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五十三章 乌程

第五十三章 乌程

        见徐元信面色张怒,秦锋也再不捉弄,紧了紧身后的背囊,寸步不让:“这里面确实有些宝物,但我一样也不会给你。徐公,何不将眼光放远一些。真正的仙家宝藏,就埋在身后的碎石之后。”

        徐元信质问:“你怎么知道?”

        秦锋回道:“秘密,就如我知道你这次的寻宝情报。”

        砰!

        一掌拍在身旁的棺材上,徐元信怒喝:“你在耍我。”

        “我只是在告诉你事实而已。”说罢秦锋不言,只等着徐元信决择。心中却是料定,这其多疑猜忌的性子十之八九不会当面扯破脸皮。

        良久,徐元信果然是面色不甘出言:“好吧,我就暂且信你。”手一挥,一众死士顿时上前,将就着手中兵刃挖掘塌陷的通道。

        直至近一个时辰,被封闭的通道在轰然巨响下终于是倒塌。

        骤然间寒风徐过,直觉刺骨的寒冷。秦锋迎头望去,但见黑暗的洞窟远处密密麻麻的星点,就好像从这里经过可以直达星宇一般。

        戒备着秦锋,徐元信离着些距离打量,嘴中呢喃着:“邪门。”思量着还是先让一众不情愿的侠士当先行去。

        见顾虑的眼神向自己定来,秦锋摊手自嘲道:“徐公,你不用如此忌惮我。蛊毒的解药、航海的海图不都在你手中吗?难道我还敢杀了你不成。”

        闻言,徐元信袖袍一挥,板着脸道:“你敢说先前你没动杀意!”然眼神中却能看出几分自得。毕竟就如其言,两个王牌握在手中还惧怕什么呢。尤其是海图,在这无尽大海中没有这东西根本就别想返回灵枢大陆。

        ……

        又复行了数百米,才终于看见这人工凿出的洞穴上密布的星光是何物。那是一个个仅容人蹲腰而入的牢笼。被束缚在其中骇然是一只只狰狞的幽灵。但见活人到来,纷纷是恸哭、狞嚎。

        “这,这里是地府啊!”惊惧大喊间,却有数人吓破了胆转身便逃。

        砰,砰,砰……

        吹息枪口的烟雾,徐元信轻描淡写道:“临阵脱逃者斩。”又指着这三具爆头的尸首举目环视道:“我知道你们怕。但你们更当知道如果我没能活着回去,你们的家眷会如何还没有忘记吧。即使是十死无生,诸位是选择光荣的战死呢,还是祸及家人,自己好好掂量吧。况且,情况也远远没有糟糕到这地步吧?”

        此话一出,无人不是色变。

        秦锋不禁暗笑:“终于原形毕露了吗?”甚至敢肯定,如果事成,等待众人的唯有灭口一途。

        正如徐元信的威吓,自己也同样需要凝聚所有的力量去对付那未知的强敌。而且很有可能,自己的对手就是传说中的筑基修士。

        ……

        等队伍再度整装出发,低迷的士气高涨,诸人抱着决死的决心列阵行去。未行多久,秦锋便见到投映的水波下那座井口。井口之旁,则有一个身影在奏琴。

        便是不通音律的人,也能听出其中凄凉。

        “多少年了,居然再有生人来我的洞府,我正好缺些聪明的仆役。聪明的就给我跪下,本君乌程,今日就破例饶你们一命。”

        先前的行尸骷髅也就罢了,居然又出现了一个口吐人言的干尸。行此的诸人,除了徐元信稍显镇定,无不是惊得瞠目结舌。

        但行已至此哪有退缩的道理。秦锋更是干脆第一个迎上:“诸位莫不是还信了鬼话?人鬼不两立,都随我一起杀了他!”直至接近百丈,才看见昏暗的光影下奏曲的乃是一具干尸,而指间的古琴骇然是骸骨制成。

        微微抬起头,乌程讥讽道:“我猜你一定是这群人中最蠢的。”目中干涸的双目狞然,杀机毕露。

        犹如遇上了天敌,只觉脊椎透寒。诸多人中,只有秦锋自己才知道这人有多厉害,绝对比半载前在慕仙镇对上的那位魔修强过数筹不止。

        如临大敌,一时间隔着百丈也不敢再贸然接近。

        然余光瞥过,却见徐元信躲在前方士卒身后,遮掩之下扳开火枪弹匣,装填了一颗刻满了铭文的银色子弹,悄然从阵列缝隙中将火枪瞄准。

        二息后,枪响。

        砰!

        轰!

        地上突然涌起一只骨墙,子弹击中瞬间爆出耀眼的光芒,虽几近将骨墙融化,但终究并未能洞穿。

        响应着演奏者的心绪,琴声骤然激昂。异常刺耳沙哑的声音响起:“真是粗鄙之人。难道本君的琴声都耐不住让你们听上一曲吗?”

