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一百三十章 强敌

第一百三十章 强敌

        五行宗的战略意图秦锋自然是不可能知道。但是战果却是额外喜人,这三十年来被魔宗蚕食的领地收回了足足二百里。

        膨胀的自信充斥在每位五行宗的弟子心中。实力暴增后尝到了甜头,不用宗主下令,那好战的呼声早已是愈发高涨。

        便是受了警告的罗贤、孟进也是忍不住去浑水摸鱼。唯有秦锋,主动请缨去固守后方却是乐得逍遥。

        一个高耸十丈的柱形感知法阵,还有十座环绕的灵塔之下。

        “只是守卫着这座枢纽感知法阵,很有可能遇上前来偷袭的魔修啊。”秦锋日常的修行着剑法,心中也难免有些愈发担忧。

        而且听说前线的战况愈来愈白热化,这恐怕是魔修要大举进攻的征兆了吧。那自己守卫的这座感知法阵,必定是首先摧毁的目标。若不然,直径三百里大规模的灵能波动,根本休想隐瞒。

        就跟凡俗动辄十万大军交击的战争。同样修真界宗门级的战争,意图完全暴露的话,那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被心中忧虑所扰,秦锋手中的剑术也渐渐有些走样。

        脑海之中,姜宙又在指手画脚:“秦锋,我不懂剑术。但你的剑招不妨再大胆点。摒弃掉多余的防御闪躲,毕竟人总死要的。”

        秦锋顿时没好气道:“什么时候去死,那得由我决定。”修行、术法倒也罢了。就连剑术也要指点,起初还真以为姜宙懂得。胡乱教导一通之后,秦锋便再不理会。这自然是又惹得姜宙不快吵了一架。

        落不下面子,姜宙闷哼道:“呵!你怕什么,有老夫在便是结丹修士来了也能将其斩杀。即使是元婴修士,也能保你无恙。”

        “姜宙,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手中招数愈发凌冽,秦锋坚定道:“再好的东西,如果不是靠自己的实力得来,那也是索然无味。”

        “修真这条路对我来说,结果很重要。但是过程也同样重要。不管我以后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希望在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一切的成就,都是凭着我自己的实力取得的。而不是像一个懦夫,躲在他人的背后依靠施舍。”

        姜宙一愣,良久怪笑一声:“呵!还真有骨气呢。”便再也不言。

        ……

        待挥刀衍化近千次后。头顶传来风啸之声,百余位修士从要塞掠过,想必又是去增援前线的部队。

        一天刀法的练习算是完成,“今天又是一如既往的何平呢。”自言自语着秦锋回到屋内,今天不轮到自己值守,便打算再练习一番《凝元真诀》。

        这一周天都还没完整完成,识海之中便响起急促地传音:“要塞南处十里,侦测到不明灵能波动!最高戒备,所有人,即刻返回自己的位置!”

        秦锋登时睁开眼睛,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终于来了吗?不过既然是离着这么近才被感知到,想必来人不会太多。”拾起身边的骨刀,夺门而出飞到了东面灵塔之上。

        轰!轰……

        堪堪抵达,不过十余里的距离也瞬息而至。

        没有多余废话,便见南面二百余位魔修施展着术法轰击。本就只是作为一个侦察哨点,守卫不过百人。布置的防御阵法亦是十分简陋。法器、术式,一轮齐射便被破去。好在有十座灵塔,还能够勉强支撑!

        敌人五倍于己,主持哨站的长老向众人传音鼓气:“坚持住,我已经通知了掌门,援军在一刻钟之内就一定会赶到!”

        “那应该还能坚持。”借着灵塔的灵力增幅,秦锋不断的结着术印。

        火球、雷电、风刃……

        借着灵塔几乎可以无限汲取的灵力,一系列低阶术法不断地使出。明明是一个体修,手中结印的熟练动作,甚至还胜过专修术法的法修数筹,让同在灵塔之上的同伴都纷纷为之膛目结舌。

        然而偷袭者毅然是悍不畏死,似要赶在增援抵达之前要毁掉感知法阵。竟是与灵塔对拼火力。

        更有一位手持金枪的魔修,踏雷杀来。秦锋十余道术法击去,尽数被躲过。

        但见着周围同伴胆寒,不由嘴角裂笑,“别怕,我去拦住那家伙!”霎时提刀迎去。

        “好胆!”金枪灌雷,来人亦是向秦锋点来。

        但见来人有几招斤量,秦锋顿感愉悦:“果然不是芸芸之辈。姜宙,你别出手。我要亲自杀了他。”

        姜宙嗤笑:“我压根就没这打算。”

        呛!

