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三十章 沧武

第三十章 沧武

        左肩别扭拐动奔行,身后留下的血迹也愈来愈淡,浑身的伤口终于渐渐止住了流血。

        前方目的地尚有二里远的距离。没有人来救援,最后一道防线于海滩搭筑,抵御着已经杀来的尸潮。十艘小舟正来回穿梭,将士卒们撤回舫舰之上,但人实在是太多了,即便是行尸阻碍,没有半个时辰休想完成撤离。

        “来不及了,这样根本就不能赶到海岸。”秦锋向身后瞥去,尸群倒是拉开些距离,但那亡灵巨人的速度与自己相比却是略胜一筹,被追上只是时间的问题。

        终于秦锋还是再度将注意力集中于海岸前一处五丈余高,只能通过攀爬而上的柱形丘壁。

        丘顶之上,三座弩床尖端寒光闪耀,丘壁之下则是凌乱着火的鹿角,与被箭矢贯穿的尸山。相较于本阵胶着难分的战场,此地竟宛若一座天堑。

        秦锋顿时精神一振,一鼓作气,脚下也是不知不觉加快了一分。

        终于,警戒的哨兵发现了浑身浴血冲来的秦锋。回头作呼喊状,片刻便见一个卒首模样的人站出怒喝,并同时射箭警告。

        “停下!别过来。”

        “再过来我们就攻击了!”

        ……

        闻言,秦锋顿时怒极:“嗟!你们这些混账,只顾及自己的安危吗!”侧头躲过射来的狼毫箭羽,心中腾起怒火,连脚下也是再加快了一分速度。

        “失手了?”放下手中的二米巨弓,卒首也当真是果断:“放箭!”手一挥,顿时丘崖上又探出数十人头,摇曳的星火抛出。火箭的目标不是尸潮,而正是秦锋本人。

        秦锋怒极:“好,很好!”重刀挡在身前旋舞,卷起射来的流火溅开。“杂碎!待我上来定要杀了你。”咆哮间,眼中杀意尽显。

        然同时,更多的弓手举起了长弓。就连三个床弩也在缓缓转动校准。

        秦锋的面色终于是有些凝重,那弩床的威能自己可是见到过。那倚靠机括运作拉直,可以发出人力所不能及,撞击力度高达五千斤的丈长弩箭。只要命中,连亡灵巨人的强横身躯都可以瞬间撕裂。

        此刻当真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不过与其冒着被尸潮卷入的危险侧身遁走,倒不如把这群自私之辈拖下水。

        果断将重刀收回,秦锋竭力向丘壁奔去。

        然就在卒首扬起手臂的同时,一个娇小的声音出现在崖顶,似对那卒首呵斥了数语,但见弓箭手们纷纷又将长弓稍许抬高,三座弩床也重新校准。

        秦锋认出,暗自咂舌:“袁丽华?”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她。那么方才那卒首定然就是她那一直与自己过不去的护卫——沧武。

        果然,百余只火矢倾泻坠来。秦锋身后紧追的数十只行尸顿时被火焰吞没,复行数十步终于倒地不起。只可惜闷裂响之下,三只弩箭都被亡灵巨人躲开。

        竟然还会躲避!

        秦锋不禁愈发得感到棘手,“这亡灵巨人比先前对上的感觉还要厉害。”脚下不停,趁着弓手下一轮抛射的掩护,借着抛下的绳梯有惊无险的攀上了丘壁。

        一眼寻中那卒首,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秦锋顿时怒道:“我就知道是你!”

        安然直视着秦锋怒瞪的双眼。沧武岿然不惧,双手抱胸嘴角蔑笑道:“罪囚不作安安尸槁,反倒不知廉耻引祸于人。怎还有脸作出一副愤慨之色?”

        “找死!”本还打算看在袁丽华的面子上饶过且罢,如此辱言岂能容忍。

        未有任何预兆,怒喝下秦锋猛然挥刀,直向沧武的脖子斩去。

        沧武亦是早有防备,冷笑间举剑作挡。

        呛!

        刀剑相击。

        手中的长剑瞬息震飞,沧武嘴角笑意顿时凝住。巨力之下被推走丈余远,后脚落空差点坠下崖顶。

        秦锋探身脚下一跃,以冲力收回使出的刀势,托刀向沧武引去。

        愣神间,未想二人一言不合便开杀。灵媒终于反应过来喝止:“住手!”

        就在重刀不足一尺之遥时。

        沧武瞪大着瞳孔,跪地卸力再抽出饰剑挡来。

        呛!

