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祖(苍天白鹤) > 第628章 玉鼎吸魄

第628章 玉鼎吸魄

  虚空中,仿佛是响起了无穷无尽的呐喊声。那声音中充满了怨毒和愤恨,就好似在咆哮着,为何苍天对我如此不公。

  若是一般人听到这声音,只要心中有着一丝动摇,都将灵魂受损,心神沦陷,从此陷入无边的怨恨之中再也无法自拔。

  但是,于灵贺虽然听到了这声音,可他的心神却是毫不动摇。虽然在他的脸上也有着难以掩饰的悲恸之色,可心神之坚定,却是犹如世界树般,无论那迷惑之音有多么的强悍,他都是充耳不闻。

  其实,在他的内心中,也明白一件事情。

  昔日天拂仙等人并没有全力拯救影城,否则的话,影城之中的众人是否如今下场,倒也未必可知。

  为了将阴面气运之子困于此地,人族中诸多真正顶尖的强者全部选择性地放弃了影城。那时候,他并不在影城之内,若是他恰巧也在其中的话,那么被放弃的众人中也将多出一个于灵贺了。

  虽然于灵贺理解天拂仙等人的选择,但是他更加明白,影城众人的心中悲恸又是从何而来。

  你们作为人族顶尖强者,既然将我们当做弃子抛开,那么我们又为何还要为人族效忠?

  为了大局而牺牲自己,这是一种美德,是一种高尚的思想品质。

  但是,这有着一个大前提,那就是自愿。

  若是被强迫性的抛弃,后果又会如何?

  此刻,眼前那漂浮着的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已经将答案告诉了他。

  除了白牧之外,其余人的心中都被怨恨所充斥,他们的眼中除了仇恨之外,就再也没有了其它。

  这一刻,于灵贺的心中充满了触动,他的心志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

  那龙枪上释放出耀眼夺目的光华,这光华并不是普通的力量,而是一种奇异的,伴随着强大精神力量的标靶之力。

  如今,于灵贺的精神力量已经达到了巅峰红色境界,而随之转化的标靶之内,更是储存了一千多份的强大能量。

  此时,当这股能量一下子释放之时,哪怕是有着真正的神灵在此,也将被冲击得溃不成军。

  更何况,此刻接受冲击的,并不是神灵,而仅仅是影城中的众多人族罢了。

  没有任何抵抗的,当光芒照耀之时,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纸老虎,蔚然等人的身体纷纷跌倒在地,他们脸上的神情依旧狰狞可怖,但所有的生命气息却已经是离他们远去。

  不过,于灵贺的精神力量控制得妙到毫巅,并没有一举将他们的灵魂全部摧毁。

  手腕一翻,已经多了一个玉鼎。

  这面玉鼎正是昔日猎杀神灵后裔之时所获得的战利品。

  那重力世界中,两位神灵后裔被土著追杀,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而这玉鼎,就是从他们身上搜刮出来的。

  这玉鼎,乃是一件超级强大的神器,其最大的妙用就是收纳灵魂。

  此时,在于灵贺的力量催发之下,玉鼎也是释放出浓烈的光芒。只是,在标靶之光的掩饰之下,基本上难以分辨。

  可是,当玉鼎之光扩散,开始笼罩整座城市之时,奇异的事情就此发生了。

  一缕缕奇异的能量,或者说是淡淡的近乎于虚影一样的能量从一具具倒下的肉身中浮现而出,就此遁入了玉鼎之光内。

  这个过程极为隐蔽,特别是在强势的标靶威压之下,就连阴面气运之子都未曾立即发现。

  一道阴森森的声音陡然响起:“呵呵,如此地滥杀无辜,真是心狠手辣啊!”

  白龙马一声长嘶,声音中充满了愤恨。于灵贺轻抚白龙马的脖颈,淡然道:“他们的命运有此改变,你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标靶和玉鼎的光芒虽然尽力地扩张,但毕竟有所限制,当弥补了大半个城市之后,就开始无能为力了。因为,在另外小半个城市中,一股难以抗拒的恐怖气息正在慢慢地释放着,并且与标靶之力抗衡。

  “你的力量很强,出乎了我的预料。”阴冷的声音继续响起:“不过,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在我的地盘上如此释放力量,那是自寻死路!”

