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三十六章 内讧

第三十六章 内讧

        全然不理会诸位将士崇敬的目光。一路上的气氛异常沉闷,诸人皆是默不作声。待出了营地,秦锋终于忍不住出声道:“你们有谁擅长觅踪之术。”

        依然无人回答,秦锋登时愠怒道:“装傻吗?我秦锋好歹也在江湖闯荡过十余年。别以为我不知道,觅踪之术都只是你们这些侠士的基本功。”

        叱哼一声,但见一脸色苍白的男子站出森然道:“阁下还当真起劲了是吗?知道我们要去的是什么地方?你若识趣就听我一言,我们在密林边缘稍微搜寻一下,回去复命便是。我可不想把命丢在这鬼地方。”

        这一言,顿时引起了共鸣余下十一位游侠纷纷是附和抱怨不已:

        “就是,我们真要去寻那怪女人,到时候能活着回过来的还不知道能不能有五指之数。只为救一人,却要牺牲更多人。怎么想也不对劲。”

        “哼,给你任命个狗屁伍长,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啊。我们没给你计较惹祸上身这事已经是给你天大面子了。”

        “昨晚大战了一夜,现在困得要死。现在就边走着都能困得睡着,居然让我来干这屁事。要我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先让我们睡上一会,再去寻人得了。”

        ……

        眼见秦锋的脸色顿时愈发难看,张进顿时站出来解围道:“大家可不要内讧了。当务之急……”

        “滚,我们可没你这么犯贱。”也不知是谁呵斥一声,张进只能尴尬止声。

        砰。

        几乎同时,秦锋拔出重刀砸在沙地之上扬起无数沙尘。趁诸人猝然一愣时厉喝道:“诸位不服气吗?不服气就回去给徐公说去。”

        见无人出声,秦锋又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徐公下的死命令。谁若有胆回去我绝不阻拦,如果不敢,就给我竭力搜寻灵媒的踪迹!”说罢,环目四顾,一个个皆是满愤慨,但终于也没有人再敢出言不逊。

        冷暴力对抗。无人站出来自告奋勇,一个个摆出受迫害的神态。让秦锋看了不禁暗道麻烦,即使强命这些人恐怕也怕只会阳奉阴违。

        再度又是张进解围,在一众敌视的目光下硬着头皮道:“那个,秦锋。觅踪之术我自问也略懂一二,就让我来引路吧。”

        秦锋疑惑道:“你?”

        张进摊手强颜笑道:“你难道以为我这身打扮有假不成。”

        没作多想,秦锋点头:“好吧。”这家伙太要强了,虽然有些质疑是否真的能做到,但相比这些不足以让人信任的游侠,还是姑且先试试。

        “走吧。接下来诸位收起性子,警惕些吧。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各位的小命。”说罢,秦锋给过一个眼神,便与张进并肩向密林行去。

        “嗟。”留下的十二位游侠面面相窥,终于还是咬牙跟了上来。

        但见抱团不远不近落在二十余米之外,张进不由叹道:“这些人,莫非在江湖上时就互相认识吗?”

        秦锋头都懒得回,嗤笑道:“只要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一群陌生人也能迅速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张进,这些人把我们当作敌人了。”

        张进大惊,忌惮道:“那怎么办。”

        “别管他们。只要我们小心他们与我们使绊子就是了。”说罢见,秦锋面色一冷:“我想,此行大多是用得上他们的。”

        ……

        蹲在地上也不知发现了什么,张进挥手道:“走这边。”

        抬手拦住,张进指着前方平平无奇的草地说道:“绕开,这下面是一片沼泽。”

        脚下一停,指着丈外头顶垂下的树枝。张进道:“小心,看见那树枝了吗?那是一条蛇。”

        即使提醒下,秦锋亦是良久才终于看出端倪。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张进武技平平,但这收觅踪之术却不得不让人佩服。别说是秦锋,便是这些游侠也不敢再出言讥谑。

        倒是自己还一度以为张进那猎手装扮只是故弄玄虚,不禁咂舌腹诽:“明明是一个弓手,还偏偏喜欢近战。”

        终于,一行人草木皆兵地行了十余里。张进突然弯腰从身侧的草丛中拨弄,拾出一块指甲大的一副碎片说道:“等等,你们看。这是灵媒所穿的衣料吧?”

