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四十八章 林瑶

第四十八章 林瑶

        却以为同有此意,山都击掌大笑,全然不知自己只是在自娱自乐:“和?14??明人说话就是简单,具体的就等到时候再说吧。”

        没有一点八卦的心思,秦锋起身便走:“那好吧,我就先走了。待会你别忘了去见一下徐元信。”

        “哈哈,过个半个时辰我就去。”说罢,山都嗓门又大了几分喝道:“林瑶,快进来。”

        适时衣裳凌乱的林瑶埋头心虚插肩而过。

        然秦锋甚至不屑于移上眼角余光看上一眼,脚下不停嘴中自顾唏嘘道:“但愿你能活着回去。”

        待林瑶身子猛然一颤,眼中含泪转过头,哪里还有秦锋的影子。

        ……

        五日之后。

        海岸之上,近千人密密麻麻地矗立在前。只是相比当时三千余人登岛的盛况,眼前却只有三成不到。而且半数还是仅是临时征召的船工。

        一个个拿着木枪,连最基本的队列都站得东倒西歪。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无人说话喧闹,却是督军们的皮鞭给他们长了记性。

        至于舫舰之上,则只留下了必要的足够驾驶一艘舫舰的百余船工与十余位士卒待命,可谓是倾巢出动。

        将台之上,秦锋立在徐元信后侧玩味地听着其作出征宣讲,左右俯视打量。也许是这二月来单方面屠杀行尸给人以也不过如此的错觉,台下的士卒都显得十分乐观,未有几人有惶恐之色。尤其是那些船工更是喜于形色毫无炮灰的觉悟,想必是在为能够一探仙府雀跃不已。

        秦锋唏嘘道:“不知又能有多少人活着回去。”

        “全军出发!”但见徐元信手一挥,冗长蛊惑的宣讲终于结束。当先下台便领着军队向密林行去。

        秦锋在后跟随,只见徐元信脱下长袍,眼前不禁被其装扮吸引。一身精心雕文的皮甲倒是凡物,然腰间却缠有一圈的雷球,还有两把似传说中的短柄火枪,最后腰间还挂有一个酒筒。最让人惊讶的还是四位紧跟在身侧的壮汉,竟然是扛着一具棺材。也不知是表示自己此行的决心,还是其中另有玄妙。

        才意识到或许自己是小看了这徐福后裔路。秦锋心中已然作下了决定:“如果真的起了冲突,最好一击必杀。”

        一路上除了虫豸叮咬,总算是没有遇上任何阻碍,复行三十里后,终于是来到了仙府脚下。

        不,当说是一座修于山腹之内的破败宗门。也不知是什么大神通的杰作,整座山峰寸草不生,唯有覆山而建的残垣断壁的痕迹。再看山腹的入口,耸立着一块被斩段的石碑,只可惜上面的字迹全然被腐蚀无法辨认。

        得以见到了仙府,那内心深处的声音终于消失。秦锋下意识用手摸向背上的重刀,冰凉触感下才稍感安心。

        直觉,秦锋觉得这破败宗门之下绝对有什么恐怖的存在。

        徐元信却没有那么多顾虑,已然是激动不已的下命:“出发。”

        得命诸人即刻点起早已备好的火把便探入洞窟之中。

        然内部却没有众人想象中那般黑暗,玉砖砌垒的石壁上,闪烁着幽幽如星耀之辉的光芒,却是还镶嵌着许多凡俗中价值不菲的夜明珠,

        诸人无不是惊煞不已。也不知谁带头,纷纷拿起武器争先恐后将夜明珠敲下揣如怀中,利益之下甚至还有人为此起了纷争扭打作一团。便是徐元信等人数度呵斥也不管用。最后还是凶名最盛的山都亲自斩杀了三人,这才止住了混乱。

        秦锋全然没有在意这些骚动,整个人呆滞不动,“这地方我怎么觉得我来过?”强烈的既视感冲击下,一幕幕画面在脑海中闪过,但却摸不着任何头绪。

        良久,待队伍再次行进。秦锋不由大惊,所过之处竟当真和自己脑中闪过的片段全然一致。一时间,甚至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拥有了感知未来的能力?

        就当思索间,队伍却又戛然而止。前方的通道因塌陷而封死,但却有六个分别通向不同方位的地道。地道的洞壁光滑平整,显然不是人为、自然形成。

        “这也是术法的威能吗?”咋舌间,秦锋甚至能够想象出当时的情况。防守者用结界将路径封死,而进攻者则施展御土术式,另辟蹊径。

        但见徐元信望着六个地洞迟疑,秦锋进言道:“恐怕下面的情况也是同样如此了,徐公不如我们分开……”

