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三十七章 废弃陵墓

第三十七章 废弃陵墓

        然到了集结地点,秦锋愕然。却是一座被破开了的陵寝,地上虽有凌乱若有若无的脚印,但那大小,分明是猴子的脚印。

        而一众侠士早已先一步赶到,正激动不已的讨论着。

        利欲熏心,但听人道:“走运了!这一定就是什么仙人洞府。别犹豫了,我们现在就进去。”

        此言方出,便有人反对:“我看不像啊。仙人怎么可能把洞府埋在地下,而且还修成陵墓的样子啊。”

        难得有一个清醒的人,但却被投来鄙夷的目光讥讽道:“仙人的智慧岂是凡人能揣测?即使退一步说,这真是陵墓也是仙人的陵墓。”说话间双手摩擦着,急色般贪婪道:“哈哈,不知有什么仙法、宝物陪葬呢?”

        ……

        七嘴八舌间,秦锋心中气极,却又感好笑。仙府?这分明就是一个陵墓。若是远古时期还有可能存有宝物,然至如今末法时代,修士们皆是醉心寻宝探秘。还有哪个蠢货会拿出宝物殉葬,来便宜挖坟的贼人。

        据自己对于修真界匮乏的理解,修士寿元将近时都会把自己的宝物送给道友、血亲。往往寻一僻静的洞穴封死洞口坐化。以地为棺,以天为陵,只待数千年后肉身归化于天道。

        终于是忍不住,秦锋厉声喝道:“我叫你们找人,你就在给我找这个东西?”

        众游侠转头盯着秦锋,愠怒的眼神仿佛在看白痴一般。

        一尖嘴大耳的家伙更是吐着舌头怪道:“汪汪,好狗。”霎时引得众人大笑不止。

        秦锋心中顿时起了杀意,然面色不改。阴冷的眼神死死犹如在注视死人一般盯着这个小丑。口中莫名道:“幼时我家中穷困,常受村中族邻欺负。尤其是一些噪妇闲汉,最喜坐在我家门外搬弄是非,常当面指桑骂槐,甚至恶语相向。但最后,她们都学会闭嘴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眼神。

        作为江湖人士,再熟悉不过了,那是要杀人的眼神。

        手上又何曾没沾过人命。但不知为何,本能的感知到了危险吗?对上这眼神便感到胆寒。再不敢卖弄口舌,不由鼓了鼓喉咙,大耳男子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因为在那年,我加入了黑帮,勉强算作了江湖人士。我再也没有必要忌惮那可笑的律法。尤其是我当着众乡贤的面,割掉了一个长舌妇的舌头之后,耳根一下就清净了。”

        说话间,秦锋扫过一眼,意有所指道:“说实在的,我并不喜欢江湖上的打打杀杀。但江湖有一点好,凡有争端便用血来解决。不像俗世,一群无能噪舌之徒自以为有可笑的东西给他撑腰,便肆无忌惮地卖弄口舌。”

        边说着秦锋拔出重刀走来道:“现在看来,我需要再割下一根舌头了。”

        张进面色大变,急忙出手拉住:“秦锋息怒。”再见那大耳之人,已经吓得躲在了人群之后,埋头缩腰躲在一壮汉的身后,只看得见一簇扎起的头发。

        同时,却有一人拉着这噪舌之徒从人群中走出,不卑不亢道:“阁下只因人一言不合便要割其舌头,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季连。

        秦锋面色霎时严肃了许多。一众人中唯有此人让秦锋感到有些忌惮。当然,这只是因为秦锋过于透支潜能身体愈发虚弱的缘故。

        二月前演武之时,两把短匕在其手中舞得仿佛赋予了一般犹若灵蛇吐信,当真是让人膛目结舌。只是那徐元信想必不通武技,未有看出其中玄妙。所以挑选而出但却并没有像原空与山都那般受他器重。

        见秦锋没有说话。季连皮笑肉不笑地伸出满是茧巴的手掌作揖道:“这样吧。我让这家伙给你道歉。也请秦锋阁下大量作罢如何。”说罢,一只手按住这家伙的脑门狠鞠下一躬,且算作是道歉。

        如此轻佻的态度,秦锋心中愠怒:“嗟,如果不是昨夜大战过于透支潜能,需要借助这些侠士的战力。不然定要之好看。”

        但见秦锋依然冷着张脸。张进也不由焦急再劝道:“算了,别忘了我们的任务了。毕竟如果因为一句口角就打个你死我活,岂不可笑?”

