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二章 初遇

第二章 初遇

        片刻后,宁辰看着自己的“杰作”,傻傻的笑了起来,他果然是个天才。

        昏暗的光线下,眼前明媚的女人不见了,换而代之是一位蓬头垢面的正宗太监。

        女人很不懂得欣赏,面无表情,宁辰站在那里看了片刻也不见女人夸他两句,心中有些忿忿,算了,他是大男人,不和一个小女人计较。

        宁辰将老太监拖到床下,然后自己躺到了床上,然后盯着女人,很不放心的嘱咐道:“等会有禁军过来,你就一刀砍下来,千万千万要砍准!”

        女人心领神会,轻轻点了点头,拿过净身用的刀,然后静静走到宁辰身旁,一脸平静地扒掉了他的裤子。

        “怎么回事,为何不点灯”

        没过多久,铿锵的脚步声中,数位禁军将士走入,为首一人一身亮青色的战甲,扫了一眼屋子,厉声问道。

        “唰”

        话声还未落,女人手中的刀一刀落下,溅起一片血花,洒了女人一脸,鲜红的血顺着女人脸颊淌下,让后者污浊的脸更加显得模糊。

        “大风吹灭了蜡烛,不碍事,这种事情做的多了,没有灯火也可以”

        女人沙哑着嗓子道,手中明晃晃的刀染成一把殷红的血刃,昏暗的灯光,诡异的气氛,让门口的几位禁军都不禁胯间一寒。

        看着台上少年满裤子的鲜血,几位禁军心中凉飕飕的,净身房本来就是污浊晦气之地,若不是命令,谁都不愿来这里。

        “走,去检查其他地方”

        没看出有什么不妥,为首将领一挥手带着身后禁军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早已坚持不住的宁辰唰地坐了起来,一边疼的吸凉气,一边咬牙切齿道:

        “女人,你是故意的”

        方才一刀,只差半寸他就要和男人说再见了,而且还砍这么深,就算不被太监,也要流血流死了。

        “恩”

        女人诚实的点了点头,气的宁辰差点没有昏过去,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下面怎么办”女人开口问道。

        她知道这才仅仅只是开始,皇宫肯定要戒严很久,逃不出去,早晚都有被发现的一天。

        “对了,还没有问你,你做了什么,这么多人抓你”宁辰很好奇,一醒来就碰到皇宫禁军大暴走这么壮观的景象,老天爷还真是照顾他。

        “刺杀夏皇,失败了”

        女人很平静,宁辰也很平静,片刻后,一声惊呼,“什么”

        看到女人凌厉的目光,宁辰讪讪地笑了笑,“失态,失态”

        身子不自觉的朝后靠了靠,这女人是个狠茬,千万别狂性大发顺手灭个口什么的。

        “你还没有回答,接下来怎么办”

        女人又一次问道。

        “等”

        这一次宁辰很听话,赶紧把计划说了出来,“很快就会有小太监过来抬人,这里刚检查过,今夜应该不会再有禁军过来,你先在这里呆着,切记,千万不要试着逃走”

        女人盯着宁辰看了许久,轻轻点了点头,表示会听从其意见。

        果然,过了没有多久,两个小太监走来,一声不吭地将宁辰抬走了。

        女人静静看着宁辰离去,一双明亮的眸子在灯火下显得如此的美丽,即便血污满面都无法遮掩。

        走了没有多久,一间宽敞的大屋子中,两个小太监将宁辰抬到了床上,旁边相连的一排排床上,都是会刚被阉割不久的新人,有的人昏过去还没有醒,有的人在偷偷哭泣,不知道是疼的还是什么。

        止血治伤的药都在床头,每个人都有,这里只是一个暂时的住所,明日便会有人安排他们的归处,运气好的能够到妃嫔皇子这样的贵人身旁混个好前程,运气不好便只能被安排到浣衣坊等地方做些杂务。

        暂时安全后,宁辰便静下心思考今后该如何安排,他不可能一直留在这个皇宫中,这里人多眼也多,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发现他是假太监,到那个时候肯定被皇帝那老头砍成一片一片的。

        那个女人手段和她的脸蛋一样麻烦,连皇帝都敢刺杀的狠人,他真心惹不起,如今首先考虑的是怎样送走这个姑奶奶,否则哪天她的心情不好真顺手灭了他的口,他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不知道是被那女人一刀砍的失血过多,还是真的太累了,宁辰想着想着便没心没肺地睡着了,唯有那低沉的哭泣声映衬着屋外哗哗的雨落声,一夜不绝。

        ——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就在宁辰睡的最香的时候,天很不自觉的亮了,初晨的阳光很不美丽,因为这意味着他太监生涯正式开始了。

