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胜

第一百二十九章 胜

        一切不过都在一瞬间发生。秦锋便与罗刹交手三回合,甚至岳山与那鬼手都没能反应过来。两者的过招没有任何技巧可言,更没有世俗间的武功。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只有最简洁的轨迹,力量与胆识的较量。

        “好!”罗刹退后一步大叫一声,脸色浮出嗜血的疯狂激动叫道:“没想到能遇上一个实力不错武修。来战吧,不死不休!”

        秦锋指刀狞笑:“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但见,罗刹转头对鬼手说道:“你去对付另外那个修士,别让他来妨碍我!”

        “呜。我就知道会这样。罢了,谁叫你是头儿呢。”鬼手冷漠的目光中透露着些许无奈:“对这种废材出手简直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岳山怒喝一声:“口出狂言!”奔走间终于祭出了符箓。黄色的剑芒与鬼手的法球缠斗在一起,仗着老祖赐予的符箓一瞬间便再了上风。鬼手皱眉:“最烦的就是这种靠着法宝逞威风的废物了。”话虽如此,手上却并不慌乱似乎另有依仗。

        ……

        岳山的战况秦锋自然是顾不上,转瞬间又是与罗刹战作一团。刀光剑影中犹如两个舞者在刀刃上起舞。秦锋不敢有丝毫怠慢,哪怕出现一丝疏漏便是被分尸的下场。双眼更是开始泛出鲜血,这是秦锋将灵力注入双目,且灵解后造成的后果。没有任何修士敢这么做,秦锋这也是因为修炼凝元真决也算是初窥门径再加上姜宙的指点才掌握了这么点技巧。

        砰,砰,砰!

        两者交战不下百回合,罗刹心中竟有些烦躁。明明自己的速度比他快,力量比他强。眼前这对手总能用更简洁的轨迹与自己交锋,刀剑之间的碰撞更是总能选到最刁钻的角度让自己难以发力。“是那双眼睛的原因吗?”罗刹看着秦锋已经通红的血眼,暗自琢磨,看样子只能凭借自己更加深厚的灵力加对手压制了。

        就在这么走神的一瞬间,早已隐匿在一旁的恶魇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又是用处惯用的套路啄向罗刹的一颗眼珠。

        “糟了!”罗刹大惊,奈何剑势已收不回来。好转头偏向一边,以免被啄瞎一只眼。就这转头间,正好对上了恶魇通红的眼球。一时竟呆滞不动。秦锋没有任何犹豫,骨刀刀尖转势点向罗刹的心脏,恶魇空中也是骤然翻转啄向罗刹右眼。

        “呜!”

        “啊。”

        罗刹捂住右眼和心脏连退数步,连发出两声闷吼。大量的鲜血从二处要害渗出,即便如此罗刹也没丢下手中的长剑。

        “嗷!!”一声厉吼,罗刹不知是释放了什么邪术,浑身肌肉暴涨了一圈,松开了捂住右眼和心脏。胸前的肌肉翻转堵住了流血伤口,空洞的眼眶同仅剩的独眼狠狠盯着秦锋,如此的伤势竟然也没能将罗刹致死。

        “我不会忘了你,下次我一定会取你首级。”罗刹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这种伤势必须要尽快回宗门得到治愈。转头对鬼手很是坦荡地吼道:“鬼手,我败了。我们撤。”

        正召唤出一群厉鬼、幽灵配合法球将岳山打得手忙脚乱。鬼手有些惊讶,这还是罗刹头一次面对同阶修士败落:“什么,你竟然认输了?那吴树怎么办?”

        而岳山,早已是祭出了最后的底牌。一个能激发护盾的玉佩和一个巨石傀儡,若非如此早已败落而亡。

        “不管他了,他本来就不和我们是一路人。”罗刹虚晃数刀逼开秦锋,双腿一曲。“砰!”爆出巨大的气劲飞身跃出,半空中祭出飞剑迅速遁走。看着这远超自己的速度,秦锋只能望而兴叹,或许自己也该去搞一个飞行法器了。

        “我不会放过你。”见事不可为,鬼手也只得放弃到手的人头。“我的成名记都还没给你展示一番。”说罢招过身边厉鬼幽灵,将鬼手包裹化作一团黑色遁光遁走。

        姜宙不愿出手。见追击不上,秦锋只得手刀森然道:“趁还有时间,赶紧给你自己取一个谥号吧。下一次见面,你可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岳山一擦额头的汗珠,后怕道:“好,好厉害。”自己有老祖赐予的如此多筑基修士才用得上的宝物,竟然被这鬼修死死的压制,差点丢了性命。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赶紧去支援孟进、罗贤。”秦锋没敢耽误,拉上岳山返身去支援二者。

