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四十七章 遗弃仙府

第四十七章 遗弃仙府

        时间一晃而过又是过了月余。相比于其他人整日忙作挖坑、编织鹿角,?14??至深入密林搜寻仙府疑踪。秦锋和极少数人则一如既往的悠闲度日。只是心中愈发的静不下心,不知这是否便是书中所说的心魔?

        就像有一个声音时在自己心中响起,怂恿着进入密林当中。“难道那天我突然昏睡过去是那老妪做的手脚?”秦锋终于起了疑心,只是一切都已无从证实了。

        每每心中烦躁之时,便走出舱室听得那些游侠讲述曾经向往的江湖,亦或是看看岸边又新添了几座用行尸头颅搭建的宏伟京观。夜幕之时,便可以欣赏行尸们如飞蛾扑火一个接连一个跳进陷坑之中。

        待尸潮平息,士卒们便会去打扫战场,用木枪将没死透的行尸一一灌头。至于亡灵巨人,则有十名壮汉扛着重弩去伺候。

        如此再往复近二月的时间,来袭的尸潮也是一次比一次稀疏,直至昨日甚至仅有不到百只行尸被引来。

        今日一早出去侦查的斥候甚至潜入了秦锋当初发现的钟乳洞,带来了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所剩下的行尸只有不过百余只了。

        徐元信,终于是等不及了。

        秦锋,也是快等不及了。探入密林仙府的念头就像是挥之不去的幽灵,让人寝食不安,甚至修炼都不得已安心以至于中断。

        ……

        安静的舱室外响起了脚步声,早已在等候多时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坐起,急躁地先一步打开了房门。

        来人却是徐元信的亲卫,只手作扣门状停在半空,愣神间才收回不卑不亢道:“秦锋大人,徐公有请。”

        要动作了吗?

        “嗯。”不动于形色,秦锋应声间便跟在亲卫身后走去。

        待来到徐元信的船室,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多的人。除了正在享用点心的徐元信,便只有一众护其安全的亲卫。

        当是月余前献上的宝物。已然是把秦锋当做了福将、愚忠之辈吧。

        或许又是刻意做作,抬起头诧异察觉秦锋到来,徐元信学着周公吐哺,急忙将口中啃了一半的骨头吐在地上:“来来,快与我同坐。”说话间急步走来,油腻的手拉住秦锋的衣襟示意同排而坐。

        心疼被弄脏的衣服,更是厌烦这伪君子。秦锋脸色违和地作出虚与委蛇地神色附和,客套数言之后,才巧妙的将话题转到正题:“不知徐公叫秦某前来是有何事?”

        徐元信放下手中的茶盏,这才正色道:“仙府的遗迹已经找到。明日我决定要召开作战会议,打算将此次出击的全军将士分作三军作战,这样一来如果哪只陷入了混乱,也有了照应。我,还有原空各统领一只。剩下的一只我打算将这个重任交给你。”

        说罢,徐元信又从怀中取出半块虎符塞到秦锋手中,煞有其事道:“这个便是你调兵的凭证。切记小心保管,这可不单单只是一个虎符而已。此乃护国大仙师赐下的宝物,到时候如果遇上了什么不可力敌的凶险,你就拿着他与原空手上的虎符合上,便可以发挥无上威能,任它魑魅魍魉皆是灰飞烟灭。但切记只能使用一次,所以你要看清时机。”

        如果是他人恐怕还当真是要信了。

        秦锋嘴角一抽,差点没笑出声。也算是窥得了修真门径,多少对法宝有些了解。无上威能?还真敢信口开河。

        退一步说,即便这只是封印了一只寻常术式的器物,除非是某些符箓还可以用鲜血激活,但诸如此类宝物若要激活则必须要用灵力沟通,根本不是凡人能做到的。

        虽然手中确实能从虎符中感受到一丝灵力,但两块虎符合璧,充其量也就能释放出类似火球术威能的印封术式吧。毕竟这只是为凡人打造的器物而已。

        将硬塞到手中的虎符放在桌前,心中腹诽:“拿我当炮灰使吗?”秦锋果断摇头道:“只是作了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便蒙受徐公如此重任,实在是让我惶恐啊。我秦某何德何能足以受此重任呢?实在不是推脱,徐公还是另请他人吧。”

        全然没有想到会拒绝,愣神间徐元信才回过神错拍膝道:“哎,你这人。老夫说你行就行。就缺你这样重义之人做左膀右臂啊。”

        心中暗骂:“是缺奴才吧。”同时秦锋果断坐起身,佯怒道:“徐公,这不是害我么。上次寻灵媒,以至于全员覆没。我已是羞愧的恨不得追弟兄们而去。这次又叫我统御军队,且不说如何服众,我一个不通兵法之人又如何担当的起!”

