慌。

        “谁家的奴才,胆大包天,惊了皇后娘娘的凤体,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对不起,对不起”惊慌之下,宁辰赶忙后退两步,连声道歉,可是刚开口,便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又说错话。

        朝皇后娘娘说对不起,他还真是笨到可以,都怪那个笨女人,和笨人呆的久了,他的脑袋也不灵光了。

        “大胆”皇后身旁的太监管事老脸一寒,太不懂规矩了。

        “如此惊慌,所谓何事”

        长孙无忧一伸手,阻止了老太监的问罪,笑着看着眼前虎头虎脑的少年,柔声问道。

        听到长孙问话,宁辰下意识看向地上那枚停止滚动的铜钱,心中后悔的直想一头撞死在铜钱上。

        古人说要钱不要命,难道就是因他而来?

        长孙无忧顺着宁辰的目光看向地上的铜钱,旋即俯身捡了起来。

        宁辰眼巴巴地看着铜钱被长孙捡起,想要开口要,却又不敢,纠结中,连冲撞皇后的事情也忘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宁辰,让一个现代人对所谓皇权产生真正的畏惧之情是几乎不可能的,尽管宁辰已不断提醒自己要注意身份,不过稍不留神便又把刻意表现出的敬畏之情给丢一边去了。

        长孙仔细地看了看手中的铜钱,发现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待看到眼前少年人那一幅想要又不敢要的纠结之态,心中不禁好笑,多少年了,她已很久没有碰上这样有意思的小家伙。

        “小心点,宫中不比外边,要记得守规矩”长孙无忧善意地提点了一句,旋即莲步轻迈,继续朝前走去。

        “我的铜钱”

        宁辰眼睁睁地看着铜钱再度远去,抬起的手无力放下,堂堂大夏皇后,居然黑我一个小太监的钱财,当真官大无数级压死人啊。

        “娘娘,他还盯着您不放呢”长孙身旁,一位容颜柔美的宫女轻声提醒道。

        “呵呵,估计还想着他的一文钱呢,有趣的小家伙,既然本宫拿了他一文钱,就帮他一次,传令内府,调他去未央宫当值吧”

        宁辰还不知道,长孙一开口就把他的未来定了下来,当然,若是早一步知道,宁辰肯定宁死不从,一哭二闹三上吊也要求长孙收回恩典,他是要跑路的人,到未央宫后,跑路之事估计一辈子都没戏了。

        铜钱没了,宁辰心情大为不好,脸拉的老长,一幅我很不爽,生人勿近的样子,仔细回想一下,铜钱掉落地上居然是立着的,还滚了那么远的路。

        笨女人啊,你害死我了。

        经过一再的惊吓后,宁辰彻底确认,宫中大怪太多,不是人类应该生存的地方,跑路才是唯一的出路。

        夏皇遇刺,这是震惊天下的大事,皇宫是风暴的中心,短短的两个照面,便明示了天下景,一位春秋鼎盛的帝妃,一位母仪天下的皇后,世上最尊贵的两个女人走出后宫,定然不只是做做样子这么简单。

        宁辰面虽平静,心中虽波澜翻腾,如今,皇宫是最危险的地方,对那个女人如此,对他亦一样。

        帝妃,皇后,一者锋芒刺目,一者内敛温柔,简单的照面,宁辰心底便大概有了印象,同样美丽的面孔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作风,但毫无疑问,两人皆不是简单之人。

        身为妃却没有被皇后的地位压下,显示着这位帝妃的锋芒何等锐利,而让宁辰看不透是皇后,站在如此强势绝伦的帝妃之上,却依然能久立不倒,着实不凡。

        帝妃的锋芒由内之外,皇后的温婉亦不是装出来的,如今尖锐的碰撞,竟能暂时平衡,这其中纷扰,已非宁辰能够猜测。

        仔细想想,宁辰发现自己来到这陌生世界后,能说上话的不是女人,就是不男不女的人,而且,没有一个人是省油的灯,一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

        净身房是去不成了,否则又不一定会碰到什么人呢,在有机会跑路前,还是老实点吧。

        宁辰一瘸一拐地走回“宿舍”,看着一群唇红齿白的花样“少年”,心情大不好,一蒙头呼呼大睡起来。

        也许是被那个女人砍的一刀流了太多血,昨晚还没有补过来,宁辰这一觉直接睡到天黑,然后---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屋门大开,各宫都有人过来领人,修养了将近两天,大部分少年都能勉强下床走两步,恢复快的已能不用人搀扶,跟着各宫的领路人走后,便正是开始了为时一生的太监生涯。

        宁辰也被人领走了,是一位容貌姣好,体态婀娜的宫女,走在前边,袅袅莲步,走的那个风情诱人。

        可惜,宁辰这张损嘴,总是不合时宜的响起。

        “大姐,你走慢点”

        宫女名为青柠,听到宁辰的称呼后,姣好的脸上顿时黑线道道,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小子。

        “大姐,我们这是去哪啊”

        “大姐,我伤没好,你慢点”

        “大姐,还有多远啊”

        “大姐……”

        ……

        一路上,宁辰絮絮叨叨的声音始终回荡在青柠耳边,让青柠双手捏紧了又松开,又捏紧,又松开,等到忍不住要爆发时,未央宫到了。

        这是长孙的地盘,宁辰虽然孤陋寡闻,但也知道这个人所共知的事情,一颗心当时就提了上来,不会是昨天撞了她,公报私仇吧。

        宁辰心中很不忿,她一个大人,跟我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怎么,不满意”

        就在这时,熟悉的声音在宁辰耳边响起。

        “哪能”

        宁辰表情瞬变,忿忿的脸顿时笑的比花都灿烂,恭敬中带着几分心虚道。

        “满意就好,日后你就在未央宫当值吧,这里规矩少些,想必最适合你”

        长孙无忧也没有计较宁辰乱七八糟的礼数,美丽温婉的脸上始终带着柔和的笑容,看起来很是平易近人。

        “青柠自幼跟随本宫,对未央宫的大小事宜都很清楚,有什么不懂之处请教青柠就行,好了,本宫还有事,先行一步”

        话声落,长孙和两个宫女离去,只剩下青柠和宁辰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长孙一走,宁辰当时感觉自己浑身都不好了,而青柠感觉自己浑身都爽了,忍了这么久,终于能名正言顺地报答先前的“恩情”了。

        “杀气”

        宁辰从青柠眼中读出了两个字,赤果果的,毫不掩饰。

        “万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宁辰当即退后一步,服软道。

        “态度不错,可惜晚了”

        青柠纤手一探,莲步瞬动,一把抓向眼前“仇人”,速度之快,让宁辰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