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四十五章 殓葬

第四十五章 殓葬

        正如老妪之言,一路上倒果然没有再遇上行尸。不过因为要照顾袁丽华?14??用了半个多时辰行到了老妪所说的石峰之上。

        望着头顶璀璨星光,仿佛探手可得。秦锋不禁感叹道:“还真是壮观,那老妪还真没说错。”说罢,便将张进放下,举起重刀开凿坟墓。

        将手中床垫摊开,将张进挪上。袁丽华喘气笑道:“看来你喜欢虚无、无穷、神秘的东西呢。”

        秦锋探出一只手虚抓向漫天星辰:“不。只是每度看见这些无法企及的东西,就愈发的觉得自身的渺小,愈发的想要去接近。”透过指缝,宇宙尽在掌中,不禁生出豪气调侃:“星宇尽在掌中。”

        “嗯”袁丽华有学有样伸出手。

        ……

        直至挖了丈余深坑。

        一切都复原以庄重的仪葬。秦锋、袁丽华头首抱着裹在席垫中的张进轻轻放下,推下厚土,再用手费尽一炷香的时间挤压推平。这才将挖掘在一旁的石砾泥土慢慢倒下。

        但见耸立一人高的石碓,秦锋这才满意点头:“好了,这样的话也不会有闻腥而来的畜生打扰永睡的归者之壳了。现在,我们也该回去了。”

        拍打着手中的尘土,袁丽华突然问道:“秦锋,我要是死了,你也会为我向这般举行一场庄严的葬礼吗?”

        秦锋哑然一笑:“这一天离你还早着呢。”说罢,便拉过袁丽华的手向山峰行下。

        脚下却没有随着动作,袁丽华突然问道:“秦锋,你是修士对吧?是像徐公一样粗晓一些仙人的秘密的人吗?”

        这已然是瞒不住的事实,秦锋点头:“嗯,回去之后任何人都不要告诉。”

        袁丽华坚定地点头:“我不会的。”黑暗之中面色突然发白,身子抽搐间便要倒下。

        急忙搀扶秦锋骇然道:“你怎么了?是因为吃了那老妪的东西吗!可恶,当时我就该果断点……”

        袁丽华颤抖着双唇回道:“不是的。你不要误会,那婆婆是个好人。秦锋,是你把人心都想得太复杂了。”说话间挣扎着坐起捂住胸口:“我感觉我也要走了。抱歉,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体内的藤种发芽了,正在蚕食我的心脏。”

        双拳攥紧,秦锋龇牙低吼:“可恶。”到头来一切都是无用功吗!却又想到了那老妪:“对了,那个老妪。她说不定能救你……”

        袁丽华抬起手阻止道:“没用的,她早就告诉我了。”嘴角勾起幸福地笑意:“不过真好,谢谢你和张进来救了我。这样我才没有变成行尸走肉,才能再次品尝浓汤、参与这庄重的仪式洗礼,还和你一同仰望星宇。”

        秦锋摇头懊恼:“可这都毫无意义,终究都全部失败了。”双拳紧紧攥起!难以接受在付出路如此大的牺牲下,却什么也没有能够拯救。

        似乎全然能够感受到秦锋的痛楚。袁丽华抓过秦锋的手道:“有意义的,我终于也是可以没有遗憾地离去了,就像张进一样。虽然有些担心你,但是我想你不需要谁担心吧。别丧气了,最后再陪我坐一坐吧。”

        “嗯。”秦锋应声作下,沉默无法作言。心中难以压抑的情感,便是头顶的浩瀚星海也难以盛满。

        再不需要无用的言语。二人就这般坐着,直指天际隐现晨曦。

        秦锋并未察觉一丝痛苦之色闪过袁丽华的脸颊。

        袁丽华突然开口:“秦锋。”

        “嗯。”秦锋颇有沮丧地转过头,迎向袁丽华欣然的双目。

        但见嘴唇不断颤动,似乎在做极为重要的犹豫抉择。终于,下定决心严肃道:“秦锋,你之所以愿意跟着徐公一同前来,是不是为了在其手下夺取仙人的宝物?”

        不忍欺骗,秦锋点头:“是的,不说什么天材地宝唯德者居之的废话。出发前我就下定了决心,再怎么也要跟上喝口汤,不过现在我打算连肉也一并吃了。”

        袁丽华顿时一副果然之色,咬牙道:“这样的话,恐怕你始终会与徐公一战吧。既然这样,我就把我知道的徐公的秘密全告诉你……”

        岂是听不出袁丽华语气的纠结,看不见面色的为难?

