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三十四章 惨胜

第三十四章 惨胜

        咚、咚……

        大地都在为之发出沉闷的哀鸣。蛛螯连环刺来,只要稍微失误便要将秦锋从天灵盖刺穿。

        甚至来不及作想,秦锋果断就地一滚。眼前一黑,额前鼻翼划出一道血痕,险险避开蛛螯的攻击。

        胜算渺茫。

        一个回合交手就差点丧命,忌惮地再望去四对肢足如弹簧绷紧的尸蛛,心中顿时有了决断.

        “跑!”

        然秦锋并没有立刻动作,任由五颗头颅发出渗人的怪笑,亦是全神戒备地只是着尸蛛五颗染成红脸的人头。

        谁先动作,谁就会先卖出破绽。

        一时间心神沉下,烈焰燃烧的声音似乎都安静了许多。火营中不时传来的一声声惨叫,却分外的刺耳。

        尸蛛自然也有所察觉。似乎是对自己囊肿之物被其他行尸蚕食感到愤怒,但见五颗头颅有两颗在不安焦躁地转动。甚至有两颗头颅如争执般相互撕咬起来。

        秦锋依然未动。

        直至三息过去,就像过去了三个时辰一般漫长。对于尸蛛来说,眼前的交锋不过只是堪堪足以塞牙的小菜,但对于秦锋却是关乎性命。

        这完全两种不同程度的衡量,这场关于耐心的较量,秦锋自然是赢了。

        尸蛛终于安静下来,五颗头颅空瞳齐齐瞪来。

        似乎是不能容忍更多的美食再被其他行尸抢夺,只想马上解决眼前狡猾的猎物。如绷紧的弹簧猝然松开扑来。

        “好快。”但见一团黑影扑来,万幸早有准备,秦锋后发制人堪堪躲过。

        也不在空旷地带奔跑,而是绕进身侧满地皆是覆火障碍的战壕。鹿角、倒塌的箭塔、凌乱推翻的辎重。愈是难以下脚的地方,愈是奔去。倚靠着身形的优势,竟拉开了速度明显高上自己一筹的尸蛛。

        只听声后传来咆哮,回头望去。却见尸蛛要么是脚下不慎踏中鹿角、辎重缠住,要么就被箭塔等障碍挡住。

        不过秦锋的注意力却停在了这尸蛛背负的异花之上。心中若有所思:“果然如此。”但见那蛛身背负的异花,比之先前又闭合了稍许。虽然难以察觉,但秦锋强化的目力下,依然是发现那尸蛛的动作确实是稍稍缓慢了那些许。

        尸蛛的实力会随着其后背的异花绽开闭合而上下浮动。

        不由大感好笑,这尸蛛虽是凶猛,但这一特征实在是太蠢了。猎杀弱小倒还罢了,若是遇上旗鼓相当的敌手,其结果不言而喻。

        不禁遐想道:“如果那异花合成了花苞,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也有击杀它的可能。”胸怀利器,杀心自起。秦锋都被自己升起的想法感到惊讶,这才察觉到自己修真之后,变得愈发的大胆了。

        变?不,当说是更加的本性毕露了吧。

        晃了晃头,不必想这些没有必要的东西。眼见就要冲出了火营区域,不知是不是被激起了躁怒,尸蛛依然如跗骨之蛆追来。隔着火光,但见前方依稀可见数个人影在与行尸打斗。

        “就你们了。”嘴角阴笑,秦锋果断引去。

        片刻后,终于是被察觉。但听厉声呼喝:“是谁?”声音却是颇为熟悉。

        “是你。”

        “又是你。”

        越过一道隔绝的烟幕,齐声间秦锋才发现喝止之人却是沧武。

        当真是冤家路窄,还以为早在之前便已丧命蛛口,要么便已经逃了。没想到竟让自己撇开袁丽华碰上了,容自己报仇了。

        不禁幸灾乐祸嫌弃道:“啊,不是急着奔黄泉吗?怎么还没死呢。那既然如此就让我稍微帮你一下吧。”说话间,脚下不停便拔刀冲来。

        但见气势汹涌。不知是没了士卒助阵,还是知晓了秦锋厉害。再无先前那同归于尽的决然之态,竟转身夺路而逃。

        数息后,还在与行尸缠斗的众士卒才回过神,望见那火影中巨大的声音,纷纷破口大骂。

        奔行间,突然听见对自己十八代祖宗亲切的问候被凄厉、惊恐呼喊取代。转头再瞥去,却是尸蛛终于现身。

        众士卒四散而逃下,正抓着一只士卒咀嚼。仅剩下的四名士卒无一不是被行尸抓准了失神慌乱的破绽,猛的将其扑倒撕咬。

        “嗷!”只听五音齐发,气急败坏地嘶吼,尸蛛丢下残肢向着不知死活的行尸扑去……

        见尸蛛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秦锋顿时放下心来,追击间距离渐渐拉近甚至有心情调侃一句:“我可没工夫和你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但听沧武转头惊惧道:“秦锋!你就不怕徐公吗?”

