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三十二章 人心反复

第三十二章 人心反复

        上一刻还腹诽不已,此时却将秦锋当作了主心骨。

        “遵命。”诸士卒出于对秦锋所展现实力本能畏惧纷纷三五结阵向涌来的行尸杀去,只留沧武异常精彩的神色在一旁站立。

        胜利,也终于一点点的向己方倾斜。

        没有去处理这些杂兵,秦锋忍着身体的不适走到袁丽华身前。

        袁丽华挣扎着从苍武臂膀中走出,崇拜道:“好厉害。”

        沧武本就难看的脸色又是愈发难看了许多,就连双拳都紧紧攥起,嘴中几不可闻的失言喃喃道:“可恶,我明明早就有了这个觉悟。可是我的身体为什么不受使唤,还鬼使神差下了放箭的命令。”

        这话却被听觉强化的只字不落地听完。不过,并不屑于出言讽刺,只是向袁丽华走近,正张口欲言间。

        轰……

        却是骤然五艘舫舰火力全开。

        秦锋转头望去,却是一众未能及时撤离的士卒被围于尸潮之中。

        必然是趁着其吸引,徐元信下命发动了攻击的信号。

        当真是所言非虚,便是筑基修士正面也休想抗衡的集束火力。秦锋分明看见至少有二十余尊亡灵巨人在炮火中化为灰烬,上千的行尸连同士卒被火海吞没。涌动的尸潮前方猝然出现一片空白,而舫舰依然不分敌我的疯狂倾泻着弹幕。

        袁丽华捂住小嘴,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可以这样!”

        为何自己丝毫不觉得有些意外呢。事实sh路上一路风平浪静,既无海贼、更无传说中的海妖出没。舍弃辎重不带,反而装备了如此多笨重的火炮,且还在其停靠的海岸作营,便已然猜到了此。

        但真见到了这惨绝人寰的场景,数以百计的囚军没死在行尸手上反倒被自己人的火炮轰死。秦锋不由摇头,兔死狐悲道:“徐元信,还真是让人不爽。”

        此言一出,沧武却像被踩着尾巴的狗一般炸起。抽出佩剑直指着秦锋鼻尖怒喝道:“闭嘴!再给说我主公一句恶语,我就是打不过你,便是拼了命也要从你身上卸点什么下来。”

        脸颊一抽,眼中杀意一闪而过。秦锋死死盯着沧武。数息后面色一缓,吐言道:“好狗。”徒留沧武怒发冲冠,却是不愿因为此事与徐元信撕破了脸皮。

        不过在苍武看起来秦锋却是怕了,毕竟巫蛊解药可是在自己的主公手上。嘴角勾起一丝讥讽地笑意,丝毫不理会秦锋的唾骂,就好像当作虚张声势一般。

        秦锋亦是意味深长一笑,想必这条好狗还想着回去以后讪言让自己的主公过河拆桥吧。不过祈祷吧,最好不要被自己碰上机会,否则还真不介意宰掉一只狂吠的恶狗。

        就当气氛再度冷场之时……

        突然又听得惊骇:“游泳,它们在游泳。”

        秦锋回望,但见着残存的士卒逃入海中犹然不得安生,逐一被身后追来的尸群淹没。而五艘舫舰,正在缓缓艰难调头,而远处波涛起涌似有个什么身影在接近。从绽放的炮火看去,似乎是一只被吸引而来的巨型章鱼。

        形势骤然危机,徐公舫舰在其余四艘庇护下脱离,向另一处安全的海岸驶去。

        ……

        见左右夹击,大有覆灭之势。如丧考妣,“不!徐公的大计绝对不能失败!所有人,都随我前去增援!”只见沧武呵斥一声,直径转身抓起地上的绳索便向崖壁走去。然数步之后,转头才发现没有任何回应自己的动作。

        秦锋不禁哑然失笑:“呵呵。”但见哪一个士卒不是一脸极惧之色,这哪里是去护主,根本就是给行尸添菜。而且徐公离去的方向正好相反,如果要过去,就必须要再度穿过营地。

        怒瞪了秦锋一眼,沧武转过头,怪气森然道:“诸位皆食徐公俸禄,事到如今这是怕了吗?”

        环顾间被迎视的士卒无一不是羞愧地低下头,但还是没人舍生站出。

        气极反笑:“好罢。”沧武自顾自走向崖壁,就当诸位士卒一脸轻松庆幸之色时,犹如捉弄一般又猛然回身:“人各有志,诸位既然不愿意为徐公而战我也不能勉强。容在下再问你们一句,愿不愿意为你们的家人而战呢?也不怕告诉你们,徐公临走之时便向副官下了命令,只要一年之内他没有回去。你们所有的直系亲属统统流放到帝国边陲做苦役。”

        霎时间一片哗然,就连秦锋也不禁皱眉。倒不是没有怀疑沧武是在说谎,然而依徐元信这霸道的性子还真做得出这种事。

        “放屁!我是为了皇帝、为了国家来寻的仙缘,可不是为了劳什子徐公。”

        “呜呜呜,我不想死啊。”

        “好吧,我愿意随你去救援主公。但我只求遵守他先前许下的诺言,赡养吾等妻儿。罢了,和你说又有什么用……”