        骨刀暴涨着幽蓝灵光,秦锋直向枪头点去。方一交手,二人便陷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一金、一蓝。两道遁光上天入地来回遁走。疾雷、狂岚来回奔驰,所过之处连大地都被耕犁推翻。难以捕捉的速度,更是让旁人都无法为之插手。

        修真以来,还是头遇上一次同等境界,武技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武修。

        心中战意愈发高涨,愈发地感到愉悦。

        极佳的状态下,手中的刀法也愈发流畅。

        金石交击声之下,却是打得旗鼓相当。

        正当秦锋自得其乐,姜宙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就像是私塾的先生看着学生拿着篇错误百出的文章洋洋自得,终于忍不住斥骂道:“蠢货,你这是要打到什么时候!雷系术式的优点就在于速度,与奔掠时可以得到极大增幅。将他的动作封住,你就赢了!”

        秦锋顿时恍然:“还能这样!”这才明白了为何此人的招数总是上窜乱跳的厉害。出招也是径走弧线,或是冲刺助攻。

        待见其又是故技重施,退冲杀来。

        术式——土震。

        秦锋顷刻半蹲下身,一拍大地,周身三丈内霎时翻起土浪。

        全然没有意料到敌人瞬息看破了自己的破绽。但见杀来的枪客,一脸狂喜踩踏着向天坠入的土流石块,借力直向秦锋眉心指来。

        呛!

        稍微解开些许潜能,秦锋以更快的速度挥出一刀挡住。

        武器交击反震力下,枪客下盘稍有不稳。

        秦锋抓住这刹那的工夫,贴身而去,再不给任何拉开距离的机会,骨刀已是绵延不绝地斩去。

        当真如姜宙所言。失去了速度来助力,枪客再无先前的威风。金枪左右横挡,完全跟不上自己的动作。

        性命危急间,“可恶!”枪客瞪怒欲裂,双手一紧手中金枪。

        秦锋亦是同时动作退走,但见随着金枪横扫而过,无数红色雷霆缭绕逸散,宛若天威。

        可惜此招的起手动作实在是太明显了。

        “呼,呼。”但见枪客喘着粗气,一脸疲乏之色。

        但见那威势便能猜到对使用者的灵力损耗当是相当巨大。

        “师兄。”但见处于劣势,十余个魔修顿时从空中遁下保护。

        数十道术式击来,秦锋只能再后退拉开距离。望着一脸忌惮之色的枪客。不禁失望:“嗟,原来只是虚有其表啊。”

        枪客此时依然还没有从震惊恢复过来:“你是怎么看破……”

        给灵塔上驻守的同伴下了掩护的指令。“让我用刀来告诉你。”说话间,在齐射而去的术式中,秦锋再度冲上去。

        ……

        五人,足足斩杀了五位精锐魔修。待见又有人支援而来,秦锋这才意犹未尽抽身退走。

        “说好的支援怎么还不来?”同时心中也有了些不详预感,还是保留些灵力为好。

        止住欲要施法攻击的众人,先前还恼羞成怒的枪客哄然大笑:“哈哈,哈哈哈哈。蠢货,虽然遗憾没能先一步毁掉感知阵法。但是你以为你就赢了吗?”而魔修一方,霎时也暴涨出高昂的呼喊声。

        但见天际的尽头,至少上千的黑点在涌来。

        鸟群?

        不,不可能有这么庞大的鸟群。

        顿时生了退意,秦锋蹙眉:“难怪支援迟迟没来,遇上了魔宗的主力了吗?”

        枪客一时笑得愈发得意了:“哈哈,看见了吧。你败了。”

        嘴角一笑,秦锋眉头舒展道:“我败了?不,只是这无用的宗门败了而已。”说话间,便做出了让所有人都惊讶的举动——临阵而逃。“虽然有些遗憾。但是骄傲吧,同等境界中,你是第一个与我交手一百回合还活下来的人。”

        ……

        数息后,枪客才回过神来但见这遁光其实寻常炼气士所能企及的,恼羞成怒大喝:“休想逃走,看我师尊亲自灭杀了你!”

        此话一出,远方天地的一座黑点猛然亮起。却是一面色坚韧的紫发女子扇动着烈焰翅膀追来。

        天空骤然暴起的红光吸引了秦锋注意,“这遁术,莫非是结丹修士!只希望来人不要在意自己这种小角色了。”不过在此之前可不能被追上了,果断求助:“姜宙,助我。”

        姜宙没好气道:“这时候就想起我起了!尽管遁走,先且看能不能甩开。”(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