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祖(苍天白鹤) > 第四章 鼠之星力

第四章 鼠之星力

        不知为何,当于灵贺的目光投注到斗兽棋之上的时候,其余物品顿时慢慢的远去,直至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虽然他知道这些东西全部存在,但就是再也无法得见了。

        在这个神奇的空间内,于灵贺手持斗兽棋,一脸的莫名其妙。

        不过,无论换作任何人与他易地相处,只怕都会是同样的表情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于灵贺的精神意念终于从这个神秘空间退了出去,并且重新依附到这具肉体之上。

        他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感受到身体似乎变得不同了。

        这种感觉十分的古怪,就像是以前身上裹着厚厚的大棉袄,无论他想要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都十分的困难和别扭。但是此刻,那件与生俱来的大棉袄却已经不见了,或者说,一种束搏着他的力量奇迹般的消失了。

        于灵贺站了起来,他伸手踢腿,活动了半响,虽然本身的力量并没有变大,动作也没有变得更加敏捷,但他就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确实是不同了。

        于紫鸢是修炼星力的天才,尚且年幼之时,就能够自行引动星力入体,并且得到了神恩眷恋,从此进步如飞。而正是因此,所以她才能够在小小年纪之时,就撑起了这个家庭。

        做为一位天才的弟弟,于灵贺对于如何修炼星力并不陌生。

        无论是他的姐姐,还是沈晟都曾经对他寄予了极大的希望,将如何引动吸纳星力的方法尽心竭力的传授给他。但是,任谁也想不到的是,于灵贺虽然能够感应到星力的存在,但不管怎样努力都做不到星力入体,更谈不上沉淀积累了。

        无数次尝试失败之后,就算是再不情愿和不相信,他们也找到了其中原因。

        于灵贺体内经脉天生堵塞,根本就容不得星力通行。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普通人家身上,自然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因为人类中能够修炼星力的人数量极少,数十人中能够有一个就算是相当的不错了。

        可是,做为于紫鸢的弟弟,那就完全不同了。

        或许,于灵贺就是因为无法承受这件事情的打击,才会变得日益消沉,最终在姐姐失踪,恶霸欺凌的情况下,主动选择逃避,并且最终让他这个外来者占据了肉体的主导权吧。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测,而更主要的是,从那一日开始,他就是于灵贺了。

        所有的回忆在脑海中犹如走马观花般的一一闪现而过,慢慢的,于灵贺收敛心神,细细的感应着身周的一切。

        在这个世界中,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据于灵贺所得到的知识,这些力量来自于星空中无数的神灵。每一位神灵都是慷慨大方,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们将自己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投入到世界之中,供人们吸收和修炼,让他们获得无以伦比的力量。

        如果他与某位神灵有缘,那么就能够感应到这位神灵的存在,并且在意识海内进行观想。在观想途中,能够吸纳星力,在体内慢慢淬炼,最终消化吸收,变成自己的力量。

        虽然于灵贺对这样的说法很是不屑一顾,但他若是想要获得足够强大的,能够保护姐姐的力量,那么就必须要完成接下来的一步。

        感应并观想某位神灵,并且吸纳星力入体,不断壮大。

        如果有一日,他的星力能够超过姐姐,才能够真正的做她的保护神。

        片刻之后,于灵贺顿时感应到了那无尽虚空中所弥漫着的无穷力量。这种感觉并不奇怪,于灵贺此前每次尝试之时,都能够感应到这神奇一幕。

        但是,能够感应是一回事,能否将之吸收入体,并且沉淀积累,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此前,每当于灵贺想要尝试这样做的时候,都会浑身疼痛,难以忍受。哪怕他咬紧牙关,坚持努力,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一般无二,那就是当场昏迷过去。

        不过这一次应该有所不同了,服用了星髓丹之后,他的经脉通畅,那种卸包袱的感觉又是如此明显。所以,他对自己此次吸纳星力充满了信心。

        虚空中,那力量种类无穷无尽,数之不尽,竟然让于灵贺有着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于灵贺仔细的感应片刻,终于选定了某一种星力,因为在众多的星力之中,这种星力无疑是最粗大的。

        虽然于灵贺并不知道这是哪一位神灵施舍的力量,但只要是最强大的那就足够了。

        仿佛是在回应着他的召唤一般,那一缕星力顿时朝着他的身体涌动而来。仅仅片刻之间,这星力就冲到了他的身体之上。

        于灵贺立即变得紧张了起来,此前他有过无数次经验,每当这个时候,星力就都在他的身周徘徊,始终不肯再前进半步。虽然他明知道服用了星髓丹之后,肯定会有区别,但事到临头,心中却依旧忐忑。

