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京(浅本) > 135.温少主的打算(四)

135.温少主的打算(四)

        在许多不明就里的人眼中,  世族与世族彼此之间定是相熟的,  然而事实上却是,陈杨两家真算不得熟络。

        世族也分三六九等,  最顶级的世族只有王谢温杨,  其次才能算到顾陈裴越,更遑论大家族内部也分许多嫡系旁支。一个传承三百年以上的姓氏,光族人就有上千,  外人所以为的那些“相熟”,  充其量不过是听说过罢了。

        杨绪尘与陈洛就是这等关系。

        两人相识皆因公主议亲,此前并无任何交集。杨绪尘久居府中,极少参与京中同辈间的活动,  而陈洛作为江右陈氏的二房长子,自有圈子,平日同陈泽这个堂弟都来往不多,与南苑十八子更是不同路,  两人上次见面,  还是在琼林宴上。

        比起那日陈二公子的丰神俊朗,  眼前这个青年削瘦了许多,  眼底泛着青色,  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愁绪和疲累,  整个人形容憔悴,乍一看,  简直同换了个人。

        杨绪尘心中疑惑,  但不好多问,  反倒是陈洛自己主动开口,“……近来遇到了些烦心事,让重安见笑了。”

        杨绪尘淡笑着为他推过去一杯茶。

        交浅忌言深,两人不过点头之交,有些话点到为止,陈洛不可能将杨绪尘当做诉苦的对象,后者也没义务为他排忧解难,虽然杨绪尘大概也能猜到对面这位近来在烦什么——

        无非还是和季君瑶有关。

        靖阳公主与太子殿下在公主府大打出手,事后二人皆被宗正司重罚,事情虽落下帷幕,但若有人追根究底,便会现眼前这位陈洛公子才是真正事情的起因:

        如若不是靖阳与他在承德殿外起了冲突,皇后娘娘不会送教养女官到公主府,靖阳也不会打了荣华宫的脸面,季珪也不会上门教训靖阳。

        作为这一切的开端,陈洛说没点心理负担是假的,端看他几日不见便瘦得可怕便能得出,他实则已经从这件事里得出了很多自己想要的答案。例如他间接地得罪了东宫,例如他好不容易营造的“准驸马爷”形象变成了笑柄,例如他开始意识到,周围所有人都对这桩亲事有着期待,唯独那个主角,靖阳,不仅没有,还极为抵触。

        这实在是件很难受的事。

        他未来打算携手一生的人,并不期待他们举案齐眉。

        倘若只是个小官小户家的女子便也罢了,他陈洛好歹堂堂陈家子,对方不愿,他也不会强求,这太掉价了。就算真没办法娶回了家,也大可不必太在意妻子的看法,好生待着就行。

        可偏偏那个人是靖阳公主,皇上最宠爱的皇长女,生而为将,战功赫赫……哪怕他们陈家与季氏皇族不对路子,也无法拒绝这样一个儿媳妇。

        这桩亲,决定权不在他手里。

        然而喜日已定,礼部也已经开始走程序,一切的一切都在推着他往前走。

        从承德殿外与靖阳起了冲突开始,到后来一连串的事端,再到他方才想去探望公主却被拒之门外,这一切就像是炎炎夏日的一盆兜头冷水,瞬间让陈二公子火热的心瞬间冷了下来。

        他恍恍惚惚往回走,路过青石巷时,鬼使神差地想起了高墙后那个拥有无数赞誉的同辈中人。然后,他就坐在了对方面前。

        两人寒暄了大半天,陈洛总算说出了自己的来意,而这个来意,在杨绪尘听来,简直像是听到了一桩笑话。

        “邀我……做傧相?”

