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都鬼帝(五浊恶世) > 第50章 吴娘娘

第50章 吴娘娘

        我追随着纸鹤,来到了一个别墅前面,今天看到魏峰肩膀之上的喜字,应该就是今天举行冥婚了,说起冥婚,远远要复杂的多,并不是说什么,牵跟红线,请个道士做场法事就可以的,这里面麻烦得很。

        不过为什么要害魏峰,还瞒着他,给他结冥婚呢?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答案,那么就是请鬼害人,请的必然不会是什么寻常怨灵或者是厉鬼,必然是鬼将一等,下面说说冥婚。

        冥婚仪式,始终没有形成定例。冥婚虽然算做喜事,但不免红、白两事的礼仪混杂交错。

        一般说来,冥婚也要通过媒人介绍,双方过门户帖,到命馆合婚,取得龙凤帖。

        放定多是一次性的,就无所谓大、小定之说。男方给女方送去的定礼,一半是真绸缎尺头、金银财宝;一半却是纸糊的皮、棉、夹、单衣服各一件,锦匣两对,内装耳环、镯子、戒指及簪子之类的饰。放定的当天晚上,在女方家门口或坟上焚化。

        通讯时,男方给女方送去的“鹅笼”、“酒海”、龙凤喜饼以及肘子、喜果都是真的,惟有衣服、饰是纸糊的冥器。

        女方陪送的嫁妆,一般都是纸活,送至男方后,抬着环绕男方院内一周,即由鼓乐前导,送至附近广场焚化。

        冥婚并不一定都举行上列仪式,但迎娶仪式是不可少的。是日高搭大棚,宴请亲友,门前亮轿。喜房里供奉“百份”全神。新郎胸前带大红花一朵,下缀缎带上书:“新郎”字样。

        女方“闺房”**“新娘”照片或牌位,亦如前所供,并有大红花一朵,下缀缎带,上书:“新娘”字样。

        花轿到达女方后,由送亲太太将“新娘”照片或牌位取下,由娶亲太太接过来,放人宝轿。这时,“新娘”的父、母不免要大声嚎哭,而且要追出屋外。

        喜轿回到男方后,仍由娶亲太太将“新妇”照片或牌位取出来,放置新郎一侧,并用红头绳将新郎的手腕,和女方的尸骨,或者头拴起来,(取月老牵红线之意),并复上红、黄两色的彩绸。

        只有娶亲太太给全神“百份”上香叩,就算夫妻拜了天地。然后由茶房端来“合杯酒”“子孙饺子”、“长寿面”,一份供在新娘排位前,一份让新郎吃下

        如“新婚夫妇”有弟弟妹妹或弟妹、妹夫等,即唤出来,给新郎和新娘牌位磕头行礼。两家亲家则互相道喜。

        举行了以上仪式之后,择个“黄道吉日”宜破土安葬的好日子,女方就可以起灵(起馆)了。按阴阳先生指定的时辰,将棺枢起出后,马上泼在坑内一桶清水,扔下去两个苹果。与此同时,高高扬起花红纸钱。

        男方则在坟侧挖一穴,露出“新郎”棺柩的槽帮,“如果是活人的话,那么新郎的棺材之中必然放入头,指甲,吐沫,鲜血”将“新娘”埋入此穴,进行“夫妻”并骨合葬。

        葬罢,即在坟墓前,陈设酒果,焚化花红纸钱,举行合婚祭。男、女双方的父、母等家属(即两家亲家)边哭边道“大喜”。

        此后,男、女两方便当做亲家来往了。

        “……”

        别墅内,被绑的严严实实的魏峰,鼻青脸肿的在角落里,瞪着眼睛看着沙上座的那个中年人。

        “峰儿,我养你十八年,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野狗吃了。”魏三爷看着角落里的魏峰,说着,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长长的的把烟气吐出来,继续道:“原本,我是想培养你,当我的接班人的,但是你生了一副菩萨心肠,不过你得到那位大人垂青,以后飞黄腾达也是指日可待了。”

        “呸!”

        魏峰一口浓痰吐在地上,恶狠狠地看着魏三爷,恨不得把魏三爷生吞活剥了。

        魏三爷听着魏峰的话,倒是也不生气,依旧笑呵呵的看了一眼时间,微微的拍了拍手,和身后那个管家模样的人,说道:“阿黄,给他换上衣服,那位大人要来拜堂了。”

        “好的,三爷。”阿黄恭敬的应了一声,向着角落之中的魏峰走了过去,一巴掌打在魏峰的后脑勺之上,直接把魏峰拍晕过去,然后拖着魏峰走到的屋子里面。

        此时,阴风阵阵,正值炎夏,空气却是冷了几分,一个身穿大红旗袍的女子款款的走了过来,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但从她身上散着的鬼气来说,这不是个善茬。

        魏三爷看着那女子以后,忍不住紧了紧自己单薄的衣衫,小脸赢了上去:“呵呵,吴娘娘来了啊,快,里面请……”

        “怎么样了,他怎么说?”吴娘娘说着,双眸之中深情款款的向着里屋看了一眼,问道。

        “哎……”魏三爷听着吴娘娘的话,一副痛心疾的样子叹息了一声继续道:“那小子的娘娘垂青,却不知道好歹,死活不从……”

        吴娘娘点了点头,伤心的模样在脸上展现的一清二楚:“好,我知道了。”、

        “啪啪!”

        魏三爷轻轻的拍了拍手,阿黄背着昏迷这的魏峰走了出来,魏峰身穿大红新郎服,胸前大红花,大红花下面有着一张白底红字写着的布条,新郎官。

        吴娘娘看着魏峰走出来,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思绪一下子被牵动起来,刚想走过去,魏三爷一下子挡在了吴娘娘的前面,说道:“吴娘娘,别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

        “哼!”

        吴娘娘冷哼一声,魏三爷如坠冰窖,一下子瘫在地上,这股鬼气真是太强了。

        吴娘娘绕过魏三爷,走到了昏迷着的魏峰旁边,刚想要伸手去摸魏峰的脸颊,却又无奈的放了下来,生怕自己的鬼气无意之中伤了魏峰。

        昏迷的魏峰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吴娘娘,一开始有些迷茫,愣了一会之后,脸色大变:“你是谁?!”

        “我是吴翠玲啊,阿郎……”

        (本章完)(http://www.shengyan.org/book/1344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