        不等袁丽华出言,秦锋抬起手掌,示意别再往下说:“不必了。”

        不愿让袁丽华为难,至少在这临死之际,秦锋希望她能够不带遗憾的离开。

        迎着疑惑的目光,秦锋坐起身仰望初生旭日傲然道:“徐元信也好,尸怪也罢。这些对于我的仙途来说,都只是连热身都算不上的试炼。所以如果我连这种程度的麻烦都无法应对,那就说明我没有资格成为一名修真者。”

        低下头又看着袁丽华轻柔道:“所以你也不必为了我和你的徐公感到为难了。这样的话,也算你还清了他曾经的救命之恩了。不,当说现在他是亏歉于你。”

        像终于得到解脱般。动容间袁丽华浮现出解脱之色:“谢谢。”唇齿轻启,最终的愿望也终于达成。说完朦胧的双目渐渐合上。身子失衡般便向前倒去。

        秦锋探手扶住,手中传来冰凉坚硬的触感,“早就死了吗?”呢喃间秦锋将身躯扶正,另一只手作手刀从胸前直径探于脊腔之处,闭上眼贴着身子,终于是感到了一股微弱的生机律动。

        噗。

        心一狠,手刀透体而入。浸泡在温热的血液中摸索,避开柔软的内脏,落在脊骨间抓出了一个拇指大的木核,红绿色的血顺着伤口流淌,那是柳絮状的纤维侵入了血脉、百骸之中。

        暴露在空气中,黏在手掌中的寄生物不安扭动着,甚至妄图钻入秦锋的皮肉。

        怨恨着,秦锋将灵力汇聚掌心,将手中的异物灼尽。

        “似乎比尸毒还要霸道。”秦锋甚至难以想象袁丽华是如何忍受住这种百骸被侵蚀的痛楚的。

        最后秦锋徒劳将袁丽华的伤口缠住,将之倚靠在一苍松之下,拾起重刀,暂且再充当一次掘墓人。

        ……

        当将一株树枝当作墓碑插入。重担落下,大概是心理作用,秦锋突然疲乏不已。嗅着不知何时空气中弥漫的露水清香,“先小睡一会吧。”

        全然没有察觉这是幻术,念想间便倚靠着坟丘睡去。

        片刻后,老妪又是手拿着盛有银色稠浆的木碗从晨雾中渐渐走来。看了看袁丽华的坟丘。

        摇头叹息一声:“果然是不行吗?”又才走到秦锋身前:“小辈,你错失了老妪本要予你当作报酬的福缘。但想来不介意为我这将死之人完成遗愿吧。”说话间,探手便撑开了秦锋右眼,将自己干涸的瞳目对上。

        ……

        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呜。”秦锋僵硬地坐起身,才发现已经是黄昏时候。“我睡了这么久?”从来没有睡的这么死过。

        秦锋心中顿时一紧:“糟了。”说话间连忙伸手探进袖囊,四颗洗髓果依在。这才稍微松口气检查身体,但却并没有见有任何异常。

        “恩,我的身体?”同时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潜能爆发的后遗症也为之减弱了许多。

        秦锋挠了挠头:“是我多心了?”没再作多想,趁天色还未暗下,秦锋动身向山下行去。途中刻意在路过老妪的居所,却哪里还有什么茅屋,只是一片荒废许久的塌房朽木。

        心中恶寒,秦锋咋舌腹诽:“她究竟是人是鬼?把自己引来不会就只是为了聊聊天吧?”层层疑惑不解,只苦于方入修真界不久,全然不能猜透老妪究竟作何为。不由庆幸当时坚持没有吃那可疑的浓汤。

        再不敢久待,疾步向营地奔去。

        数度迷路,但总算是一路无惊无险,堪堪走出了密林。

        不过眼前的景象却让秦锋有些惊讶:“这是?”起伏的营帐被层层鹿角、陷坑取代,组成一道道战争屏障。就连矗立的军旗也被扯去,一只只巨大的海鱼挂上。隔着数里远都能闻到一股海腥恶臭。而原本登陆的士卒囚军,已是再回到了舰船之上。

        人类统治世界从来都不是依靠力量,而是智慧。

        完全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行走在陷坑、鹿角之中,秦锋啧啧称奇:“虽然有些笨重,但却很实用。”但看那些鹿角上没有打扫干净的尸肉,陷坑中被数十只木枪洞穿却犹然还在嚎叫的行尸,全然可以想到每晚上都会有多少行尸送上门来。

        终于等秦锋走近,玩忽职守游荡的哨兵终于才察觉,举起弓箭喝道:“什么人!”

        秦锋面色霎时愠怒,脚下带起一个石头,一手攥过掷去。

        “啊。”隔着三百余米,精准地打在了搭弓小卒的手上。哀嚎间,手骨呈不自然的弯曲已然是已脱臼。

        旁侧一人眼前一亮下意识脱口而出:“好功夫。”话音方落,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秦锋适才闷哼一声:“快去禀报徐公,就说我秦锋回来了。”(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