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四十二章 意外之宝

第四十二章 意外之宝

        “洗髓果?可以唤醒血力,甚至略微提升肉身与天地灵气的契合度!”这是秦锋先前草草翻阅记录所记载的段落。

        契合度,连《炼气术》中也不只一次提及,可见其重要。虽然无甚见识但也知道这种可以提升与灵气契合度的灵果可是有价无市的宝物,偶尔流现于拍卖行往往也会拍出数万灵石的高价!

        或许还可以缓解体内锻体丹沉淀的毒性。

        想到这些种种,秦锋不禁眼馋不已。如果数量有多,那就自己服用一些,再拍卖一些变换作灵石然而买得更加厉害的修行仙法,甚至不介意给张进一番仙缘!

        但左右四顾打量,心中发懵:“药圃,这哪里有什么药圃。”待看见洞府中央那团早已枯死的花木隐隐才发觉有些熟悉,这不就是这笔记中的灵草图录标示的吗?

        下意识地紧张起身,“但愿还活着。”小跑向药圃粗鲁的将枯死的草木扯去,不敢不用重刀作铲,唯恐伤到土壤下的灵物,仅用双手小心挖掘。

        就在张进微鼾大睡间,不过方圆五丈的药圃被刨得满是坑洼。终于三个时辰后,手中传来了异样地触感。秦锋顿时大喜,急忙围绕着开始挖掘。

        但见七具尸骨浮出,其中三具黯然发黑,与同缠绕在骸上的异草同样枯萎。而另外四具,骨若白玉光泽,分明是大能修士的形骸。而附在其上的灵草虽如今隐隐有枯萎的迹象但确实还存活着。但见那针茫般的根尖插入脊椎,根藤蔓延于颅顶绽放着一朵散发异香的白花,而花蕊之中则是一颗拇指大小褐色果实。

        秦锋见之大喜,急忙将洗髓果一一摘下小心收入囊中。

        想到先前在陵殿看见的七座主棺未有一具尸骸,“真大胆呢。”自然是猜到了这七具骸骨是谁了,定然是此宗历代的宗主。

        既然是宗主,四具结出灵果的骨骇必当是结丹修士,而另外三具看其骨相不凡秦锋猜测着也当有筑基之境。据笔记的主人记载是拿作七具尸骸当作重要样品使用,失败之下这才索性废物利用,拿来培育自己机缘巧合在市坊买来的洗髓果之种。

        事隔数百年,这副产品却成了秦锋最大的收获,至于其敝帚自珍的研究笔记,不过只是鸡肋之物。

        传于后人,继承遗志?这灭绝人寰的东西最好还是抹去存在的更好。

        虽然绝非好人,但终究还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临死之前也为有缘人留下了这么多好东西。“前辈,入土为安吧。”心情大好下秦锋举起重刀刨出了一个坟坑,将坐化的尸骨埋下。至于另外七具尸骨,又挖了一个大坑,连带着五位游侠一齐埋下。

        堪堪将手中的动作完成,不知是不是将张进吵醒,均匀的呼吸声消失。

        张进以弓作拐走过来:“你把他们都埋了?”

        秦锋转头神秘一笑:“找到了一些好东西。”

        “真是觉得你愈发的神秘呢,感觉你比徐元信知道的都还多。”感慨间,张进面色一正肃然道:“好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去寻找灵媒吧。再耽搁恐怕就真的晚了。”

        正有此意,“走吧。”说话秦锋当先上前引路,复行数百米后。脚下的路径戛然而止,洞府却是开辟在近数丈高的岩壁之上,四顾望去,皆是一片斑斓钟乳石林。

        而脚下则是难以计数的行尸躺地如酣睡一般没有动作。

        向前望了以前,张进急忙缩回骇然道:“这根本没办法过去。”

        秦锋转头一笑:“也并非不可能,就看你有没有胆子了。”

        张进顿时不忿道:“有何不敢。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主意。”

        “主意就在你身上。”秦锋指了指张进坚持要带上的一堆破烂。

        张进回过神:“这个瓶子?”将信将疑取下了行囊中的脱色玉瓶。

        秦锋点头解释道:“要说起来这些行尸,便是那修士养下的灵物怎么会没有对付的手段。这个玉瓶中的液体便是他留给我们的。只要将液体涂抹周身,不要弄出太大的响动,我们从中信步走过也不会惊扰尸群。”

        依然是有些畏惧,不过嘴中却是强硬道:“也罢,想来一个死人也没有必要骗我们。”霎时张进当先将无色液体于周身涂抹后,再交给秦锋。

        接过在手心倒过巴掌大凝而不散的水液涂抹在身。不单是浑身散发汗味、血腥消散,就连衣裳侵染血污都脱落而下。

        整理着焕然如新的衣裳。看了眼腹间被割开的巨大裂纹,秦锋调侃道:“这东西拿来洗衣服倒是不错。”

