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祖(苍天白鹤) > 第三章 一副斗兽棋

第三章 一副斗兽棋

        人群逐渐散去,当最后一位也离开之后,福伯将大门关闭。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推门而入,顿时看到于灵贺已经从床上爬起,正张头张脑的向外观望。

        苦笑一声,福伯道:“于公子,你在做什么啊。”

        于灵贺扰了扰头皮,略微有些尴尬的道:“福伯,我不想应付那些人。”

        其实,他上一世为人也仅有二十余岁罢了,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远未曾被社会上的众多无奈和黑暗麻痹了神经。所以,此刻既然看透了周围邻居对他的态度,自然不会再刻意讨好了。

        福伯摇着头,叹道:“于公子,人生在世不称意之事十有八九,再说趋吉避凶也是小人物的本能,你也不用太苛责他们了。”

        于灵贺连连点头,但这道路究竟是否听进去了,那就唯有天知道了。

        踏前一步,于灵贺突然向着福伯深深的一躬到地,道:“多谢福伯援手之恩。”

        福伯一怔,他一个箭步上前,那速度之快哪里还有半分苍老的感觉。双手一托,于灵贺顿时身不由己的被扶了起来。

        “哎呦,于公子,你这是想要干什么啊,真正折煞老朽了。”

        于灵贺正容道:“福伯,适才也唯有您是对我真心好,并且愿意为我出头。小子虽然年幼,但也并非不识好歹之人,您的这份恩情,小子记住了。”

        福伯的眼皮子哆嗦了几下,心中极为纳闷。

        于公子昨日挨打之后,今天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原先优柔寡断,什么事情也拿不定主意的小家伙,怎么突然间变得如此果断开朗了。

        莫非,被人狠揍一顿之后,真的会发生性格上的改变么。

        于灵贺行礼之后,他转身进入内屋,自顾自的开始准备伙食起来。

        虽然姐姐一直将他照料的很好,但是因为时常外出试炼的关系,所以于灵贺倒也学得一手不弱的厨艺呢。

        只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虽然他施展出全部的手段,烹制了一大桌美味佳肴,但是真正享受的,却也仅有他和福伯两人罢了。

        前往城主府赴宴的姐姐于紫鸢和沈晟两人彻夜未归,被城主留宿了。

        带着一丝遗憾,于灵贺洗刷完毕,上床睡觉。在当夜里,他翻来覆去难以成眠,而且,当他好不容易睡着之后,脑海中却是再度浮现出了文具店中的重重杂货物品。他想要伸手去抓,但无论如何使劲,都是一无所获。

        不过,于灵贺就是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他咬牙切齿,全力以赴。

        终于,他的手指堪堪的碰到了一物,大喜过望之下,他整个身体都扑了过去,而在他的前方,却是突然间多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吓得他大叫一声,就此醒来。

        “小弟,你做噩梦了。”一道极为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的响了起来。

        于灵贺瞪圆了眼睛,顿时看到了一张熟悉且又陌生的脸庞。

        于紫鸢微微的眯着眼睛,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庞上带着让人沉醉的笑容,她的手中拿着一张散发着女儿家体香的秀帕,轻轻的在于灵贺的额头上擦过。口中轻声说道:“小弟,你不要怕,姐姐回来了,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于灵贺呆呆的看着于紫鸢,不知为何,他的心底就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激动,这分明不是他的情绪,但是他的身体却做出了最为真实的反应。

        “哇……”于灵贺陡然大叫一声,伏在于紫鸢的怀中,放声痛哭起来。

        于紫鸢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脊,默默的安慰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于灵贺终于是收住了眼泪,他抹着狼狈不堪的面容,不好意思的道:“姐姐,对不起,弄脏你的衣服了。”

        他心中极为羞愧,真不知道这具身体是怎么回事,竟然做出这般没有下限的事情来。

        然而,于紫鸢却是再度轻轻搂住了他,笑道:“你是我弟弟,唯一的弟弟,在我身上哭一通又怕什么。”她轻叹一声,道:“都是姐姐不好,为了完成城主下达的任务,所以深入沼泽,足足半年之后才找到退路。这半年……苦了你啦。”

        于灵贺连连摇头,伸手与她紧紧相拥,心中一片满足。

        许久之后,于紫鸢伸手,轻轻的将他扯了起来,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小弟,你看这是什么?”她手腕一翻,已经取出一个瓷瓶。轻轻揭开瓶盖,顿时一股香气弥漫扑鼻而来。

        于灵贺眨着两眼,他虽然知道此物肯定是极为珍贵,但却苦于一无所知。

        于紫鸢笑眯眯的道:“小弟,你还记得自己为何不能修炼星力么。”

        于灵贺一怔,无数记忆顿时涌入心头。

        在这个奇异的世界中,唯有那些能够修炼星力之人才能够受人尊崇。于紫鸢就是因为从小表现出了这方面的天赋,所以才能以一介女流之身撑起这个家。而他小时候虽然也对星力极为向往,但他的经脉却是天生堵塞,根本就不容星力流淌,更不用说什么积蓄沉淀了。

        当然,这个问题也并非不能解决。可是,哪怕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此事绝不容易。

        心中豁然转动了无数念头,于灵贺颤声道:“这,莫非就是星髓丹?”

