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四十九章 合璧虎符

第四十九章 合璧虎符

        哪里敢惹这个煞星,“是,是。”一手紧扣着地面,只手发颤总算是将?14??箭连带箭筒一同丢来。

        脚下勾起长弓,一把又抓过一只满天飞散的箭矢。“认识一场,就让我送你一程。”秦锋借着腰力在洞顶荡行足有十丈远,目标再次出现在视野中。即刻闭上只眼于诡异的角度瞄准,脚蹬弓身,只手搭箭拉弦。

        弓至满月,弓身咯吱作响间秦锋猛然松手。

        砰。

        松弦,制式的弓身顷刻裂断,风矢破空带起锐啸击去。

        轰!

        又一声巨响下,风矢穿透林瑶的头颅,击在渊壁之上。乱石炸飞,便是那猿猴也是一声惨叫随着无头尸首落入深渊。只留一个合腰大,一尺深的凹坑,至于箭矢,亦是在那巨力下炸碎消失。

        而同时,“弟兄们,随我一起上。”却是原空一声怒吼。但见三十余侠士跃空而起杀回。脚下泥石流冲刷而起的斜坡,全然是如履平地。

        手中松开落下,“我也该做些分内之事了。”秦锋亦是托刀追去。

        后发当先,秦锋第一个迎上了奔来的猿群。

        重刀横扫划起一道月弧,三个举臂锤来的异猿霎时被腰斩。脚下未停,踏血冲杀,任由无数异猿跳来,也没有一合之敌。

        当真是黔驴技穷,就跟在陵墓那里遇见的血猴一样。除了长相狰狞一些,哪怕聚团成型不如行尸有威吓力。一切不过都只是自己在吓自己。

        半柱香的工夫,几乎仅损失不到四十人,便把这群异猿击退。待秦锋劈下最后一刀,回头望去尽是残肢血泊,甚至不乏未死透的异猿抱着翻出的内脏龇牙惨叫,骇然是一条修罗之径。甚至无人敢靠近秦锋三丈之内。

        “他,他是故意不把这些猴子弄死吗?真是变态。”

        “难怪当初只有他独自一人穿过尸巢回来。”

        “看他一眼就觉得好害怕。比起面对他,我还是更愿意和那些怪物作战。”

        ……

        “将死之人”的低语,秦锋置若罔闻。趁着收整队伍的间隙,秦锋坐下调息着略微的体能消耗。终究还是自己太弱了,不过屠戮二百余只凡兽就产生了疲乏之感,若再对上底层的亡灵大军岂不得被耗死。

        秦锋莫名骇然,“等等,亡灵大军?”心中煞有其事的冒出这个念头。哪里是什么未来感知,终于是回过神来。“可恶,我是中了什么幻术吗?”适时心知再走下去必有劫难。然而潜意识的莫名冲动,却根本不愿退走。

        苦思无果,队伍已又在徐元信的命令下折返行进。秦锋只能作罢跟上,一路上又是数度遇上异猿的骚扰。不过士卒们有了准备,却几近无人伤亡仅用枪阵便轻易杀退,只留下三百余具尸骸。

        几近两个时辰,整只队伍像无头苍蝇般在地下网络乱撞,却始终一无所获。秦锋不禁担忧,再这么下去还不等遭遇强敌,这已草木皆兵的队伍便已经就不攻自破了。

        索性,就相信自己被种下的幻术。至少目前而言并没有加害自己的意思,反倒是一直在给自己暗示,指引走向某一条道路。想到此,秦锋便不着痕迹走向前,或引路或暗示他人,遵循着脑海中愈来愈强烈浮现的既视感的方向行去。

        这才终于得以柳暗花明走出了错综复杂的地下网络,眼前显现出一个破败到看不出原有模样的巨大空间,残垣断壁之中只见无数幽蓝的磷火闪烁。

        “亡灵大军。”卓越的目力分明看见那些磷火是从手持各式兵刃,身着褴褛道袍的骷髅上散发的。此刻闻到了活人的气息,正无声的涌来。

        “列阵。放箭……”但听徐元信叫醒愣住的士卒。

        数百道火矢齐射,然面对的是无有肉身的骷髅,火矢十之八九都从骨骼的缝隙穿过难以造成伤害,哪怕是侥幸击中,却也不能洞穿颅骨击中其中保护的魂火。至于附着的凡火?根本就无法伤害这些修真者转身的亡灵。

        待短兵相接,前排船工临时充当的枪兵当先遭殃。性命搏杀当中的刺死砍伤之说,至少对于亡灵骷髅是个例外。如同箭矢,刺击而去的木枪大多亦是从骸骨的缝隙穿过,不等收回便迎上了骷髅手中锈迹斑斑的兵器。