        秦锋顿时拿过一观,这花色确实是袁丽华的衣服。心中一紧,登时转过念头:“照昨日那些斥候探入密林然后又返回的时辰看,想必他们也是就在此附近遭遇了尸群吧。难道袁丽华就在这里被尸群发现了吗?不对,这里又没有血迹。可恶,如果实在找不到人,就是闯入尸巢我也要一探究竟。”

        念及此,秦锋不动声色,也不将心中所想尸巢在此的判断说出,只是转头对一群惊弓之鸟喝道:“灵媒一定就在这附近。诸位,现在我们散开去寻找,留意任何蛛丝马迹,只要找到了灵媒,我们也好找点离开这鬼地方。但切记,如果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回来告诉我,千万不要独自冒失行动。”

        依然有人还看秦锋不爽,只听人群后有人细语嘀咕:“哼,浪费时间。灵媒现在肯定是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正当秦锋面色难堪间,总算是有一个识时务的家伙站出来表态:“谁在意她的死活啊,徐公想要的是那宝剑与古书吧。罢了罢了,我们都认真找找吧。如果当真寻到了,这也算一桩大功呢。”

        秦锋霎时击掌道:“说的正是。”

        然一众人毫不领情,相互投过眼神间便默契呈扇形散开去搜寻,利落的动作看得出这些人月余来私下里肯定有相互熟悉练习过。

        本就有些提防的秦锋,心中再加了分忌惮。原来这些人当真是一伙的,倘若这十二人真联手起来,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若不激发潜能可能还真对付不了。

        就连正在地上搜寻着蛛丝马迹的张进也看出了端倪,提醒道:“秦锋,怎么觉得他们突然间变得殷勤了。”

        秦锋倚靠着身旁枯树坐下,冷言回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那可就要小心了。这些人可是对我们不爽的很啊。”张进转过头问道:“秦锋,你真的觉得灵媒还活着吗?其实连我也觉得……”

        “我有把握断定她还活着。”秦锋斩钉截铁打断道:“当时我并没有见到她的尸体。那时候风沙还没有将脚印抹去,我分明看见袁丽华的脚印一直衍生到了这片密林之中。而且就是退一步说,袁丽华被抓住了也不一定是。”

        只以为是关心则乱,张进投来关切地眼神:“可是那些尸怪是要吃人的啊。”

        一摆手,秦锋发问道:“那些四肢畸形的劣尸你见过吧。”

        张进点头:“就是那些搬运尸骸的行尸?见过。”

        秦锋又道:“还记得昨晚我告诉过你吗?这些行尸并非是亡灵,它们的核心在于附于骨架的木灵。如果这样想的话,你明白了吗?”

        点醒,张进顿时恍然:“难怪那些行尸抱着血肉都不啃食。”一脸敬佩地望着秦锋道:“你居然连这些都知道!”

        秦锋这才察觉失言,急忙摆手道:“哪里,只是自小喜欢看这些奇闻异志而已。没想到竟真遇上了与书中所言的类似怪物,当真是古人诚不我欺。”说话间转移话题,又问道:“倒是你,为什么要犯险毛遂自荐?”

        “因为我想要证明我是一个真正的战士。”张进的面色骤然严肃起来。

        秦锋不由愣住,那眼神虽直视着自己。但却闪耀着异样的神彩,似穿透了层层的阻碍凝视着内心。“有一样你说的对,秦锋。我没有必要为那些不值得信任的人而战。他们佝偻的脊梁承担不起我要的荣耀、他们龌蹉的双眼没有资格见证我的牺牲。为保护他们而战死,那真是一种亵渎。所以当我听见你要去救灵媒的时候,我就决定站出来了。”

        霎时间,秦锋哑口无言。心中动容不已的同时不禁又为自己那小伎俩感到惭愧。

        但见秦锋这副模样,张进连连挥手笑道:“哈哈,你可别瞎感动。我可不是为了你和那神秘灵媒才来的,而是为了我自己。”说罢长叹一声:“真好。比被在菜市口行刑斩下脑袋那种毫无荣耀的死法而言……”

        呜呱、呜呱……

        就在此时,似鸦的怪叫打破了枯林的宁静。这是起初约定的信号。

        “找到了?”秦锋紧张坐起身,与张进默契对视下即刻向声源处奔去。(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