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多宝道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多宝道人

        “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若是如此我们可就摊上麻烦了。”随秦锋一说,孟进也是有些不安。

        “你这乌鸦嘴!”秦锋笑骂道转身向河边走去。

        “嘎!”恶魇竟似听的懂一般,在秦锋肩上大叫一声表示不满。

        轰!

        水中突然爆起巨大的浪花,一个身影狼狈跃出,正是岳山。“秦兄,助我!”一手抓着一只体型略大的烁光鱼,一手拿着黯然的符箓。

        轰!

        比起先前爆出一团更大的浪花。一只巨大的鱼飞跃而出,竟是一只长满利齿足有四五米长的烁光鱼。

        秦锋不敢怠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鱼。”不要钱似的甩出五道火系咒符。没办法,如今秦锋除非御风术等能有助于近战的术式,为了能更快的修行,几乎是放弃了术式的修行。

        “嘎!”恶魇也是不甘落后,黑色的眼珠突然泛红。发出一声尖叫,迅速飞出瞄向巨鱼的眼珠。

        五个巨大的火球迅速击来,巨型烁光鱼只得放弃眼前的猎物,转头一口喷出一道水柱。

        嘶!

        水火对撞,一时间烟雾弥漫。虽是雾气腾腾却是丝毫没有影响恶魇的视觉,霎时化作黑色流光掠入。

        “呜!”待烁光鱼发现恶魇时,已是为时已晚。在空中无处借力的巨型烁光鱼左眼硬生生的被挖出一只硕大的眼球。

        鲜血四溢,巨型烁光鱼愤怒地喷吐着水剑,但都被恶魇轻松的躲开,罗贤与孟进二人也是祭出两把的下品飞剑伺机偷袭。

        秦锋在一旁伺机而动等待着一击毙命的最佳时机,奈何这巨鱼也是学聪明了。怎么也不肯靠近河岸,也不在空中飞跃。最后在岸边对峙一阵后,巨型烁光鱼这才缓缓沉入池底,临走时一只独眼也是阴冷的盯着四人,冰冷恶毒的眼神不由让人感到心悸。

        岳山脸色异常苍白,看样子是中了寒毒,惊魂未定犹是一脸感激道:“真是多谢各位了!不然的话我定然不会如此轻松的就从这禽兽的口中逃出。”

        “你没事吧?”孟进关心的问道,看着岳山的脸色可不好。

        “没事!我自带有解毒丹,再运转一下功法便好了。”说着,岳山盘腿而坐,穿上衣服勉强笑道,便闭目运转功法。

        秦锋没有理会,因为姜宙又苏醒了:“我感应到了一小股能量。”

        “怎么回事?”对于这姜宙时不时突然在自己脑中传来一道意念,秦锋已从当初的一惊一乍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刚才从那巨鱼口中感应到一种残留的能量,池底肯定存在一种能量物质。”只要是和能量有关的东西,姜宙总是非常的关心。

        “难怪会长出一条这么大的鱼。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你探查到了吗?会不会是一条灵脉?”秦锋这时也是大感兴趣,若是一条灵脉的话,到时候姜宙随便给自己留上一点那都是巨大的财富。

        “不知道,可能是灵脉,也可能是个陨石或是其他东西。”姜宙也不敢肯定:“我现在不敢为你施加那种提升你实力的道术。如今我所剩灵力无几,若是这池下什么都没有,那我恐怕就又要陷入沉睡了。”

        “那只能以后再来了。”秦锋也只得无奈道,自己根本没能力在水中打败这巨鱼。忽然福如心至想到一招:“等等,我有办法解决这只巨鱼。只是不知这池里还有没有其它的妖兽。”

        “真的?没有。”姜宙也是惊喜道:“我能感应到,这只鱼便是这池底最强的生物了。想来一定是它独占了那样东西。”

        又是过了一刻钟,岳山已是运转功法完毕。见岳山面色红润,并未受重伤,众人也是没有因此影响心情,开始享用鱼肉。秦锋正欲拿过一只穿在树枝上肥鱼,一只脏手却是抢先一步。

        “好吃,好吃。”一个面容邋遢,身着一身不知有多久没洗甚至连颜色都分不出的道袍口齿不清的说道:“喂,你们还真厉害啊。道人我打这池中鱼的主意不知多久了,都没捉到一条。没想到你们一来便抓了这么多。”说着伸手又是要拿一条。

        看着这疯疯癫癫的道人,秦锋神色有些凝重没有阻拦,竟然看不透他的修为,若不是筑基修士那也是炼气十层以上。

        啪!