        霎时又是一声厉喝:“无魂之骸尊我号令。”

        话音未落。四面八方的骸骨便起身站起,围杀而来。

        诸人无不是大骇纷纷收缩聚拢一团作守势。徐元信气笑:“蠢货,别管这些东西,去杀了施术者。”几番喝斥,这才有胆壮者回过神向乌程杀去。

        还没有冲出十丈,便被冲来的骷髅拦截,止步不前。大概是因为施术者,和这些死者为修士的缘故,竟是意外的强大,骸骨的硬度便是刀剑也难伤分毫。

        重锏挥舞,竟要使出五成力道才将天灵盖砸碎。大感棘手间,秦锋亦是喝道:“徐元信,先前的子弹呢。”

        徐元信没好气道:“只有一颗!”同时手中一拍棺木。

        砰。

        棺盖骤然被一拳轰飞,一具面容枯槁,浑身不着寸缕,黑青色皮肤间镶着铁甲的死尸坐起。

        尸者形如枯槁,却宛如战士一般扮得狰狞。

        “方士?”秦锋顿时恍然,只有这些异类才会在自己的身体里弄上许多奇怪的东西。这样看来,徐元信想来是用计害死了此人,从中夺走的宝物吧。

        只见徐元信探指喝道:“杀光这些亡灵。”死尸指尖弹出十把短匕,无言听命杀去。

        夸张违和的攻击方式,如机括运转的动作幅度,每一招式都似乎隐隐有轨迹可言。与其说是尸傀,倒更向是一具傀儡。

        “不能下达太过具体的命令吗?”见着尸傀杀去的方向正好指向那乌程。秦锋咬了咬牙,招呼徐元信一声便当先杀去。

        骷髅群中左冲右杀,愈接近心跳便愈是狂躁,以至于自己需要控制灵力去安抚:“不好,这琴声不单能操纵死尸,还能引发血肉共振。”既然无法接近,左右扫视。侧身挪移,秦锋拾起过一位阵亡士卒的战刀,霎时向乌程掷去。

        目光如炬。掷刀的瞬间,亦见乌程抬头,指骨一勾,琴声猝然破音,肉眼可见的音波从弦间荡出。

        嗡。

        斩刀瞬间被冲飞,余威依旧挤压着空气,尖啸击来。

        秦锋亦是早有警觉,乌程弹指的瞬间便动作侧身掠走,堪堪避开。但听身后凄声惨叫,骸骨碎落的声响。

        无差别的攻击,骷髅纷纷震散为骸骨,活人则是七窍流血霎时毙命。

        似乎并没有想象中厉害?

        没有任何迟疑。“就是现在。”趁着施法间隙的瞬间,秦锋暴起冲去。“这家伙是在虚张声势。数百年前的大战一定重创了他的修为!”心如止水,出于判断,亦或是自我暗示。

        困在此地近千年之久都没有离去便是证据,作为一个筑基修士更是没有发挥出压倒性的力量。操纵音波,这术式看似厉害,实则只是外强中干,况且,无间隙的连续瞬发术式,即使是真的筑基修士也难以做到,何况还是身负旧疾。

        潜能全开,脚下一踏留下凹陷的脚印,秦锋几乎化作残影掠去。短短一息之间,便跨越二十余丈,重锏抡起只等下个刹那便当头劈去。

        但见乌程枯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错愕。秦锋嘴角不由勾起胜券在握的笑意。

        然又当看见乌程指尖闪过灵光于琴弦一勾。

        暗道不妙。“不过,倒是在预料之中。”秦锋面色一狠。

        咔擦。

        只听腰骨脆响,腹间肌肉扭曲,蛮力强行转向,脚下化弧线飘逸掠过。从起手式预判躲避乌程的攻击,同时重锏终于落去。

        心中惋惜,虽然有些可惜不能击中头颅,但至少也能将其重伤。

        就当以为一切都在算计之中时,却并没有出现任何异象。

        猝然识念罩来,莫名心脏受到猛烈压迫,“呜。”呕血间,脚下顿时失去平衡,顺着惯性滚出十余丈远直至撞到一颗巨石才得以止住。

        “呃……”痛不欲生,心脏就像被一只手紧紧攥住无法跳动。浑身的血液也渐渐停止流动,病态白皙的皮肤因积血也开始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发淤。

        “灵识压迫吗?”灵压,这是高阶修真者对付境界远低于自己的敌人的惯用手法。如果层次差距足够大,甚至可以直接挤爆大脑。

        內视感知,果真是有一股残留的灵压在体内压迫着心脏。然而别说去驱赶,秦锋如今甚至都还不能做到将灵识移出识海。

        不过现在可没有多余的选择:“既然这样。”秦锋眼中闪过决然之色。

        将浑身微弱的灵力回溯于心脏之中。一时间内外压迫,差点晕厥过去。

        剧痛之下瞪目欲裂,眼角甚至隐隐泛血。秦锋极力感应着心脏的感官。

        灵解。

        瞬间,一种不能言喻的感觉涌上。就像身体又解开了一层束缚,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一般,秦锋却能如臂使指般控制心脏跳动。

        一大口鲜血喷出,秦锋狞笑着,每一次撑着灵压跳动一次,便疼得几欲虚脱。巨大的负荷之下心脏更像随时都会爆裂一般。然终于,鼓起跳动十余次后,血脉之力终于将体内残存的灵压冲散。

        心脏终于得以律动,浑身的血淤也渐渐消散。杵着始终没有丢弃的重锏,秦锋强撑着身体站起身,忌惮地凝视着乌程。

        乌程亦然是一脸惊讶地盯着秦锋,指尖依然拨弄着琴弦。言语轻佻道:“呵,你这小辈还颇为有趣。明明没有达到灵识外放的境界,你是怎么破去我的灵压的?算了,待会把你脑子剖开就知道了。”甚至没有急于一时出手,那戏谑地眼神像极了一只无聊至极的猫抓到了老鼠,不舍得立刻吃下。(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