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星娅

第一百三十五章 星娅

        待目送了秦锋离开。

        另外一位稍显冷漠的男子闷哼一声:“奇怪,这家伙转性了?平日可是冷漠的紧呢。我爹说好几次碰上他躲在僻静处,和他打招呼也是爱理不理的。”

        问话者摊手笑了笑:“大概只是内向吧,毕竟什么人都有。诶,也无所谓了。至少这家伙好像只是性情有些阴郁,而且内心还是比较热心呢。再说了,我们村子里也不缺粮食,多他一人也不存在问题。”

        另一人讥笑道:“呵!你是不了解这家伙吧。在此之前,张婶给了安排了几分差事,结果做什么都笨手笨脚,尽帮倒忙,甚至连机械动作农活都干不好。这下给他一份哨兵的差事还觉得委屈了?看着吧,他不是想逃了,就是逞威风。我看啊,就是喂妖兽的命。”

        ……

        “呵。”终于是出了村落。秦锋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和这些“怪物”打交道,还真是让人难以忍受。如果不是清楚这些站在身前的是人,还真是忍不住大开杀戒。

        来到昨天跟丢的地点,秦锋暗自下定决心:“趁天黑之前找到那女孩。”说话间低头俯视着地面的行踪。

        这让万物萦绕若雾的视界,若用来追踪倒是颇为有用。本当是浅的几不可察的脚印,却在秦锋眼中清晰无疑。

        顺着追踪了一段距离,脚印凌乱散开。虽然因为时间的缘故深浅不一,秦锋却并不精通追踪之术无法精确辩驳,不过愈发有了把握:“看来那少女就居住在这里了。不过胆子还真大呢,想必还有族人吧。”

        也不急于一时,在密林遮日的深山中,每走一段便刻下标记,用最笨的方法搜寻。大约是只了八个时辰,杀死了三只不长眼的猛兽后。秦锋终于随着脚步发现了一座被藤蔓覆盖的寺院。

        但见轰塌的庙门前,足有十一道脚印皆出入于其中。

        秦锋不禁有些兴奋:“找到了。”没有高声喝喊,只怕又吓跑了少女,悄悄潜入其中左右打量。

        这破庙并不大,只有二百余平米。荒废许久,看上去至少有近千年的历史了。其中的佛像皆是被斩落了头颅,想来这是佛道之战留下的历史建筑。传闻那场大战不单波及了整个修真界。数以百亿计的凡人更是为此杀得血流成河。

        嗯,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个?

        但眼下有更重要的事。秦锋摇了摇头不再去想。一连检查了数个房间,皆是无人在此。若不是地上留有大量脚印,还有后院一处堆积着一堆烧焦的小型尸骸,秦锋真怀疑自己是否是寻错了地方。

        秦锋不禁喃喃自语:“这也太懒了吧,就这么丢弃在这睡得着吗?”不过相比于“人”的味道,焦臭的尸骸闻着反而觉得有些清香。

        没有再理会,既然无人。秦锋便回到了寺院正中的佛堂。一路上疲于奔行,还力战了三只猛兽。再加上这些日子在村犹如神经病般的生活,终于是忍不住困倦。

        左右环顾,将佛台上的一尊无头睡罗汉抱起。

        轰。

        年久的风华,霎时化作了碎泥落在地上。

        耸了耸肩,刨开泥土,秦锋直径躺在佛台上稍微小困一下,反正如今神经质的很,稍微的风吹草动都会把自己惊醒。

        ……

        良久,大约又是傍晚了。

        徐徐而来的微风,不,是燥风,似乎止住一会了。

        侧身浅睡的秦锋警觉地睁开眼,但见天女般的少女正安静地站在一丈外观察着自己。

        霎时为之悸动不已。仿佛梦魇的世界都为之染上了色彩。

        虽然这貌似二八的少女着实美丽。螓首蛾眉,肤如凝脂,涩熟的少女身姿,浓墨垂至微胸的秀发,尤其是那一双灵动透着好奇、天真的双眸。仿佛青涩年龄的少女所能具有的优点,全部都具备于此,秦锋甚至词穷不知该如何形容这美貌,不,是艺术。

