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五十二章 枪?

第五十二章 枪?

        “这绝对是高阶灵草!”暗喜,秦锋自然是急忙收入背负的袋囊中。堪堪动作完毕,便听见门外又异响传来。

        “来了。”秦锋面色一正,索性此处也没有地方躲藏。便光明磊落地站立等候。

        果然,数息后徐元信在近百人的拥簇下涌入。

        徐元信面色诧异:“秦锋,你果然没死!”待瞧见身后微微鼓起的行囊,不由讥讽道:“还真是大丰收啊。”

        如今撕破了脸皮,秦锋回讽道:“这都要谢过徐公的慷慨呢。”

        徐元信气急:“你现在也就只能卖弄一下嘴皮了。”说罢,手一挥,“给我杀了他。”霎时,座下死士亲兵列阵而上。然十余位侠士,却无人动作。直至数度威逼恐吓,才勉强动作。

        秦锋全然不放在眼中,“这都快到众叛亲离的地步了吗。天材地宝唯德者居之。徐公,你就不要凑热闹了吧。”调侃间迎着森然斩刀,抡起手中重刀。不,寒铁重锏挥去。

        轰。

        摧枯拉朽。喷血间,迎面的三个死士连带着巨盾齐被击飞。

        不再隐藏实力,重锏荡扫。后发制人,两侧欲要偷袭的死士全然跟不上动作,腰肾分被击碎,倒地狂呕污血肉沫不止。

        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较量。

        便所谓死士当真刀斧加身之时又有谁真不怕死。只是家眷都被握在徐元信手中,不得不上。

        砰,砰……

        大约没有什么武器能比钝器还具有威吓力。

        秦锋出手是毫不留情。每每击招多向脑门敲来。青铜的头盔被敲出凹坑,将红白之物、眼珠等物挤压而出。

        这凄惨的死相无不是让人胆寒,先前还跃跃欲试的侠士们纷纷安分下来,就连死士也是畏惧不敢冒进。

        徐元信再忍不住发怒催促,却只得来阵阵唾骂。

        “老子不会上。妈的,蛊毒发作又如何。至少有个全尸。”

        “就是,反正我不相信他到时候真会把解药交出来。大家想想原空、山都是怎么死的?”

        ……

        砰!

        猝然,只听机括声响的同时,秦锋举起重锏侧身一扫。

        噗。

        一颗子弹被飞嵌入洞壁之中。

        却是徐元信抽出了腰间火枪,枪口正冒烟指着秦锋。

        手臂隐隐震得生疼,秦锋咋舌道:“这是方士的宝物吗?倒是有趣。”

        愠怒地望过一众畏战不前的侠士,又呵退众死士:“呵,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徐某的实力。”说话间,徐元信拾起腰间酒筒饮下一口。

        左手同时再取下一把火枪,左右轰击杀来。

        弹幕乱射。

        眼睛能够捕捉动作,但是身体却完全不能跟上。“我就知道你绝不会像看上去这么简单。”形如烛火照耀的阴影游走,秦锋借着洞府内的障碍躲避。

        同时余光瞥向徐元信,只见满脸潮红,那迷醉的眼神对上竟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深邃感,就像是洞悉了万物。

        就连满身的赘肉随着动作抖动,却也毫无违和感。行云流水一般,脚下每踏一步都有深意,手指灵动装填子弹未有一丝拖沓。

        如果说高手摘叶能杀人,那么累赘般的身躯融入道化之中那便也能展现出惊人的战斗力。徐元信现在整个人便就是在用行动译释这种返璞归真的境界。

        呛!

        缩头躲开迎面击来的子弹,秦锋啧啧称奇:“他喝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同时从躲避的障碍中跃出,不想要再徒劳的防守,只想愉悦亲身来体会一下这闻所未闻的战斗方式。

        “呵!”闷喝一声,重锏瞄准徐元信腰间扫去,同时也将自己彻底暴露。

        徐元信举枪——乱射。

        砰,砰……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

        双枪连发却不失准度,就连火枪的后坐力都被完美运用,扣动扳机瞬间得每一次抖动,枪口总是精确的再瞄准了另一处要害,没有一发落空子弹向全身要害罩来。

        仿佛命运的轨迹,每一颗子弹都将必中,根本无法躲避,好似全部都落入了掌控之中。“恐怕筑基期的修士灵识也不可能这么厉害。这东西一定什么有致命的缺点,或许类似于我的潜能爆发。”瞬息间作出了判断。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解除危机。

        灵解。

        松开潜能的束缚。就在最近的子弹还有数尺之遥时,重锏扇舞,虎虎生风间将击来的子弹尽数收下。但见徐元信左臂单手装填,火力减弱的一瞬间。

        “还给你。”重锏一抡,数十颗随惯性抛出向徐元信周身罩去。

        砰,砰……

        徐元信岿然不惧稳如泰山,没有躲避,甚至一心二用装填间连开数枪。便见数颗子弹凌空爆裂。任由其余子弹掠过。听得声后惨叫岿然不动。似醉熏的双目盯着秦锋,打了个酒嗝,吧唧道:“即使再怎么厉害,也没有哪个武人能做到如此程度!秦锋,你是修真者。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盯上我的?”

