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五十章 尸蛛殓葬

第五十章 尸蛛殓葬

        咔咔。

        霎时间,两块合上的虎符开始龟裂。

        “啊……”?15?听二人凄厉惨叫,似乎根本不能将手从玉佩上挪开。一股骇人的灵压便从玉佩的裂缝中喷出。

        哪里还能不明白,秦锋果断退走并破口大骂:“徐元信那混账果然是在算计我!”

        这根本不是法器,而只是封印着庞大力量的器物而已。当初自己握在手中之所以才感知些许灵压,不是因为微弱。而是其中的灵力已经强到几乎能破开虎符的地步,至于另外一块虎符想必封印的便是另外一种属性截然不同的灵力!两者互为媒介,只要一接触便会产生排斥反应。

        没错。徐元信确实没有骗人,虎符合璧确实能爆出无上威能。

        哪里还敢再与尸蛛纠缠,卖个破绽哪怕任由尸蛛蛛螯劈来,秦锋亦是选择纵身后退。

        呛!

        重刀挡过一击秦锋便借力退走。

        而尸蛛亦是没有纠缠,低下的灵智似乎也感应到其中巨大的威能,背上异花合上,也没有趁机攻击秦锋,蜘足蜷缩,裹成了一个圆球选择防御。

        轰……

        几乎同时,巨大的光柱在原空与山都之间爆出,十丈之内尽数被吞没。暴起的余威更是将五十丈内的存在尽数点燃,一瞬间至少有近三百人顷刻覆火丧命。

        浑身的水分都被蒸发,衣裳粘着的皮肤如被火烤一般发烫,裸露的皮肤更是泛出无数水泡甚是骇人。这还是秦锋见机得快,躲到了一巨石之下的结果,龇牙望向徐元信:“可,可恶。”

        却见徐元信作一副无辜的神色,左右辩解:“怎,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啊。”

        秦锋恨不得立刻把将其心脏剖出来看看究竟是什么颜色。

        “桀桀桀桀。”然而弥漫的尘埃之中暴起的森然怪笑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尸蛛的阴影慢慢从中走出。

        但见浑身的甲壳都荡然无存,体内纠缠的骨骼藤蔓燃烧着星星火点而暴露出,连背负的异花花瓣也是无力的趴起。九只森然瞳孔左右横扫,待寻到秦锋之后便紧紧锁死。

        秦锋暗道不妙:“糟了。”这尸蛛定然是把自己一同当作了始作俑者。想到此,强忍剧痛别扭动作,果断折身向后方通道逃去。

        几乎是同时,尸蛛五颅齐声爆出咆哮亦是追来。

        见煞星终于可以引开。唯恐有人阻拦,徐元信还多余地喝止道:“别拦它,让它走。秦锋能应付的。”而事实上见识了这尸蛛的厉害,却哪里还有人再敢上前。

        声后的嘶吼,脚步声如幽灵般挥之不散,秦锋甚至无需回头都能感知到尸蛛正与自己一点点的拉近距离。

        不过万幸,方才爆炸的余波所造成的伤势并没有如表象般看起来严重。并同时感到体内升起路一股莫名的灵力,所过之处那炙热感便会消退许多,外皮的创伤甚至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结痂。

        麻木的身体渐渐的再回到了自己掌控中,“是那个老妪吗?究竟想借我做什么。”不过不管其有无加害之心,这种在身上的治愈术式却是救了自己一命。

        再又跑过三个通道,身后的追逐声突然消失。

        心中念想脚下不停,“难道放弃了?”又奔行了一里有余,当真是无了踪迹。正想着是否回去一探究竟。

        突感脚下砂砾异动,心中预警,果断甩刀向身侧劈去。

        轰。

        几乎是同时,左侧薄弱的土壁轰然被撞开,却是尸蛛绕了近路撞击来。

        砰,砰,砰……

        这些四通八达的地下网络却没有想象中那般厚实。尸蛛撞击间秦锋引刀作挡,推击之下身后土流不间断卷来,以至于秦锋自己都不知道撞开了几个通道,又置身于何处。

        突然间脚下又是一空,趁着坠落之际挥刀,荡开紧扣肩部的蛛螯,重力作用下二者先后落地才终于得以与尸蛛分开。

        左右四顾,却是身处一个圆形的竞技场,想必这曾是该宗门评定修士职阶的场所吧。只可惜梯田起伏包围的座位上,再没有昔日座无虚席的观战盛况。

        秦锋自嘲道:“呵,对于一个新人的试炼来说,一上来就对上这么厉害的家伙可真是有些不公平啊。”却是这奔逃的时间,体内的那股灵力已然痊愈了伤势。而尸蛛连动作都看上去有些别扭,此消彼长之下,如何不让人愉悦。

        “也好,我本就打算为我死去的同伴报仇!”

        适时左掌唤出灵焰抚上重刀,挥舞火刃右手反握藏刀杀去。

        “嗷!”