        陈洛尴尬地点头,“正是。虽有些唐突,但洛深思熟虑,觉得重安实乃不二人选。这也是家中长辈提议的。尘世子品质高洁,冰壑玉壶,又与靖阳同为南苑十八子之一,若能得世子为男傧相,靖阳想必也会开心。”

        杨绪尘:“……”

        不,不会的,她只会想打死我。

        已经很久没人能将杨家的宗子堵到一句话都说不出的地步了,显然陈洛光荣地做到了这一点。好半晌杨绪尘脑子都是“季君瑶成亲,我居然是男傧相”这个光是听着都觉得可怕的画面。

        面对陈洛期待的目光,他张了张嘴,酝酿半天,最后还是喷笑出声。

        “我?”尘世子实在忍不住,“陈公子莫不是在说笑?”

        “……”陈洛尴尬极了。

        “陈公子怎会想到我杨重安?”杨绪尘好笑望他,“若说男傧相人选,难道不是霈之更好?你二人既是兄弟,霈之又与公主殿下乃同窗好友,怎么看都比尘合适吧?”

        放着陈泽这么好的人选不提,跑来找他杨绪尘???

        且不提男傧相通常由新郎官好友担任,单就说,凭什么他陈洛成亲,要让杨家子为他撑场?嫁人的还是季君瑶??

        此时此刻,杨绪尘甚至连生气的情绪都没有,也不觉得酸涩吃醋,他只是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靖阳的未婚夫”着实有些可怜。

        议亲之事刚传出来时,陈洛的反应是惊喜并重,然而很快亲事定下来,他开始在达官世族之间崭露头角,东宫那边频频向他示好,原本不认识陈家二公子的那些人也都变了风向般围着他阿谀逢迎,莫说从前,单说半个月前,这位可都是风光无限的!

        结果呢,突然就传出了公主殿下厌恶未婚夫、甚至为此得罪荣华宫和东宫的风声,转眼间,平日围着陈洛转的人都没了影,东宫那边也冷眼相待,不用想杨绪尘都能猜到,陈洛甚至还吃了靖阳的排头。

        如此之落差,换个人也难受。

        若非如此,怎会来寻他做男傧相?

        陈洛心中有苦说不出,面上艰难地维持着礼貌的笑,“世子就别打趣洛了,洛当然也对堂弟提过此事。只不过家中长辈并未松口……”

        陈泽是陈洛的堂兄弟,找兄弟来做傧相太正常了,怎么陈家居然会反对?

        杨绪尘不动声色地挑起了眉,聪明地没多问。

        拒绝的意图已经表露,陈洛也不是那等胡搅蛮缠之人,面对水泼不进的杨绪尘也只好放弃。

        送走了陈洛,杨绪尘面上的笑渐渐收住,垂眸思索良久才将落秋唤过来,“近来京里有何消息?”

        这范围就大了去了,落秋为难地挠头,“不知主子想问哪方面?”

        “陈家。”杨绪尘道。

        落秋冥思苦想,“陈家……好像没什么大事?呃,霈之少爷的祖父病了算不算?哦对,方才那位洛少爷的母亲似乎也告病了。唔,今年的榜眼郎陈宽少爷似乎被吏部那边外放了,听说原本是个偏远的穷地方,还是霈之少爷的父亲、陈家家主走通了些路子才换了个京畿临县,离京里不远,来回只需一日。”

        陈宽也是陈泽的堂兄弟,打小读书便是个好的,但因着性子内敛的缘故,不太受族里重视,直到此次金榜题名才换来了许多家族资源的倾斜。

        堂堂大考的榜眼郎,居然差点被外放至偏远穷苦之地?

        杨绪尘蹙眉,“陈老太爷是因为这个病的?”

        落秋摇头,“不过挺邪门的,自打洛少爷同公主开始议亲,陈家没一件好事。好不容易出了个榜眼郎,转头就被人穿了小鞋……属下先前在外头还听过些冷嘲热讽的,不过都是粗言俗语,主子就别听了。”

        尘世子眉梢一动,下意识回头,盯着落秋看起来。

        后者不知自己是否说错了话,陡然望进自家主子严肃深沉的眸子,下意识抖了抖,“……要不属下再去打听打听?”

