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除灵者(真的很郁闷) > 第91章 翡翠岛悲剧2

第91章 翡翠岛悲剧2

        顾莫环视四周,这是一个比之前的那些房间更为豪华的地方,显然不是一般船员的房间。

        或许是船长室吧,顾莫看着那边墙上的航海地图这样想到。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凌洛问他的问题,他反问了顾莫一个问题:“鬼境是依托什么形成的?”

        凌洛顿了顿,答道:“灵体的执念啊。”

        顾莫点点头,然后又问道:“那么鬼境的大小和鬼境形成时的空间大小有关系吗?”

        凌洛摇摇头:“没有,鬼境形成是的地点只是鬼境的入口,鬼境的大小和灵体的执念和能力有关系。和现实中的空间大小无关。”

        顾莫嘴角翘起,说道:“那不就得了,鬼境本来并不是实体,那么,路也不一定就是路的样子。当然,我是基于那个日记主人的精神状态推测的,如果灵体本身神志清醒,那么这种情况也不太可能生。”

        两人说完话便开始仔细地搜索,顾莫觉得这个地方显然比那六个房间更加重要,说不定这里找到的线索可以告诉他们这个或是这些灵体之间究竟生了什么。还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凌洛突然问道:“所以说,这个鬼境是因为那个日记主人而形成的?”

        顾莫也停下了搜索,答道:“不一定,或许是包括他在内的一群人。现在还不能确定。”凌洛点点头,又开始继续搜索。

        顾莫反倒是彻底停下了,待在原地像是在思考些什么。航行日志,对,如果是船长室的话,应该有航行日志才对。

        顾莫反身走到那个看起来像是书桌一样的地方,开始仔细地寻找。另一边,凌洛率先有了现,一个小盒子藏在床头板子和墙体之间,不大,高只有差不多两厘米,所以才能藏在那个地方。不过,这个盒子打不开,无论凌洛使用怎样的方法,盒子都没有什么变化,看来必须要找到钥匙了,凌洛看着那个小盒子上的钥匙孔这样想到。动静太大了,顾莫转头看了凌洛一眼,嘴角一抽,脸上似乎有一排黑线划下。摇摇头,他又接着做自己的事了。

        经过一番仔细地搜索,顾莫终于在一堆书里现了藏在其中的一个信封,把它打开,那是一个物品清单。上面主要是食物类、日用品等,每一样东西起初都在急剧减少,后来减少的度逐渐变慢,但是数量却是越来越少了。

        那份清单的最后,写着一句话:生存,或许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而在那张航海地图的背面,是一个日历,不同的是,有的日期会被圈住,旁边写着数字大都是1,不过有一天,上面的数字变成了8,而那一天,正是月末。

        顾莫看着那个日历,想到:似乎就是在这个月份,这艘船上生了些什么,导致船上所有人都死了,食物锐减乃至完全没有,船在海上迷失了方向,孤立无援,将会导致船完全没有,船在海上迷失了方向,孤立无援,将会导致船上人员的恐慌,由此甚至可能引暴乱。就是不知道当时船上有没有乘客。

        凌洛则在床头柜底下现了顾莫本来要找的航海日志,他高兴地扬起笑容,对顾莫说:“莫哥,我找到航海日志了。”顾莫闻声走到凌洛旁边,接过了凌洛递来的日志。

        九月一日,我们遇上了暴风雨,船被卷进了海上漩涡里,我们迷失方向了,我不知道我们现在身处何地,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我不敢贸然前行,一旦船上的燃料用完,我们都得死在这片海域。不过,船上现在没有乘客,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和指挥中心的联络没有结果,眼下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吗?我不知道,我这个船长当得一点都不合格,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这个残酷的消息。

        九月五日,船上的食物锐减,我不能要求我的船员少吃一点,从我这儿也省不了多少食物。实在是让人头疼。在这样一艘巨轮上,捕鱼似乎也成为了一件无法完成的工作,如果我们有捕鱼工具的话,或许情况会好很多。

