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四十三章 再战尸蛛

第四十三章 再战尸蛛

        借着尸群苏醒的混乱,秦锋如狂风一般在尸潮中掠走。然不过数息间,前方的尸群赫然密集起来,自然是浑身的血腥味将自己暴露,犹如明灯吸引着四面八方的尸群扑来。

        必须在合围之前突破。

        尸鬼辟易。

        秦锋口中大喝一声,牵动丹田经脉跃动。亢奋之下改劈为扇,抡起手中重刀,黑光掠扫,六只拦在身前的行尸瞬间被击飞,直至撞到身后七八个行尸,飞出三丈余远这才堪堪截住退势。

        再气沉丹田闷咤一声:“呵!”浊气喷出同时带动着浑身经脉颤抖,双臂虬筋又是暴起。借着手中重刀舞出层层残影而疾驰,再来拦路的行尸无一不是被一一卷飞劈散。

        “嗷。”怒吼间只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却是一个亡灵巨人蹿来拦住,双拳合握当头砸来。

        嘴角划出一道从容的笑意,行云流水般秦锋顿足侧跳。跃起三丈余远,堪堪落在了近乎垂直的洞壁之上岿然不落。

        霎时只见残影,骇然无视了地心引力有如狂风般奔墙掠走,徒留行尸毫无意义地伸出利爪徒劳抓扯。

        数息间就当秦锋几乎要跃出尸潮之时。

        “桀桀。”却响起不知是哭是笑的怪声。秦锋望去,只见尸蛛已然是转过了身子,八足狂奔,犹如战车一般在尸潮中耕犁撞来。

        聪明反被聪明误,秦锋面色大变:“放着现成的血食也不去抢?嗟,我高估了这蠢物的智商。”知晓自己的实力与这尸蛛可是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不敢应战。脚下骤然加速一蹬。

        轰。

        地动山摇尘埃弥漫间,堪堪离着数尺之远躲过了尸蛛的扑击。仅仅是震击的余波便让人晕眩不已。不等回头,便又感恶风袭来。

        来不及作看,定然是蜘肢抓来。不等下盘站稳,急忙反身后跃。

        咔擦。

        转头但见,洞壁被划出丈长尺深的刮痕。庆幸之余身后却撞上了什么东西。

        “不好!呃。”左肩骤然传来剧痛,连同银衣鳞甲被一行尸咬下了一大块血肉。

        秦锋猛然暴起:“混账,去死。”左手探出作爪反抓而出深深扣入行尸的眼、鼻、口。

        咔嚓。

        作力之间,面骨瞬间破碎。

        就在这片刻耽搁间。尸蛛又是锐足一踏,轰然甩开攀在身上徒劳撕咬抓扯的行尸,再度向秦锋扑来。

        秦锋禁不住又破口愠道:“可恶,真是阴魂不散。”左右皆是尸群无可避开,只能御起重刀横扫。

        滋……

        花火四溢,金石摩擦声响下。骨瘦如柴的蛛爪作掌合起重刀,骇然将重刀抱住。

        森然厉啸恸哭声中,千钧重压当头压来。

        “呵!”秦锋龇牙怒喝,干瘦的双臂虬筋暴涨,甚至皮肉有血色发红扩散。激起的潜能再度暴增,细小的血管甚至都为之撑破。

        同时重压之下,尸蛛五颗神态各异的头颅利嘴怒张吹息着腥风,八只蛛足将岩石地面摩擦得咯吱作响。

        秦锋脚下入撼如大地。仿佛被推动的不是人,而是脚下的大地。土壑在两腿间不断耕犁出,直至淹没了大腿,身后堆起凸起二尺高的泥土才止住再不动分毫。

        双目充血怒瞪,秦锋咬牙满脸皆是难以置信:“不可能。”虽知道尸蛛的力量在自己之上,但自己已经竭力爆起路潜能,却没想到那对枯爪竟还能做到空手接白刃的程度。

        如果将尸蛛的双手放大数百倍的话,秦锋便会明白,那枯爪上骇然是上千万的勾刺,嵌在铁器的无数微小缝隙之中。

        不过眼下秦锋可无暇顾及这些。单是与之角力便已经十分勉强。潜能大约解开了近七成,双臂剧痛难耐,仿佛随时都会崩断一般。

        自然不会是怕痛,秦锋罕有得踌躇不已。如果再加大一层力道便能将重刀抽出,只是更有可能自己的双手便也可能就此废掉。

        咔擦。

        就当犹豫之间,五颗枯颅猝然止住哭嚎厉啸,颈下开裂鼓起。片刻间竟探出了两只沾着糜肉的骨手。

        秦锋嘴角一抽,暗道只能是不得不为之了赌上一把,正要动作。

        噗。

        “嗷!”

        尸蛛五颗头颅却齐声哀嚎,甚至连手中合上的重刀都吃痛丢落。却是一只羽箭,深深没入了其中一颗头颅的眼中之中。若是常人,早已因洞穿脑髓致死了。而这中箭枯颅,不过是哀嚎的更加凄惨而已。

        却是张进裹夹于尸潮早已秦锋一步越出了尸潮。见秦锋性命危急,终于是忍不住出手相助。

        劫后余生.秦锋大喝一声:“干得好!”同时趁机一刀斩去。

        呛!