  一股股奇异的力量慢慢地从城市的各个角落中涌现出来,它们缓缓地融入了那阴冷的气息之中。

  这股力量虽然不如标靶那般的强悍无敌,但却有着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特性,那就是源源不绝。

  阴面气运之子在这儿经营多年,已经与整座城市,甚至于是周边所有矿脉融为了一体。哪怕此刻在巅峰力量上无法压制于灵贺,但却可以从附近抽调和汲取延绵不绝的能量来抵御。

  于灵贺的标靶力量就算再强大,也绝不可能是无穷无尽的。只要僵持下去,那么最终失败的肯定还是他和白龙马。

  这,就是阴面气运之子最大的凭仗。

  然而,于灵贺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在言语上进行反击,反而是安抚着处于暴躁边缘的白龙马。

  此时,他正在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释放力量将周边所有人在瞬间击倒,而后在他们的灵魂尚未来得及消散之前,吸纳进入玉鼎之内。

  只要这个过程不被打断,他就心满意足了。

  标靶的强势果然非同小可,足足二个时辰,始终都将阴面气运之子的气息压制得难以动弹。

  当然,这也是双方刻意地保持着的一种微妙平衡状态,正是因为双方各自有着小算盘,所以才会造成这样奇异的效果。否则的话,以阴面气运之子的能力,绝对不会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于灵贺终于将光芒笼罩范围内的所有灵魂全部收敛完毕。

  至此,那仿佛无坚不摧的标靶之光才慢悠悠地返回。

  此消彼长,阴面气运之子的气息顿时席卷而来。片刻之后,啧啧之音响起:“咦,原来你在收集他们的灵魂啊!呵呵,这是在干什么呢,是在可怜他们,还是想要利用他们呢?”

  于灵贺轻抚手中的玉鼎,道:“这是一件神器,任何灵魂进入其中,都会受到神器的温养。他们的怨恨会慢慢消失,直至平静。”他头,他凝目望向前方。

  在标靶之光散尽后,虚空中出现了一股黑影,那浓郁的黑色身影就好似一个体长三丈的巨人,凝立在虚空之处。从它的身上,透着无穷无尽的阴森气息,将整座城市笼罩得犹如地狱一般。

  这就是阴面气运之子,它不屑地讥讽道:“只是为了安抚这些灵魂,就值得你如此大张旗鼓的去做么?呵呵,难道你不知道,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与我的战斗么?这样浪费力量,真是软弱的人族啊!”

  于灵贺哑然失笑,大笑道:“软弱?那就让你看看,究竟什么才是软弱吧!”

  他手中龙枪一指,浓烈的如同火焰般的气息顿时喷涌而出。

  白龙马的眼眸瞬间圆睁,它的天赋力量也是随着爆发出来,这一人一马的力量配合得极为默契,仿佛为了这一刻已经演练了千万遍一般。

  半空中那巨大的身影摇曳着,似乎是想要暂避锋锐。

  然而,就在它的身影开始飘荡之时,却是突兀地一顿。

  时间力量,这就是白龙马的时间天赋,在这一刻将那巨大身影硬生生地定住了。

  随后,龙枪所释放的能量恰好到达,那条龙枪之魄所化的金色巨龙冲入黑影体内,庞大的力量爆发,顿时将这黑色身影生生炸开。

  这是龙强之魄的冲击,虽说炸开的并不是阴面气运之子的真身,但对它所造成的冲击,也肯定是非同寻常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城市中的另一片区域天空中,却是涌现出更多的黑色能量,重新在那一片区域中凝聚成新的巨大黑影。

  “呵呵,你们还不明白么。这儿是我的主场,你们是杀不死我的。”那声音带着冷若冰霜的气息:“你们在这儿无论怎样努力,都是白白地浪费力气。最终获胜的,唯有我……伟大的世界之主!”

  白龙马甩了一下大脑袋,动作中似乎有着一丝的犹豫。

  于灵贺轻笑一声,轻轻地拍着白龙马,道:“小白龙,信我么?”

  白龙马毫不犹豫地点着大脑袋,于灵贺则是傲然道:“既然信我,那就继续吧!”

  长嘶一声,白龙马陡然间恢复了全部的信心,重新变得斗志昂扬起来。

  于灵贺高举龙枪,白龙马双目炯炯,龙枪之魄和时间天赋再度释放。

  “轰……”

  阴面气运之子所凝聚的庞大身躯再度崩散,可是,对于能够凝聚周围一切能量的它来说,这一切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仅仅是片刻间,又是一个巨大阴影成形。

  于是,崩裂、凝聚、崩裂、凝聚……这样的变化周而复始,仿佛可以持续到永远。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凝聚,当于灵贺和白龙马所释放的力量终于无法将那黑气碎裂之时,阴面气运之子得意的笑声传遍了全城。

  “哈哈,你们终于承认失败了么?胜利,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于灵贺长长地喘着气,突然笑道:“是么,你真的如此确定?”

  “哼,死到临头,还要嘴硬!”

  一股股浓烈的黑雾逐渐上涌,眼看就要将整片天空全部笼罩之时,那黑雾却是陡然间剧烈地翻涌了起来。惊恐而不可思议的声音再度响起:“你,你究竟干了什么?”

  (未完待续。)(http://www.shengyan.org/book/58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