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异状

第一百三十四章 异状

        “什么,他今天醒了!说了什么吗?”

        “没有,他好像失忆,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样啊,我进去看看他。”

        “张力,你为什么对这个人这么热心啊!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臭婆娘,不该问的就别问。”

        听着门外细语交谈,但听脚步越来越近,那声音就像走音的琴弦般刺耳。

        与门外交谈的态度大转弯。想必来人还以为秦锋没听见吧。

        来人友善,不,甚至有些谄媚将一盘食物端在了身前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我婆娘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连名字也忘记了?”

        秦锋点头:“是的。”也是觉得有些饿了,从盛来的盘子中取出一个黑色的长条。虽然视觉完全无法辨识,却但下意识地知道这是一块肉干。

        放入口中一嚼,差点没有将之吐出来。“咳咳。”这味道令人作呕,就在在嚼煤炭一般。即便是猪食也不至于如此,秦锋当然知道这并非是这肉干的问题,而是自己的感官出现了问题,急忙向来人解释。

        来人顿时一拍脑袋:“哎,是我疏忽了。你刚醒来,应该喝一些粥比较好。我这就叫我婆娘去准备。”

        秦锋连忙阻止:“不必了,就这个就合适了。况且我也不觉得饿。”

        “哦,对了。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张力。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尽管告诉我们。”说罢,张力没有再客套便离开了房间。

        ……

        二月之后。

        秦锋已经是能下床走动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在这村落之中,依然是感到压抑。尤其是顽皮打闹的孩童,犹若梦魇乱舞。不由升起了远离人迹的念头。

        咕噜。

        又饿了,不,是一直都在饿着。胃突然再抽搐,秦锋甚至为之疼地弯腰。

        身体渴望着营养补充,但自己却根本难以进食。拿怕忍受着感知错位的灼热口感吞下,也会作呕吐出,真是让人痛苦。

        但听让人难以忍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啊,小兄弟,你怎么?”说话间还有一只手掌拍在了自己肩膀。

        啪。

        恶心!

        条件反射的秦锋霎时便将肩上的手扇开,厌恶的神色就像是在驱赶落在了肩上的蠕虫。

        来人的面色霎时十分尴尬。

        这人倒是认识,乃是张家村的猎人队长——张庚行。一位大字不识,却十分义气的汉子,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听张力那家伙说,自己当时一直高烧不退,是他拿来了仙人传下还唯一剩下的一份“仙药”给自己服上,这才保住了性命。

        自知有些过激了,秦锋强忍着厌恶看着这比妖鬼还丑陋的脸应了一声:“嗯。”

        不过张庚行倒是神经粗大并没有在意,“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秦锋摇头:“抱歉,到现在我也没有想起来。”

        “啊,那我怎么该怎么称呼你呢。”张庚行挠着头,似乎在费力思索着:“对了,就叫你狗剩吧。名贱好养活,你大病初愈就拿这名字讨个彩头。”

        未作它想,秦锋霎时双目怒瞪。

        张庚行被吓得连连后退数步,脑中一片空白:“你,你不喜欢那就算了。”等回过神来,秦锋什么时候离去的都不知道。

        那骇人的眼神犹若凶兽睥睨,张庚行不禁心有余悸喃喃自语:“这还是人的眼神吗?”

        ……

        秦锋已经是直径向村落的一处哨岗走去。此刻天色黄昏,正是换岗的时候到了。仰头望向天际犹若末日压顶的萦绕黑烟,不由再叹息一声。

        能够提前换岗,箭塔上的弓手自然十分高兴。“哎,来得这么早?谢了啊,那我就先回去了。”将装备交给秦锋,十分高兴的便向家跑去。

        秦锋在身后自顾自补充一句:“没关系。”如果不是怕显得太过乖戾,秦锋甚至愿意整日独自一人在这里呆着。

        这个差事,是出于感激之情秦锋接下的。本来是打算加入猎人小队的,不过队长坚持秦锋大病初愈,这才作罢的。

        不过这份工作倒也并不危险。这张姓村落,乃是一修真家族的眷族,自有仙人庇护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强匪来袭。况且这四周坐落的村落,亦是属于其他修真势力的眷族,百余年来一直都是相安无事。

        只是最近一年,村落中的小型家禽不时莫名失踪。本来最初还以为是监守自盗,终于是有目击者说是被一个怪物掳走,若要问这怪物长的什么模样,却全都是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