        杨绪尘收回目光,摆摆手算是应了。

        结果不打听不知道,落秋说的那些不过才是简化版,真正的来龙去脉,精彩得简直能作为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了。

        事情的起因,是不知哪来的风声,说陈家的六小姐命格不好,才开始与人说亲就克死了男方家的亲人,导致对方不得不守孝,亲事也无限拖延。而男方那边事后找人好好合了两人八字,现是大凶!这下男方不依了,说什么都要退婚。

        退婚便也罢了,偏生传出的话太难听,直接惹恼了陈老太爷。老爷子原本身子就不好,还没来得及动手收拾对方,这厢靖阳公主的事又传出来,一来二去,老太爷干脆气得病倒。

        陈老太爷一倒,陈家群龙无,几房人都开始相互推卸责任,有说大房没担当的,有说二房利欲熏心为了尚主不要脸面的,有说三房出了个命不好的姑娘,连累姐妹的……

        总之是闹了个不可开交。

        陈洛母亲告病一事算是彻底恶化了陈家各房的矛盾。陈二夫人哪是生了病,分明是在嫌弃陈六小姐时,被三夫人狠狠给了一巴掌。两人当众打了一架,还连累了苦口相劝的大房长嫂。眼见自家母亲受了伤,陈泽这个少主终于是动了真怒,直接雷霆出手震住了所有人。

        而陈泽动怒也不是闹着玩的,当即下令彻查谣言源头,结果就查出了诋毁陈家姑娘的正是嚷嚷着退婚的裴家,且还不是裴家的旁支,正是裴青这一系。

        原来自打裴玏死后,齐孝侯和他的小妾月夫人就仿佛失心疯了一般,不肯承认裴玏死的毫无颜面,将仵作验尸的结果置若罔闻,先是咬着嫡长子裴青不放,而后又迁怒旁人,将污水全泼给了一个无辜女子。不仅如此,对方还振振有词,说什么,裴瀚才刚和陈六议亲,家里就出了事,不是她命硬是什么?

        陈六:???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陈泽气死了,族中女眷岂是旁人能随意污蔑抹黑的?直接放话让裴家走着瞧。两家不仅朝堂上开始了隔空骂战无情攻讦,私底下也断了各种往来,算是彻底撕破了脸。

        这么一闹,最直接的结果便是,陈宽这个好好的榜眼郎,就这么被外放了。

        这下,陈家三房更是接受不了这个结果,陈三老爷直接气昏过去,偏生二房还不消停,一顿的冷嘲热讽。陈三夫人情急之下,口不择言说出了一句致命的话来——

        【凭什么说我儿命硬?难道不是自打你们想尚主开始,家中便无一日安宁?】

        风声瞬间就变了。

        听到这里,接下来的事杨绪尘已经不用知道了。

        落秋小心翼翼地擦了擦额头的汗,忐忑不安地瞧着自家主子,生怕对方因着他说太多而动怒。毕竟他是知道自家主子最是维护靖阳殿下的。

        裴陈二家的事,却牵扯到了无辜的公主,别说是他家主子,便是勤政殿那边都不见得好收场。

        杨绪尘的重点却在旁的地方,“这等丑闻,你怎会知道得如此详实?”

        落秋尴尬,“外头都传遍了,据说是下人不小心传出来的。不过属下也没尽信。江右陈氏京中立足多年,治下若不严谨,早不知生了多少事端……因而属下有心探查了一番,别的是否属实不知,但陈老爷子、陈三老爷的确是病了,陈家二房也突然低调下来。至于那位榜眼郎和六小姐,前者已经告了假回去侍奉长辈,后者就不知了。内宅之事,能探查到的有限,主子若感兴趣,不妨让咱们四小姐出面更方便些。”

        尘世子摇摇头。他对谁家的内宅家事不感兴趣。人与人看问题角度不同,旁人是在看热闹,他却从陈、裴二者的这堆破事里闻出了点阴谋阳谋。

        盛京世族遍地,明面上结仇撕脸的没几家,但都是些小家族。其余的,尤其是大家族,无论立场如何,好歹都维系着友好。

        结果就因这么个说起来都小家子气的缘由,江右陈氏就和齐孝侯府闹翻了?