        雨夜之后,天空很晴,宁辰一瘸一拐地扶着墙爬出了屋子,溜达两圈,呼吸着外边清爽的空气,心情大好,诗意上涌,正要抒发一下内心美好的赞叹,却被一声公鸭嗓子弄的胸口一堵,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

        “谁家的小崽子,不要挡住公公的路”

        身宝石蓝绣仙鹤长袍,手拿拂尘,头戴孔雀毛顶镶宝石帽,白皙到过分的皮肤,再加上那一张不阴不阳的脸,活脱脱一个长残了的东方不败,宁辰强压胃中翻涌的感觉,退后一步躲开,却无意扯动了伤口,疼的呲牙利嘴。

        “小的见过公公,公公万福金安”

        “嗯?”

        赵瑾停下步子,好奇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年,问道:

        “万福金安?好奇特的问候,你跟谁学的?”

        “完蛋”

        宁辰一听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他才来到这里,鬼才知道怎么问好,事到如今,只能胡诌了。

        “公公万福,小的被公公的气势震到,一时失言忘了规矩把家乡对长辈表达敬意的问候之语说了出来,是小的失态,还望公公原谅小的不懂事”

        说了最后,宁辰自己都恶心的不行,尤其是这个老太监身上还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味道诡异,让他任督二脉不断翻腾,直想一巴掌拍死这个老家伙。

        “机灵的小家伙,以后就跟咱(za)家吧”

        赵瑾这才上下打量一番前者,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的料子,好好培养的话应该能他不少忙。

        “跟你个大头鬼”

        宁辰心中诅咒了一句,不过脸上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多谢公公抬举,小的新来宫中,多有不懂之处,承蒙公公不弃,小的自然不胜欢喜”

        “恩,不错,以后喊咱家赵公公就行,你叫什么名字”

        “宁辰”

        “恩,日后咱家就叫你小宁子了”赵瑾颔首,满意道。

        “你大爷的”

        一听到这称呼,宁辰顿时没忍住,四字脱口而出,这回真忍不了。

        “嗯?你说什么?”

        赵瑾眉头微皱,他不明白他大爷是什么意思,不过这小子语气中似乎带有一丝不满,让他不喜。

        “没,没什么,赵公公赐名,小的太过欢喜了”宁辰笑容满面,灿烂的像花开一般,小宁子,你全家都是小宁子。

        “咱家有事先走了,小宁子,宫中规矩多,你可要用心点学”说完,赵瑾手中拂尘一扫,转身离去。

        “呼”

        望着远去的赵大公公,宁辰长出一口气,伸手擦了擦额间的汗水,这个世间,最难对付果然不是女人,而是不男不女的人。

        “哪家的奴才,竟然在此挡路”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厉斥再度从耳边传来,吓得宁辰顿时一个激灵。

        “我去,还来”

        宁辰心中怒火大盛,我站在这鬼地方,怎么挡你们路了,正要当场发飙,然而,一看到那绣有凤纹的华盖,怒火当时就被一盆凉水泼的拔凉。

        “额滴娘诶,这又谁啊”

        四位秀丽的宫女两前两后拥护中,一位宫装华美,面容艳丽无双的女人走来,凤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七分美丽,三分魅惑,让人一眼便再也难以移开目光。

        宁辰不认识这个女人,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这样仪仗在宫中扒着手指头数都能数过来,而且这个女人不好惹,他是迟早要跑路的,还是低调点好。

        退一步,再退一步,宁辰身子一躬,头低下,口中默念,我是路人,你看不见我。

        为首的小太监一看宁辰让开了路,轻哼一声,不再多说什么,身为奴才,在主子面前他亦不敢表现的太过盛气凌人。

        “等一下”

        万云裳走过两步后,突然停下了步子,扫了一眼宁辰,开口道:

        “为何不跪?”

        这个时候,四位宫女还有小太监才反应过来,从刚才到现在,这个看着面生的家伙一直就没有跪下,若不是万贵妃开口,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

        “小的新来宫中,不知道宫中规矩,还望娘娘恕罪”知道蒙混不过去,宁辰心中轻声一叹,语气恭敬道。

        “现在知道了?”

        “知道了”

        “那为何不跪!”

        “新净之身,身不由己,娘娘明鉴”

        万云裳不肯放,宁辰亦不肯跪,僵持片刻,万云裳嘴角上扬,一双慑人心神的眸子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眼前少年。

        “哦?原来这样,那便罢了”

        “多谢娘娘”

        宁辰松了口气,微低的头掩去了双眼中的桀骜,语气一如既往的恭敬。(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