        即使通知了仙人,也一无所获。终于,直至三月前一个婴儿失踪了。虽然不知是不是这怪物所为,村长还是下令加强了戒备。

        望着一座座间隔几近一里的箭塔,秦锋不由感到好笑:“就这种程度的戒备,真能抓到才有鬼了。”即使是有火源照明,这入夜了可视范围恐怕也不会超过二百米吧。

        当然,对于秦锋来说夜晚与白昼没什么区别。全都是梦魇一般的黑烟在笼罩。

        拨弄着手中的弓箭,“如果真有那怪物的话,最好让我遇上!”秦锋狞笑着,被这梦魇的世界压抑,秦锋心中有一种想要毁灭万物,或者被毁灭的欲望。

        不过可惜,几乎半个月过去自己都没有遇见那传说中的怪物。毕竟三人成虎,尤其是闭塞的村落,最爱传出些什么奇闻怪谈。但当真去深究,往往得到结果总是让人啼笑皆非。

        五个时辰过去。

        秦锋就在箭塔上静站着,借着不是常人能有的视力左右环顾,甚至都不愿意用手去杵着围栏省一点力气,因为那似灼烧的触感只会让自己感到恶心。

        果然,别说是哨位本身便不足,就连站岗的弓手们也是疲乏不已。这些连民兵都算不上有村中壮汉暂且充当的弓手完全没有相应的觉悟,甚至已经有人在打盹假寐。

        只觉好笑,就当此时。秦锋眼下二里外却出现了色彩,心中激动不已,甚至止不住喃喃自语:“这是……”但见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正小心的向一处箭塔靠近。小心的在假寐的弓手之下,妄图翻越尖锐的围栏。

        下意识想要大喊。秦锋醒悟住嘴,惟恐打草惊蛇,急忙跳下箭塔在围栏后向少女奔去。

        方跑到围栏之下,但见少女谨慎地探出脑袋,正好与秦锋四目相对。“呀?”轻讶一声,急忙从围栏落下。

        沙,沙,踏着草地似乎在逃跑。

        天籁之音。

        秦锋才知道草地被踩踏而过的声音是如此的悦耳。

        仙女。

        不,即使称之为仙女也不能概括秦锋此刻心中万分之一的震撼。

        截然不同于那些油锅浸水的声响,尤其是那一声惊讶的轻呼,可谓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不,我至少要与她结识。”心中念想,秦锋径直向丈余高的尖锐围栏冲去,待从木梁上径走跳下。

        却见瘦小的身体却是分外的敏捷,但见少女已经已逃出了三百米之外。

        唯恐惊动酣睡的弓手,秦锋低声呼喝:“等等。”同时亦是追去,然重伤初愈的身子却并不比少女快上多少,片刻后少女便隐入了密林之中。隔着太多障碍,即使具有一定透视能力的视觉也终究还是跟丢。

        但听密林不时传来狰狞的啸鸣,那是此地的霸主,昼伏夜出名叫蝎蝠的妖兽。

        猛地一挥手,秦锋懊恼不已,“可恶。”却是出行的匆忙连弓箭都忘记取上了,而且怕是带上,凡人也是不可能打过妖兽的吧。

        心中不禁为那惊鸿一瞥的少女担心,“那少女看上去对这片森林似乎十分熟悉,应该不会有事吧。”虽念念不忘但终究还是没有昏了头脑,想着破晓之时便出发,一定要找到那个少女的踪迹。

        ……

        末日般耀红的光芒方穿透幕天的“烟雾”,还未日出。

        秦锋背着行囊,还有自制的一把长矛便向村落外走去。

        两位驻守的侍卫拦上:“喂,喂。你确定要去?那座山可是禁猎区啊,里面有妖兽的。”

        秦锋霎时面不改色道:“嗯,在下这村里住了二月有余,什么忙也帮不上,实在是惭愧。我突然回忆起我之前也是一位猎手,自问对追踪颇有几分精通。打算去亲自去证实一下村中所传的那个怪物是否存在。”

        此言一出,一位侍卫肃然起敬,忍不住走到身前劝道:“可是那怪物要是是妖兽怎么办?不管怎么说,还是等队长回来了再去吧。”

        说话哈出的气喷在脸上。犹如剧毒,秦锋有一种皮肤要被腐蚀般的错觉。不禁退后一步,强忍着莫名想要杀人的冲动,耐心解释道:“不会是妖兽。就算是妖兽也不见得有多厉害,不然它就不会选择用潜伏的方式来狩猎了。多半是类似狐狸成精的异种吧。”

        问话者击掌恍然:“这样啊。”但见秦锋一脸坚持,还是让开了路,关切道:“那你千万小心,别逞强啊。”(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