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祖(苍天白鹤) > 第十九章 较技场

第十九章 较技场

        空地上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先是一怔,随后都用着讥讽的目光看向于灵贺,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态度。

        豁然,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一个小毛孩子,有什么战斗力。上了战场之后,非但杀不了妖兽,反而需要队友照料。哼,你们想要赚取战功本人管不着,但若是连累了先锋营兄弟的性命,那么老子先一巴掌将你扇死算了。”

        “好。”

        众人轰然叫好,那声音极为热烈喧闹。

        于灵贺眉头大皱,他心中暗骂,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主事,竟然将自己派遣到这个鬼地方来。不过,在上一世,他曾经服过兵役,知道面对这些最基层的大头兵之时,你根本就不可能与他们讲道理。

        哪怕你讲的天花乱坠,它们也是无动于衷。而唯一能够让他们对你表现出恭顺的方法,就是要展现出比他们更强的力量。

        虽然于灵贺掌握星力没多久,但他却是一位神恩居士,能够具现成像。所以,纵然见到这些人气势汹汹,心中却也有底,并未太过慌乱。

        团团看了一圈,于灵贺陡然高声道:“这位大人,不知道如何称呼。”

        那大汉裂开了嘴,笑道:“怎么,知道老子的姓名之后想报复么?嘿嘿,只怕你没那个能力。”他豪气干云的道:“听好了,老子齐涛,先锋营百人长都头。现在是七段神恩居士,你的哪个长辈或是爪牙想要找老子的麻烦,就过来吧。”

        于灵贺微微一笑,道:“都头多心了。”他平静的道:“在下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不知怎样才能让都头满意。”

        他的这个表现大出此地众人意外,在他们想来,既然这小子是来混军功的,那么遇到事情,就应该由家中长辈出面摆平才对。

        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证明实力么?这似乎与一般的纨绔多少有些不同啊。

        齐涛双目微微眯了起来,陡然笑道:“好小子,你打错算盘了。”他大笑道:“我们这儿是先锋营,是军中真正的精锐之营,想要进入,起码四段星居士。嘿,在这里,你找不到对手的。”

        于灵贺的心中微微一松,如果这时候让他与齐涛做对手,那么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毫无悬念的被打成猪头。但是,如果换做一个四段的普通星居士,那结果就不好说了。

        轻笑一声,于灵贺道:“在下愿意一试。”

        齐涛双眉微微一挑,仿佛是有些着恼了,他怒哼一声,突地叫道:“蒲庙林,你小子死哪里去了。”

        “来了……”

        随着一道长吼,一人如同烈马般的狂奔而至。

        这也是一位身体高大魁梧的壮汉,他身上的肌肉如同小疙瘩般的快快凸起,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爆发性的力量,让人有着一种野性难驯的感觉。

        齐涛一指这大汉,道:“这是本都头麾下四段居士蒲庙林,小子,你若是能够赢得了……不,你若是能够在他的手下坚持百合,老子就认可你了。”

        旁观众军士先是一愣,随后唯恐天下不乱似的大声呼啸了起来。

        蒲庙林莫名其妙的看着于灵贺,他一脸的难色,道:“大人,这,这是个小孩子啊。”

        于灵贺的脸色一黑,他的这具身体好歹也有十四、五岁了,虽然以前不能修炼积蓄星力,而且运动不够,所有比起同龄人来看,要稍小了一点。但无论如何也无法与小孩子扯上关系啊。

        众多军士更是哄堂大笑,其中夹杂着许多幸灾乐祸的嘲讽声。

        齐涛脸色一扳,道:“蒲庙林,这是军令,执行。”

        “是。”蒲庙林大吼一声,他神情一凝,竟然是立即进入了战斗状态,一股子悍勇之极的气息顿时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

        然而,就在此刻,又是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这里打不得。”

        欢呼声顿时为之一窒,众人悻悻的朝着某个地方看了过去,但却没有人敢反驳。可见说话之人在这里具有极高的地位,并且深得人心。

        齐涛大怒,叫道:“张奎,你是不是皮痒了,要老子为你松松骨么?”

        一个体形修长的男子从另一口大锅前走了出来,他一副懒散怠惫的模样,道:“齐涛,你这笨蛋,自己头脑简单也就罢了,可不要害人啊。”

        齐涛勃然大怒,他一跃而起,跳到了张奎面前,叫道:“你说什么?”

