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祖(苍天白鹤) > 第626章 信仰傀儡

第626章 信仰傀儡

  在一片残砖瓦砾之中,于灵贺和白龙马竟然看到了众多尸首。

  没错,就是诸多属于人族的尸首。而且,这些尸首远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已经干瘪如僵尸一般。这些尸首,在那建筑物倒塌之前,都是一具具拥有生命的血肉之躯。

  但是此刻,在于灵贺的攻击之下,建筑物倒塌。于是,那些人就在房屋中被生生地压死了。

  这鲜血淋漓的场面,看得人触目惊心。

  于灵贺和白龙马都是见过大场面之人,数十条生灵的死亡在他们的眼中并不算什么天翻地覆的大事。

  可是,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这些人是如何存在于此的。

  他们突破光罩,进入影城之内,已经使用精神力量感应过了。在这里,并没有什么活着生灵的气息。也即是说,在光罩之外看到的人影,都是通过某种幻术展现出来的手段。

  所以,于灵贺才会毫无忌惮地出手攻击城中的建筑物。

  但是,他们都未曾想到过。在这些建筑物中并不是空无一物,而是依旧有着鲜活生命的存在。

  只是,当于灵贺和白龙马再度使用精神力量扫描之时,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幻术么?”于灵贺喃喃地说着,但他立即摇了摇头,以他此时的实力,在有了防备之后,就算是以精神力量见长的薨墨,也休想对他进行迷惑了。

  所以,下方那一片血肉绝对是真实的生命体。

  “走!”随着于灵贺的一声轻喝,白龙马长嘶一声,背上双翼展动,片刻间便已经来到了这间倒塌建筑物之上。

  越是靠近此地,于灵贺就愈发地能够感受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这些人确确实实是刚刚死去的生灵。

  一道嗡鸣声突兀的响了起来,这声音也不知道来自何方,仿佛是从九幽之地上升。

  “杀我人族,该死!”

  “杀我人族,该死!”

  那嗡鸣声化作雷霆之音,在附近的空间响起,甚至于引起了空间力量的震荡。

  这声音直指人心,仿佛这些刚死之人的魂魄凝聚,指着于灵贺破空大骂。

  然而,于灵贺却是稳若泰山,毫不为之所动。他手持龙枪,在白龙马身上,就好似一座巍峨巨山,无论那风声呼啸多么浓烈,都休想动摇根基。

  霍然,于灵贺伸手,那龙枪高高举起,绽放出强烈至耀眼之光芒。这光芒如此盛况,仿佛能够照耀一切黑暗。

  顿时,原本呼啸的嗡鸣声就此消声灭迹,就好从未出现过一般。

  于灵贺的脸上没有半点悲喜之色,他低头,目光在众人的残躯上瞥过,将心中的那份悲恸深深地掩埋了下去。

  此时此刻,哪怕他真的杀错了,也是不能流露出半点惧意和后悔。

  哪怕明知道前方有着一座血海,若是想要破海而出,就要手染鲜血,他也不能有半点的退意。

  这是一条早就铺好的道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就是向前,向前,再向前,直至冲破一切黑暗,看到胜利的光芒。

  而在这一条路上,无论有多少牺牲,多少牵挂,他也没有回头张望一眼的资格。

  这,就是宿命,他和白龙马的宿命。

  仿佛是感应到了于灵贺心中的不忿,白龙马突地长嘶一声,铁蹄扬起,瞬间就冲入了附近的另一个建筑物之中。

  这是一座酒楼,若是在酒楼之外,他们根本就感应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但是,当他们冲入其中之后,才发现,酒楼之内,竟然是高朋满座。无论是座位上的客人,跑堂的小二,还是柜台上的账房,都是用着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确实,如果自己正在酒楼中用餐之时,突然跑进来一个骑马持枪的家伙,估计也会心存疑惑的吧。

  于灵贺目光一转,将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底。他的心中竟然也不知道是何感觉。

  原来,影城中的人真的活着,只是因为某种力量的束缚,遮挡了他们存在的气息。

  如果这些人活着,那么他所认识的蔚然,蔚宣洋等人呢?他们是否也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且日夜期盼着得到拯救呢?

