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宗门任务

第一百二十六章 宗门任务

        隶属管辖的众杂役弟子纷纷摩拳擦掌,激昂地喊道:“遵命!”都是有些神情激动,都将这次难得的历练当做一次机缘了。臆想着发现什么珍奇灵草,或是什么妖兽卵。立下大功,进入外门得到大量赏赐。

        看着这些异想连翩的杂役,秦锋也不点破。等这些人过些时日就自然明白修真界的凶险了。寻宝?秦锋对此从来没有从在什么奢望,虽然以前确实得了不少的机缘。但又有哪个不是拼了性命才得到的?

        犹如一只蝼蚁,在巨人脚下打转,伺机捞取好处。秦锋如今都在感叹哪来的如此好运。对于如今的历练,或许五行门给予的《修真界宝鉴》才是最大的收获吧。里面记载的各种修真界的事物,倒真让秦锋长了不少见识。

        ……

        在一处阴森峡谷的洞穴中,竟然存在一个极大的地底网络。时不时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嘶吼,往来的人影大多也是面色狰狞,皮肤或是苍白或是乌青。毅然是一个魔修的领地。

        “砰!”一个枯槁的老者,一拳狠狠地砸在石桌上。双目竟是一血红,就连瞳孔都没有:“这五行门真的是翅膀长硬了!以为和释天盟搭上了什么狗屁关系,就敢四处派出一群杂种越界收集修真资源!真以为我万象魔宗不敢动它了?”

        见血老发怒,上来汇报的一个年轻修士惶恐的跪下说道:“血老请息怒。”不是自己胆小,而是实在喜怒无常,有不少弟子犯了一点小错便被他生生炼成了血尸。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见这弟子如此窝囊,血老怒喝:“怂的跟世俗的太监一个模样。”

        “你且速去将此事通报教主。”血老脾气虽暴,但也不敢逾越行事。“想来其他的门派一定也知晓此事,这五行门虽然只针对了我万象魔宗,但唇亡齿寒的道理想来他们都懂。毕竟这里的门派或多或少都是侵吞了不少原来五行门的地盘,今日是我万象魔宗,明日便会轮到他们。不管教主如何决定,我也要去给他们敲打一番。”血老自言自语的说完,舔了一下鲜红的嘴唇,转头望向还跪在地上的弟子。“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

        秦锋等人自然不知道五行门的大动作已然是惹恼一个魔门宗派,还踏入了别人的地界。一连三天一群人所获甚少,甚至在第二天便有人独自离队,去寻找所谓的珍奇药草。

        今日更有不少人吵吵嚷嚷说要分队行动,已然是压制不下。只有秦锋在修炼了那控兽术后,可以共享恶魇的视觉并下达指令后。倒是采集到不少长在树上或是一些隐秘之地的药材等物。虽都是稀疏平常之物,但恶魇的视觉倒是让秦锋惊叹不已,视界一片血红,而富含灵气的物质却是一片蓝色。可以说是任何含有灵气的东西都能被恶魇轻松发现。

        “我看你们如此不耐烦,那我们便分队行事吧。”队伍中的争吵声越来越大,就连孟进和罗贤都有些控不住场面。

        毕竟这与当初干杂役时已是不同,这三个所谓的“管事”在那一旁什么活都不干,大不了自己多干点就是,毕竟有这么多人三个人的活分摊下来也多不上多少。而如今这事事关自己的仙缘,已经是没有人愿意退让,哪怕秦锋修为有些高深,也再也没人买秦锋的帐。

        不等众人喜出望外,秦锋招手指向岳山:“岳兄,你且与我们一同行事吧。我们四人一起也好有个照应。”不由分说,便走上前去将岳山引来。

        根本没有给岳山拒绝的余地,倒不是秦锋睚眦必报,只是单纯的看上了这岳山身上的法宝不错,想找一个免费的强力打手而已。

        “这?”岳山倒是有些迟疑,觉得先前与秦锋的见面毕竟闹了些不快。但又想到这群人中只有秦锋的实力稍微强点,若要组队只有找他。不然的话便只能自己单独行动。

        “好吧。”岳山最后还是还是答应了,毕竟多一个人也好有个照应。若是遇上了险境,还有份逃跑的余地。也是不怕秦锋有二心,毕竟有如此多人都看见了,再者也是岳山对自己身上的各种法器有信心。都是聪明人,想来也不会干这种蠢事。

