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山女剑神(今夜吃货降临) > 413.从此沉迷摸尸不可自拔

413.从此沉迷摸尸不可自拔

        幽星夜道:“我在想,以前我也杀过人,怎么就没发现自己还有这本事?”

        当初杀那队从边境流窜过来的周兵时,当初在太湖上杀那些水匪时,她都没见到有什么宝书。

        “以前……”

        明月天微微蹙眉,她当然更不知道原因。

        幽星夜仔细回忆几次杀人的细节,半晌,忽然灵光一闪,有些明白过来了:“哈,我想到了!”

        明月天:“哦?说说看!”

        幽星夜道:“很简单啊,因为以前我都没去找过啊,这些书都藏在衣服或者包裹里,又不会自己跑我手上来,我不去找,自然发现不了。”

        她又没什么特殊嗜好,杀人后还去摸什么尸体?那几次杀了人后,直接就走了,也根本没去尸体上搜罗,自然没有什么书能被她摸到。

        这次若非明月天中了毒,她想着在五毒魔童身上找找看有无解药,也发现不了《百毒谱》,若非在五毒魔童身上捡到了这本《百毒谱》,昨日在杀了那童子后,她多半也不会心血来潮临时起意,想看看五毒魔童的兄弟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自然就得不到《驭经》,更不会由此产生猜测,最后在今日得以验证。

        所以说,命运的确无常,一不留神,可能一个莫大的机遇就擦肩而过了。

        想通后,幽星夜心情转好,笑道:“这等本事,已经与传说中的神通仙术无异,自该有个响亮的名号……姐姐你觉得叫摸尸术怎么样?”

        明月天道:“不怎么样。”

        幽星夜道:“杀人化书,摸尸得宝,不是很应景吗?不怎么样也这么叫了。”大手一挥,定下名来。

        “先别高兴地太早了。”明月天淡淡瞟了她一眼,不轻不重地打击道:“为什么能做到这个还不知道呢,你能确信没有后患吗?”

        幽星夜讪讪道:“额?凡事往好了想,你不要这么悲观嘛!”

        接着就发挥想象力,猜测道:“兴许是某个老神仙看我顺眼,就随手给了我这神通了呢?还是免费不收钱、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地给我的。”

        有些无稽,但也算是比较说得过去的说法了。

        有老祖作榜样,她们深知先天高人在一些方面几乎已与传说中的神仙无异了,世间神仙之说,或许源此,但也不能就此全然否定了仙人神佛的存在,只当仙佛只是以先天作原型以讹传讹所致而无真实存在。

        明月天对幽星夜这想法还是有几分认同的,但还是不肯给好脸,轻哼道:“天上哪有那么多掉馅饼的好事?”

        幽星夜嬉笑道:“你这叫做钻牛角尖。”

        明月天又哼了一声,没再坚持。

        高云山有些风光,不过二人无意赏景,何况此刻已染血腥,污了山水,自更是如此,不再多留。

        只是离开时,幽星夜心血来潮,忽起兴致,拔剑在山寨已被崩毁的大门外的山壁上,嚓嚓刻下了三列大字:

        移天星月灭白水寨群盗于此。

        大明承德四十六年腊月十八。

        凌珊留字!

        这些字不算少,也不算小,只要经过这处的人不眼瞎,基本能看见。

        幽星夜送剑还鞘,退开几步,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地点点头,道:“嗯,留名,哈哈。”

        相同的事当初在太湖剿匪时,她也做过,只不过那时候留的名号是华山双剑罢了。

        明月天冷哼道:“下次改成‘移天月星’几字。”

        幽星夜脸色一苦,道:“别别别,咱们这是江湖名号,当然得拣好听的来,月星月星,念着也不舒服啊。”

        ——

        确定了自己身怀“摸尸术”这等奇术,幽星夜眼下杀人热情空前高涨,时刻都想要找人来施展。当然了,这热情再高张,她还不至于摒弃原则丧心病狂地去祸害良善人家。

        她只想找些该杀之人来杀。

        这与江湖上所奉行的侠客之道并无冲突,反而十分契合,江湖豪侠,替天行道,杀人从来就是常事,世上也有的是该杀之人等着她去杀。正好,在护国山庄挂了名字,借着护国山庄的消息网络,她能轻松找到这些人。

        对她而言,只是从事到临头关联己身才出手,变成主动行侠罢了。

        正是这份蠢蠢欲动的热情驱使之下,幽星夜如今连暗中环伺的赵家之人也懒得理会了,持续多日的引蛇出洞之计就此宣告终结,已没心思再演戏,让明月天装中毒扮虚弱了,回到酒城后,她便去找掌柜讨来了西南地界各种出名的绿林恶匪、武林败类的消息,与师姐商量好路线,当天便带上异兽白黑,快马出发。

        西南属于六七百年前奉帝所立的九方神州之一,是一个相当广阔的地方,单论地域大小,中原北地江南西蜀都无法与之比拟,一般分大小西南。

        这大西南指的是藏地,即如今的吐蕃国,格外遥远,西陲三地中的西南,一般也是指此地,当然了,那里的人也是绝不肯按照中原正统延续近千年的称呼以藏地自称的。

        而小西南则是指滇、黔、桂三地以及湘西一带,中原人常说的苗疆、南疆,便是指这个小西南,只不过因滇地八部一百多年前被大理段氏占了五部,立下了大理国,五十余年前大明代周之际又被占了滇东南一部,这部分地区就又被区分开,如今隐有中西南之称,该说法在大理与大明两国都有流传,只是都未占据主流。

        大西南太远不谈,小西南这边,以穷山恶水多刁民或天高皇帝远这些词来形容都十分恰当,无论是大明治下还是大理治下,都不缺盗匪,只是规模皆小,基本与那刚刚被星月二人诛灭的白水寨差不多,成不了大气候。

        从食神居得来的消息,大明治下滇东北、滇东、黔西、桂西这一带,占着山头有名号的盗匪共八支,大理那边,毗邻大明的滇中、滇东南一带共五支,还有就是一些三五成伙流窜作案的恶匪。

        那些四处流窜的行踪不好掌握,暂且不理,但十三股有名有姓的匪徒山寨,幽星夜没打算放过,尽管分布各处,多花些时间就是。

        腊月二十,灭黔西乌蒙山韭菜坪刀子寨。同日,杀同属乌蒙山区的夜郎故地盘水寨群盗。

        腊月廿六,盘踞白鹭山的白鹭寨就此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年夜,一剑将桂西一霸南霸天刺死家中。

        ……

        从酒城出发,经滇东北,去黔西,下桂西,西入大理滇东南一带,北上回明疆滇东地区,辗转一旬时光有余,幽星夜不是在杀人,便是在去杀人的路上。

        仗着消息便利,这一月多来,二人连挑了九寨山贼水匪、两伙流浪大盗、边境一个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团伙与三名成名的邪派高手,死伤数百之众,每每留名。

        一时间,移天星月声名鹊起,威震西南,群盗丧胆,绿林人心惶惶,西南风气为之一肃。

        不同西南武林所传闻之中那般移天星月嫉恶如仇,幽星夜主要目的只是想要在不滥杀的原则下,尽可能地找到杀人的机会。

        就像小孩子新上手了一件玩具,必然是对玩弄这新玩具乐此不疲的。

        幽星夜不是小孩子,但她如今的情况类似。

        只是小孩子是沉迷玩乐,而她是着迷于施展奇术,杀人摸尸取得宝书那一刻的成就感与对好奇心的满足罢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15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