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祖(苍天白鹤) > 第五十一章 真实目的

第五十一章 真实目的

        梅林深处,仇云埔轻哼一声,他手腕一抖,一颗如同水波般的圆球就已经跌落在地。当此物跌落之时,顿时化作了一滩白色液体,瞬间融入地面,消失不见了。

        仇安临的脸色微变,道:“小少爷,这窥探之眼……”

        仇云埔恨恨的说道:“那个该死的于灵贺,窥探之眼被他发现了。”

        “不可能。”仇安临倒抽了一口凉气,道:“小少爷,这可是窥探之眼啊,别说是一般居士了,就算是开眼强者,也未必能够感应到它的存在呢。”

        仇云埔重重的一跺脚,道:“或许是那小子运气好,正好瞧见窥探之光。哼,那家伙,竟敢毁了我千辛万苦才求到的窥探之眼,我,我……我要让他生不如死。”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怨毒之意。

        这窥探之眼虽然仅仅是这一类宝物中最低阶的存在,但是对于仇云埔来说,却已经是异常难得的至宝了。为了求得此物,他甚至于花费了大部分的积蓄,如今竟然被于灵贺窥破而自行毁灭,自然是让他怒火滔天了。

        当然,他绝对不会想到,如果不是他将窥探之眼放出去监视别人,那就不会被人看破了的道理。

        在他的心中,有着一个特殊的标准。我监视你、责骂你、批斗你都可以。但是,你绝不能违逆我,反抗我,否则的话,就是我的敌人。

        仇安临犹豫了一下,道:“小少爷,我们此行乃是为了沼泽地的那东西,现在失去了窥探之眼,只怕……”

        仇云埔怒哼一声,转头瞪了他一眼,道:“怕什么,我们不是还有帮手么。”他从腰间解下了一个袋子,轻轻的放在地上。

        仇安临的脸色大变,惊呼道:“小少爷,您要做什么?”

        “哼,那小子既然毁了我的宝物,自然要将他碎尸万段,方能削我心头之恨。”仇云埔恶狠狠的道:“你让开。”

        仇安临满脸苦笑,道:“小少爷,那小子既然在这里,什么时候报仇都行,但是在此地放出……它,只怕会对我们的行动造成更不利的影响啊。”

        仇云埔怒瞪了他一眼,道:“你太小看影狼一族了,放心吧,它一定能够完成任务,并且回到我们身边的。”

        看着一脸怨毒之色的仇云埔,仇安临无奈的轻叹一声,缓步退开。他的心中暗自后悔,随着这位小少爷来到明琮岛上,亲眼目睹他所做的那些荒唐事情,他对于这位小少爷已经是彻底的失望了。

        他自然能够看出,小少爷之所以监视于灵贺,那是因为羡慕妒忌恨的缘故。

        区区一段居士,竟然就能获得神恩眷顾,能够释放具现成像。而且,从于灵贺适才的表现来看,他所拥有的力量远远的超过了一位普通初阶居士。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仇云埔嫉恨交加,所以才会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于灵贺斩杀的。

        如此心胸狭隘,而且……犹如色鬼般的小少爷,日后肯定会惹出滔天大祸。

        现在的他,只求能够尽快完成任务回返影城。

        至于这位深受家族长辈宠爱的小少爷,谁愿意伺候谁就去伺候吧。

        仇云埔自然没有看出身边护卫的心思,他解开了口袋,轻轻一抖。

        下一刻,一道黑影陡然从袋中跳了出来,并且见风就长,仅仅一晃眼间,便已经从一团拳头大的黑影变成了一头与人比肩的黑色巨狼。

        这头巨狼的身体犹如一团迷雾,那睁开的双眼更是透着一丝令人心悸的寒芒。

        虽然仇云埔胆大包天,也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头巨狼,可是当他的视线与黑狼接触之时,却依旧是浑身僵硬。勉强扯动了一下嘴角,他强笑道:“狼魅大人,久违了。”

        巨狼冷冷的看着他,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突地开口,道:“这里,并不是沼泽之地。”

        仇云埔连忙道:“狼魅大人,此地距离沼泽之地并不遥远,就在那处。”他伸手点了一个方向,小心翼翼的解释道:“以您的实力,只要半个时辰,就能够深入沼泽地中心区域了。”

        巨狼那双凶戾的眼睛微微一眯,道:“既然未到沼泽地中心区,你为何放我出来,莫非遇到了什么难事?”

