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四十章 混战

第四十章 混战

        抬头瞥了一眼,秦锋不悦回道:“仙家的宝物还不够你们研究一番吗?”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面露不满之色,尤其其中两位手慢一步没能够抢到宝物的游侠更是毫不遮掩眼中的杀意。

        双目一凝,季连再问道:“真的不愿意?”

        秦锋斩钉截铁道:“不行。”说话间便将古书收入怀中。

        同时心中杀机升起,平分宝物大家一同回营各自守口如瓶?不,秦锋只相信死人才能永远的保守秘密。之所以还没动手,是害怕万一失手有人逃走……

        这卑劣的举动,却愈是让这五位游侠愤慨。季连不再言语,但身后却有人沉不住气追问道:“哼,你这家伙。仙家术法你想一人独……”

        然不等话说完,季连却抬手阻止再语。一脸阴霾散去,笑颜道:“好了,既然秦兄坚持我们也就不要勉强了。这毕竟是我们各自的仙缘嘛。再说此行不是还没有结束吗?后面说不定还有其它什么奇遇呢。不过我只希望诸位,不管谁得的多,谁得的少。回去之后大家都守口如瓶便是。”

        见季连发话,剩下已然以季连马首是瞻的四人,即使是手慢的那二人,也是只能只能忍住不忿纷纷附和:“是极,是极。”

        就且瞬息间,笑颜如花的季连猝然抖动手腕,一只匕首从袖袍中落到了掌心于五指颤动射来。

        呛!

        几近是同步作出反应,一直警惕着的张进瞬息搭弓拉弦,将飞来的短匕迎面击落。

        意外之色一闪而逝,“再来试试这个。”季连纵身一退,拉开与冲来的秦锋距离。似乎吃准了秦锋一般,不守反攻手中一洒,十余颗暗红弹珠向张进射来。

        秦锋面色愠怒暗道:“嗟,围魏救赵吗。”这是一个阳谋,然而却不得不为之。任谁也不可能瞬间射出十余箭将弹珠尽数击落,左腿重伤的张进更是也绝无可能躲开。

        秦锋果断停止追击动作,侧身跃去堪堪挡在张进身前,左手握起重刀扇舞尽数将弹珠收下。噼啪爆响间,刀下绽放出朵朵火红的流光。

        季连又是一脸瞠目结舌:“不可能。”

        自知拖路后腿,只听身后张进龇牙道:“不用管我,我自己能应付。”

        “把逞强的力气留下来对付眼前的局势吧。”说话间,秦锋头也不回,还暂且难以动弹的右手往后一摆。

        张进顿时领悟,蹒跚向身后岩壁靠去。而同时,就像是早就商量好了一般,季连的动作亦是没有让四位游侠惊诧果断围杀过来。

        毫不意外,倚靠着岩壁三面辟敌。秦锋森然讽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

        手握双匕在外围游走,季连边回敬道:“彼此,从一开始你不也就想着把我们当炮灰使吗?”那一双眼神却是分外地锐利,只等着破绽出现的一瞬间便祭出杀招。

        然而终究,时机也没有到来,唯有一只羽箭迎面射来。

        “你的对手是我。”但见张进靠坐在岩壁之下搭弓狙击,被血丝充填的锐眼死死锁定着季连。任由眼前刀光乱舞,即使秦锋难以同时应付四把刀剑,甚至一度差点遭刀斧加身。那坚定的眼神亦是没有丝毫动摇,甚至眼皮也不眨。

        竟然把这家伙忘记了,方才太过专注大意间差点丢了性命。

        季连手中一抖,又一把匕首落回了掌心,“疯子,只不过丢了条腿现在连命也不想要了吗?”忌惮之下却不敢再动作了,善于暗器的季连知道,自己动作一瞬间的停滞之时,便也是自己丧命之时。