        不置可否,秦锋咧嘴一笑:“所以还要继续打吗?”

        砰!

        用火枪为自己发言。“当然,我才刚刚起劲!”但见秦锋侧身于障碍之后躲避,说话间竟然举枪杀来。

        徐元信的急躁再度印证了心中猜测,“果然,这状态不能长久维持。”全神聆听着逼近的脚步。

        “就是现在。”秦锋眼中猛然起了杀意,从巨石后一跃而起。重锏正要轮下,但见黝黑的枪口同样迎上朝眉心指来。

        砰。

        堪堪侧头,耳根火辣生疼,脑中更是嗡鸣不已。

        呛!

        不等另一只火枪指来,重锏直径指向枪口将射出的子弹弹开。

        再顾不得心中联手的打算了。徐元信的手段、战力已经完全超脱了自己的预期,重锏霎时朝着天灵盖点去。

        未卜先知,脚下醉酒般踉跄一滑,徐元信竟险险避开,同时双枪弯腰后翻再度指来,虽然肥硕的身躯使出这动作颇为滑稽,但秦锋已然不敢再有丝毫怠慢。

        “那好吧,我就陪你认真玩玩。”霎时将重锏掷去,争取得一丝时间全速奔去。一拳,只要一拳就足够了。

        无意识的脚下甚至都稍微解开了潜能,奔行间只显残影掠动。

        一旁的观战者无不是眼花缭乱:“好快的速度,这就是仙人吗?”

        又一人瘪嘴不忿道:“真正厉害的徐公,没看见与仙人都能打个不相上下吗?”

        再有闻言者嘀咕:“哼,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再说徐公,还不就是借着仙家的宝物而已!”

        大概是徐元信的亲信,闻言解释道:“这不是仙家的宝物。只是从西面汪洋碎裂群岛传来的武器,后经过方士改造才有如此威能。徐公现在所使的武术,似乎被称作枪斗术。”

        ……

        就在诸人议论纷纷间,秦锋终于是退开去。

        即使有绝对的速度优势,却也不能碾压。这邪门的兵器,实在是难以对付。越是靠近火力便越是密集,徐元信立身于空旷之处,始终是不能拉近距离。

        左掌不停的渗血。犹是当时灵气聚于掌中,手心亦被轰出蜂眼般密集的伤口,这便是先前一度想要突进的结果。

        徐元信同样也是不好受,被酒色掏空的身子难以持续承受这般剧烈的动作。满头大汗,肚囊也是急促起伏。“再来啊,一击分胜负!”然而却比秦锋还要着急,边射击的同边贴近而来。

        见此,非但不惊,秦锋嘴角浮现出得胜的笑容:“真是可惜呢,徐公。如果你的身体素质再强一些或许还真会让我感到忌惮。”不等逼来,左右躲避拉开距离。同时抓住机会拾起地上属于死尸的两柄双刀。

        游而不击,只在障碍中穿梭躲避,危机之时便用双刀格挡招架。

        既然自己无法与徐元信拉近距离。但只要自己一心防守,即使能够洞悉自己的动作,徐元信也休想击中自己。

        ……

        十余息后,徐元信使尽手段也不能在秦锋舞得密不透风的双刀手中建下寸功。终于是虚晃一枪退走到无从插手的死士当中。

        秦锋也不追击,扬起手中满是弹坑凹痕的双刀轻笑道:“徐公,如果你愿意,我能和你打个一天一夜。”

        徐元信眉头一皱:“你发现了?”

        秦锋回道:“实在太明显了。”但见此时徐元信双目也回复了清明,身上那股压迫感也荡然无存。

        神色几度变幻,徐元信终于还是退让道:“好吧,我们就此罢手。但不要以为是我怕你。老夫手中还有许多手段没有使出,如果当真想试试的话。”说罢,又指向秦锋的背囊:“另外,仙家的宝物可不能你一人独吞了。至少要让老夫挑选几件,献给皇帝陛下。”

        “献给皇帝?徐公,你是在给我说笑话吗。”强忍着笑意,秦锋讥讽道:“如果说谎鼻子就会变长的话。徐公,那你仰起头便能把苍穹都刺破。”(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