        九月九日,船上的食物只够所有人吃三天了,这可怎么办,有一个船员甚至病倒了,我不知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度过难关。食物的争夺在船员之间愈演愈烈,这样下去,不知道会不会酿成什么惨剧。还好我的威信尚存,还能勉强控制住局面。

        九月十二日,食物完全没有了,我不知道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怎么才能在这样的条件下生存下去。还好淡水船上还有一些,可是仅仅依靠这些淡水也坚持不了几天。难道大家都要饿死在这大海之上吗?之前病倒的船员已经死了,不能再死更多的人了。我必须想想办法。

        九月十五日,糟糕,又一个船员昏倒了,恐慌无措在所有的船员之间蔓延,说实话,我知道这个时候船长必须挥作用,稳定人心,但是,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所有的办法我都试过了,可是都不行。现在只有修好那个救生艇了,试试能不能用那个去海上捕些鱼吃。

        九月十七日,救生艇终于修好了,我到海上去捕鱼,希望这些简易的捕鱼工具能够派上用场。我也快要倒下了,可是不行,我必须得坚持。

        九月二十日,这几天捕鱼的收获不多,但也能基本上保证船员们不会被饿死。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好像有几个船员的精神比之前好了许多,难道那些鱼有这么大的作用吗?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好现象。

        九月二十五日,三天前又一个船员倒下了,我知道每天的食物还是很少,可是我已经尽力了。不过我还现了一个疑点,除了第一个死掉的船员的尸体,其他两个船员的尸体都不见了,难道是被其他船员给扔到海里了?我得好好调查一下,不管怎么说,至少我得保证我的船员有一个全尸,我得把他们好好安葬。

        九月二十七日,我居然现我的船员在吃同伴,天呐,简直太可怕了。我这么辛苦到海上去捕鱼究竟是为了什么?我要离开这艘船,真是可笑,那群人已经没有人性可言了,我要马上走,不管救生艇会把我带到哪里。虽说誓与船只共存亡是我曾经认真许下的诺言,可是现在我才现,人真的太可怕了,我得丢弃这个陪了我这么多年的老伙计了。

        日志看完了,顾莫挑挑眉,这信息量够大的呀,凌洛却是难得动了一回脑子,说道:“所以这是一个饥饿游戏啊,弄不好这艘船就是这个船长弄沉的。而且那些船员都怎么回事儿啊,太没有人性了,居然做出这样的事!”

        顾莫拍了拍凌洛的肩,然后对他说道:“小洛,我们不能轻信这个船长的一面之辞。毕竟现在没有人知道当时真正生了什么。虽说可信度确实挺高的。”

        凌洛眨眨眼,似乎是在仔细地思考,然后皱着眉头说道:“船长会在日志中撒谎的可能性不大吧?他为什么要撒谎啊?”

        顾莫抖了抖手上的那本日志,然后说道:“可能他想欺骗自己以掩饰或是平复自己的害怕内疚等。但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我不想否定这位船长,只是想告诉你,不要轻易地相信别人,不要被卖了都去帮人家数钱。”

        凌洛点点头,然后说道:“嗯,知道了,不过莫哥,你怎么会突然说这些话啊?”

        顾莫嘴角一抽,回道:“有感而,不行啊?”凌洛嘿嘿一笑,说道:“行。”顾莫白了他一眼,然后就继续搜索了。

        见此,凌洛耸耸肩,也开始继续搜索了。遍寻无果后,顾莫开始调整自己的思路,会不会是他找的方向错了呢?同样,凌洛那边也没有什么收获。两人对视一眼,相互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又接着去找了。

        仔细地思索过后,顾莫把目光聚焦在了桌子上的一本书上,因为它太过显眼,所以反而容易被忽略。顾莫拿起那本书,感觉了一下它的重量,果然,这本书太轻了,中间应该被掏空了。

        顾莫又把书拿在手里,晃了晃,里面应该有一个小的东西,听声音就能听得出来。顾莫用在之前房间里找到的一把小刀割开了锁住这本书的皮革,把书打开,里面是一把小钥匙,看起来应该是凌洛之前现的那个小盒子的钥匙。