        呛,呛……

        同时,秦锋别扭地挥刀斩击,这四人也终于回过神知道一时难以杀到秦锋。卑劣的尽数将招数向腿脚不便的张进使去。

        一时间秦锋只能更加的疲于应对,且终究不是左撇子,身躯又受有隐疾。若只是杀敌倒罢,但要保护张进却有些勉强了。

        尤其是如此劣势下,张进犹然舍命掩护,甚至挥动刃弓保护相互保护自己的后背。而自己却吝惜身体,不舍全力施展。

        秦锋心中羞怒不已:“可恶。”尤其是一度差点酿成无可挽回的失误,简直是无法容忍。

        肉体损伤、道基崩毁,再顾不得这些了,热血上头秦锋不再压抑潜能,臂腕动力,虬筋再度暴起。

        举重若轻间,重刀化作一道黑光掠过。甚至来不及惨叫惊呼,一颗人头霎时随着血涌飞起。

        又抬脚带起残影踹向侧面一人的腹部,踹中的游侠肉眼可见后背凸起,一道血箭喷出便重砸向对面的岩壁之上。短暂地停滞再落地之时,但见岩壁上都被印下了一个浅浅的人形凹痕。

        力比熊罴,迅若蝰蛇。

        另外三名倚在一起游侠寒了胆,竟异口同声骇然道:“怎么突然一下变得这么强……”那瞳孔扩大的眼神,已然是失去了战意。默契地便想要相互丢下逃跑。

        秦锋又岂会如其意,脚下一踏,重刀抡起向二者劈斩。

        “饶……啊。”求饶的话音未有出口。

        呛……

        齐齐挡来的两把长剑被斩作两段。两个游侠更是被齐齐腰斩,一时间没有死透,惨叫哀嚎间凄惨爬动。

        完全无动于衷。一手抹去,将糊在眼睑的污血拭去。定眼一看,刹那间却丢了季连的身影。

        手中的弓弦震动不已。张进呲牙,绝命的一箭却被季连借着另一个人肉盾牌给挡下。急忙指着来处道:“他往回跑了。”

        “我去追。”说话间,秦锋便疾步掠去。

        待追到盗洞之处,便见正要钻入只能佝偻前行的盗洞。

        不敢再入内,季连只能停止动作,转头苦笑道:“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秦锋嗤笑反问:“你又放了我一条生路吗?”

        似料定了秦锋的反应,季连胸有成竹又道:“如果说我能够解开徐元信下的蛊毒呢。”

        是真是假,虽然有些诧异,但秦锋没作多想果断摇头道:“不行,你还是得死。”

        此言一出,季连的面色顿时难堪,不解道:“是因为方才之事记仇吗?”说罢,又露自嘲之色道:“原来是我高估你了,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原来也不过是一个被情绪奴役的莽夫。”

        秦锋只是皮笑肉不笑地抽了抽嘴角,没有再废话。小人安知骥骜之气,既然已经铁了心要在这次探宝中浑水摸鱼,便是能出天大的好处,为了杜绝后患,也绝对不会让其回到营地。

        “既然认定吃下了季某了,那就来试试看我这条性命是不是这么好取。”但见脸一横,季连双手探向后腰取出了一对秦锋从没见过的武器——风镰。

        似短柄镰刀般的武器在手中一转,脚下猛然发力荡起尘埃间便当头劈来。

        后发制人,秦锋借着手中重刃的长度优势,笔直向凌空的季连点去。

        呛,呛……

        火花飞逝,已经见识过了秦锋巨力的季连自然不会硬吃一击。双镰向刀刃啄去,借力倒走在半空弯臂勾来。

        出招的刀势未减,浑身血脉受潜力激发暴胀,但见秦锋面色猝然潮红隐显青筋,却如违背常理一般将重刀冲势收回,刀刃一转又向季连挑去。

        脸色如见鬼一般精彩,季连失声道:“不可能!”也怪不得如此失态,这看似朴实无巧的一刀,实则已经违背了常理。能将数十斤中的重刀舞得虎虎生虎已经已经可谓是天生神力了,然还能在出刀冲势未止的时候收刀再作挥舞。想想那瞬间爆发的力量,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不过手中的动作却没有顿住,虽然力量远远不及但速度却并不逊色多少。风镰在追来的刀刃连连点去,整个人倒悬半空凌空踏步犹如鬼影起舞。

        五息间,秦锋连出二十三刀。然而季连就像无形的影子一般飘渺不能击中,这速度几乎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

        这必然是江湖上传闻的顶阶高手!

        秦锋嗤笑讽道:“呵,原来是个扮猪吃虎的家伙。倒是有些好奇,像你这样的刺客又是怎么被朝廷抓住的。”

        丰富的经验下,很快熟悉了秦锋的章法,手中开始也游刃有余,季连回敬道:“彼此。和你一样,为了仙家宝物而来。”

        果然如此。

        伴随着左臂筋脉也开始发痛,秦锋却愈发地亢奋。依然不动用修真者的术式,只是想到既然决定走武修之路,日后定然会碰上诸如此人身法强于自己的敌人。何不借此机会去尝试一下,如何以力破巧。

        霎时间战意上涌,恍惚间血液都在沸腾。身体又随着秦锋战意奋起,而潜能爆发。意识越来越清明、视觉也越来越锐利,甚至季连诡异的身法都在自己眼中变慢了,灵敏的思维下自己甚至可以预判其下一步动作。

        重刀虎虎生风。强撑着四肢百骸的抽痛,秦锋一鼓作气刀法如绵延狂风逼去。将季连的一切反应,都笼罩在自己的算计之下。

        终于逼到了墙角。

        砰!

        就在被逼死于岩壁的瞬息间。抡起重刀,枭首斩去。(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