        但真正为之悸动的并非是少女的美丽。即使失去了记忆,但也是禀性难移,对于没有“存在感”的秦锋而言,再美丽的女人最多也就产生惊艳罢了,断不至于痴迷于女色。

        而是在这万物萦绕如死烟的梦魇之境遇上了正常人类,终于确信自己不是置身于地狱。仅仅只是看到,甚至就有了一种得到拯救的感觉。

        这无关丑美、无关男女。哪怕是一只猫一只狗。甚至是一条虫,在这梦魇的视界中秦锋也会为之掘地三尺将它找到。

        感动。

        秦锋甚至没有觉察自己竟然流出了眼泪。

        在秦锋打量着少女的同时,少女打量也着秦锋。那似笑非笑勾起的嘴角,有些俏皮、也有些诡异。

        直到良久,秦锋才意识到不妥,才笨拙睡起身,正襟危坐于石台之上。万千的感动不知该如何表达,结巴了许久才吐出一句:“你,你好。”

        然起身的动作却是将少女吓得连退数步。

        秦锋霎时注意到了少女的步伐十分诡异。就像是蛇一般在地上划动。没有声息且十分迅速,难怪自己先前浅睡,会被其悄无声息地靠近至如此距离。

        唯恐少女逃去,“别走。”秦锋慌忙喊道。

        面对一个陌生可疑的男子闯入自己的居所,少女却是镇定地有些过头,或者说,天真?

        见秦锋没有动作接近。亦是停下了步伐,俏脸一歪好奇问道:“你不怕我?”

        好奇怪的问题,秦锋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要怕你?”

        少女掩嘴轻笑:“嘻嘻,你这人好奇怪。”但见脸色有些伤感:“可是其他见到我的人都怕我,而且还有人想要杀我。”

        秦锋默然:“……”这时才恍然到少女的瞳色有异,闪烁着一种不可名状的色彩。

        对于这彩色,秦锋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取得少女信任之上,并没有在意。想必是自己记忆缺失,不记得了这种颜色的叫法。不过这异样的瞳色,恐怕就是少女的祸灾所在了吧。迷信,尤其是仙门之下的眷族,穷乡僻壤的渔民,因身有异相而被处死的人不知凡几。

        自我联想着,只怕这一路来少女都过得很艰辛吧,难怪会去犯险偷村落里的家禽。这种不被理解,被排斥的感觉。秦锋竟为之感同身受,脱口便道:“以后我来保护你。”等说完,才觉得有些唐突了。

        太紧张了吗!竟然变得这么笨拙了。自己都为自己感到尴尬,秦锋干咳几声,转移话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报之一笑,答道:“星^娅。”

        好奇怪的名字,尤其是这娅字。娅通亚,是自诩万灵之长的人类,即使是贱奴也不会用此字作名。而且中间还有个古怪音节。

        秦锋尝试着发音念道:“星\&娅。”

        少女纠正道:“不对,是星^娅。”

        秦锋:“星\&娅。”

        “不对”

        ……

        直至教导近百遍,秦锋终于是能勉强正确地读出这个音节。但却愈发感到奇怪,这个音节竟然无法用文字来记载描绘,甚至说这个音节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声音所能发出。星娅这个名字,只是音译。

        这灵光一闪的念头。秦锋诧异于自己的头脑何时如此清醒了。

        可是既然如此,那自己怎么发出的?没有纠结这细支末节,秦锋否定了心中的直觉。

        “喂,喂。”

        数声呼喊,秦锋才回过神。

        轮到星娅发问:“你呢,叫什么名字?”

        秦锋正色回道:“我失忆了,都记不得了。”说完唯恐误会,又补充道:“真的,我没有骗你。”

        “我知道了。”瞧着这在意的模样,星娅忍不住笑意:“那在你恢复记忆之前,我给你想个名字吧。”说着食指穿过薄薄的嘴唇搭在鼻梁上,思考数息便道:“那就叫牧一吧。”

        看来是赢得少女初步的好感了。秦锋心中暗示着,这名字听上去还不错,比那些村民给自己瞎叫唤的什么狗剩、黑蛋不知高到哪去了。

        同时也不想触了霉头,点头便应道:“那好吧,就这名字。”不过这名字依然是中间有个奇怪的音节,秦锋又是读了数十遍才会得正确发音。

        这个少女身上太多疑点了。

        但那又如何。不管她是谁,秦锋只想和她待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在这梦魇的视界得到拯救。

        没有蠢到像盘查一般一连串的向星娅提问,而后又聊着许多轻松有趣的话题。万幸,自己记忆中对世俗的常识认知并没有遗忘,又是刻意迎奉,再加上星娅似乎不谙世事,就连世俗中许多平常认知都都不具备,自然是讨得星娅欢笑连连,神往不已。

        待自觉二人关系又拉近了许多,抓住一个契点,秦锋大胆逾越道:“我,我可以和你待在一起吗?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