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五十一章 阵法

第五十一章 阵法

        回到起初遭遇大战的大殿。

        堆砌成丘的骨骸,与徐公座下士卒、15囚军的血肉残骸。战斗,看上去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

        “有人在前面开路的话,好像也不错。”喃喃自语,秦锋踏血而行,直径向远处行去。

        待在一路似乎是徐元信炸出的坑洼中行过,复行了五里。

        禁地。

        但见眼前矗立着一块勉强可辨的石碑,而石碑之后则是弥漫的雾气,一座座迥然不同的残破殿宇在缭绕雾气中交替浮现,这似乎就是传说中的幻阵了。

        不过秦锋却有恃无恐,直径踏入。既视感愈发地强烈,那破阵之法已经有如记忆印入脑中。甚至知晓这阵法是由五百个四方首尾相连的房间组成,并且每隔一段时间按照小天衍之术调换位置。

        这是一种低端的阵法,但却十分有效。便是再高明的破阵师只要不踏入阵法之中也无法从外部破解,如果有人主持的阵的话……

        可惜,现在没有如果。

        知晓了算式,自然是轻车熟路。不过再接连走过数个房间,却一连撞上了好几个房间都站有一个船工、囚军。

        终于忍不住好奇,秦锋停下脚步质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满身的伤痕血污,头发黏在被鲜血涂染的红脸上,还有手中那根干涸暗红的巨大铁棒。已是惊弓之鸟的囚军双肩一抖,全盘托出道:“我,我。徐公让我们在每个房子都留下一人,如果遇见他回来了,就告诉先前从哪里出现过。”

        颇为意外,“排除法吗?呵,还真有些急智。”倒有些扮猪吃虎的味道,人不可貌相,大腹便便的模样不单是看上去颇有战力,单就这份急智便让人钦佩。

        若换上自己,恐怕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想到吧。“这样的话,破阵只是时间问题了。”念及此,心中荡起杀意,秦锋下意识地瞥过一眼。

        被瞪住的囚军莫名只觉椎尾发寒,急忙后退数步瑟瑟发抖极惧地看着秦锋。

        终究,还是作罢。“算了。”且不说画蛇添足破坏的同时正好碰上徐元信一行的可能性。即使杀光也不过是拖延了一点时间,照样可以用其他东西当作替代物。最重要的,秦锋不想堕了自己修真者的名声。

        遇强便怯,遇弱则杀。即使拥有无上力量那也只是刍狗。

        “嗯。”应了一声,秦锋直径离去。

        这才终于让充作道标站立的囚军松了口气,才发现后背不知何时已是完全湿透。

        再接连转过十余间房间,终于是走到了出口。但见前方一片无底深渊,起伏的石柱接邻耸立,好似一片石林。而百余丈外,却有一座绿意盎然长满了巨大菌株植物的仙山矗立,然原本连接其中的桥梁早已断裂。

        低头探下一眼,头晕目眩。秦锋急忙收回,深吸一口气:“这还难不住我。”双目平视前方,数息间平复心态后猛然跃起,精准地落在最近的一根石柱上,然后再跳跃。

        ……

        就像是久违的梅花桩,不过只是难度提高了许多而已。

        上下起伏间,比灵猴还要灵活。或是跳上石柱之顶,或是凌空坠落,落下数十丈险险掠过石柱之时猛然抱住攀爬。百余丈的距离,变向跳走,足足费近一炷香的时间,终于才得以跳上了孤峰。

        “呼,呼。”不顾微微喘气,秦锋左右打量,但见同样的残垣断壁,但却长满了极具生命力的植物,甚至许多干脆从石头中破出。奇光异彩,那一朵朵树木般高大的菌株将此处装饰的像童话中的仙境。

        不过五光十色并没有让秦锋迷乱,反倒是鼻息间闻到的异香让秦锋精神一震。这里的灵气竟比外界浓郁五倍不止。

        心中不禁亢奋起来,“这莫非就是此宗掌门的洞府?”确定没有什么危险,秦锋戒备寻去。粗略观察绕过孤峰一圈。

        破败的完全辨认不出曾经面貌的仙府中,不时撞见的残破尸骸与废弃无用的法宝,和一座虚掩通入峰腹的石门。根本就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宝物,虽然秦锋敢肯定,这种灵气浓郁的地方绝对生长有传说中的灵草,然而自己却苦于无从辨识。实在是有些糟糕,就像是乞丐入了宝库却空手而回一样。