        甚至想都没想,徐元信发狠道:“无妨,我们有的是时间。这地下网络便如天罗地网又能如何!”眼下一瞥,随意选了个洞窟便率军探入。

        无视又涌上来的强烈既视感,瞥了一眼另一个洞窟。秦锋心中暗道:“胃口还真不小。看来我还是找个机会溜走算了。”再想了想,还是暂且先一同跟上为好。

        又是在转过了七个岔道,众人终于被眼前一道近六丈宽的无底深渊拦住。但听猎猎作响,却是那深渊之底仿佛从九幽吹息而上的恶风。

        忍着刀割寒颤的风息,秦锋低头望下,不禁感到莫名恐惧,就像随时都会有什么怪物要爬出来一般。

        但徐元信却不为所动,命人拿上绳索,便欲要几名轻功了得游侠度去。

        “秦锋。”

        迎着徐元信殷切地目光,“我不擅轻功。”秦锋果断回绝,见其愠怒的眼神,干脆地侧头闭目不看。

        也就此时队伍后方突然传来凄厉的惨叫声,同时猝不及防下身后猛地被人狠撞了一把。

        脚下一个踉跄,半只脚悬在深渊之上。差点就落了下去。

        “找死!”只以为是谁在暗算。秦锋瞪眼杀机毕露,还没转过身,本能般动作,手如鹰握探去一扯。

        “啊。”那挤来的倒霉士卒便被丢下了深渊之中。

        待秦锋透过层层火光望去,才知道是误会了。

        但见难以计数齐人高的白毛异猿,如壁虎在墙面迅捷游走攻来。恰好落在队伍之后的又是那些临时招来的船工。

        哪里见过这种怪物,甚至还没交手便已经自行溃败,纷纷向后涌去。推攮间才以至于差点将秦锋撞下深渊。

        全然乱作了一团,长着尖牙利爪的异猿倒没杀死几个人,反倒是有近百人被挤下了深渊之中。

        徐元信气急败坏:“稳住,稳住。”却哪里还有人听其指挥。白毛异猿已经顺着洞顶攀爬落进人群,局势已经完全失控。

        看着身前接连撞来的累赘,秦锋终于是不耐,左手探出。

        “呜嗷。”凄厉惨叫间一把抓住头顶妄图偷袭的怪猴向身前一甩,顿时砸倒十余人。

        高声厉喝,“全军杀回。再有后退者,斩!”说话间,重刀抽出毫不迟疑地便向踩踏着脚下同伴退来的溃军挥去。

        直至劈倒十余人,但见着浑身浴血的秦锋,再无人敢退来。

        迎着诸人的惊惧目光,秦锋将手中又斩下大肠坠地的半截猿尸丢去,重刀指向这群胆怯的船工临时扮演的士卒森然道:“你们是更怕它们,还是怕我!”说话间,脚下依然不停不紧不慢地走去。没有人会怀疑,当秦锋走进时会一刀落在头上。

        极度的恐惧后是发狂,吓破胆的绵羊皆是炸起。举着手中的武器推挤着依然还在退来的溃军怒骂:

        “别退了。别退了”

        “没听到命令吗!杀过去,杀过去!”

        “妈的,还退?给我去死!”

        ……

        待三十余人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同伴手中,混乱终于是稍微止住,再没有人因为挤落悬崖而丧命,纷纷在各自伍长的带领下结作战。

        这些异猿似乎分外的记仇,但见同类惨死,亦是寻着秦锋纷纷扑来复仇。

        一边挥刀间,一边褪去全然被鲜血浸湿的衣服,秦锋蹙眉,“烦人的猴子。”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斩杀了究竟有多少只。

        然而这些异猿却似无穷无尽不断涌来。

        秦锋左右打量:“如果把它们的头领杀了或许会退去吧,毕竟只是畜生。”还未等找到。

        轰!

        却听一声巨响火光冲起,似乎是携来的火药爆炸。

        同时脚下砂砾也在流动,愈来愈急,犹如雪崩一般,向身后深渊滑去形成一个斜坡。

        秦锋愕然:“糟了。”灵巧胜过异猿数筹不止,直径跳起一手扣入洞穴上顶的凹起处,

        目之所及,但见至少有二百余人犹如下饺子一般落入深渊。然却也只能爱莫能助了。

        毕竟对于常人来说,近乎四十五度的斜坡自然是连站立都勉强,哪还有余力反击。一时间形式骤转,异猿们怪嚎着纷纷扑来,也许是因为猎物平日颇为难寻,也不疯狂杀戮,制住一人便携着向深渊攀下,似要带回巢穴慢慢享用。

        叱骂惨叫声中,“啊。救我,谁来救救我。”秦锋却听得又传来一声熟悉的惨叫,闻声望去却是林瑶被一只怪猿掳走,正向深渊跳去。

        只见林瑶被夹住柳腰,手舞足蹈分明便是没有受到较重的伤势。然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侠士,连殊死一搏的勇气都没有。

        “下辈子记得别修武了。”怒其不争,口中虽骂,却动了恻隐之心。正巧身下有一个死死趴在地上的弓兵,秦锋登时低头喝道:“把你弓拿来。”(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