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一夕烟雨) > 第一章 回到古代当太监

第一章 回到古代当太监

        大夏皇宫,金碧辉煌的宫殿在骄阳下熠熠生辉,汉白玉铺筑的石阶直达天听,华美到过分的宫廷建筑一座又一座,让人数都数不过来,极尽强盛的夏朝到达了一个朝代所能达到了极致,这是至高点,然而,在有心人眼中,却也是大厦倾塌的预兆。

        大夏太强了,这千年是大夏的千年,威震神州无人可敌,浩瀚的神州大地之上,王朝过百,唯有大夏屹立千年,千年不倒,千年不朽,极尽繁华。

        盛极必衰是不可逆转的规律,无敌的大夏不可能一直无敌下去,近百年已开始出现了衰落的兆头,明君不出,贤臣凋零,加上北方古蒙王庭的日渐强大,千年沉寂的永夜神教亦重现世间,夏朝的未来远不如今天看上去的这么美好。

        大夏的天子不算开明,比起昔日为大夏开疆扩土的几位帝王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好在大夏先代打下的底蕴够厚,而当代天子也不是昏聩到一无是处,虽无大功,亦无大过。

        北方的古蒙王庭铁骑已数次越过了北丈原的界限,视大夏威严如无物,朝中主战与主和争议愈发激烈,大夏天子年事渐高,心思亦越来越优柔寡断,对待古蒙王庭的态度一直模棱两可,不战亦不和。

        不过,比之北方的古蒙王庭,如今最令大夏天子头疼的还是永夜神教的死灰复燃,永夜神教起源已久远的无法考究,是中原历代皇朝都忌惮的势力,当初大夏先祖春秋鼎盛,强势镇压永夜神教,让其几乎覆灭,然而,经过千年的沉寂和恢复,永夜再临已是不可避免的祸端。

        永夜神教的强大不仅在于数以千年计的恐怖信仰底蕴,而且还拥有强大到深不可测的武力支撑,当年的大夏何其强盛,神州禁武,天下臣服,却依然没有让永夜神教覆灭,暂避锋芒隐入黑暗中,为的就是今日的再临世间。

        夜幕之下,天谕殿依然明亮如白昼,三公沉默,诸卿匍匐,天谕殿的龙椅上,大夏天子眉头几度变化,脸色难看异常。

        “陛下,不能再等了,北方将士请战之声越发激烈,若朝廷再无表示,一再隐忍,恐将寒了这些曾为国流血牺牲将士的心”

        “不可,战事一旦兴起,将会一发不可收拾,造成百姓流离失所,更何况,永夜神教已经出世,若是趁机发难,吾朝将会腹背受敌”

        “哼,姑息养奸只会让古蒙王庭更加过分,吾天朝儿郎骁勇善战,岂会因为一个什么永夜神教就让别人欺负到脸上”

        “------”

        大殿上的争论激烈异常,你一句我一句,谁都不肯退让一步,唯有三公依然沉默,不言亦不语。

        三公议政,自大夏开国以来就很少,不是不能,而是不愿,只要不到万不得已,三公都不会开口,这是共识,所以,即便殿中诸卿争论的再激烈,亦没有人会请三公决断。

        龙椅上的大夏天子眼中闪过犹豫,出兵,还是不出,着实不是一件容易决断的事情。

        “嗖”

        突然,一道凌厉银光穿过殿下诸卿直直射向龙椅上的大夏天子,毫无征兆的一箭让众人眼前都是一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惊才绝艳的一箭,来的无声,来的无息,天谕之殿,天子朝臣,都被这一箭的锋芒带走了所有的心神。

        然而,就是这挡无可挡的一箭,却被一只干枯的手抓住了,大夏天子身后,一直默默无闻的老太监不知何时走到了龙椅前方,只手遮天,挡去了天子身前的一切风雨。

        “刺客,抓刺客”这一刻,殿中众人终于反应过来,脸色大变,厉声喊道。

        众臣之首,一直静默的三公亦起身,双眼冰冷地看着箭射来的方向,当真好大的担子,千百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进宫行刺,而且还是当真他们的面。

        龙椅上,大夏天子含怒起身,神色铁青,狠狠地吐出两个字,“严查!”