        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又如当初敢逾越秦锋去寻贾老拜师。孟进鲁莽地捡起一截树枝狠狠的敲在这道人手上。

        “哎哟!”道人夸张的叫了一声,“哪来的毛头小子,这么没礼貌。竟敢打你爷爷多宝道人!”

        孟进一听,这多宝道人还占自己口头便宜。又是一鞭打去,却被灵敏躲过。也不知又是哪根筋愣了,恶骂道:“你这老头,吃我鱼肉不说还占我便宜真是找打。”

        正要说些难听的话好在秦锋及时伸手示意了孟进闭嘴。又才起身作揖,不卑不亢道:“前辈莫见怪,还请别和我等小辈一般见识。前辈若是喜欢这鱼肉不如就与我等一同享用。”

        “无妨,无妨。我可是多宝道人,怎么和这种毛头小子一般见识!”多宝道人若顽童嬉笑着坐下又是拿着一串鱼肉啃着,倒也豁达。孟进这时才暗自查探了多宝道人的境界,见看不出深浅,惊得一身冷汗,差点惹出大麻烦。

        “多宝道人?”岳山心中也是一惊,这个名字他也曾听自己的老祖提过。听说他是一个结丹期修士的后辈,曾深受这修士的欣赏。但却痴迷于炼器,对各种道术兴趣缺缺。令这结单修士觉得此人舍本逐末,奈何又屡教不改,终于后来失望后便弃他而去。

        从此这人便自称多宝道人,又不知受了什么打击便变得如此这般疯疯癫癫。身上众多的法器惹得不少人垂涎,但令人惊讶的是就连寻常筑基修士都没能打过他,反倒有不少人折损在他手上。反倒是壮大了多宝道人的名声,加上他那位结单期的先辈。再也没人敢来寻他麻烦。

        “晚辈岳山,参见多宝道人。”想到此处,岳山连忙起身鞠躬说道,倒是行了个大礼。

        “嗯,嗯。”奈何多宝道人连连摆手,根本不搭话。兴趣全在嘴上那条鱼上,岳山只得尬尴地坐下。

        见这位前辈行事如此“怪异”,秦锋不再拘谨,也是拿起一条鱼。这多宝道人胃口倒是很大,一人便吃了五条,秦锋只得让恶魇再去捉几条。

        “你这只灵兽倒是不错啊。”多宝道人一见这乌鸦如此通灵,也是有些喜欢:“我用法器和你换如何?”

        秦锋自然不会舍弃这恶魇:“前辈,这只灵兽已于我签订了高阶血契,恐怕只能让前辈失望了。”何况签订血契后除非宠物自己叛变,否则他人是无法将其完全驯服。

        “可惜了,可惜了。”多宝道人连叫二声可惜,可实际上只是另有算盘,“吃了这回还想吃这鱼可就难了。”

        原来这道人打的是这主意,秦锋不禁哑然失笑。“前辈若想吃了,以后不如来五行门找我,我在那杂役部居住。那里的人多半认识我,稍一打听便知。”

        多宝道人放下手中的鱼,抬头说道:“你这后生倒还有趣。明明是一个杂役却如此不卑不亢,有趣,有趣。”多宝道人暗自查探了秦锋的修为,不过炼气四层而已,甚至境界比其他三位都要低些,却在四人中隐隐为首。心中不禁有些欣赏。说着摸出一张符纸递给秦锋。

        “这是一张传音符,以后你若是遇见了什么有趣的事都可找我,特别是在寻宝与破除禁制那方面,我可是行家。”多宝道人顿了顿:“若是有什么小麻烦也可找我,算是回报你请我吃鱼的恩情了,不过若是找筑基期修士有关的麻烦可别来烦我了。”说着多宝道人抚着肚子起身,摇摇晃晃便离去。秦锋等也起身拱手相送。

        待多宝道人离去,岳山才敢羡慕道:“没想到秦兄你竟是与一位前辈结下了善缘啊。”并向秦锋解释了一下这多宝道人的来历。

        “谁又想得到呢。”秦锋把玩手中的传音符,“或许哪天真是机缘巧合用的上这多宝道人了倒真可求助一番。”(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