        如此不敬,却是惹得诸亲卫怒喝:“放肆!”甚至有暴躁之人已拔刀指来。

        待徐元信抬手,这才收敛。摇头晃脑好气又好笑道:“秦锋,你果然是重义之人啊。”顿了顿以退为进又作为难道:“只是除了你,我还能选谁呢?”

        秦锋脱口而出:“山都。”

        徐元信顿时傻眼:“山都?”那模样就像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秦锋点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对事不对人,虽然我与他有些间隙,但是为了大局我不敢抹黑他的才能。别看他有些疯癫,但在关键时候他总是能作出最正确的决择。”说完,心中补下一句,当然一切都是已自己为前提。

        也就随口推诿一说。却不想徐元信竟当真作思考状,片刻后抬起头:“那好吧,既然是你推荐,我就相信你的眼光。等下你回去的时候就顺便把山都叫过来吧。”说罢,徐元信翘起腿自嘲道:“老夫的亲卫,可是叫不动那家伙呢。”

        秦锋暗喜作揖:“遵命。”

        打听了山都所寝的舱室之后,秦锋直径寻去,“就是这了吧。”转角间,却见那似乎山都的舱室处,竟有两位侠士站立不安地守在门前。

        秦锋边走边好奇问道:“喂,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

        一人面色顿时难堪道:“你在调侃我们吗?”似想把火气撒到秦锋头上。另一人却似乎认得,急忙附在耳边低语。适才才将脸色收敛,惶恐谄笑。

        秦锋懒得理会,只是出于礼貌随口一问罢了。走至门前:“这里就是山都的房间吧。”本就抱有芥蒂,也不敲门直径推门而入。

        二人面色大变急忙拦来:“秦锋前辈,你最好先不忙……”手中动作却是慢了一步门已经打开,口中多余补上:“进去。”

        “啊,啊……”这舱室的隔音效果倒是不错,房门打开,床梁被压迫的吱呀作响声、霏淫之音霎时传出。

        秦锋面色淡然不改,信步踏入:“呵,这正午时就这么好的兴致。”

        怒瞪双目转过头,待看清来人山都才不爽地狠狠一捏身下软玉,引得一声娇痛,大笑道:“哈哈,我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果然是你啊,大红人。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是口味太重,想和我一起玩玩吗?”

        秦锋自径走到桌前,取下茶壶,酌茶自饮:“我对娼妇没兴趣。”轻叹间转过头,才见那山都身下的女子遮遮掩掩,定眼一看却是林瑶,不由得蹙眉。

        山都才床上坐起,披上衣服得意大笑道:“别这么看我,我可没强迫她。是徐元信下命选中了她与一众游侠去深入密林寻找仙府,自己投怀送抱来的。”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边捶着肩膀道:“至于条件嘛,就是让大爷我保护她的周全。嗟,可把大爷我累坏了,来回穿越了两遍岛屿。那些劳什子行尸还算不得什么。林中的虫豸可是咬了大爷我满身的疙瘩。”

        秦锋没好脸色道:“啊,真是辛苦你了。”

        山都不以为然,狞笑问道:“对了,你这家伙可是看我不爽得很啊。破天荒来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联手?”

        秦锋左右四顾,抿茶不语。

        山都恍然,转头喝道:“出去。”

        霎时,林瑶揽着被褥遮遮掩掩,又怕春光乍泄,从床头俯身拾取凌乱丢在床下的衣裳,好不滑稽。

        当****立牌坊,像小丑一般拙劣,秦锋不耐道:“把你的衣服捡起来出去穿去。还要我等着你收拾干净吗?”

        双眼委屈发红,林瑶楚楚可怜畏惧道:“是,是。”连衣服都没有是拾缀干净,便仓皇跑出。

        山都适时淫笑道:“喂,就在门口等着。别走远了。”又转头讥讽:“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呢。”

        秦锋回敬道:“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无有心思斗嘴,直言道:“徐元信不日将率军去探寻仙府,让我来只会你一声,待会去见见他,似乎打算让你统御一只队伍。”

        外粗内细,山都却是看穿笑骂道:“是你不愿意,才想到我的吧。”

        秦锋没有狡辩:“正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山都:“毕竟我只想活着回去便是了,什么所谓仙家宝物,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山都摇头:“不信。”裸露的牙龈勾起:“不过我倒愿意接受这个委任。这话的话,秦锋,我们先前的芥蒂就算扯平了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心中腹诽:“哼,你也想要掺上一脚吗?”不置可否,甚至说根本没有把山都当回事。秦锋皮笑肉不笑地敷衍道:“是呢,扯平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