        这话怎么莫名的熟悉。对了,自己不是用来恐吓过山都吗。

        顺着话,秦锋打趣道:“怕,当然怕。不过死无对证,谁又知道是我干的呢。”戏言的同时,动作却毫无耽搁。却依然还惦挂着躲藏的袁丽华。

        “放心吧。回去后我会告诉徐公。说你是掩护将士撤退力战而亡的,而且死得很英勇。”

        一逃,一追。

        不过十息,终于是将距离与沧武拉近到了丈余。便是那颈后毫毛,也清晰可见。秦锋右臂不受控制地颤抖,手中重刀渴望着发作。

        不知为什么,明明都是杀戮。但击杀亡灵、木精就是不足杀人刺激。

        “可恶,我和你拼了。”狗急跳墙,毫无征兆沧武转身便挥刀而来。

        看似朴实无奇的一刀,却是数十年一载磨炼的武技,竟颇有一分返璞归真的韵味。若是修真前对上,秦锋自问不敌。

        然而现在,“太慢了。”动作在眼中宛如放慢了数倍,几乎同时出刀斩去。

        呛!

        巨力之下钢刀连同半截手臂一齐飞落,重刀掠过,再送飞苍武停滞着难以置信之色的头颅。

        左右环顾,确定没有目击者。秦锋喃喃着:“留在后面那些家伙,应该没有一个能活的了吧。”说罢,绕路径直向袁丽华躲藏之处行去。

        然而藏身的辎重下,除了凌乱的脚印哪里还有其踪影。

        秦锋登时大声呼喝:“袁丽华,袁丽华。”然而回应的只有彼起此伏的行尸狞吼。

        挫败感涌上心头,“可恶。”一脚踹飞身下的木箱,打量着脚下依稀可辨的脚印,顺着追踪而去。

        一路上至少斩杀了三十只自寻死路的劣尸。终于是钻出了火营,但见袁丽华的脚印被行尸的脚印取代,直指远处的密林。

        秦锋面色顿时苍白,却想到那些劣尸就像工蚁一般搬运尸骸,觉得或许还存在着一丝活着的可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作想间拳头紧握,直向密林奔去。

        然而数十息后却再度停住。不必这海岸的沙地,密林里的沃土根本就不覆有脚印。秦锋哪里擅得追觅之术。却如无头苍蝇一般失去了方向。

        愈是焦急,不过心中却是愈发地冷静,望向火光冲天的帅营,心中却有了主意。“徐元信座下,还有那些游侠,其中必定有擅长追觅之术的人吧。”念及此,秦锋果断向海岸方向奔去。

        正此时,黑暗天幕终于透射出一缕微光。海平面映起一轮宏光。日炽焚海,将那天际的暗幕也驱赶而散。

        正如世俗传言说所那般,魍魉之物惧怕炎日。尸群如潮水而来,亦如潮水退去,包括那只餍足的尸蛛。徒留下满地狼藉,硝烟弥漫的营地。

        ……

        终于五艘舫舰,两艘沉没,三艘回港。犹然心有余悸不得休息的士卒们纷纷打扫着战场。

        且并没有像秦锋想象般,被伤的伤员没有转化作只具备吞噬本能的怪物。只是染上了随行军医皆束手无策的怪疫。

        “呃,好渴,谁来喂我一口水……”

        “呜呜呜,我的脚没了。”

        “我不干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不要不管我,我会好起来的。给我三天,不,明天我就能站起来继续作战。”

        ……

        绝望的气氛将残兵笼罩。疲乏不已的士卒们搜寻着重伤者,不顾伤员惨嚎粗鲁抬起。草草安置在毗邻的破败营地,更是让人感到愈发心寒。甚至都无人为其止血治愈,任由其自生自灭。而那些本该照料伤员的船夫,囚军,也是不得休息在打扫着战场。

        正当秦锋唏嘘不已时,一队士卒突然出现奔走呼喝:“集合,所有卒士、游侠都来将台集合!”

        顿时收拾好心情。想了想,秦锋干脆把上身的衣服全部褪去。露出一身的污血与结痂的牙印抓痕。凭着记忆的方向直径向将台走去。

        远远的便看见稀疏的人群之上,颇有城府的徐元信正忍耐不住的在将台上来回度步。

        停下,心中正组织着话语,身后传来张进的声音:“秦锋,再看见你真是太好了。我还在四处找你呢。”

        秦锋转头望去,但见张进脸上涂着迷彩,身穿着皮甲、背负着一把红木长弓,欣喜地疾步走来,赫然一副猎手作扮。

        “倒还真像一个狙杀者。没想到以张进的性子会想出这种办法,装作弓手远离前线阵地。”心中略有诧异,不过现在可不是闲聊的时候。拍了拍肩膀,“我现在另有要事,回来之后再与你细说。”霎时,留下一脸疑惑的张进,便直径向将台登去。

        待三丈丈之外,秦锋止住端正面色,心中再将计策理顺。躬身作揖喝道:“拜见徐公。”(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