        挑挑眉,顾莫对凌洛说:“小洛,把你之前现的那个小盒子拿过来。”

        凌洛闻言抬起头,问道:“找到钥匙了?”边问边拿着小盒子走向顾莫。顾莫接过盒子,用那把钥匙试了试,果然打开了,在盒子被打开的一瞬间,顾莫和凌洛眼前一黑,再次能看到时,已经处在了一个餐厅一样的地方。一个长方形的餐桌,足有快两米的样子,上面摆放着一盘盘的食物,有鱼有肉,看起来十分丰盛。桌子旁是八把椅子,整齐地摆放着。上方吊着的水晶灯散出柔和的光芒,整个环境看起来都很温馨。不过,结合之前的现,顾莫和凌洛却觉得后背凉,整个空间都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惊悚感。

        不一会儿,一行八人走了进来,凌洛刚想躲起来,却被顾莫拉住了手臂,他摇摇头,说道:“不用躲,他们看不到我们。”凌洛盯着那些人看了几秒钟,然后点了点头。

        八人就坐之后,一个有着络腮胡子的男人说道:“大家开动吧!”一众人用贪婪的目光看着桌上的食物,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立马拿起刀叉吃了起来。待桌上的食物都被吃光之后,络腮胡子又道:“厨师的手艺还真是不错啊,人肉都能做得这么好吃。”一个光头男人看着桌子上的空盘子,露出一个苦笑,额头上都是冷汗。

        而其他人听了之后则一脸呆滞地看着桌子上的空盘子,气氛凝滞到了极点,所有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络腮胡子冷笑一声,看着桌旁的其他人,眼里尽是鄙夷。顾莫和凌洛站在原地看着那场闹剧,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那边桌子旁,络腮胡子扫了众人一眼,凌洛站在一边却觉得那个人和他对视了一眼,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扭头看向顾莫,他没有任何反应,估计是自己的错觉吧?凌洛这样想道。

        络腮胡子冷笑一声,说道:“刚才不是都吃得挺香的么,现在怎么都这副表情。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以选择不吃,那就等着饿死好了。”

        其中一个三角眼的男人怯懦地开口问道:“这……这是谁?”络腮胡子狞笑,说道:“这重要吗?你只需要知道,那是我的储备粮。不过现在,他已经被吃完了。另一个倒下的人,是我们仅存的食物,所以,不想吃的,可以选择不吃,无非就是多一份食物罢了。更何况,生火的燃料用尽,我们就只能吃生食了。在没有这位厨师的帮助之前,吃生食的滋味比这可糟糕透了。”

        光头男人脸上的冷汗更多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他。络腮胡子用手抚着自己的胡子,对众人说道:“好了,现在,愿意继续饿着的人就可以离开了。你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可以选择。”

        其他人面面相觑,迟疑不定,要么吃人,要么被吃,这个选择似乎很难,但若是依据“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的话,似乎又不难做出选择了。五分钟,没有一人离开座位,络腮胡子动了动下巴,然后说道:“很好,既然大家都愿意的话,那就等通知吧,你们也是要做些什么的,不劳而获可不是我们船员的作风。”

        其他一众人冷汗连连,讪笑着点点头,一副低头哈腰的奴才相。络腮胡子似乎对这些人的表现很满意,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那就这样吧,大家散了,到时候我会通知大家的。”

        一群人离开时已不像来时那样三两结伴,而是各走各的,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疑心颇重的样子。顾莫看着眼前的事,缓缓勾起嘴角,一旁的凌洛瞥见顾莫的这个笑容,不由地看向正在离开的那些人,总觉得莫哥又要阴人了。

        顾莫走到那个餐桌前,看着桌子上的空盘子,一共是九套餐具,可是来的只有八个人,剩下的那一套餐具是为谁准备的?凌洛跟着顾莫走到餐桌前,盯着面前的餐具看了看,然后问道:“哎?怎么多了一套餐具啊?”

        顾莫摇摇头,还有一个人到哪儿去了?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一个不愿意“同流合污”的船员吗?

        (本章完)(http://www.shengyan.org/book/1325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