        “是”

        天子震怒,下方群臣凛然,心思九转,这次刺杀来的时机太微妙了,来的真的太不是时候。

        下一刻,一道道命令传出,皇宫禁行,宫门紧闭,整个皇宫都数万禁卫团团围住,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紧密的守卫不要说活人,就连一只苍蝇都难以飞出去。

        “发生什么事了”

        皇宫中,宁辰看着窗外一队又队路过的禁卫,心中甚为不解,不过一想到一会的命运,便再也没了兴趣。

        不远处,数名年轻与宁辰相仿的少年亦心情低沉,他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选择这一步实在是没有办法。

        “唉,怎么办呢”

        宁辰右手拄着下巴,静静思考,让他当太监,还不如让他直接死了算了,虽说既来之则安之,但从一名身强力壮的优秀青年变成一位身残志坚的小太监——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愁啊愁”

        宁辰轻声叹息道,想要逃跑,只是看了一眼远处那不时走过的一对对皇宫禁卫便立刻打消了这个找死的想法,他还不想被剁成肉泥,据说这个时代还有凌迟、五马分尸、扒皮抽筋、活埋、车裂---哎,不想了,头疼。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罗敷尽路人”

        轻轻的叹息,引来一道道鄙视的目光,宁辰抬头,报以羞赧地一笑,差点忘了,大家心情都不好。

        禁军身上铿锵的铠甲声越来越响亮,显示着宫中调动的禁军亦越来越多,天子遇刺是天大之事,从天谕殿中传出的命令一道急过一道,三公连同诸卿都在等待一个结果。

        眼见前边排队的少年们一个个被阉掉抬走,宁辰的心急的跟猫挠似的,可是外边这么多禁军,再一比较自己这细胳膊细腿,那点小心思说什么也不敢打起来。

        “老天爷,你还是劈死我吧”

        终于,最后一名少年也被两位小太监抬走,宁辰看向窗外,心中呼喊道。

        “轰隆”

        心声方落,突然,皇宫之上漆黑的夜空中猛地大亮,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九天,紧接着便听见轰隆隆地雷声,突来的震天之声吓得所有人都是一惊。

        “我——”

        宁辰也是被雷声吓得一个激灵,“老天爷,说说而已,您别当真啊”

        “轰隆隆”

        又是一阵巨大的雷声滚动,旋即便是瓢泼大雨洒落,禁军用来照明的火把顿时被大雨浇灭。

        就在这短暂的一瞬,一道黑影从不远处的墙角闪入屋中,剑光划过,正在清洗手中净身所用之刀的老太监立刻双眼一怔,无力倒地。

        偌大的净身房就剩下一直无聊发呆的宁辰,黑衣的刺客有心灭口,奈何在之前逃脱时被禁军中隐藏的高手所伤,身手受限的情况下,只能一剑杀死那名离得最近的太监,至于宁辰,若要大喊出声,他已无法第一时间阻止。

        “我可以救你出去”

        大眼瞪小眼的瞬间,宁辰脱口说道,突来的话语,让黑衣刺客一时间亦是一愣。

        眼看刺客愣神,为了不死,宁辰赶紧继续道,“外边都是禁军,你不可能逃得出去,而且禁军很快就会搜到这里,躲起来也是不可能的,左右都是一死,你已无路可走”

        一口气将话说完,宁辰差点没将自己憋死,赶忙喘了口气,说道,“你已经没有选择,只能相信我”

        “你是什么人”刺客开口,声音清冷,不带一丝波动。

        女人?宁辰心神一楞,下意识道:“我是太监”

        呸,真是乌鸦嘴。

        说完,宁辰双眼不自觉朝着女人胸前看去,果然……一马平川,是不是束胸了?也太平了吧?

        “唰”

        剑光闪过,近在咫尺,吓得宁辰赶紧收回目光,心中狠狠鄙视了一下自己,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

        “息怒、息怒,不过在这之前,你必须要帮我一个很小的忙”

        暂时稳住了女人,宁辰暗松一口气,旋即向前走了几步,将已经地上死掉的老太监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赶紧换上,不然就来不及了”

        说话间,宁辰将老太监脖子上的淌出的鲜血涂满大半条裤子,尤其是双腿之间的关键部位更是浸的血淋淋的,看上去很是吓人。

        做完这些,宁辰将屋中照亮的吹灭大半,整个屋子当时便昏暗下来,虽然还能视物,但已是勉强。

        不远处,女人已换好老太监的衣服,扫了一眼宁辰的动作,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她看的出来这小子颇有几分机灵,或许还真能帮她逃过这一劫。

        她不怕死,但能活着,没有人愿意去死。

        宁辰转过身,看到女人的脸,明媚的晃得人眼睛直不肯离开,花开的年华,很魅惑,很女人……

        不过,这个时候,长成这样却让人很头疼。

        宁辰想了想,双手在身上的血迹上抹了抹,又在地上蹭了蹭,然后走到女人面前,灿烂一笑,旋即将涂满血污和灰尘的手狠狠在女人脸上抹了又抹。

        当然,宁辰是打了招呼的,一个警告的眼神,带着几分得意,几分得意,还是几分得意。

        女人没有吭声,冷漠的容忍着一张明媚的脸变的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PS:烟雨新书发布,希望新老朋友都来支持,书友群102176072,新书还很粉嫩,急需红票和收藏支持,各位童鞋不要藏了,另外,新书期一日一万字是稳稳的,大家不用担心更新的问题!)(http://www.shengyan.org/book/837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