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遇敌

第一百二十八章 遇敌

        一个人影飞速的在树林中穿梭,有些破损的衣裳依旧能辨认出是五行门的弟子,写满恐惧的脸庞不时往身后看去,却什么也没发现。

        沙沙。

        微风吹动着树叶,让这已是惊弓之鸟的弟子猝然加快步伐,好似身后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在追击一般。

        噗!

        只觉自己忽然变轻了一般,逃亡者恐怖的发现自己在空中不停的翻滚,一个无头的身躯正喷着数丈高的鲜血,身边站着一个长着魔鬼一般脸庞的魔修正擦拭着染血的长刀。

        “他是什么时候追上我的!”逃亡者最后想到,一股剧痛伴随着不可抵御的无力感带走了这脆弱的生命。

        “全是些杂鱼。”又是走出二人,一人衣着怪异,好似穿着一身树皮。另一人面目阴冷,一身黑衣手握一个黑球,黑色的雾气在球体上不住的翻腾。“都杀了二十多人了,什么收获都没有全是些垃圾灵草。”

        黑衣修士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呵呵,吴树。那么我们就一直杀下去便是了。难得一回有师门撑腰,总算可以肆无忌惮的杀戮了。”祭出法球将残尸中的生魂吸出吞噬。

        “哼,鬼手,你这鬼修只要有修士魂魄吞噬,你自然是没意见了。”披着身树皮的修士毫不客气的反驳,和这黑衣修士显得相当熟络一般。

        “啊啊!我需要一个真正的对手!”手持长刀的修士转身,露出一张没有皮肤的狰狞魔脸,一根根肌肉裸露在外,伴随着低沉的嘶吼犹如蚯蚓一般扭动,好似炼狱修罗。若是有魔门修士在此,定能认出这三人便是万象魔宗最为杰出三个炼气期一辈的修士。

        “喂,罗刹你能别这么夸张好么。”吴树夸张地捂住额头:“这一次战斗不会有筑基期的修士参与,所以你不会遇上什么厉害的对手的。”

        ……

        在一个凹陷的盆地中,秦锋等人正采集着这里特有的一种灵草。

        甩动着手上的灵草,将根本的泥土甩落。孟进抱怨道:“怎么都是些寻常货,还都是辅药。”

        就像队伍中的润滑剂,罗贤调笑道:“若有好东西哪里会轮的上我等。加把劲,我估算着这么多灵草,怎么也能卖上五颗灵石。”

        秦锋与岳山也是没“闲着”。相互交换着修炼的心得,正说到畅快处,岳山袖袍猝然闪出亮光。待见其取出,竟是一张传音符。

        “遭了。”岳山一观连忙说道:“我等门派此举激怒了这里一个叫做万象魔宗的门派,他们竟然派遣了大量炼气士围剿我等杂役修士。五行门也派出了所有筑基以下的修士前来支援。”

        这种宗门之间的争斗秦锋可不想莫名卷入其中,秦锋果断做出决断:“那我们还是赶紧撤退!”

        就像凡俗之间的战争,不允许使用瘟疫、屠城等丧尽天良的手段谋胜。在修真界,这种小规模的摩擦也是有不成文的规定只许同阶修士进行搏杀,不得有高阶修士卷入其中伺机进行屠杀。但这又有谁说得准会不会有例外呢。

        自然是无人反对,再也不管这些没有采集的廉价灵草。更顾不得为姜宙去潜入寒池早那疑似不知存在的神秘能量波动。

        秦锋一众迅速向师门返回。一路上众人不敢再做停留,比来时更多了几分警觉、严肃。

        一路急行有着恶魇探路,秦锋等人已是远远避开的三群不知敌我的队伍,一路上倒也无惊无险。

        秦锋一路沉思突然开口向岳山问道:“岳兄,你说这五行人莫名其妙的派遣我们这么多的低阶炼气士来,难道就是为了采集这些廉价的资源么?”

        “我怎么会知道。”岳山有些不愿与秦锋讨论这种敏感的话题。“或许是想以此位借口攻击万象魔宗吧。毕竟万象魔宗的领地五百年前可是完全归属于五行门的,何况他还是魔门,正道修士自然人人得而诛之。”

        “是这样么。”秦锋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断然不信这岳山只会有这种肤浅的见解。秦锋更愿意相信这场“阴谋”,都与这次五行门发下的奇怪丹药有关。即便真如岳山所说,是为了夺下以前的领地,但也远远没有岳山口中那么简单。

        正欲在说些什么,秦锋突然脸色一变,喝到:“我们被发现了。”

        呜!