        重刀斩击,剑身裂开过半。

        死亡的压迫下沧武双臂虬筋爆起,一手握柄,一手握钳住剑锋之端,鲜血顺着指缝淌流剑芒血槽,但总是是招架住了致命一击。

        听得喝止,只能就此作罢。“嗟。”秦锋不禁闷哼一声,这家伙到底还是有点功夫。但见左脸被自己斜挡的剑刃割出深可见骨的伤痕暗红的鲜血喷涌不止,如果再深一寸……

        见秦锋中止了动作,沧武毫不顾忌形象的在地上双腿乱蹬拉开距离。嘴角吃痛抽搐着,再加上一脸血迹,本就有些骇然的面目也愈发的森然。

        “杂碎,看在袁丽华的份上,饶你一条狗命。”虽心有不甘,但秦锋只能收刀。转过头对灵媒抱拳致谢。然心中的杀意却更甚了几分,与其等这疯狗再暗中报复,自己还是先发制人要好。

        面对秦锋的道谢,袁丽华强颜尴尬地笑了笑:“把身上的血擦拭了,再把伤口包扎下吧。”说话间,绕过秦锋搀扶起沧武。

        什么也不说,反而让秦锋觉得更加惭愧,心中默默打定主意:“罢了。袁丽华这份恩情总有机会报答的。”

        就当秦锋再准备厚着脸面去客套几句,当然如果沧武自己再恼羞成怒骂来甚至打来拿就更好了。

        “来了,亡灵攻过来了。”然崖壁之上的弓手头目突然喝来。

        秦锋急忙三两步走到崖边,但见正被自己引来的茫茫尸潮,正在崖下奋力攀爬,而同时远处也有更多的行尸寻来。

        再顾不得内斗,沧武霎时站起身喝命道:“火油,倒火油。”说话间,甚至满脸血污都没来得及擦拭,勉强用扯下的衣襟稍微包裹后便上前指挥起士卒们。

        倒也乐得清闲,秦锋也就不喧宾夺主。

        霎时十余名士卒将仅存的数桶火油倒去,火矢射下。隔着数丈高,空气中的温度都骤然升高数度,近百只行尸更是葬身火海。然这反倒是激起了余下行尸的凶性,围着崖壁绕过着火处,咆哮怒吼冒着箭雨迟缓却又稳步的攀爬。

        奈何头部不是这些附身木精的要害,半盏茶的工夫便已经有行尸达到了崖顶。

        “还傻站着干什么!难道你们以为还有退路吗……”

        沧武喝斥,胆寒惧极的士卒们也只能硬着头向崖壁守去,纷纷用长戟刺去。推下行尸的同时也有人被夺过兵器扯下,落入尸潮中连惨叫都奢侈的难以发出便被分食殆尽。

        亏得占尽了地利,也亏得这些士卒都是徐元信座下精挑细选的百战精兵,囚军亦是从重牢挑选的穷凶恶极之辈,不然若是换作了寻常军队。且不说现在已高达三成的阵亡率,单单仅是面对这些来自黄泉的鬼怪,就足以让其吓破胆。

        但即使士卒们悍不畏死地抵御着,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崖壁已数度被行尸攀上。秦锋只得连气都没喘均匀,来回奔走救场。

        砰。

        轻车熟路的又是踹起一脚,最后攀上来的一只行尸被踢下。擦拭掉额头的虚汗,秦锋望下,恰好对上了那堪堪攀岩的亡灵巨人无瞳眼眶。

        秦锋心中一寒:“糟了。”难怪先前突然没了踪迹。

        且那亡灵巨人手中,还也不知从哪找了个看上去至少数百斤重的扁平巨石。只手顶在头顶不让箭矢击中,脚踏火海跃上崖壁只手攀爬。

        “让开!”呵斥间,秦锋数步向身侧弩床跑去,推开正吃力搅动弩弦的士卒。

        哗哗……

        但见三位合力操纵弩床的壮汉膛目结舌下。秦锋干瘦的身体却有千钧之力。就像卷起毛线般轻巧,三两下便将钢弦绷紧固定。

        咔,咔。

        受座盘固定,巨弩并不能攻击到在死角的亡灵巨人。索性,秦锋双臂合抱起抽起弩床。固定在地的转架在刺耳的声响下瞬间便被崩断。

        “你们三个,跟我来。”喝令间,扛起吨余重的重弩。左肩愈合的伤口再度开裂,踉跄地行一步便印下一个脚印。终于行到崖侧,但见亡灵巨人已攀岩近半。

        秦锋即刻急促催促道:“蹲在我身前。”虽不明所以,三名士卒早已被吓呆,急忙顺从的在作品字形俯身跪下。

        重弩高举,还没架上,前方两人已经是吓得瑟瑟发抖。头露在崖壁之外,迎上的正是亡灵巨人空洞骇人的双瞳。

        “准备好!”喝斥着,秦锋将重弩架在左右二人后背,同时探脚稳步踩于另一人后背,寻找着最适合攻击的角度喝命道:“作马步站起身!”

        扣着扳机,单闭着眼借三点一线瞄准:“起来,再站起来些!”还距离崖顶不足二丈的距离处,亡灵巨人的头顶堪堪显入视线中。

        气定神闲,秦锋抱扶着重弩,身躯果断前倾五度。

        “大,大人快住手。我的头要被压断了。”只听座下口齿不清,另一个更是已经口吐白沫双眼翻白。

        却是两个人肉座架都快要按入路崖底,已几近快要垂直的角度,

        “忍着!”秦锋置若罔闻,透过头颅预判透视,将丈长的弩箭锁定瞄准亡灵巨人的脊椎。毫无犹豫,瞬息间扣在扳机之上的食指中指果断动作。(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