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祖(苍天白鹤) > 第二章 邀请

第二章 邀请

        这道声音并不响亮,但是当它传入众人耳中的那一瞬间,却造成了迥然不同的完全相反的效果。

        福伯的身体重重的一颤,他豁然转头向着外面望去。这一刻,他身上所有的老态,所有的沉稳凝重,仿佛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公子,您,回来了……”

        他的嘴唇微微颤抖,就连老眼中似乎都有着几滴浊泪。

        两道身影不知何时已经飘然而至,其中一人乃是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年轻劲装男子,他行走之时自有一股不同凡响的气势,虽然距离尚远,但那凌厉无双的煞气却已经是扑面而来。

        而在他的身后,却有着一道火红般的倩影,那女子貌美如画,体型窈窕,从远而来,仿若神仙中人。但是,她的脸上却带着一丝不合时宜的凌然之色,整个人如同一块巨大冰块,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强大气势。

        于灵贺的脸上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狂喜之色,他喃喃的说着:“姐,姐,姐……”伸手一摸,顿时是一手泪水。

        他心中骇然,暗叫见鬼了。

        为何在见到这具身体姐姐的时候,这具身体竟然会失控如此。那么,主持这具身体的,究竟是否他本人啊。

        不过,此时此刻,他这样的表现才算是正常反应。若是还能够若无其事,那才叫人怀疑呢。

        红色的身影一闪,那女人已经来到了于灵贺的身前,伸手一揽,将他抱入怀中。

        于灵贺的呼吸几乎都为之一窒,他的脸蛋儿瞬间变得通红了。虽然明知道这是自己的姐姐,但是与一位女性如此亲密的接触,毕竟还是第一次。

        然而,那仿若是冰山般的美女瞬间将他推开,疑惑的看了他两眼,那眼眸中顿时被一片愤怒所充斥。

        “小弟,是谁打伤你的。”

        于灵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之时,就听福伯在一旁道:“于小姐,老朽失职。这几人昨日趁老朽入城办事之时,突然来此,说要购买您家中神恩之地。小少爷不允,他们就动手打人,老朽回来之时,小少爷已经受伤昏迷了。”

        红衣美女的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冷冷的道:“好。”

        她本来就是如同一块难以融化的寒冰,此刻心中杀机凌厉,更是寒气迫人。

        茅三凡等人的脸色铁青,他们心中叫苦不迭。

        于紫鸢大小姐明明已经进入沼泽之地,而且失踪半年之久,就算是对她信心再十足之人,也以为她早已香消命殒。但如今,看着这个在眼前满面寒霜,气势汹汹的美少女之时,他们的心中都是寒意大盛,暗自叫苦。

        身影一闪,已经有一人抢在了于紫鸢之前,正是那位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

        他一步踏出,来到了第一个大汉面前,就这样平平淡淡一拳轰出。这一拳不急不缓,那大汉连忙举手格挡,但是他立即骇然发现,这平淡的一拳之中,却蕴含了难以想象的巨力,竟然硬生生的将他的拳头格开,那一拳之力如此强悍,他的手臂发出了“咯”的一声脆响,就此断裂。

        非但如此,这一拳的力量没有丝毫的减弱,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面孔之上。

        大汉的身体腾飞而起,重重的跌落在地,他双目紧闭,一口鲜血吐出,也不知道被这一拳打落了多少牙齿。

        年轻劲装男子脚步不停,疾行如风,他一拳一个,竟然是毫不犹豫的将四位大汉全部打飞了。在他的拳头之下,这四人竟然连抵抗的能力也没有,每一人都是被一拳断手,一巴掌打落满嘴牙。

        而且,他对于力量的控制恰到好处,哪怕是如此重击,也没有让一人昏迷过去。

        这四个大汉忍着身上剧痛却无法昏迷,浑身嗦嗦发抖,模样凄惨无比。

        茅三凡脸色大变,他后退数步,色厉内荏的叫道:“沈晟,你敢打我?”

        沈晟哑然失笑,道:“有何不敢。”

        他上前,亦是一拳击出,茅三凡大叫一声,满面仓惶,硬着头皮一拳迎上。

        双拳交错,茅三凡惨哼一声,趔趄的后退数步,他的脸色一片僚白,再无一丝血色。

        沈晟停下了脚步,双手背负,冷然道:“给我滚。”

        茅三凡怨毒的看了他一眼,一句话也不敢说,转身就走,那四位大汉虽然是身受断肢缺牙之伤,一个个痛的满头大汗,但也是强忍着离去。

        于紫鸢默默的看着,直至这些人远去才慢悠悠的道:“你为何要抢先出手。”

        沈晟双手一摊,道:“我怕你出手太重,直接将他们给打死了,那时候就不好交代了。”

        于紫鸢眼眸中精芒一闪,道:“他们如此欺凌上门,难道就要轻轻放过了?”