        嘴中呢喃着:“嗟,真是收刮得一干二净呢。”秦锋在虚掩的石门处停住。

        直觉,石门之内藏有致命的危险。秦锋没有怀疑,因为直觉不止一次救过自己的性命。

        那些眼睛没有看见的、鼻息闻不到的。就像是阴影中窥视的目光,尾行的脚步声,无法被五感感知。但吹过的微风却可以将阴影中的刺客暴露,尾行的脚步激起大地的微弱振幅会让身体得以察觉,都可以被称作名叫直觉的词汇感知。

        理性使然,压抑住心中的贪欲。未知的宝藏可犯不着堵上性命。此行目前看来是收效甚微了,秦锋犹豫是先藏着等徐元信一众到来,还是干脆就离去?

        而退怯的念头闪起的一瞬间,然而心中莫名涌起一种强烈的冲动。从来没有过如此渴望,就像是在沙漠中快要渴死时发现了绿洲。不,这种生理上的冲动都不能言喻其中百一。真要比喻的话,倒像是服用五行散十余载的瘾君子毒瘾发作。

        愈是挣扎,便愈是强烈。天人交战,凭着极强的毅力每走几步,便再也坚持不住倒地不起,连手指都无法动弹,好似身躯不是自己的了一般。

        连出言也无法做到,秦锋心中暗骂:“可恶,那老妪果然没安好心。”脑中一片混乱时,逃走的念头也被丢失。种下的术式亦是消退许多。

        然不等稍微喘息,幻术再度触发。走马灯般,强烈到从未有过的既视感涌来。秦锋“看见”了一位女修在宗门遭受围攻之际与一位同伴合力杀出重围。

        而后画面一闪,二人返回了废墟,快进穿过了此石门之中。在下方的闭关洞府中用奇怪的法宝打开了隐藏的暗门,最后画面闪到一座巨大的井口。

        先前还患难与共的二个人同时发作偷袭,最终似那老妪的女修不敌,以微弱的劣势败离。然那位同伴同样是受到了严重的伤势。

        这作祟的既视感终于是说得通了。秦锋恍然:“是想借我的手复仇吗?”只是但看二人斗法,如果那家伙还活着真的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只是在种下的术式下,全然没有反抗的力量。索性,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只希望这位强敌最好已经坐化了。

        就当秦锋舍下反抗的念头,心中的冲动也如潮水般褪去。似乎只要不违背老妪的意念,便不会发作。

        秦锋灵光一闪就想到了破式之法:“这术式的方式就是欺骗自己。只要我将逃走的念想隐藏,甚至说想成去复仇……”然而几番尝试,数度体验了这生不如死的感觉之后只能作罢。

        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炼气术》根本不修灵识功法,全然不能对抗这不知阶位的术式,更无法做到自我催眠。

        终于,还是如了那老妪的意,秦锋钻进了石门之中。霎时间,之感空气中的灵气又充裕了数倍。就连先前一阵折腾,精神上的疲乏都被一扫而空。四目环顾周围却是不足百米的药圃和与之同在的静室,看得出此洞府的主人是一位喜欢培育灵草的药师。

        再往前,则是被轰塌的石砾掩埋的秘密通道了。却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并没有急于前进。同时秦锋心中也有了计划,索性就在此等候。同时四下搜索,看能否找到被遗弃的宝物。只可惜就连一株灵草都没有剩下。贼过如篦,不单如此就连培育所用的灵土都弄得一片狼藉。

        寻着空气中浓郁灵气的源头,才在压倒的石碓之中发现一座拳头大小喷涌不断的泉口。秦锋诧异道:“这是灵泉?”只是完全没有听闻所言那般散发近乎凝结雾状的灵气,秦锋这才注意到泉眼明显有物理破坏的痕迹,想必当时入侵者强行取走了灵泉的灵核。或许再过数千甚至上万年,灵泉才能够恢复如初吧。

        “可惜。”唏嘘间秦锋又发现泉水下溢出一条指宽的溪流,再寻着溪流寻去,一路扫开遮掩的石砾。

        终于是发现一大堆不知名的紫色灵草。想必是当年埋下没有发芽的灵种幼苗才得以幸免,而被破坏的灵泉恰好衍出了一条支流,才有了如今眼前的机缘。虽然无人因为无人打理的缘故,盛开的灵草十之八九都已枯死,却还有十余株存活。(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