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三十九章 机缘

第三十九章 机缘

        “闭嘴。”隔着门,秦锋以诡异且难以发力的角度反手握刀,狠杵在张进左脚之上。堪堪破开藤蔓,力道近乎控制到纤毫之微止住。又顺着脚一划,庖丁解牛般斩断藤蔓。左手再一拉终于是将张进救回。

        待收回重刀,正欲拉住张进拖行遁逃,却见那些藤蔓不知为何却绝不探入门缝之中。

        呛。

        心中一松,颤抖不止的右臂再也握不住重刀落下。龇牙间秦锋疼得冷汗淋漓,只觉右手的筋骨就像要崩断了一般。

        而张进更是好不到哪去。整只左脚小腿被扭成麻花一般血肉模糊,双目落泪捶胸嚎丧不止:“废了,我的脚废了。”如此失态,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自己沦为了一个废人。

        但看见秦锋投来的眼神,张进扶着墙便强撑着吃力地站起身绝望道:“你快走,不要管我了。”

        再转过头,只见季连为首的游侠,只剩五人一脸阴霾地望来。

        嗅了嗅鼻子,秦锋不由分说将张进揽住:“走吧,这里可不是久留之地。”边安慰,强行搀扶起要强的张进,步履蹒跚地带头行去。

        然而果不其然,前方就只是一座主墓。成列着七具不知墓主的华丽空棺,压根就没有任何宝物的蛛丝马迹。唯一有的,便是一个盗洞。而那闻之作呕的酸臭味,便是从其中传出的。

        盯着眼前的盗洞,秦锋不由又胡思乱想:“那些藤蔓是因为厌恶这味道吗?所以仅仅一门之隔下这里才没有生长着怪藤。那这味道又是怎么回事?是某个妖兽的气息吗?”愈想愈怕,而同时隐隐可听见窸窣的声响。不知是虫鼠作祟、还是异兽的动静。

        但众人已成惊弓之鸟,皆是拔出兵器如临大敌,然良久也没有什么怪物出现。面面相窥间谁也不肯先行探入。再没有什么怪物,能比未知还要可怕。

        终于,侠士一伙投向了脚下受伤的张进。

        霎时季连行来,貌似恭敬作揖,口气却已不容置疑的强硬口吻道:“兄弟,就请你第一个进去吧。”说话间,身后四位臭味相投的游侠投来敌意的目光,其意不言而喻。

        无礼!

        然张进并没有勃然大怒,万念俱灰点头低声默然道:“也好。至少这样死了的话多少也有些价值可言。”

        不待说完。秦锋一手拦住,双目斩钉截铁扫来森然道:“说起来你们的性命都是我救的。现在就报答我吧,你们自己选一个出来先去探路就是。”

        事实上,重整了一番心情。秦锋还真不介意做开路先锋。但却十分忌惮在这转身都困难的盗洞中这些吓破胆的游侠会从背后捅刀子,然后好逃回营地。

        不等季连出言,便有人怪声道:“救了我们?你还真好意思把大家的功劳据为己有。”

        此话顿时引得诸人附和,指着鼻尖就是斥责道:“哼,要说起来。我们现在死伤如此惨重都是你害的!第一时间你发现异常在干什么?你们两个怂货丢下了我们所有转身逃跑,逃不掉了这才转身回来。如果第一时间便去撬那石门,我们根本就一个人也不会死。”

        “你们。”一时间张进气得浑身发抖,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但觉差不多了,季连这才抬起手假模假样道:“好了,都别说了。”说罢,看着秦锋,补上一句:“虽然我们被选派上这个任务,都不是我们自愿的。”

        秦锋双目一凝,摩擦声响下便将拖在地上的重刀拾起。

        但见秦锋充斥杀意的面色。

        季连反倒咧嘴一笑,修长的十指不经意地勾在腰间。

        战?

        然终于,季连选择不去触这个霉头。果断侧身向身后一指,“就是你,第一个进去。先前就你跑的最快,也该做点什么了。”

        但见头领发话,余下的三位同伴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那先前临阵脱逃的游侠顿时哭丧着脸,也不敢反抗颤栗着弯腰钻入盗洞。

        秦锋面色方才一松,皮笑肉不笑道:“如此就有劳了。”

        待众游侠都钻入后,秦锋紧随其后,同时招呼道:“我们也走吧。不要胡思乱想,待会出去后。我们便直径返回给你治疗,也许只是伤了皮肉终究能够治好你的腿。至于袁丽华,这里的位置我已是记得。我自己只身返回行动或许还要方便一些。”