        于紫鸢鼓掌而笑,道:“小弟真是聪明,一下子就猜出来了。”她将丹药送到于灵贺的嘴边,笑道:“小弟,这是你的了。”

        于灵贺深深的吸着气,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在因此而颤抖。他的脸色大红,在重生之后,虽然他得到了一具新的肉体,但问题是,这具肉体有时候却不太配合啊。

        “小弟,你不是最为渴望修炼星力么,还迟疑什么呢。”于灵贺催促道。

        于灵贺心中一动,豁然抬头,道:“姐姐,你是怎么得到这颗丹药的?”

        看着小弟那认真的并且有些陌生的眼神,于紫鸢怔了片刻,这才笑道:“你放心,这是姐姐为城主办了一件大事,然后城主大人恩赐的。”

        于灵贺顿时心知肚明,姐姐深入沼泽地,果然是有原因的。很有可能是城主大人许下了什么承诺,让姐姐冒险去寻找什么宝物吧。

        这颗丹药,其实是姐姐用生命去换来的。

        于紫鸢看着脸色变幻不定的小弟,莫名的,她的心中竟然隐隐的有些不安了。

        “小弟。”她轻轻的推了一下,低声催促道。

        于灵贺抬起了头,他拿过了丹药,毫不犹豫的吞入口中,这一刻,他的目光坚定不移,重重的道:“姐姐,以前都是你保护我。那么,以后该轮到我保护你了。”

        “啊。”于紫鸢惊讶的张开了小嘴儿,若惊若喜,眼眸中半是欣慰,半是失神,那表情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才好。

        不过,她毕竟不是普通人,片刻间就已经收敛心神,笑道:“好啊,小弟你长大了,姐姐以后要靠你照顾了。”

        于灵贺轻轻的点着头,虽然此刻姐姐的语气还是调侃为多,但他却在心底立下誓言,日后一定要完成承诺。当然,现在他实力不济,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丹药入腹,一开始还没有任何感觉,但仅仅片刻之后,胸腹间就腾起了一股热流。这热流并不强大,但却是四处弥漫,仿佛能够流淌到身体内的每一寸角落,连一丝一毫也不曾遗漏。

        渐渐的,他的脸色开始变得红润起来,就连整个身体似乎也在微微发红。

        于紫鸢的脸上流露出了一声喜色,她轻声道:“小弟,丹药即将发挥作用了,你好好的睡吧,一旦睡醒,经脉自然通达,日后就能修炼星力了。”

        于灵贺勉强点了一下头,晕头转向的昏迷了过去。

        于紫鸢深深的,恋恋不舍的看了他半响,终于是起身出门。

        门外,沈晟早已等候多时,他看着于紫鸢那略微有些憔悴的面容,心痛的道:“紫鸢,灵贺小弟已经服用了星髓丹,你不用再担忧了。”

        于紫鸢苦笑一声,道:“沈兄,你应该明白,小弟虽然服用了星髓丹,但纵然能够打通经脉,但是比之先天通脉者还是有所不如。哎,若是他开始修炼星力之后,发现自己的进步远不如其他人,怕是会更加伤心的。”她嘴角轻轻抿起,道:“我有时候想,就这样让他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岂不是更好一些。”

        沈晟苦笑一声,这件事情可不是他能够开解的。

        于紫鸢叹息片刻,径直离去,沈晟再三犹豫,也是带着福伯告辞离去。

        然而,他们都不知道,此刻服用了星髓丹的于灵贺体内,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他像是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空间之内,在这个空间中,漂浮着许多东西。他定眼看去,一件件的都认了出来,正是文具店中的各种物品。

        不过,这些东西距离他甚远,根本就碰触不到。

        而唯一让他有些欣慰的,却是手中一物。

        这似乎就是他适才全力以赴,终于抓住的那件事物。

        低头看去,一副极为熟悉的棋盒就在手中。

        这是一副老少皆宜,几乎每一位小朋友都曾经玩过的——斗兽棋!

        ps:新书,求会员点和推荐票啊,顺便求收藏^_^

        ;(http://www.shengyan.org/book/58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