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四十一章 笔记

第四十一章 笔记

        连因仰头而朝前飞舞的鬓发,都被迎来的刀锋为之吹毛断发。季连身若无骨,昂头垂坠而下。

        噗。

        血珠洒落,刀芒堪堪从其下颚掠过,险险磨掉一层薄皮。

        脚下滑步掠开三丈,季连摸了摸发红的下颚,虽心有余悸,口中却是狂笑:“变慢了。呵呵,如果你再快那么一分,说不定我就死了。你功法并不能支持你长久运力?不过也对,不然的话你这功法可真是天下无敌了。”

        重刀回收,不理额头垂落打湿发髻的汗珠,秦锋胸口剧烈起伏回敬道:“你不知道反派总是死于话多吗?”然心中却不得不承认,在方才最后一击间,确实是心脏不堪重压猝然抽痛,才导致慢了一拍。

        可不想成为一个被凡人杀死的修真者。

        反悔了,秦锋心中有了决断:“罢了,还是动用修真者的手段算了!”

        而同时,季连似乎也觉得到了使用杀招的地步。虚晃间飞廉收回,反手合上于手柄处对接。

        划。

        只听一声锐响,两把短柄竟然暗藏玄机,顷刻间拉出三尺长柄拽来。

        惊骇下秦锋急忙后跃一退,颈部微凉却是被割出了一道血痕,就差一点便身首异处。而这只是刚刚开始,长柄双镰在季连手中犹如漩涡飞旋。

        经验欠缺的弊端再度显现,这怪异灵动的兵器让秦锋有些手足无措,数回合间又平添了三道伤痕。有心想要使用灵力,却在连绵不绝的攻势下连灵力无法凝聚。

        呛!

        自己好歹也是一名修真者居然被一个凡人打成这样。秦锋心中羞愤不已:“可恶。”怒喝间,不理向腹部勾来的飞廉,拼着被剖开的代价举刀便向季连天灵盖劈去。

        霎时季连眼前一亮。狂喜之下,脱口而出:“好机会。”手中长柄一收一缩,骤然减短一尺。灵巧的手腕一转,飞廉改扫为挑,指向秦锋高举的右臂手筋挑去。

        砰。

        重刀轰然落去。

        但是给了秦锋后退稍微喘息之机,趁着季连挥镰停滞的一瞬间,即刻抽身后退。

        实在是难以想象,此人力量与速度同时兼备,但战斗经验还不如一个二流武者。季连甚至都为自己的胜利感到侥幸不已。

        但见胜券在握,季连并没有乘胜追击。作音嘲笑:“哈哈,真是狼狈,看来我高估你了。”同时,握柄的五指活络动作预热,体内的内力更是在双臂间流转。

        噼啪……

        毫不遮掩的骨骼作响之声。

        风林火山。

        秦锋知道,接下来的一击,绝对是分出生死的杀招。

        高手过招,不用交手便能分出胜负。脑海中秦锋看见季连如电光闪来,而自己方举刀过半,人头已经伴着血涌在空中飞舞……

        但秦锋没有动,既然也更是乐得于此。直到三息后,自信一笑:“是何等的有幸,竟然得有我亲自了结你的性命。看好了,接下来一招,我要斩下你的首级。”脚步踏前,双镰解开十字交叉向锁定秦锋的颈部。

        季连却是作了一个极为错误的决策。若是穷攻不舍,或许胜负犹然难料。

        然而噪舌为自己争取喘息的时间同时,亦是给了秦锋绝杀的机会。三息的时间,终于是抬起了周身的灵力汇聚,藏于袖下的左掌。

        秦锋给予一个诡异地微笑回应:“阁下可以闭嘴了。”

        莫名的气势从秦锋身上爆发。季连顿时感到强烈的威压,心中骇然:“这是怎么回事?”就像是从本能中发出的畏惧,就连手中的动作都跟着开始变得僵硬。

        秦锋扬起左臂,一颗红色的宝珠飞去绽放出仅仅肉眼勉强可查的微弱红光。霎时间季连便双目失神,双臂也无力垂下顺着惯性呆滞向秦锋走来。

        正是久久不得已炼化的摄魂法目。但仅依靠灵力触发所散发的威能,对于区区一个凡人已是远远足够了。

        只是实在有些胜之不武,由衷地道上一句:“阁下的武艺,秦某实在拜服。”边说着秦锋探起重刀,径直贯穿季连的胸膛。

        剧痛之下,季连的眼神再度清明,无力的臂膀死死抓住秦锋,吐着血沫不甘道:“你,你怎么会使用仙人的宝物。”却还依然以为这红色宝珠,是从那古书中寻到的。

        一手将抱住自己的季连推倒,秦锋俯视答道:“也罢,让你死个明白。真要说起来的话,我就是你想要找的仙人——修真者。”