        尸蛛齐声怪嚎,撑起骨折的蜘足动作,一双蛛螯更是当先刺来。

        秦锋嘴角勾起狞笑:“果然,连动作都慢了三成。”潜能暴起,脚下骤然加快一分。扭腰左右横躲,险险避开蛛螯刺击。

        嗞……

        就在相距不到一丈的瞬间,右臂拖刀而起,地面划起丈余火径,勾刃上挑,红墨顷刻画出了火红的残月。

        噗。

        两颗头颅避之不及划作了两半,“桀桀。”余火烤灼下不听哀鸣反而愈发凄厉怪笑。

        “得手了?”竟是意外的顺利,看来尸蛛所受的伤势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许多。毫不迟疑,火刃又顺着惯性一抽斩去,欲要将余下三颗一同轰碎。

        然同时,五首之下的软肉再度爆开,四肢渗白的鬼爪向火刃迎来。

        呛!

        空手接白刃。

        即使骨爪在灵火之下肉眼可见的汽化,但就像是没有痛觉一般始终不与松手。

        抽刀不得,同时身后恶风袭来,“五颗脑袋,莫非有十只手不成?”秦锋只得果断选择弃刀后跃拉开十丈之余的距离,不禁懊恼自己有些冒进了。

        同时左右打量,寻着周围是否有称手的兵器。

        然尸蛛暴躁四手握住火刃,持刀狂乱挥舞杀来。

        这方一动作,却是暴露了破绽,更是果断打消了秦锋意欲逃遁的念头。“嗯。”似乎因为被破开了两颗头颅影响了躯体运作,动作间八只蛛足有四只都无力拖拉在地成了累赘,奔行的动作慢了一倍不止。

        原地站立不动,待尸蛛冲来的瞬间才从容退让,“就这么喜欢我的刀?”探手夺取失败,索性脚下蹬步攀上蛛身后背。同时取出怀中的雷球,将符箓扯下丢向尸蛛背顶焦黑的异花。

        轰。

        火球骤然从尸蛛背脊绽放,透过弥漫的烟雾蛛身甚至难辨原貌,犹如一堆烂肉趴在地上不能动弹。唯见蛛首渗笑不已,加上一对蛛螯六只手臂疯狂地在地面抓扯,竟想要逃走。只是巨大的蛛身成了负担,许久也却连一寸也无法挪动。

        拾回炸飞到远处的重刃,秦锋信步走去:“嗟,原来要害还是脑袋。”强烈的既视感再度涌来,恍惚间自己好似站在昔日辉煌的竞技场中,享受着成千上万观战者的振臂喝彩。

        使劲摇了摇头奖幻觉驱散,眼下只有残石断椅。却见此刻尸蛛的六臂奋力攀爬之下几乎要从挣脱了连接的蛛身。

        噗,噗,噼啪……

        奇怪恶心的声响下,一团白肉从蛛壳中脱出。那是一个五个挤作一团的肉身,五首十臂违和地纠缠在一起,更让人恶心的是腹腔之中脱拉出来半植化的内脏。这介于生死之间的怪物,甚至都不知该称其为鬼抑或是妖?

        只觉头皮发麻,追上欲逃的尸蛛刀起刀落。在渗人的怪笑下斩下了剩下的三颗头颅,终结了怪物的性命。只手再将恶心的黏液在无头尸首上擦拭干净。

        举刀观望,秦锋忍不住蹙眉道:“得物色一把新的兵器了。”已然是再看不出刀刃的模样,先前灵火附刀,却是将凡铁融成了棍状物。不过还好,至少可以当作重锏勉强使用。

        又想着传闻中魔怪的身骸往往酝酿有宝物,秦锋不顾恶心兴奋地在尸首中搜索。

        果然,待将手探到肥肉之上,却发现隐隐律动。

        “蜘卵?”急忙作手刀剖开,然却是一个巨大介于植物与血肉混合的心脏在跳动。

        “真邪门。”秦锋撇了撇嘴,还以为找到了一只灵兽卵呢。然连带着把整个蛛身寻遍,也没有再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只以为能寻到书中所言的妖丹、邪晶之物。秦锋不由感到可惜,恐怕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便是在那被炸毁的异花之上,毕竟那才是尸蛛行动的源泉所在。

        却是费了不少时间,没有再耽搁。将难以遮身的衣物脱下将心脏裹起,甚至没有再作调息,秦锋寻到出口便直径走去。

        黑暗幽闭,四通八达的地下空间。全然不能影响秦锋的方向感。有如神佑,遵循着既视感而行,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便再回到了遭遇亡灵大军的地方。只可惜这一路上经过不少巍峨的废墟,却并没有看见什么宝物、传承等着来拿去。

        不过对于此,秦锋也并没有指望。毕竟真正的宝物只怕是早就被当初的入侵者掠夺一空了。对于今日之行,若能寻到一些残羹冷炙,比如未被其瞧上眼的低阶炼气材料,功法秘笈便是十分满足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