        终于,那星力来到了身体上,这一次,星力稍稍的停顿了一下之后,终于没有再度离开,而是缓缓的进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于灵贺心上的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如果不是在修炼的话,他早就是放声狂笑起来了。

        他如饥似渴般的吸纳着星力,巴不得将虚空中所有的星力都纳为己用。

        可是,仅仅片刻之后,他就隐隐的觉得不对了。

        虽然他竭力的吸纳,但那速度却也未免太慢了一点吧。这并不说他吸纳星力的速度不够快,而是因为绝大多数的星力都白白的浪费了。如果仅有这一点儿星力能够被吸纳入体的话,那么他想要达到姐姐那般程度,真不知道要哪个猴年马月才有可能呢。

        他听姐姐和沈晟大哥闲谈之时聊过,星力的积累有着两个非常重要的指标。

        其一就是吸纳入体的速度,不过这一点在修炼之初差距并不会太大。而第二个重要指标,就是星力被经脉吸纳的比例。如果绝大部分入体的星力都不能被经脉吸纳的话,那么此人纵然能够修炼,日后的成就也将十分有限。

        一般拥有资质之人,入体的星力都能够被经脉接纳三成以上。而如同于紫鸢这等天才绝顶的人物,更是能够将这个效率达到七成、甚至于是八成,九成之多。

        可是,根据于灵贺的观察,那些入体星力能够通过经脉的,最多不会超过一成。

        这个发现和认知就像是一盆凉水当头浇下,让于灵贺满腔的热情瞬间熄灭。

        他确实能够吸纳星力入体,但是就凭这样的修炼速度,那是拍马也赶不及啊。

        源源不绝的星力进入身体,绝大多数从身体内重新流淌而出,仅有极少一部分进入经脉。这些力量在经脉内流淌一遍之后慢慢的沉淀,并且积蓄起来。于灵贺有着一种感觉,那就是当这些力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会发生某种神奇的事情。

        但,就凭这种沉淀积累的速度,就连于灵贺都不敢说,自己何时能够达到变异的那一日。

        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于灵贺与这位神灵之间并无缘分,或者说,这位神灵看不上于灵贺的身体素质,所以别说是观想神灵了,就连吸纳它的星力都困难重重。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于灵贺再度变得垂头丧气起来。

        此刻的他,终于是彻底的体悟到了这具身体原主人的那种无奈心情。而且,因为突然有了新的希望,紧接着希望破灭,这样给他带来的打击就愈发的大了许多。

        如果此刻这具肉体的灵魂依旧是原来的那位,此时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彻底放弃希望,从此沉沦下去。

        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于灵贺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无数画面,自从父母意外过世之后,于紫鸢就以一介童子之身撑起了这个家。人人都说她是修炼天才,是神灵恩宠之人。但是,唯有她的弟弟才知道,于紫鸢为了维护这个家,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星髓丹,此物之珍贵,对于他们这类人来说,堪称无以伦比。

        为了得到此物,天知道于紫鸢做出了何等的牺牲。

        一想到于紫鸢偶然流露出来的那种令人心悸的笑容,他的心就莫名的紧张和激动起来。

        这种感情,源自于这具身体的本来主人,但是不知为何,却被于灵贺完全的承接了下来。

        不,我要变强!

        从他的心底,突地发起了一道来自于灵魂的强烈呐喊。

        我要变强,我不要再被姐姐保护,我要保护姐姐。

        这道呐喊声越来越强,越来越响。原本仅有一道声音,但是慢慢的,就多了于灵贺的声音,然后,这两道声音越来越整齐,并且最终变成一道,再也没有任何的分歧了。

        两种灵魂,似乎因为同样的愿望,而终于在这一刻融合为一了。

        与此同时,于灵贺脑海中的某一处,那斗兽棋慢慢的打开了,其中一颗棋子像是响应着他们的呼唤,从而释放出了一丝丝的奇异力量。

        虚空中,某一种星力顿时开始翻腾起来,它们犹如翻江倒海般的冲入了于灵贺的体内,这些星力并没有通过经脉,而是直接在他的身体内沉淀了下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星力凝聚,于灵贺脑海中的那颗棋子也是逐渐的明显起来。

        终于,当星力积蓄到一定程度之时,那棋子终于彻底的点亮了。

        一只活灵活现的老鼠就这样出现在于灵贺的脑海中,那老鼠的模样惟妙惟肖,就仿佛是与真的一般无二。

        ps:恳求各位书友援助啊!

        ;(http://www.shengyan.org/book/58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