        送上来个台阶下。

        终于勉强点头,秦锋面色淡然道:“好吧。”

        季连霎时嘴角勾起一丝颇有意味地笑意。彻底的赢过了这场交锋,心中骄傲间,连声调也高了许多应声作揖道:“多谢。”

        剑拔弩张的气氛也随之缓和。然身后众游侠神色却颇有戏谑。显然是把自己的容忍当作了怯懦。

        面色没有发作,秦锋心中的杀机愈发地盛了数分。

        果然,完全无视了秦锋。季连喧宾夺主,毅然作出领头者姿态挥手道:“好了,现在我们就先下去看看。然而再去找灵媒。”说话间,众游侠根本不理张进的喝阻,直径向钻入陵墓之中。

        张进尴尬地回头望道:“我们怎么办。”

        传说有位将军招募士兵不招勇武者、不招心思机警者、不招志向高远者、甚至不招市井青壮。唯喜苦农樵夫,只因性情唯诺便于指挥。

        以前听说这故事时还一度不以为然,现在看来心中却是十分的共鸣。愈是厉害、愈是有见识的人,往往也愈有想法、愈不服从指挥。

        要是张进早告诉自己通晓觅踪之术,便向徐元信要上一队士卒也比这些人强。

        念及此,也没有出口抱怨。秦锋只能叹息一声:“且与他们跟去吧。好在这陵墓看上去并不大,要不然就我们两个人,去寻找袁丽华也是有心无力。”

        张进赞同连连点头:“嗯。”眼光却始终望着陵墓,嘴角闪过厉色森然道:“说不定,里面还真有什么仙人的宝物呢。”

        “别瞎想了,道旁苦李的故事没听过吗?”拍了拍肩膀,秦锋这才与张进一同进去。

        但见陵墓之中,一片狼藉。随处都是粪便、细碎的毛发,与丢弃的骨头、果屑,甚至还有一只还沾有新鲜血迹二丈之长的蟒骨丢在一旁。

        拾起一簇毛发观察,张进肯定道:“猴子,这是猴子的毛。”

        秦锋不由咋舌:“这里面真的猴子居住的地方?”不过心中并未有太过忌惮,虽然没听说过什么能够捕食巨蟒的猴类,权当作是常年生存在仙岛上变异所至。

        相比之下,秦锋更在意两侧的壁画,虽已经十分模糊,甚至许多地方都已脱落。但依然能勉强看出,这是讲述着一位修士在这岛屿上开宗立派,而后历代宗主如何将其发扬光大的故事。

        可惜正当看得津津有味,狭长的通道才行到一半壁画就戛然而止,想必是遇上了灭宗之祸。

        终于,等秦锋二人穿过回廊,但见众游侠正在墓殿中一个个被掀开且空无尸骸的棺木中搜寻。

        察觉二人赶来。十二游侠若藏腐之鼠,防贼一般忌惮盯来,同时加快手中动作搜寻。

        秦锋无言笑了笑,索性拉起一个棺木盖上坐下,且看他们能寻到什么。先不说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宝物,就是有也绝对存在有什么禁制。再一退一步,就是真被他们寻到拿在手上,秦锋也是不介意再后发制人。

        毕竟天材地宝,唯德者居之。

        果然,直至半柱香后,“可恶,什么东西都没有。”

        只见众游侠气急败坏地叱骂,但见秦锋怡然自得地坐在棺木上,更愈发郁愤,连带着望来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一拍棺木,秦锋拍掌出言道:“好了,事已至此。我们出去吧。”

        却是先前还一副淡然地季连,躁怒回道:“急什么,还没有寻完呢。按照陵墓布局来说,这里应该还有一个主墓。”说话间,左右打量着石壁上密密麻麻覆盖地藤蔓,呼喝间众人又散开似想找到被其覆盖主墓。

        再是忍得也不由动怒。这样下去,不知要被耽搁多少时间。霎时间,猛地坐起身,举起重刀便要斩向身侧棺材以示威严。

        然同时,窸窣的声响,怪异的嘶鸣声却传入了耳中。“嗯。”秦锋不由回头向身后的黢黑不见底的通道望去。

        愈来愈响,愈来愈近。

        “后退。”说话间,秦锋急忙拉住不明所以的张进猛然跑走。

        下一刻,一双双猩红的眼睛在黑暗中浮现。只听龇牙咆哮,却是一只只近乎一人高,肌肉虬张以至于撑破了皮肉,呈红色的血猴。

        数量足足至少有二百余之巨。见那比猛虎还要骇人的尖牙利齿,秦锋终于恍然为什么先前会看见巨蟒的尸骸了。

        众侠士亦是纷纷骇然:“这是什么东西。”一众人依靠着墙壁。却是谁也不愿贸然出手。

        然这些血猴却是异常的暴躁。不知是因为巢穴被入侵,还是看见了新鲜血食。在一只尤为硕壮的咆哮带领下,四足着地犹若化作红光扑来。

        大约都是被凶狠外貌给吓住了。

        秦锋却注意到这些血猴的速度并说不上快。可能单只的实力,还当不过熊罴。

        “杀。”决然间一声怒吼,先众侠士一步,举刀杀去……(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