        甚至还有一些骷髅生前或许是较为强大的修士,死后依然保留着些许术式残念。要么使出章法生硬的武技,要么摇摇晃晃地控制起飞剑御敌。不过万幸只是徒具其形而已。但仅是这般,却已让诸囚军、船工吓破了胆。唯有徐元信座下的士卒还奋起反抗。

        如今可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蠢货,换下长矛,用你们的佩刀!”岂容阵型被撕裂,叱骂间原空、山都又带着一众侠士支援。

        唯有秦锋没有急于一时,“还好。”跃上一座倾斜摇摇欲坠的石柱观望,确定没有什么厉害的存在才终于松了口气,正要跳下支援,却隐隐听见身后的通道处传来熟悉的渗人啼哭之音。

        如临大敌,秦锋面色分外精彩喃喃道:“尸蛛,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不过正好,我们之间还有血仇未有了断!”顷刻间便见这庞然大物冲去。犹如一辆战车向着勉强再结出的阵型撞去。

        轰。

        矗立的枪林犹如稻草般脆弱,近乎百人被撞飞,尸蛛才堪堪被截住冲势。

        但听徐元信气急败坏大喝:“杀了它,杀了它!”二十余位侠士顿时从四面杀去,然不过数息交手便有四人惨死当场。余下的人顷刻胆寒退下,面面相窥间再无人敢上前。

        就当尸蛛蹬足又要发作,徐元信忍不住拔剑指来:“秦锋、山都、原空,你们三个还愣着干什么!”授人以柄,虽是知道这是个硬茬,原空、山都也只得不情不愿对上。

        秦锋撇了撇嘴,低头望下依然苦战的无辜征召的士卒,又想到目前也没必要撕破脸面。便落后跳下,藏起八成的实力同去游斗。

        都说金鱼的记忆力只有七秒。这是不是谎言秦锋不知道,但是这尸蛛的记性绝对说不上好,即使有五个脑袋。

        尸蛛全然忘记了与秦锋的恩怨,五颗头颅嘶声咆哮,只是疲于应付着三人联手围杀,还有百余人旁侧助攻。

        轰,轰……

        尸蛛无人能敌,甚至于徐元信投掷了两颗雷球,然而却依然不能将尸蛛奈何。秦锋隐藏实力自然倒好,尸蛛每度攻来,也总是能“险险”避开。

        然而身法与尸蛛差了数筹的原空、山都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手中招数愈来愈乱,终于原空当先出现破绽。

        蛛螯挥来,霎时倒喷一口鲜血猛然飞出数丈。剩下一只蛛螯反手探来。

        秦锋举起重刀横挡,“呜。”同时故作一声闷哼,又咬破舌尖任嘴角流出鲜血亦是退去。

        “桀桀,五颗脑袋够我砍个痛快了。”但听怪笑声,却是山都棋行险招,趁尸蛛双螯探出未及收回。不退反进右臂只手举刀跃斩向尸蛛头颅。

        秦锋嘴角一抽:“遭了。”果然,那尸蛛头颅之侧的软肉再度凸起,一对惨白狭长的双臂抓住了山都当空落下的右臂,五颗头颅大张便要拉下撕咬。

        “啊!”一声闷哼。

        倒也是果断,山都几乎没有犹豫,右手将战刀丢给左手,利落地斩下臂膀,脚下借力一蹬便退下。

        残臂淌血不止,剧痛之下,满头冷汗的山都咆哮怒喝,“杀,大爷我要杀了你!”那神情,几欲是要发狂了一般。

        而同时厮杀惨叫声不绝于耳,地上更是倒下了上百士卒,但见亡灵大军已势不可挡的气势压来。

        再这样下去只会全军覆没。

        咬牙,秦锋踌躇暗道:“嗟,看来我要拿出全部实力了。”然望向居后被层层亲兵保护的徐元信,还有他身侧始终不离的棺材。秦锋还是断了这个念想:“不行,至少在他的杀手锏没有祭出来之前不行。”

        然而徐元信却同样没有动作,只是厉喝道:“原空、山都,我给你们的宝物还留着干什么。去靠近尸蛛,虎符合璧。”

        “随我一起!”说话间,杀出真火的山都丢下战刀,出怀中取出虎符便呵斥着犹豫的原空一同再度杀去。

        “我去牵制,你们动作快点。”秦锋亦是动作,不过却留了一个心眼。选择侧翼去骚扰尸蛛。

        山都怒喝回道:“不用你说大爷我也知道。”

        呛!

        秦锋当先重刀扫去击中挡来的蛛螯,也成功的将尸蛛注意力引向自己。

        余光瞥去。原空、山都二人的动作亦是利落,默契的于尸蛛脚下将双玉合璧。

        “这东西真能管用?”念头方升起。下一刻,秦锋心中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