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祖(苍天白鹤) > 第一章 附体

第一章 附体

        一间阴暗且略显潮湿的小房间之内,突然发出了一道轻轻的撞击声。

        “哎呦……”伴随着这半是疼痛,半是埋怨的声音,一位二十多的年轻人从阁楼处跳了下来。

        他痛苦的揉着那与木架撞到一起的脑袋,无奈的打量着四周。

        这里,是一处文具杂货铺子,从他爷爷辈开始,经营了数十年的时间。铺子前面的众多小学生们,就是店里的主力消费群体。

        虽然生意称不上火爆,但维持家用还是绰绰有余。

        不过,这一切都是过去式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继承了祖爷的父母因为一次车祸过世,他又不想守着这间铺子过一辈子,只好将它打包出售。

        如今价格已经谈妥,他就是来做最后的整理。此时,看着周围那有些熟悉且陌生的环境,心中不知为何竟然有些恋恋不舍起来。

        小时候,他就是在这里玩大的啊,对于铺子里的东西具有很深的感情。那些斗兽棋、飞行棋、陆军器、象棋、围棋,那些足球、篮球、排球、乒乓球等等,他都曾经乐呵呵的摆弄一整天而不觉得无聊。

        恍惚间,他仿佛是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无忧无虑的在这里玩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被一阵喧哗声给惊醒了。

        讶然抬起头来,他顿时看到了一阵阵浓雾从四面八方腾起,零星的还可以看见丝丝火花。

        不好,着火了。他豁然起身,正待逃离之时,屋梁已经重重的砸了下来。被狠狠压在屋檐下的最后一刻,他的脑海中就仅有一个念头。

        我怎么会这般倒霉啊!※※※※“于公子,醒醒,醒醒啊……”一阵急促的叫声仿若是从无比遥远的天际传来,他的眼眉毛抖动了几下,终于是悠悠醒转。

        入眼处,一位白发老者正用着焦急的目光看着自己。直到自己清醒之后,他才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于公子,您终于醒来了,真是吓死老朽了。”

        年轻人一怔,虽然他刚刚清醒过来,依旧是有些头痛欲裂。

        但是,他却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老人。

        而且,他叫自己什么于公子……那么大了,何尝有人这样叫过自己。或许是看出了他眼中的痛苦,老人连忙安慰道:“于公子,你安心休息,一切有老朽在呢。”

        他愤愤的道:“趁着于小姐不在,就想要强取豪夺,真是岂有此理。”

        年轻人正待开口,眼光却是突然发直了,紧紧的盯着老者,一言不发。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位老人家身上的穿着极为古怪,根本就不是自己所知道的任何服饰。

        如果硬要说起来,大概在古装戏中曾经见到过吧。

        老人伸出了苍老的,布满了老人斑的手臂,在年轻人的胸口揉了几下,轻声的宽慰道:“放心,小姐一定会回来的。”

        年轻人勉强扯动了一下嘴角,他的嘴巴牢牢的闭紧,生怕一张口就会发出让自己惊悸的尖叫声。

        门外,豁然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声音。“于灵贺,你醒了么?醒了最好,快点把手印按了,你家爷爷没时间与你磨叽。”

        年轻人的眼眸一挑,他的脑袋中“轰”的一声,无数记忆如同潮水般的涌现了出来。

        是的,他在这里有着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于灵贺。并且在这一片土地上生活了整整十六年的时间。

        这里,是一个众神的世界,是神选天才,星力遍布的神奇世界。

        而他,有着一个天才横溢的姐姐,当父母过世之后,就是这个姐姐一手将他抚养长大。

        不过,如今这个姐姐进入某处凶险之地参加试炼,足足半年音讯皆无。

        据说,一旦进入那处险地失联一月,基本上就是必死无疑了。

        虽然他打从心底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这位天才的女性已经陨落在那处险地之中。

        而随着姐姐的失踪,更多不怀好意的目光也是投注了过来。于灵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肘用力,竟然从床上硬生生的坐了起来。不过,他立即感受到从身体中所发出的**声,并且伴随着剧烈的痛楚,几乎要将他给生生击倒了。

        老人的脸色微变,连忙将他扶住,道:“于公子,小心一点。”于灵贺苦笑一声,道:“福伯,茅三凡就在外面吧。”

        这位老人是姐姐一位友人的老仆,那位友人随着姐姐一起进入险地试炼,临去之时,让福伯来此照料一二。

        福伯确实是尽心竭力,但也不可能始终陪着他。

        就在福伯入城的时候,茅三凡带人来此,要强买家中这十余亩上好田地。于灵贺自然不肯,结果狠狠的吃了一顿苦头,当场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何缘故,年轻人的灵魂就进入了这具昏迷不醒的身体之内,并且在此刻清醒过来。