        佝偻着身子勉强前行,张进强打起精神说道:“别,现在每拖一秒,灵媒生还的希望便会渺茫一分。如果因为我耽误了救援,便是我自杀谢罪也不足以洗清过错。”说着,拍打着胸膛又故作豪迈:“可别忘了我是一个弓手,腿脚不便我依然可以在远处支援你。”

        秦锋叹息一声:“我明白了。”同为一个武者,多少也明白张进的想法。既然这便是他自己的选择。

        说话间,不过复行十余米盗洞渐渐豁然开朗。终究还是自己吓自己,那些异响不过是满地的虫豸弄出的。再复行数十丈后,前方终于出现了微弱光芒,却是数颗荧光石,将洞府照亮。

        谁会想到盗洞竟然连接着一个洞府。

        秦锋顿时恍然:“内贼。”

        石桌、石椅还有一些铺满灰尘的生活器物。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其中一个枯槁盘坐在蒲团上身着道袍的干尸。还有洞府中央一株绿皮怪树,那股恶心的酸臭味便是从这个树上所散发的。

        背负的宝剑、手腕的手镯、戒指,脚下的净瓶、书卷。

        众人无不是激动地连话都说不利索,“这,这是仙人的遗骸。”季连当先跃出,探手便向仙人抓去。

        秦锋忍不住自嘲一句:“好吧,是我猜错了。这里还真有修士的遗宝呢。”不过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抢夺那四件宝物,想必也只是低阶的法器,未有保养下被数百上千年的岁月腐蚀早已失去了灵性沦为了凡物。唯有那坐化修士脚下的书卷让秦锋十分在意,或许其中记载着功法?

        紧随着季连之后,越过众人。待其取下飞剑的瞬间,秦锋亦是一手取过了书卷在手。

        手中草草翻阅,却发现记载的全是晦涩难懂的术语,但绝对不是什么术法秘籍。

        人体实验。

        变种灵草培育。

        ……

        一目三行,顷刻间秦锋几将书籍翻阅到末页,才终于明白上面记载的是什么。486、2233,再回过头看那些轻描淡写的编号,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不过这东西,想必是珍贵的研究资料,应该会有人喜欢的。”意识到此,秦锋继续翻页,然正文却戛然而止,被凌乱的笔记替代。

        这似乎便是这位修士的绝笔。

        “失败,失败,我失败……我再也没有任何活下去的意义了。五十载的心血,我的血肉育灵研究的发展完全偏离了我预定的轨迹。可恶,我要这些蠢的和行尸一样的融合人又有什么用!我没有时间再进行一次术式开发了。而且宗门里的执法使好像对这些年的失踪人口调查也终于怀疑上我了。”

        “呵。还好我见机的快,我逃走了……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我就躲在眼皮底下。”

        “哈哈,报应,报应。我不敢太过接近,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的宗门正遭到一队灵舰轰击,天上还矗立着上千位修行者。才五轮齐射,护宗大阵就被攻破了。可惜了,恐被那些修士发现。虽然遗憾不能亲眼见证宗门覆灭,我也只能躲回去……”写到这里,笔记越来越潦草,思路也越来越混乱。在最后一页甚至只有一个大叉。

        不过也是找到有用的信息了。

        原来家伙是自诩在炼丹上颇有造诣的天才。奈何根骨凡凡,如果没有奇遇的话终生也难以突破筑基期。而一位醉心炼丹的修士,疏于术法修士,也不可能去寻宝探险。后来机缘巧合,在市坊发现了一份上古魔典,便高价买得。

        虽然此功法已不适用于当今灵气稀薄的末法时代,但这位修士却从中得到启发,借鉴这份魔典,和宗门对自己的信任,暗地里掳掠山门下的凡人,掘墓于陵殿偷去尸骸,到后来甚至把主意打到了门中修士,藉此开发术式。

        妄图将与天地灵气契合度极高的灵草与肉体完美融合,已达到增长寿元,大幅提升肉身与灵力的契合度。但见眼下这情况,这疯狂的逆天之举自然是失败了。所以才留下此书,希望有缘的后人能够满足自己的遗愿将术式开发完成。

        其中奇思妙想当真是天马行空,不禁为其手段感到发寒,亦为其钻研精神感到敬畏。秦锋不禁感叹:“一直以来还觉得自己够勤奋了,但与这无名之士想比,自己还当更加努力。”

        “秦锋,你手中拿的是仙书吗?也让给大家都看一看啊。”但听季连的声音,打断了思绪。(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