        然而,张奎对他这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似乎早就是习以为常了。他嘿嘿一笑,道:“齐涛,你这混蛋,难道忘记军营中的铁律,不得随意打架斗殴了?嘿嘿,你是百人长都头,军主不会罚你,但蒲庙林却要被你祸害了。”

        齐涛顿时就是膛目结舌,他一拍脑门,笑道:“不错,还好你提醒我了。”他转身,大声道:“那小子,你有胆量去较技场么?”

        于灵贺面不改色,缓缓的道:“悉听尊便。”

        他这份坦然的态度倒也让众人有着几分好感,就连齐涛也是忍不住有些另眼相看了。

        他点着头,道:“蒲庙林,等会揍他的时候,手下留点情,别真打伤了人家。”

        如果于灵贺始终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他肯定不会吩咐蒲庙林留手,但这半大小子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倒是十分合他胃口。此刻一眼看过去,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厌恶。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他们来到了营中较技场。

        这里,有着一个巨大的圆形擂台,于灵贺和蒲庙林登台之后,齐涛站在两人中间,他挥舞着双手,朝着台下高声叫道:“兄弟们,告诉我,登上较技场,要做什么?”

        “打倒对手。”

        如同山崩海啸般的声音从众多军士的口中爆发了出来。

        对于这些血气方刚,根本就闲不住的壮汉们来说,这种热血沸腾的较技场战斗无疑能够最大限度的鼓起他们的情绪。

        虽然此刻场上两人的体型看上去相差极远,但那瘦小之人却有着一个神恩居士的头衔,那就足以让人另眼相看了。

        齐涛转头,看着他们两人,大笑道:“你们听到了,不要有所忌惮,只要能够打倒对手就行了。”他停顿了一下,对着于灵贺道:“如果你觉得打不过,可以出言认输,我就阻止比武了。”

        于灵贺嘴角一撇,但却是微微点头。

        场下,张奎那不怀好意的声音突地响起。

        “各位兄弟,下注了,下注了。”他的声音响亮的连较技场上的两个人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那小个子兄弟是新来的神恩居士,神恩居士啊,可是得蒙神恩,能够具现成像的啊。买他赢的一赔二。”

        擂台上两个人的脸皮都是抽搐了几下,蒲庙林是敢怒不敢言,而于灵贺却是哑然失笑,自己竟然成为其他人谋财的工具了。

        齐涛的眼眸一亮,叫道:“张奎,蒲庙林呢,他赢了多少。”

        张奎一怔,犹豫了一下,道:“十赔一。”

        这句话一出,顿时引来了一片责骂声,就连于灵贺都忍不住在心中咒骂起来。

        “好,我押蒲庙林十两银子。”齐涛高声叫道。

        “我押二两。”

        “三两。”

        “一两。”

        一时间,押蒲庙林的声音此起彼伏,而根本就无人看好于灵贺。

        虽然于灵贺的头上顶了个神恩居士的名头,但是在先锋营的却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他们见多识广,也知道神恩居士和一般星居士之间的区别。

        如果于灵贺是一位三段,哪怕是一位二段神恩居士,情况也不至于一面倒了。

        但他却偏生是一个一段神恩居士,这样的段位,纵然在神恩眷顾之下能够具现成像,但所释放的威力却是相当有限。而且,在具现过程中更不知道要积蓄多久的时间,擂台战上,战机稍纵即逝,哪里有时间让他慢慢积蓄。

        只怕还没有等他积蓄力量完毕,就已经被蒲庙林打得爹妈都认不出来了。

        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人看好于灵贺,更不会在他的身上浪费钱财。

        张奎苦着一张脸,心中暗自叫苦,这一下可要亏大了。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洪亮的声音却是突兀响起:“我押一百两,赌于灵贺。”

        所有的喧哗声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讶然看去。

        不知何时,圈子里多了两个人,一个身材修长,却是从未谋面。而另一人满脸怒气,正是军主姜晶昌。

        在见到军主之后,哪怕是强悍如齐涛和张奎都是惴惴不安了起来。

        姜晶昌一步踏前,他扯开了喉咙,正要大肆发威之时,沈晟却是一把拉住了他,笑道:“姜兄,我们既然到了前锋营,那就是营中兄弟。既然大家想要开心一下,你又何必阻扰呢。”

        姜晶昌一怔,他低声道:“沈兄,这可是较技场啊。”

        沈晟哑然失笑,道:“小弟当过兵,知道轻重。”他朝着台上于灵贺做了个手势,高声道:“灵贺,放手去做,加油。”

        于灵贺的双目炯炯,他重重一点头,向对面蒲庙林抱拳行礼,道:“请……”

        ps:今儿周六,后天就是周一,白鹤预定下周的推荐票哦^_^

        ;(http://www.shengyan.org/book/58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