        福伯犹豫片刻,低声道:“于公子,你在这里歇息片刻,老朽去将他们打发了吧。”

        轻轻的摇了摇头,于灵贺缓声道:“福伯,我总是要出去看看的。”他挺直了胸膛,一步步的向外挪了过去。虽然身体上依旧疼痛难当,但那毕竟只是皮肉之苦,并没有真个儿的伤筋动骨。他年轻的身体底子甚好,却也硬撑得住。

        福伯在他背后略略的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叹一声,跟了出去。大门慢慢推开,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轻男子在四位壮汉的陪伴下,面带冷笑的看着于灵贺。

        周围的院子之内,都是大门紧闭,但从门缝中却时而可以看到几双透着恐惧的眼眸在小心的张望着。“于灵贺。”

        那年轻男子淡淡的道:“昨日的教训怎么样了,还舒服么?”于灵贺目光炯炯的看着此人,如果是以前那位性子孱弱的于灵贺,此刻怕是早就躺在床上蜷缩着身体,当缩头乌龟了。

        不过,此刻这具身体之内,却已经换了一个新的灵魂。裂开了嘴巴,于灵贺笑道:“茅三凡,你的大恩大德,我已经记下了。

        等家姐回来,自然会向你讨还公道。”大门内外,顿时一片静寂。无论是满面嘲讽的茅三凡,还是跟在于灵贺身后的福伯,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于公子啥时候会有这般的豪气了,难道那一天的胖揍之后,竟然会让他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了?半响之后,茅三凡终于醒悟过来,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羞怒之色,道:“哼,真是大言不惭。

        你姐姐既然进入了崇明沼泽死地,而且失联半年,哪里还有可能生还。你指望一个死人替你撑腰,真是笑死人了。”他仰首,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于灵贺一脸的怒容,其实就连他本人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感情。

        他刚刚占据这个身体,虽然对于过往十余年的经历都有着记忆和印象,但却绝不应该具有如此强烈的情绪。但是,不知为何,一听到对方的笑声,他就是忍不住义愤填膺。

        爆吼一声,于灵贺托着伤痛的身躯,就要冲过去。

        然而,他的手腕微微一紧,已经被福伯拉住了。虽然福伯看上去老朽不堪,但那双手却是稳若泰山,只是轻轻地一扯,就让于灵贺动弹不得。

        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臂,福伯微笑着道:“于少爷,这里是您家,既然有人上门聒噪,老朽就帮您轰走吧。”

        于灵贺膛目结舌的看着福伯走过身边,他心中惊讶的犹如万马奔腾,莫非自己的运气如此之好,身边竟然隐藏着什么旷世高手。

        茅三凡冷然的看着福伯,缓缓的道:“福伯,你这是想要为他出头么?哼哼,难道你就不怕为沈晟惹祸了。”福伯扯动了一下脸上老皮,道:“少爷临走之前,交待老朽要照看好于公子。”

        他抬起了头,缓缓的道:“少爷与于小姐一起进入沼泽死地,若是能够出来,自然是一同出来。若是出不来,那么老朽的这条性命就交待在这儿又算得了什么。”

        他的声音越来越淡,但是莫名的,就是有着一丝恐怖的气息从他的身上逐渐的蔓延起来。

        茅三凡后退了一步,他的脸色也是变得凝重了起来。

        “福伯,你只不过是一名普通居士,就想要与我们茅家为敌么?你可要考虑好了。”

        他身边的四位壮汉几乎同时一个箭步上前,将他团团围住,虽然他们人多势众,而且一个个精明强干,但是在面对福伯这个看似弱小老头之时,却是如临大敌。

        福伯抬起了头,那双眼眸中闪动着令人惊惧的寒芒:“少爷交待的事情,老朽纵死,也要完成。”

        茅三凡怒道:“福伯,你家少爷和于家那个女人一样,都是短命鬼,他们既然自寻死路的深入沼泽,那就是死定了,根本就出不来了。你为了一个死人还要如此卖命,究竟值不值得。”

        福伯的脸上顿时泛起了浓浓的怒色,他须发皆张,双手缓缓抬起,就像是一头发怒的巨熊,眼看就要扑上去了。然而,就在这一刻,一道清朗的声音却是突兀的响起:“茅三凡,你说谁是短命鬼……”

        ps:白鹤新书,需要各位书友的大力支持,求点击,推荐,收藏。

        此外,新书每日两更,时而爆发,谢谢!(http://www.shengyan.org)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