        片刻后,二人顺着岩壁而下。

        中间一度还出现了岔子,秦锋奔欲背着张进攀下,却不料张进十分要强坚持。腿脚不便间竟踹飞一块松动的石子,异响顿时惊醒了崖壁下数名行尸。

        万幸这液体的效果比笔记中记载的都还要好,离着头顶不过两丈的高度,那数名行尸空洞的眼眶左右四顾,甚至端视到了秦锋二人,但却当真没有感知到。

        张进羞愧难当道:“抱歉。”

        没有责难,秦锋只是摇头低声道:“接下来小心点便是。”轻轻触地间,小心越过横躺的行尸。

        但见张进跟随,虽然动作慢上了稍许也颇为蹒跚,但以弓作拐万分小心之下毅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终于放下心,秦锋加快步伐,在沉睡的尸群中四处搜索。越往前走,尸群便越密集甚至已到了难以下脚的地步。

        砰,砰……

        而就此时隐隐间秦锋听见沉稳犹如心跳搏的律动,秦锋抬头但见数百米外,头顶有一颗数丈直径的巨大圆球,无数的根须汇聚在其上,这似乎就是那些嗜血藤蔓的本体了。巨种之下则是一个凹坑,其中盛满了尸骸。更落上了一些如拳头大的种子,柳絮一般的触手舞动,似正在寄生于血肉之中。

        秦锋心中一凉:“糟了。”但也未有遭急,一点点小心靠去但见这诡异球体始终没发动攻击,这才跳入尸坑,在一堆残肢断骸中翻找。

        待重新染上一身污血,也亏得这些行尸不是真正的亡灵,终于在覆盖的尸骸下寻到。秦锋急忙抱起却只感浑身冰冷,“袁丽华,袁丽华……”轻声地喝间,秦锋将手指贴于鼻息,只觉呼吸若有若无。再将手掌贴于胸前,才感觉到剧烈的心脏跳动。

        秦锋这才松了口气,这分明是假死状态,想必是劳累惊吓之下袁丽华的隐疾发作了。不过也亏得如此,才没有遭行尸分食。

        然余光撇过嘴角,秦锋的面色再度愣住,那分明有一抹柳絮般的触丝含在口中。“被寄生了吗?”只是眼下可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

        正巧张进终于赶来。秦锋回头向向张进招手示意,便要原路返回。

        然堪堪踏出尸坑。似乎被血气惊醒,附近的行尸便发出低沉的呻吟隐隐有苏醒的征兆,

        秦锋眉头一皱:“糟了,怎么把这个忘记了。”不过好在那玉瓶中剩下的液体还够一人的分量,抬手便要向张进要取,却发现满手、以至满身都是重新染上的血腥。

        秦锋傻眼,索性心中一横。接过玉瓶将剩下的液体倒出,便要抹在袁丽华身上。同时对张进说道:“待会你来背她。”心中作想只要自己动作够快的话,应该能在尸群惊醒合围之前攀上崖壁。

        一点醒,张进顿时即刻反对道:“等等,这也太乱来了。”又望下被秦锋抱在手中昏迷不醒的袁丽华,不善反对道:“况且她现在已经被寄生了吧,救回去也活不了多久。索性我们就拿着这五件破烂回去糊弄徐元信,定然非但不会责怪我们,指不定还要嘉奖呢。”

        想也未想秦锋果断摇头:不由分说手中动作将水液覆在袁丽华的身上,这才回应道:“张进,情况还没有糟糕道这个地步。你先带着她上去,然后再等我。”

        此言宛如侮辱,张进脸色涨红道:“你以为我在害怕?”

        而就当此时,远处由远及近传来了渗人的啼哭之声。钟乳石下散发的微弱光芒照耀下,一个黑影渐渐逼来。

        如临大敌,秦锋骇然忌惮道:“尸蛛。”

        群尸亦是被惊醒,起伏咆哮间苏醒响应,向着尸蛛涌去。

        原本的计划被打乱。“糟了。”身后上千的行尸,十余个亡灵巨人骇然拦住了退路。尤其是尸坑附近醒来的行尸,似乎闻到了微弱的活人气息,却又不敢爬下尸坑,只能围绕着像无头苍蝇般乱撞。

        秦锋的面色再又愈发难堪:“身上染上的血污把水液中和了吗?”恐怕现在一踏出尸坑,再没有这些腐尸臭味的遮掩顷刻便要暴露。

        然而时间可没有充足到让自己蛰伏到尸群再安静下来,不然等来得只会是更恐怖的尸蛛。

        轰。

        脚下的血泊微微颤动,但见十余个行尸被扇飞十余丈远。蜘肢乱舞间,尸蛛有如攻城锤车推进而来,方向赫然是秦锋所处的尸坑。

        “果然这异种是想要吞食这些血食。”

        “快,你带上袁丽华先走。我从另一边追上来与你会和。”不由分说,将人丢给张进。咬牙间秦锋便从尸坑跃起。(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