  于灵贺的心,又一次变得火热了起来。

  轻轻地一夹马腹,白龙马立即领会了他的意思,身形闪动间离开了酒楼。

  于灵贺手中龙枪一指城主府,正待让白龙马直捣黄龙之时,心中却是突兀地闪过了一个念头。

  他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酒楼中众人的反应似乎有些奇怪啊。虽说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族,无论是生命特征还是灵魂波动都无法作假,但于灵贺愣是觉得,这其中有着不合时宜的地方。

  白龙马与他心灵相通,身在半空陡然掉头,又一次地冲入了酒楼之内。

  此时,酒楼内依旧是这些人,但是与适才仿佛吓傻了一般不同,他们此刻已经站了起来,并且同时朝着一个方向跪拜行礼。

  他们的神情和目光虔诚无比,身上自然而然地涌起了强烈的信仰力量。

  于灵贺对于神灵并不陌生,只要一看就知道这些信徒身上的信仰力量坚定无比,他们每一个人所释放的信仰之力都堪比一位狂信教徒了。

  人族相信神灵,祭拜神灵,其实只是一个仪式而已。

  哪怕是百人之中,也未必能够出现一位真正的狂教徒。一般而言,虽然人们并不否认神灵的存在,但若是神灵无法给他们带来切身的利益,那么真正信仰神灵的,毕竟只是极少数的一部分而已。

  可是,此地的人们却大大的超出了这个概率,每一个拜倒在地的人身份都不尽相同。但是,他们的虔诚却仿佛是从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般,都达到了狂信徒的标准。

  看着这些拼命跪拜,口中吟诵着的人们,于灵贺的心中一片冰凉,就好似掉入了一个万丈深渊之中,而这个深渊内更是寒意浓郁,冷得人浑身发抖。

  霍然,那些正在跪拜的人们抬起了头,他们慢慢地转过了身子,用着目光锁定了于灵贺。

  这些人中虽然也有着武者,但等阶低微,最多就是信徒罢了。在此时于灵贺的眼中,根本就不足为道。可是,被这些人用着异样的目光盯着,就连于灵贺都有着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似乎,这一刻根本就不是他们在看着自己,而是某一位强大的存在,透过了他的眼眸凝视着自己。

  于灵贺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缓缓地道:“阴面气运之子。”

  他知道,造成这样恐怖后果的,也唯有那一位了。

  “你,杀我人族,该死!”

  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上前,手指于灵贺,怒骂一声,随后就这样直接地扑了上去,看他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是与于灵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要将他撕成碎片。

  然而,于灵贺可以肯定,片刻之前,他们从未照过面。

  “你,杀我人族,该死!”

  一连片的声音从这些人的口中响起,他们脸上那虔诚平和的模样瞬间变得如同火山爆发一样,他们蜂拥而起,他们的眼神狂热而无悔,他们的口中大声地呼喊着,他们奋不顾身地前进,朝着于灵贺冲去。

  在这一刻,哪怕是再孱弱的人也会变成无所畏惧的勇士,他们的信仰成为了他们狂热的最大动力。

  于灵贺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悲哀之色。

  这些人族,他们确实还活着。但是,他们与已经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们已经变成了狂信徒,那种为了信仰可以忘却一切,牺牲一切的狂信徒。只要是他们的信仰一个命令,就可以让这些平日里如同羔羊一般的人爆发出狂热的情绪,并且做出连最残暴的凶手也无法做出来的疯狂之事。

  他们的身体虽然活着,他们的灵魂虽然存在。但是,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而是一具具为了信仰而活着的行尸走肉了。

  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于灵贺手中龙枪微微一抖。

  一股股灼热而强大的光芒从龙枪中****而出,这每一道光都代表了一股毁灭的力量。

  下一刻,所有的光芒都准确地穿透了一个人的咽喉要害之处。

  酒楼中仿佛是安静了一下,所有的喧哗声,咆哮声都在这一刻有了霎那的停顿。

  随后,那些被贯穿了喉咙,已经是失去了力气的人们就相继倒下,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站起来了。无论是普通的人族,还是信徒级的修者,都被这仿佛是天外飞来的一枪夺去了生命。

  白龙马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处酒楼。

  虽然这栋建筑物并没有坍塌,但里面的人心,却早已坍塌了。

  白龙马高高飞起,朝着城主府飞去。

  片刻之后,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城主府的上空。而从空中俯瞰而下,于灵贺立即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蔚然,影城之主。

  这位曾经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城主大人,正双手背负,静静地站在一处宅院之中。

  而这间宅院,他永远难以忘怀。

  因为这就是他居住过的院子,并且在这个院子里开始斗兽棋的推广和传扬。

  这里,是他真正起步的地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淡忘。

  (未完待续。)(http://www.shengyan.org/book/58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