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四十四章 老妪

第四十四章 老妪

        这种地方自然不可能有凡人居住。并没有惊恐讶异,秦锋心中已经是恍然:“要么无人,要么便早已恭候多时。”索性便上前扣门。心中念想,若是有人想来也不会有恶意,不然也不会至于让自己行到此处了。

        若是无人,那便绝不能好奇贪婪妄图闯入。

        砰,砰。

        将房门轻扣得咯吱作响,然却不见人回应。

        “没人?”秦锋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正要转身离开。

        然也未听见脚步异响,木门毫无征兆地开启,一个满脸皱褶的老妪站在了门前。

        昏迷的少女、半身压扁的尸首,还有一个活人。

        老妪的眼中没有一丝愕然,只是启着无齿松垮的嘴唇感慨道:“远方的旅者,你们来到了你们不该踏足的地方。”

        秦锋嘴角抽起苦笑道:“可我们已经来了。”同时打量着眼前极具衰老的老妪,满脸的皱褶有如树皮斑驳。百岁?不,看上去至少有二百岁。凡人是绝对不可能活到这个岁数。

        修真者,虽然站在身前也感知不到灵力,秦锋心中却给老妪贴上了标签。而同时心中忌惮也稍微减弱,至少这老妪正面不能力压自己。心中估量着只怕这是废却了修为,在此苟延残喘的隐居者吧。

        扮猪吃虎?

        秦锋也不觉得能够隐匿灵息的真正修士需要如此多此一举来对付自己。毕竟对于修士来说,维持青春永驻并不是什么难事。若是肉身衰败,那便意味着已经到了寿元将近的地步。像这老妪这种程度,恐怕全然是凭着一口灵力残生了吧。

        “防人之心不可无,只要小心点便是。”转瞬间想过,秦锋成竹在握。虽然直至数月以后,才认识到这想法却是坐井观天了。

        自然不知秦锋腹诽。也不知是否是老眼昏花,全然没在意秦锋猜忌的神色。老妪侧过身,邀请道:“那就进来吧。老妪虽然帮不了你们什么,但让你们进来歇息一下还是可以的。”

        也适逢夜幕降临,再夜行的话只怕撞上游荡的行尸。想到此,秦锋没有再推辞,点头应道:“感谢。”索性跟随着踏入了茅屋。

        但见陋室虽小,却是十分的整洁。一床、一柜、四个凳子与围在正中的桌子,还有上面的一具茶壶和一个水杯。还有一个似乎许久未用都隐隐发霉草编的蒲团之外便再无它物。

        “年轻人,先等等。我去给你们准备一些吃食。”说罢,也不理秦锋客气。老妪便转入一侧厨屋,引燃了柴火也不知在捣鼓什么。

        秦锋也趁此将张进、袁丽华搭在桌上,同样也尴尬地坐在凳子上等待。

        “咳,咳。”而盏茶的工夫,却听见袁丽华剧烈地咳嗽起来。

        秦锋便要起身要去照顾,但见袁丽华已先一步醒来。朦胧的双眼正好对上张进骇人的血脸,“啊。”轻声惊叫一声,踢倒凳子条件反射地便坐起身后退一丈远直逼到墙角。

        秦锋急忙走上前去搀住袁丽华安抚道:“袁丽华,是我,已经没事了。”

        “诶,秦锋?是你救的我吗?”袁丽华昂起头,终于是忍不住闪烁泪光带着哭腔道:“我还以为我要变成行尸了。”

        阴霾的脸色闪过一丝慰藉,至少张进的牺牲是有意义的。任由袁丽华扑在胸口,秦锋抚着头轻柔道:“一切都没关系了,就当这是场噩梦吧。”

        良久,待袁丽华红着眼睑抬起头,终于指着张进问道:“他是谁?”

        秦锋沉声道:“一位追寻荣耀的勇者,他是为了救你而牺牲的。”说罢,便将这一路的经过简单托出。

        人人都对搜救避之不及、众游侠一路上的敷衍了事,待听得这些袁丽华没有一丝愤慨之色,只是淡淡一句:“我有什么资格怪他们?本性使然而已。”不过十余的芳龄却早已见够了人性的险恶。

        但当说到一路上的凶险之时,虽然已经知道结果丹袁丽华还是为秦锋紧张不已。最后当知道了张进是如何舍生保住自己时,终于默泪不已。

        一时秦锋也有些伤感:“就是这样的。当初他首先提出放弃,但最后却救了我们两人。”秦锋有些想落泪,但却不能落泪。因为弱者没有资格去沉溺于痛楚之中。

        沉默良久,袁丽华才低垂着脑袋哽咽摇头道:“你们不该来的,不值得为了我一个人牺牲这么多人。”

        “如果什么事情都用绝对的理性去衡量值得不值得,那世间就没有值得去做的事了。”再看了看永睡的张进,秦锋坚定道:“至少对他来说是值得的。”