        仇云埔连连点头,道:“正是。”他停顿了一下,道:“大人,在下发现,此次有两人同行,他们的目的地与我等一模一样,如果不能将他们提前解决,那我们在办事之时,肯定会受到他们的侵扰。”他一脸正容,指着地上破碎的窥探之眼,道:“在下使用窥探之眼监视他们,却被他们发觉,导致窥探之眼破裂。而如今,我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在下无奈,才会提前请大人出面。”

        不远处的仇安临低下了脑袋,心中却是暗自惊骇。

        小少爷虽然口中胡编乱造,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条理分明。如果他不是亲眼所见,只怕也会相信这一番说辞了。

        小少爷虽然修为不行,但在家中却还是颇为受宠,看来与这人前背后的说法方式有着很大关系呢。

        不过,越是如此,仇安临的心中就愈发的打定了主意,要远离小少爷,绝不与他厮混一起。

        巨狼冷冷的道:“那两个是什么人?”

        仇云埔肃然道:“一个叫做于灵贺,是低阶一段的神恩居士,另一个叫做沈晟,是一位高阶八段神恩居士。大人,您可要小心了。”

        巨狼不屑的嘴角一撇,道:“原来是两名神恩居士,确实有些麻烦。但既然本座出手,那就不是麻烦了。”它的身体微微摇曳,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你们两个,先进入沼泽地区,本座自然会去寻觅你们。”

        说罢,它已经是化作了一道黑影,窜入了丛林之内。

        仇云埔豁然低声叫道:“大人,此地乃是梅林,切勿滥杀引起注意。”

        “聒噪。”

        冷冷的声音从远处响起,虽然那声音听似不高,但却如同铁锤一般在仇云埔的耳中响起。

        他轻哼一声,竟然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过他立即站定,眼眸中闪动着一丝怨毒之色。

        在巨狼的面前,他显得毕恭毕敬,可是一转背之后,他就流露出了这等神色,让仇安临看得愈发心惊。不过,他也是真正的老江湖一枚,无论心中如何感慨,脸上都是不动声色。

        两人低声讨论几句,竟然就离开了梅林,朝着沼泽中心区域行去。

        那沼泽之地,乃是给中阶以上居士准备的狩猎之地,但他们两人却是毫不在意的踏足其中。

        若是让岛上四大家族强者知晓此事,绝对不会再画蛇添足的搞一个什么低阶居士梅林行的活动了。

        ※※※※

        于灵贺和沈晟在梅林中缓步而行,他们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可是在于灵贺的带路之下,任何大型猎物都无法逃过他的耳目追踪。

        沈晟对于灵贺此刻所表达出来的热情极为好奇和不解,虽然能够参加狩猎,对于居士本身就是一种肯定,所有人都会在狩猎中竭尽全力的去获得最好成绩。可是,于灵贺做的却有些过分了。

        他的精神仿佛是处于一种极度的亢奋之中,哪怕是奔行了如此之久,早已猎杀了数只猛兽,但他却没有一点儿疲惫和想要歇息的感觉。

        身形一晃,沈晟已经挡在了于灵贺的面前,他正容道:“灵贺,你应该休息一会了。”

        于灵贺一怔,他苦笑一声,道:“沈大哥,我想要获得此次狩猎初阶组的头名,所以不敢放松啊。”

        沈晟双目一瞪,道:“哼,就算你想要抢夺头名,也不能不停不歇,一直狩猎下去吧。”他停顿了一下,道:“还有,我们也应该关注一下仇云埔的下落,如果他已经进入了沼泽,那么你在这里杀再多的猛兽也比不上人家的。”

        沼泽之地危机重重,其中不乏妖兽存在。如果仇云埔猎杀了妖兽,那么死在于灵贺手下的猛兽数量再多,也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于灵贺的双目微亮,道:“他会进入沼泽地带么?”

        沈晟苦笑一声,道:“我怎么知道。”顿了顿,他又道:“不过,如果他们进入沼泽,徐家应该会发出通知的。”

        他们临行之前,都被神眼照耀过。

        虽然此刻滞留在神殿内的各位主持无法看到他们的具体情况,但是因为神眼的关系,所以能够知晓他们大致的方位。

        当然,神眼力量有限,若是进入沼泽中心区域,那就无法显示了。

        可是,只要仇云埔和仇安临离开梅林,进入沼泽,那就绝对瞒不过神殿的几位主持。

        “咦……”

        沈晟的脸色突地一变,他伸手在腰间一抹,顿时取出了一物,那是一片小小的方玉,此刻玉上闪烁着一抹淡淡的光泽。

        他苦笑一声,无奈的道:“那小子,真的进入沼泽了。”

        言语之间,他带了一丝淡淡的不屑。

        还以为仇家小公子是怎样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也只不过是一个仗势欺人的无赖之辈。

        以他初阶三段的修为,孤身一人怎敢进入沼泽,都是因为仇安临的关系。所以才让他有着这个胆魄吧。

        沈晟抬头,轻轻的拍了拍于灵贺的肩膀,笑道:“走,我们也去沼泽。”

        ps:转眼又是周六,好快,求推荐啊!

        ...(http://www.shengyan.org/book/58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