        “哈哈,有了岳兄我等联手。只要没遇上天厄级的妖兽,定无难事。”秦锋爽朗一笑,再也不顾剩下那些修士,径直离去。

        对于秦锋来说,这些人已经没有再用下去的必要了。当初秦锋也不过就是想借这些之手,让自己脱离劳役之苦而已。既然这些都不服自己,何苦还再去管他们。

        ……

        没走一会,岳山与秦锋等交谈一番后,忽然指着一个方向说道:“不瞒秦兄。我的一位长辈是五行门的一位内门的前辈,这次历练他也同样交予我一次任务。要我去寒池捉一只烁光鱼。”

        “好啊,反正我等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就随你吧。”说着秦锋忽然蹲下,抛开泥土。竟然挖出一粒刚破开的种子,见此物无用又将它埋在地里。

        “好恐怖的神识!不对,神识不是只有筑基修士才有的么。”引得岳山心中惊叹不已,这秦锋果真如老祖岳德所说一般不简单。却是压根没想到这东西是恶魇这只不起眼的乌鸦所发现的。

        “不过是一些旁门左道而已。”见岳山忍不住好奇询问,秦锋也是随口编个谎言答道。秘密只有当只有自己才知晓的时候,那才是秘密。

        四人并没有走多远,不过二个多时辰便到了岳山口中的寒池。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夏日,这一靠近河边便觉一股寒气逼人。池下一只只闪烁着银光的鱼飞快的穿梭,孟进去捉了些蚯蚓用树枝做了一个简易的鱼竿,试图钓起一只。奈何这些鱼根本就不上钩,连岸都不上。“这可不好捉啊!”望着深不见底的寒池孟进有些苦恼道。

        见岳山脱衣准备潜入,罗贤连忙阻止:“这些鱼如此奇特,这个寒池如此宽广且深不见底说不定有什么具有修为的灵兽,还不是不要擅自潜入捕捉。再说这鱼的游动速度也是太快了。”

        却没想岳山并不迟疑,继续脱着上衣坚毅答道:“这也是为什么是给我的考验的原因。”显出稍显皱褶却又健硕的肌肉,自幼在武术上的苦修不仅给了他强健的体魄还有一颗坚毅的心。

        “嘎!”没等秦锋说什么,恶魇突然犹如一只黑色的流矢撞入池中。没过一会便叼着一只烁光鱼上岸。“呜嘎!”洋洋得意的叫了一番,根本不理会秦锋一下吞入喉中。

        秦锋见此大笑说道:“哈哈,看来我们可以吃顿丰盛的鱼餐了。”又是转头望向岳山。“你也不必去下这寒池了。”

        “这怎么行!”却没想到这个活了五十有余的岳山如此执着:“那位前辈待我不薄,给我的考验便是叫我自己潜入去捉一只鱼。我怎么能去欺骗他,辜负他的一片好意。”

        听完,秦锋也是恭敬的对岳山一拱手:“原来是这样。”只闻在门中此人的名声算不得好,但没想到这岳山也有如此一面。

        “呵呵,你们且在此等候,稍后我便上来。”岳山一笑,在众人注视下跳入寒池。

        噗。

        随之而来的是深入骨髓的寒冷,岳山连忙运转灵力,不由暗叹:“看来这秦锋的灵兽也不一般啊。我有先祖赐予的法器护身竟然都有些受不了,必须尽快。”

        秦锋则是招手让恶魇降下,又掏出一粒丹药喂下:“去,多抓些鱼上来。”

        “嘎!”

        亲昵地在秦锋脸上凑了凑,相较一年前长胖了数圈的恶魇再次潜入水中……

        “快点来帮忙啊!”恶魇不停的捉着鱼上岸,孟进正在制作佐料,剖鱼根本忙活不过来。转头对罗贤叫道。

        “你没见我在生火吗?”罗贤也是忙得头也不回,“秦哥,够了我们不过四人而已吃不了这么多。”

        “嗯,那好。”秦锋又是接过恶魇再次捉来的烁光鱼,用自己的衣襟擦拭着恶魇浑身湿透的羽翼。“倒没有想到孟进心细了一回,随身还带了佐料。”

        “我这也不是想到光吃那辟谷丹太过无趣了嘛。早就想去打一只野味来尝尝了。”难得见秦锋夸自己,孟进有些尬尴的摸着后脑:“话说那五行门伙夫做的食物也太难吃了,今天就当改善伙食了。”

        ……

        “岳山怎么还不上来。”已经过了半个时辰,秦锋有些忍不住站起身说道。(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