        “久等了。”却是老妪托着三个热气腾腾的木碗走来,各放在秦锋、袁丽华桌旁,淡淡的清香,浓汤之中还有些许蘑菇青菜。比之这数月来一直都只是吃着乏味的干粮,这可真是无上的美味。

        再加上林中一番苦战,体力消耗下早已是饥肠辘辘。自然是食欲大开间,秦锋咽了咽喉咙。多疑的性子终究还是放不下戒心,却是强忍装着不饿,连筷子也不拿起动作。

        少女心性的袁丽华却没有这么多顾及,“谢谢。”未来得及阻止,便端起木碗喂入口中。

        老妪笑得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山野之物而已,小女娃喜欢就好。”说话间,又把最后一碗递到了张进身前。

        秦锋急忙提醒道:“等等,我的这位同伴……”下意识地站起身要拦住,这才发现这木碗中却是盛着黏糊的颜色似血的红色稠浆。倒是与芝麻糊有些相似,只是这真的能吃吗?

        不停下动作,“是死人对吧?”老妪喃喃道:“凡得我允许进入我陋室的人,就没有死人、活人,只有客人。虽是陋屋,但老妪怎么能不尽地主之谊,怠慢客人以至于饿着?”说罢,转过头凹陷的浊眼看着秦锋又道:“你怎么不喝呢?嫌老妪的手艺太差吗?”

        “怪人。”

        腹诽间,秦锋面色略显尴尬。依然坚持,腹部收紧压迫这饥肠辘辘的肠胃。硬着头皮近乎有些无礼道:“我不饿。”

        嘴角勾起一丝被皱褶隐藏的笑意,似乎全然看透了这点小心思。“那好吧。”老妪没有再勉强,恰巧袁丽华三两口将手中汤汁喝完,便将秦锋的那份推到了其身前。

        望了眼慈笑的老妪,又看了看秦锋。袁丽华忍着馋嘴问道:“你不吃吗?”

        秦锋点头面不改色说谎道:“你吃吧,我先前吃过许多野果,并不饿。”

        也当真是饿了,“那我就不客气了。”袁丽华端起碗再咽吃着。

        老妪缓缓坐起身,怜爱地替袁丽华将头上的杂草摘去。最后才在秦锋诧异的眼神下走到张进身后,将属于张进的木碗端起,食指中指杵着红稠,再褪去张进褴褛的衣裳,最后如举行庄严的仪式般念念有词在张进身上作画。

        也不知这稠浆是何物,涂抹之处血污尽散。手指顺着满脸青筋游走,顷刻的工夫的张进便被涂上了红脸,最后还在其眉心间画上了一只天眼。

        秦锋盯着恍惚间,那血眼仿佛被赋予了灵性般显得灵动。再定眼一看,却只是画像而已。直到半个时辰过去,张进周身都被画满了自己不认识的铭文。

        老妪才擦了擦额头的汗渍,起身说明道:“好了,这样一来。他就不会被冥河吞噬。只要不是太蠢,待到了地府应该能借着伪天眼找到轮回之路,转世再投胎为人。”

        秦锋将信将疑作揖道:“我替我的同伴在此谢过了。”

        老妪意味深长地看了秦锋一眼:“无妨,这么多年了能有人陪老妪说说话,老妪我也十分高兴。”似乎对秦锋的戒备有些不满,只是走到闷作在桌上的袁丽华身旁,坐起瘦弱的小手问道:“很痛吧?”

        不知所云,秦锋莫名道:“什么?”

        袁丽华下意识地莫向胸口,摇头道:“不,可以忍受的。我已经习惯了。”

        老妪细不可闻地叹息道:“真是个好孩子呢。可惜,如果你出生在仙门之中,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秦锋霎时明了,这话是刻意说给自己听了。急忙上前作揖道:“前……哦,老夫人。敢问你知道这座岛上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或许是秦锋先前的态度,老妪面色隐有得意地卖起了关子:“时辰也不早了,明日再说吧。”

        “好吧。袁丽华你就先在这里歇息吧。我趁现在先去寻个好地方给张进埋葬了。”说话间,秦锋再背起张进便向门外行去。

        袁丽华一脸虚弱撑起身倔强道:“等等,我也去。”

        老妪也没阻止:“往西面走吧,五里之外有处石峰倒是个风水宝地。”说话间从烂床上将草藤编织的床垫抽出递来。

        郑重接过。“感谢。”秦锋正说着话。

        咕噜,肚子却是发出了叫唤声,霎时面色顿时有些尴尬。

        还不等辩解。老妪并不打算再为秦锋找些吃食,“再没有了,你这小娃命中无缘享此福缘。”说完,扇手驱赶不耐道:“快去吧,再晚些就有行尸出没了。”

        看来自己的无礼将这位修真者给得罪了。秦锋只得讪笑退走房门,于起伏的虫鸣声间蹉跎行远。(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