        作大字躺在地上,已无礼的姿势回之最后的侮辱。季连咬牙道:“原来仙人就这鸟样!”直至数息后生机熄灭,却依然双目不甘怒瞪死不瞑目。

        蹲下身帮其合上眼睛,秦锋喃喃道:“哼,要怪的话就怪你太过得意忘形了吧。”

        也是万幸如此,秦锋嘴角不禁苦笑。若当时季连选择不争取时间施展绝杀,同样以疲态之姿与自己厮杀,结果还真有可能翻转。

        若真如此的话,虽然自己算得上初窥门径,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第一个被凡人堂堂正正击败的修真者。

        念头一闪,秦锋摇了摇头不再胡思乱想。再原路返回,半途间便撞上了扶墙蹉跎寻来的张进。

        但见秦锋颇为狼狈,张进担切问道:“你杀了他?还是……”

        秦锋点了点头,只是应道:“杀掉了。”甚至都不好意思详细经过述说。

        也没有追问,但听到肯定张进面色顿时轻松了许多:“那就好,不然等他逃回了营地,栽赃陷害且不说,始终也是不安定的因素。对了,我们现在还要去找袁、袁。”似乎连名字都记不得了,顿了顿张进尴尬一笑,“还去找灵媒吗?虽然我脚上受了点伤,但并不碍事。”只是身体可比嘴诚实多了,满头的冷汗看上去却并不像所说的不碍事。

        自然不会将张进丢在这里,秦锋果断摇头道:“不急一时,我也受了一些伤势。容我们先调息一下吧。不然我们这状态,再遇上了情况恐怕就难以应付了。”而另一方面,自己再度透支的潜能,也必须运转《炼气术》来缓和肉身的损伤。

        只以为是单纯为了照顾自己。张进面色却有些不甘急促,然又觉得所言有理,终于勉强点头道:“好吧。”

        上前搀扶起张进回到洞府。生起一堆篝火烤刀为张进的左腿消毒。

        滋滋作响间,大腿不受控制地抽搐,然张进双眼翻白,却咬牙一声不吭。

        心中敬佩不已,“好了。”秦锋又从从倒在血泊中的尸骸扯下未有染血的干净衣襟草草帮助包扎。

        但见张进已忍不住昏睡过去之后,这才疲乏起身,左右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之后,才回来盘坐在地抱守心神运转起《炼气术》。

        ……

        全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全然不记得运转了多少周天。待秦锋稍感身体缓和稳固回过神来,只见不知何时张进已去把季连拿走的“宝物”拣了回来。脸颊微微有些发红不知是伤口感染,还是风寒。双目似睁似眯,嘴角勾起莫名嘲讽的弧笑,无精打采地摆弄着手中宝物。

        真假参半,秦锋起身说道:“别看了,除了那瓶子中的液体待会有用处,其它都只是破铜烂铁。”又从怀中取出古书,迎着张进的眼神晃了晃,“这才是真正的宝物。”

        张进顿时惊讶道:“什么?那上面不是记载的是那什么失败的研究资料吗?”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当时秦锋抢过此书翻阅的时候,自己同样在一旁观阅。虽然一窍不通,但也是看出了上面根本没有记载什么仙家术法。尽是莫名其妙花草的配图,还是渗人的人体构造图。

        谎言的面具戴久了便难以再摘去,秦锋昂头一笑,煞有其事道:“呵,那你以为季连他们想要观看我为何不同意。这古书之中还藏有一部修真法门,待此事平息之后。我们便回去共同参悟。”

        张进欣喜道:“当真?”狂喜之色一闪而逝,然再低头看着彻底废掉的左脚,却不禁叹息一声。

        不想让张进自绝了求生的欲望。秦锋上前急忙劝慰道:“没事,修真之术肉生白骨也并不是什么难事。筋脉骨头被绞断就更算不得什么。总算是可以治好的。”也说不上是全在说谎。毕竟对于医修来说只要不涉及断肢再生,此等世俗束手无策的病疾,最多也就费上些灵药的事。

        虽然凡人想要修仙,除非天纵之才,必须得以用灵药筑体。不然资质平庸数载甚至十余载都难生气感。秦锋自问自己的家当若要助张进登上仙途怕是有些勉强。但这腿疾,便是把自己唯一的法器变卖了也要将其治好。

        和光同尘,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便是秦锋的君子之道。

        待再陪着聊了会,张进再也抵不住困倦脸上带起一丝笑意昏沉睡去。

        秦锋心中暗想着:“就等他再睡几个时辰。”左右无事,便再把研究笔记取出细细翻看。

        专业的数语、晦涩的符文公式,全然是一概不懂,但强行记忆下却将其印入了脑海。不过半盏茶间便翻阅了三十余页。虽然只是侥幸一试,秦锋自己都不禁咋舌自己的记忆力也因为潜能的激发被变得如此强悍。回过神来,才这发觉有些隐隐头疼。即刻减缓了进度慢慢翻看,预料着二个时辰足以把这本不过二百余页的书籍背下,已然打定了注意待会就将此书焚烧了。

        书页过半,一个图录却引起了秦锋莫大的兴趣。(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