        沈晟连连摇头,道:“紫鸢,你冰雪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就算你我相加,比起茅家也不算什么。我们可以打了茅三凡,但若是要了他的性命,那就承担不起了。”

        于紫鸢怒不可遏的道:“那我的弟弟呢,就应该被他欺负么?”

        沈晟犹豫了一下,无意识的瞥了眼于灵贺。

        瞬间,一股子热血涌入脑海之中,虽然沈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但于灵贺却已经从这一眼中看出了许多东西。

        如果不是有着姐姐的庇护,那么他或许真的要被人白白欺负,甚至于是被人打死也无人过问了。

        于紫鸢立即感受到了弟弟眼中的那份灼热,她心中一颤,回身再度将他保住,低声道:“小弟,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再受人欺辱。”

        于灵贺勉强一笑,道:“别担心,姐姐。我没事。”

        于紫鸢讶然抬头,她的眼眸中愈发的担忧了。不知为何,她就是有着一种感觉,弟弟的身上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变化。虽然她不知道这个变化时好时坏,但却让她有着一种罕见的无助感。

        沈晟上前一步,突地道:“玲珑,你还记得半年前,我们进入沼泽之前的事情吧。”他神情肃然,道:“或许,你应该考虑一下城主大人的提议了。”

        于紫鸢豁然抬头,似乎是有些意动,但是再转头看向于灵贺之时,目光就有些难以割舍了。

        沈晟乘热打铁,道:“紫鸢,我可以代你照顾小弟。”

        于灵贺听得是一头雾水,不过他隐隐的有着一种感觉,那就是这未必是什么好事。

        豁然,一道长啸声从远而近,似乎仅仅片刻间便已来到了这处院子之前。

        这是一位年约三旬的男子,他看着于紫鸢和沈晟两人,大笑道:“原来两位真的从沼泽地出来了,恭喜。”

        于紫鸢两人目光一凝,认真的还礼。

        那中年男子微笑着道:“两位,城主大人听说你们安全回返,甚是欣慰,吩咐在下立马赶来,邀请两位赴宴。”他顿了顿,笑道:“不知两位可否应邀。”

        于紫鸢的秀眉微蹙,道:“大人,我们刚刚回来,一身风尘,尚未洗刷……”

        那男子哈哈一笑,目光落到了于灵贺的身上,道:“于小姐,这位就是你的那个经脉天生封闭的弟弟吧。呵呵,城主大人已经准备好了东西,就等于小姐您上门去取。”

        于紫鸢豁然抬头,那目光中顿时绽放出了无尽光彩。

        片刻之后,她终于缓缓点头,道:“好,我随你去。”

        于灵贺心中一凛,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就是生出了一丝不舍。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姐姐的衣袖,竟然是不肯放她离去。

        于紫鸢转头,看着弟弟之时,那眼眸中的神采顿时变得温柔起来。

        轻轻的按在了他的手背上,于紫鸢低声道:“弟弟,我去去就来,回来的时候,给你带一样好东西。”

        于灵贺磕巴了一下嘴巴,勉强收回了手,轻轻的点着头。然而,在他的身体之内,却有着一股让他几乎就要控制不住的声音在叫嚣着:“姐姐,你别走。”

        于紫鸢欣慰的一点头,轻轻的在弟弟头上抚摸了一下,心中更是有着一丝莫名的失落。不过,她立即收敛心神,沉声道:“走吧。”三道身影转瞬离去,不见踪迹了。

        当于紫鸢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之时,于灵贺体内的叫喊声才停了下来。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的身体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因为就在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脑袋中仿佛是多了许多东西。虽然仅有那么惊鸿一瞥,但却也让他“看”的清清楚楚。

        文具铺,那个文具铺中的东西竟然十有八九都在。

        他心中骇然,难道自己穿越附身还不够,连文具铺也同样飞过来了么。

        “公子,于公子……”

        一连串的叫声让精神有些恍惚的于灵贺再度集中了精力。

        当他抬头看去之时,才发现周围的大门已经纷纷打开,每一户人家中都会有着几人上来问候。

        福伯挡在他的面前,老脸上笑眯眯的敷衍着。

        于灵贺的心中一阵烦闷,这些人适才袖手旁观,此刻再出来嘘寒问暖,他可懒得应付。

        眼睛一闭,于灵贺就这样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在一片惊呼声中,福伯以与他的年纪完全不符的身手一把抓住了于灵贺,同时叫道:“各位,于少爷身上伤势未曾痊愈,需要精心休养。还请各位回去,明日再来探访吧。”

        众人面面相觑,无奈离去,但是看着被福伯抱入屋中的于灵贺之时,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一个念头。

        这小子,莫非真的开窍了?

        ps:上传第一日,求点击、推荐和收藏啊!

        ;(http://www.shengyan.org/book/58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