        ……

        一时间众生相尽显,绝望沉默者有之、委曲求全者有之、但更多的是污言唾骂者。

        秦锋皆是漠不关心,只是望着紧咬着嘴唇一脸苍白的袁丽华有些心疼。走上前去,蹲下身握住冰凉的小手。

        反射性一般收回收。“没关系,我没事。”袁丽华眼角垂泪强颜道。

        但听沧武催促,竟转身便要随去。

        “看见了徐元信的本性你还要去帮他?”秦锋急忙上前拦住。

        “恩。也是当帮助此次随行的士卒吧。”袁丽华微微摇头:“虽然很悲伤,但我并不恨他。如果不是他我早就病死在那漏风漏雨的破茅屋内了。等来尸体长蛆、遭鼠蚁啃食,大概运气好的话或许还会在变成枯骨之前被人发现裹上席子埋葬。”

        “是徐公救了我。不止只是救了我的性命。这五年来让我彻底感受到了温暖、尊重,还有,大概还有爱吧。”袁丽华的眼神有些闪烁,擦拭了一下眼眸又道:“对我来说已经够了。即使利用了我,既然这是他想要的,我也想尽我绵薄之力去帮助他。权当是我的回报吧。”

        竟有些嫉妒这个混账。但见袁丽华转身欲走,秦锋踏前一把拉住道:“等等,我随你一起去。”不由分说便将袁丽华背起,在沧武愠怒的眼神下自径取过一根绳子套牢向山崖攀下。

        袁丽华将脑袋埋在秦锋肩后,闷语道:“谢谢你。”

        只觉肩上微润,秦锋摇头,作着淡然道:“别自作多情了,我只是顺手为之而已。我另外也有一个同伴也许还在帅营当中需要相救。”

        说话间手握着绳索,五丈余高的崖壁三息间便落下。

        十余只丘崖背面游荡的行尸嚎叫着扑来。

        刀起刀落。还不等秦锋出手,在沧武的带领下,数十柄乱刀舞动,霎时将余下的行尸砍成碎块。待将尸骸剁成了墨绿的肉酱也不停息,疯狂地发泄着心中的愤恨。终于,在沧武再三呵斥之下,才垂头丧气集结向营地冲去。

        也亏得所有行尸都被帅营前惊天火光吸引,一路上甚至难见到一只行尸,倒是意外的畅通无阻。

        只以为将从海岸绕到营后,然却见路径似在偏斜,甚至是在往战场核心处行去。秦锋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果断质问道:“等等方向错了吧。”

        “反败为胜在此一举!”蔑笑一声,沧武头也不转,抬起手指着远处与帅营相对的斜坡狂热道:“就是那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还有两架弩床还有其他一些火油等储备堆放了一些在那。到时候居高临下放出信号弹将尸潮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再用火油迎敌,弩床狙击幸存的亡灵巨人,如果顺利的话,得有舫舰火炮支援。火势退却之前,除非有三个以上亡灵巨人同时攻来,我们……”

        亡灵巨人好像确实没剩下几只,但那填海的尸潮至少也有五千之众。

        秦锋气笑:“你疯了吗?你怎么知道那些物资现在还在那上面。即使是在,此举也无异于自杀。我看这些尸潮也不是当真会游泳,舫舰行远了便自会散去,海中那海兽血肉之躯也更是别想对抗钢铁巨舰。倒不如我们寻个安全的地方待着,等徐公归来之时我们再去接应。”

        “接应?我看你想要哗变吧。”沧武回头望了眼身后士气低迷的士卒们,又朝着秦锋昂起下吧挑衅道:“啊,我明白了。你是害怕了吗?如果是的话,你现在就滚吧。我等早就已经有了觉悟,愿为徐公肝脑涂地。”

        秦锋咬牙回敬道:“恐怕就只有你吧。”完全不理会这拙劣的激将法,摆手道:“既然阁下如此着急奔黄泉,那我就不便相送了。”说罢,不由分说背着袁丽华便从队伍中脱离。

        霎时间沧武愣住,没想到眼前这人竟如此的厚颜无耻。甚至都未狡辩一言,众目睽睽之下居然临阵脱逃。待人已经走远了近十丈。急忙气急败坏道:“站住!把灵媒留下。”

        寸步不停,秦锋头也不回讽刺道:“袁丽华可没有义务与你们一齐送死。”然说话间,震天的轰击声下。耳际分辨到了微弱弓弦拉动的窸窣声响。

        果断侧身转让。顿时见到沧武松动弓弦,一只黑羽箭偏斜了自己一丈之远飞走。

        当真忍无可忍,“呵,还真是猴急呢。那我就亲自送你一程吧。”秦锋抬起重刀,直指着一脸还余留惊异慌乱掠过的沧武,脚下正要动作。

        双肩只觉被攥紧,一口凉气吹到后颈,却听袁丽华虚弱道:“等等。秦锋,请你饶了他吧。沧武只是忠心于徐公才这么做的。”

        心中愈发暴怒。秦锋终于还是止住沉声道:“即使他差点杀了你?”

        袁丽华轻轻点头:“嗯。”

        左右思量,秦锋终于不忿地点了点头。不只是有些许忌惮,不屑于与一只忠犬较劲。更多的是尊重袁丽华的选择。

        但见沧武却依然硬着头皮,喉结一鼓结巴道:“把,把灵媒留下。”即使是明知不敌,却依然是寸步不让。只是出于忌惮,又不敢再出手。

        为什么非要留下这么一个羸弱的女子?秦锋心中霎时有了念想:“袁丽华想必是知道一些关于这仙岛,或者徐元信的隐秘吧。而沧武作为其护卫,恐怕还担任着另一项任务。便是绝对不能让袁丽华落入了他人手中。刚才果断射来的一箭,更是印证了这点。”

        就当二人对峙之时,却听一声惊恐地呼喊打破了剑拔弩张的气氛。(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