        撕风裂响的尖啸。

        却是一只黑色的利箭在一个巨树的掩护下狙击正在巡游的恶魇,好在躲了过去。

        望着上空嘶叫的恶魇,“失败了。”罗刹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没有嘴唇遮盖的利齿。

        “那也没什么,想来吴树已经拦下他们了。”鬼手在罗刹身边站里着,双眼一刻也没从恶魇身上离开。由于常年接触生魂的缘故,鬼手一眼就看出了这只乌鸦绝非凡尘之物。

        而另一边……

        “轰!”秦锋脚下忽然爆开,伸出一只树爪直追秦锋不放。更有一颗颗怪异的果实弹出在空中爆开,流出鲜红的汁液竟然是带有腐蚀效果的鲜血。

        “哼!万象魔宗的杂碎吗!”早受到姜宙提醒的秦锋,怎么可能被偷袭中,终于再一次抽出骨刀,一刀狠狠斩下。

        “咔,咔,咔!”势如破竹一般,毫无阻碍的斩断了树妖的一只手。

        “啊!!”树妖的树干突然扭曲露出一张人脸,正是那吴树发出一声痛呼:“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一刀斩断我的本体。对不,你这刀根本就不是一般的法器!”吴树这才仔细打量了一番秦锋的骨刀,没料到吃了一个不小的闷亏。

        “你以为你真伤到我了么!”吴树恶毒的盯着秦锋,被斩下的伤口处迅速发芽,长出了一只新的手臂。“这一次我要宰了你。”

        “孟进,罗贤。这个树妖交给你们解决了。”秦锋的注意力却没在这树妖身上,这个树妖看上去更是注重防御,交给这二人刚好可以应付。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罗贤与孟进的实力太低,若真是混战起来只会对我方不利。转头对岳山说道:“前方还有两个魔修正在路上赶来,我们即刻迎上去。”

        战斗之中两个互有间隙的人也能瞬间建立起深厚的情谊,更何况先前还在寒池被救了一命。“好!”岳山甚至没有思考,果断的答应,收回了正要祭出的符箓。

        “嘿,你问过我吗混账!”见这人如此无视自己,吴树怒极手臂一甩,伸出数到蔓藤在空中犹如灵蛇翻滚试图缠住秦锋。

        “爆!”没管这蔓藤,秦锋厉声一喝。

        轰,轰。

        这吴树才刚长好的新手再次爆开,原来秦锋在当时挥刀的时候,便在骨刀上贴着的三张火符,在击中的同时也黏在了吴树的躯干上。

        “啊!”半个身子都燃起了大火,吴树再也顾不上拦截秦锋,转头对着树身喷出一口绿色的甘露。“可恶,你这混账。我绝对饶不了你,我要将你做成养料,永生永世都被插在我的树身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哈你的实力若有你的嘴皮功夫一半。也不会落得如此窘状了。”秦锋转头看去,火势已被这树妖扑灭,焦枯的枝干又开始发芽。

        转头又对孟进、罗贤说道:“拖住他就行,不必强求击杀。”

        同时秦锋两只手快速结印,一息间便结成十二道手势:“起。”

        霎时两人的手竟然变得通红,火系的灵力在二者手中开始散发。自然是秦锋激活当初刻在他们身上的咒纹。

        这一幕也是落在岳山眼中,没有说话,紧紧跟着秦锋。心中暗自想到这秦锋的这个蛮术可能并没有自己老祖所说的那般简单。

        ……

        “吴树遇上麻烦了。”飞纵间鬼手那没有瞳孔的眼珠突然泛出大量血丝飞快转动。

        “这个废物,平日里就怂的跟一只乌龟一样。几个小角色都拿不下也是他活该”罗刹有些不屑。

        猝然,忽然转头从树干之上向身边一处空地跳跃,手中长刀急速斩下:“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被发现了么?”借用隐身符偷袭果然还是失败了,但这也在意料之中。秦锋毫不顾忌也是举起骨刀一刀斩去。

        呛!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伴随着飞散的火花响起,秦锋双脚更是深深陷入地下二寸有余。没想到对方其中一人同样是体修,而且似乎要比自己高深许多。

        “好机会。”见二者僵持,岳山更是不会放过如此良机,迅速祭出符箓。“滚开!”

        罗刹却如未仆先知一般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手,转头对准岳山张**出一只骨刺,单手挥动长刀刺向秦锋喉咙,腾出一只手迅速抓向岳山心脏。

        而整个过程,岳山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的对手是我。”秦锋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侧身躲过要害任由长刀在脖子划出一条血痕,骨刀灵活从下向上一挑迫使罗刹收手。

        数个弧度的偏斜,堪堪让骨刺刮过岳山左耳些许肉沫掠过。(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