        ……

        “呜啊!”吴树因为先前受了不小的重创。

        孟进、罗贤二人又有咒纹加持,身上更携带着有不少秦锋给予的符咒,竟然没能打过两个炼气五层的炼气士。已经是舍弃了本体,整个人从树躯中脱离,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却是大量的树根在地上缓慢的滑动。狼狈不堪的同时又是显得如此狰狞恐怖。

        “还好平日里每日与罗贤一同四处与人切磋,否则今日还真打不过这树精。”孟进祭出飞剑不停的攻击吴树暗自想到。

        “罗刹!鬼手!”又是一剑刺中,吴树身上已经满是窟窿。全凭树精特有的强大生命力支撑。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一战,没想到这四个修士并不像他们的修为那样显得不堪,特别是那个手持骨刀的修士。

        吴树已是绝望,一头钻入大地,下半身的树根狂乱的舞动进行防御,一时间二人的劣质飞剑竟拿吴树无可奈何,整个人慌不择路竟妄想钻入地底逃生。

        全然无法靠近,罗贤色变:“糟了,他要逃走!”

        霎时,秦锋终于赶到:“死!”手中大量灵力涌入骨刀。

        风斩。

        全力挥出一道扭曲了空气的乱流。

        “啊!!!”吴树终于发出一声嘶叫,整个下半身被斩落,且上半身倒插入土中喷涌,深绿色的汁液不断洒落在空中……

        见罗贤挖出吴树的尸体手拿飞剑割下他的头颅放入一个袋中,孟进厌恶的说道:“哎,你干什么啊!”

        罗贤抬头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回去邀功了。替宗门除掉了如此棘手的一个敌人,总该赏赐我们些什么吧。”又转头看向秦锋。

        自然不会去抢夺下属的功劳。秦锋摆手:“你们自己拿着吧,这份功劳本该属于你们。”

        “没有前辈,我与孟进断不可能战胜这树妖。”罗贤谦虚说道,秦锋果然如他所料没有争功的意思,藏在死角的左手不着痕迹的将乾坤袋悄悄放入怀中。

        “别一直墨迹了,快走吧。”岳山有些担心逃走的二人搬来援兵催促道。

        “嗯,就依岳兄的。”秦锋也是见二人在吴树的尸首上搜索了一番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战利品,叫上二人迅速离去。

        一行人一刻不停的在林间、山野、平原迅速穿越,不时能看见一些遗留的尸首、残肢和一些法术的痕迹,完全可以想象战况的惨烈。甚至恶魇还数次探查到数次小规模的战斗,不过秦锋等人皆是远远避开没有任何前去相助的意思。

        于私秦锋等人与这些宗门弟子并不熟络,敌人更是有备而来贸然参展难免死伤,特别是对于孟进、罗贤更是如此。于公对于五行门众人更是没有任何归属感,就连岳山也只是完全遵从于他的老祖岳德而已。

        “呵,安全了。前方有我方宗门构筑的临时营地。”秦锋借助恶魇的视觉侦测到了还在数里外的增援部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加快步伐赶到营地。

        ……

        “嘿,什么狗屁魔修。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一个身上有些挂彩的修士正对着几个围绕自己的同伴吹嘘着功绩,手中摆弄着两个万象魔宗标配的飞剑。

        “看来这五行门搞的那什么丹药效果不错啊,不仅仅只是提升了数层境界而已。”秦锋打量了一番喃喃自语。整个营地没有向秦锋所想象的那样哀鸿遍野,外门的修士忙碌着构筑防御法阵。

        杂役修士们则亢奋的讨论着这场突如其来的的战斗,一个个恨不得即刻再杀入战场。秦锋等人在营地中逛了一圈,很是听了一些这些修士胡吹海侃,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这些杂役修士能和有备而来的魔修抗衡。

        “天赋觉醒?这不是那些传闻中具有最顶尖资质的人才能发生的吗?”岳山也是一惊,随便一个这样的人才都能引起名门大派的哄抢,怎么可能成片成片的出现。

        “看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了。”秦锋看着一个修士炫耀一般握住地上一堆泥土,投掷向一块巨石竟然轻松的将其砸出一个凹痕。秦锋走近几步,捡起泥球用手试了试竟然变得如同金属一般坚硬浑如一体。再看四周这些修士,不知为何心中直觉这绝非是好事。力量,从来就不是免费可以得来的。(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