        蜘肢一把抡开重刀,然第二只反击过来的蜘肢却是停滞片刻才落下。

        不明所以,但秦锋还是及时退开。回头间却见那中箭的枯颅发疯一般疯咬着另外四颗头颅,一时间尸蛛有如醉酒一般左摇右晃。

        内讧了?

        且中箭的那颗头颅的独目灰色瞳孔正死死地盯着张进。

        趁还没有安分下来。秦锋见状急忙大喝:“张进,快逃!”三两步便要追上,且旁侧隐约有微光透来,想必再过百来米便可以冲出这钟乳洞了。

        “哈哈哈哈……”然而身后又阴魂不散地响起了渗人怪笑,果然,恶风掠去。尸蛛无视了尸坑满满的血食,还有眼前的活人,直向张进扑来。

        担心的还是发生了。秦锋面色惊变,徒劳呼喊:“快躲开!”脚下根本就无法追上,心中渴望间猛然挥动重刀。关心心切,全然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一道青色的月弧剑芒斩出。

        流光掠影,尸蛛左侧两只蜘足其根斩断。

        吃痛之下,尸蛛犹然不理,再爆出狞声哭笑。虽身躯稍微失衡,犹然已蹩脚地撞去。

        然即使尸蛛速度慢了五成不止,左脚重伤的张进依然是未能躲过。

        危机关头,张进索性停下身。神色决然,甚至手中弓矢都为之丢下放弃了最后的抵抗!果断把背上的袁丽华向远处甩去。

        轰。

        巨响之下,岩顶抖落着尘埃,整个洞穴都在为之颤抖,

        张进的整个右身,全然被尸蛛撞陷进了岩壁之中。

        又见尸蛛扬起蜘肢,“滚开!”秦锋终于追上。抱着心中强烈执念,一脚踹去。

        卡擦。只听骨骼异响,秦锋额头泛起冷汗,只觉腿都差点折断。

        但总算取得成效,不知数吨重的失衡蛛身反身倒于一丈之外。适时尸潮也再度围来纷纷再扑上蛛身撕咬。

        再看张进生死不知,已是两眼翻白整个右身更是完全被压扁,只怕是再精湛的医修在此也只能摇头作罢了。

        焦急呼喝间全然不见回应:“张进,张进!”

        好在不等尸蛛起身,此时又有两个亡灵巨人上前按住的翻腾不已的尸蛛打斗。

        秦锋全然没有趁机偷袭的念头,背起张进,只手挥刀退开十余只妄图啃食依然昏迷袁丽华的行尸再又抱起。头也不回直向洞窟外跑去。

        灼眼的阳光下是一片迷失方向的陌生林地,再听身后阵阵咆哮。咬牙,秦锋凭着直觉便随意选了一个方向便逃去。

        也不知跑了多久,数里,还是十余里。但觉背上微微异动,秦锋大喜急忙蹲下身将张进搀扶靠在一颗大树之下。

        还是头一次如此手足无措,秦锋废话问道:“张进,你没事吧?”

        或许是回光返照,张进的脸色要比先前红润了一些:“你看像是没事吗?”低头看了看压扁的右身,自嘲道:“都这样了,我现在还有一口气就已经是奇迹了。对了,灵媒还没有死吧?”

        秦锋摇头:“没有。快别说了,怎么跟交代后事一样。打起精神,我这就背你回去。”

        连抬手都做不到,使劲地连续眨眼提神,张进极力苦撑着笑道:“不必了,我能感觉到我似乎快不行了。还好,右身完全麻木,不然非得痛死我。”

        又一声长叹,惋惜道:“我本来还想与你共参仙道,看来这种好东西我是无福享受了。”

        秦锋摇头自责不已:“都怪我坚持,真正该死的是我才对。”

        张进无力地将手搭到秦锋肩上道:“你不可能拯救的了所有人。总有人需要去牺牲、去舍弃。”说话间,双目渐渐合上:“不要自责了,我是自愿的。反倒我更应该感谢你……”话音渐渐微弱,猝然身躯倾斜,一头栽倒。

        秦锋适时接住,“嗯,我知道了。”凝视着安详的面容良久,终于秦锋再将张进背起,准备寻一处宝地将这位真正的勇者安葬。

        回想起这月余认识的光景,这沉溺于过去的阴郁家伙从一开始便是抱着赴死的心而来。没有在昨夜的尸潮中战死,也没有在陵殿中被血藤吞食。却是造化弄人,得了仙缘之后终于一度有了对生的向往却舍生毙命。

        背着张进,又抱着灵媒。蹒跚着在灌木当中行走,完成空不出手来劈砍,任由荆棘在身上刮出道道血痕。秦锋一脸木然,久久不能释怀。不知道张进至死,是否是真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

        半盏茶后,“嗯。”越过最后一片齐人高的杂草,秦锋停下脚步。眼前豁然开朗,却是一片空地间上矗立着一座茅屋,且并未积攒灰尘、蛛网,定当是有人居住。(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