        “子玉呢?”他果断问起裴青。

        “小侯爷倒是依然每日去礼部应卯。”落秋答。

        意料之中。

        杨绪尘心想,如若他是陈泽,想必也不会将怒火撒在裴子玉身上。毕竟多年前他们南苑这些个同窗就都知道裴家的德行,以及裴青在家族中尴尬的地位了。当年季景西、靖阳二人联手收拾裴玏、裴秀秀兄妹时,陈泽可没少帮忙,裴玏死后,裴青所受的委屈,众人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

        “如此一来,哪怕事情解决,子玉与霈之也不复从前了吧。”

        公主府内,同样听完了白露学话的杨缱无不可惜地感慨。

        毕竟是被打了板子,身子骨再好也得将养一阵,靖阳这两日甚是安生,养病是自觉了,但无聊得紧,好在杨缱来了。

        听她叹息,靖阳也跟着叹,而后不知想到什么,突然话锋一转,“你因为这个才来瞧我的?”

        杨缱眨了眨眼,“姐姐是那等在乎风言风语之人?我分明是来探病的。”

        靖阳一愣,大笑,“你这小丫头,何时这般会说话了?”

        “实话实说罢了。”杨缱也跟着笑,还贴心地给人顺手喂了颗梅子,“此事如今风向转到姐姐头上,聪明人都能看出是有人故意为之。女儿家这方面的名声是重要,但也分人。陈六小姐与姐姐你不同,她不若你,不惧神鬼小人,如此中伤,想必日子会极难过。”

        这话靖阳爱听,可还是忍不住逗她,故意一副心碎模样,“阿离这话说的姐姐可就伤心了。我也是女儿家,怎就不在乎这些了?外头传我的那些,听着可比裴家污蔑陈六的重多了,简直都快把我说成了什么天煞孤星,裴陈两家撕破脸都恨不得按我头上。说句不好听的,若陈家这时候有人不幸出了事,本宫这个‘连累他们’的公主,说不得还得去他们府上跪一跪呢。”

        “……”

        有事没事的,你突然乌鸦嘴干啥!

        “以命格八字断人生死前途,实是儿戏。传世周易,这般被滥用……”杨缱懒不想接她的话茬,若无其事转移话题,“京里何时兴这些了?”

        过往虽也有遇大事卜算吉凶一说,两家议亲时也纳吉,但也没这么上纲上线?

        在她的印象里,因着家中死了儿子,便将过错推给死者未过门的嫂子这等滑稽的说法,这还是头一次听说。

        靖阳看着她没说话。

        杨缱:???

        “咳……”白露忍不住出声。

        杨缱疑惑地回头。

        “……是打从您与朗少爷退亲开始的。”白露的声音低若蚊蝇。

        杨缱张口无言:“……”

        “不过这事吧,如今京里最有言权的得是温喻之吧。”靖阳公主憋着笑,尽量不去触自家小姐妹的霉头,“这会,他应该在宫里了。今日你来之前,我听说陈家那边入宫请旨,求国师出面呢。”

        “温喻是个神棍不假,但堂堂曲宁温氏少主,观星辰知古今,专长不是用来合八字的啊?”杨缱表情古怪。

        这种事难道不是该找崇福寺的智玄大师?

        靖阳公主摊手,“你认为是杀鸡焉用牛刀,旁人可不会。陈家嫡枝旁系那么多人,这一代适龄婚配的女子没有二十也有十个,裴家一打打死一片,不惜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如若无人正名,谁还敢娶陈氏女?”

        杨缱不由皱起眉,对齐孝侯府多了几分厌恶,“温喻是个乖张脾气,怕是难开尊口。与其猜他会不会遂了人愿,不如猜他何时耐心告罄。先前我问过他何时北上,他说就这几日了。既如此,怕是不会去管这些俗事,更不会插手陈裴之争。”

        靖阳眉梢一动,咽下嘴边想多问的话,若无其事道,“阿离很了解他嘛。”

        偏生杨缱还承认了,“比姐姐你了解他多一些。”

        事实证明,杨四小姐的确说的不错。

        温国师不但耐心不足,更是搞出了一件大事。(http://www.shengyan.org/book/1203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