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二十八章 逃兵

第二十八章 逃兵

        似乎是下了至死不退的决心,赫然是一副存亡之战的架势。就连徐元信,也穿上了不知什么异兽皮缝合成的皮甲,手持着两把火枪,挺着浑圆的肚囊也是做好了决战的准备。

        方士。

        不论先前航海时用的卜盘,还有这一身奇怪的装备。也只有方士打造的宝物,才能够让凡人使用。

        完全可以排除徐元信是一个修士的身份了。秦锋心中咋舌:“徐元信这家伙,绝对是有备而来的。”心中更是好奇,徐元信究竟对于这座岛屿,还知道有多少?

        正当秦锋思考着,两个亲卫却是寻来作揖恭敬道:“秦锋阁下,徐公有请。”

        转过神,秦锋回道:“好,我知道了。稍后就到。”

        两个士卒倒是颇为识趣,再作揖便径直退去。

        适时,林瑶也挣扎着落下,投来嫣然笑意:“那小女子就先告辞了。秦锋前辈,真的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日后若能有机会报偿万一,定然是在所不辞。”

        “多加小心。”没有挽留,秦锋点点头。就像一个情场菜鸟,不解风情的任由林瑶已剑作杖一撇一拐的离去。

        如果秦锋现在在林瑶的正面的话,便能看见林瑶噘嘴朱唇无声张合,好似在说:“白痴。”一只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姣好的容貌,姣容显出些许愠怒,似对秦锋没有如常人拜服在裙下感到气愤。

        待走远,张进难得促狭道:“呵,我还以为你对这女人有意思了。”

        没有开玩笑的心思,秦锋果断摇头道:“我可不是狭恩图报的人,更何况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好时候。”

        同时,拾起念头,连面色也变得再严肃起来。心中补充道:我的目标可是这仙岛的天材地宝!

        自然不可能听出秦锋的一语双关。张进只是一脸敬佩地盯着秦锋。

        林瑶,要知道来这的路上不知多少人都想打她的注意。晚上一群男人聚在一起,谈论的荤段子都是有关于她。如果说谁真的对她没有兴趣的话,那便是那柳下惠般的徐元信吧。不过现在看来,还要多上一人——秦锋。

        “呵!想必是那徐元信想要给我安排一个艰巨的任务呢。”口中讽刺着,秦锋转头对张进严肃道:“你待会千万别逞强了。那尸潮之中,混入了一些你绝对对付不了的东西。”

        不知是不是一路上的照顾、还是那一句挟恩图报让张进动容。根本未作想便直言道:“我早就发过誓此生以后不会再退缩了。我同你一起去,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秦锋投来一个意味深长地笑意:“那可要记得你说的。”说罢,便直径向高台走去。

        ……

        却是一个死角之处,山都一木箱上假寐醒来道:“哈哈。秦锋,玩得愉快吗?”

        “哼。”秦锋怒目而视。双拳紧攥,但终于还是松开。一言不发向徐元信行去。

        徐元信更是作出了礼贤下士的姿态,收起了瞭望镜。小步跑来,眉头皱出一个三字,不停地摇头,如丧考妣带着哭腔呵叫:“秦锋,事情经过我都知道了。要怪的话就怪我吧,都是我指挥失策,下达了这样的命令。相信我,这对我来说绝对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我恨不得代替被断掉退路的兄弟们去死。但我作为统帅,就必须为了更多人、为了大局作想。为了大多数人活下去,就必须牺牲少部分人。”

        说话间,浑浊的双眼掉出两行泪水。徐元信擦拭着又哽咽道:“我徐元信,向女娲发誓。死去的人都不会白白牺牲,待我们回去后我不单将养其妻儿终生,更要为他们树碑立传,修一座百丈高的黑曜石灵碑,用金汁把他们名字的名字都刻上,存千载于世,受世人膜拜!而随我回去的人,我也将先前所许的报酬十倍于你们……”

        只听徐元信滔滔不绝,也不知何时,还沸腾不已的人潮安静了下来。甚至有大胆之辈依然心动,目光炯炯地仰望着徐元信。

        这可是权倾一方受秦王信任的徐公啊。居然如此的放低姿态,如此为体恤。更是不知多少人为之动容,升起了士为知己者死的豪情。更有热血者挥舞着手中兵器。叫嚣着要以死效命。

        秦锋面无表情的俯视着脚下的囚军、士卒甚至还有随行的船工。那狂热的表情,与那尸人又有何异,而更让人发笑的是如此奴性为之狂热的目标居然还是亲手将他们推入火坑的始作俑者。

        口中用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吟着:“人这种动物,只要成群便会盲从失去理智。相信群体的力量。”又望向徐元信嗤笑道:“但永远不要去相信群体。”

        一波又一波,徐元信就像是杰出的演讲者将众人的情绪一度又一度推上高潮。

        然任由场面如何蛊惑,秦锋心中也是也是难起半点波澜。这些东西,何尝不是江湖帮派中的拿手好戏。“哼,晚了二十年呢。”叱哼一声,秦锋手臂撞了撞身旁的张进。

        ……

        片刻后,徐元信颇有意犹未尽的味道收敛了演讲,“能与诸位义士同生共死,真是我三世修来的福分!”猛地一挥拳头,怒叱道:“那就让我们用手中的兵刃,送这些魍魉重归厚土!剑断了就用手,手断了就用牙!只要血还在流,就绝不倒下!”

        霎时手一挥:“诸将听命,张卫。由你带领十队人马……”

        ……

        “秦锋听命。秦锋,秦锋!”待喝到秦锋之名,却无人应答。徐元信愠怒转头,却早已不见踪影。

        ……

        此时,秦锋带着张进早已行到了营地更加靠后的僻静之处。

        隐约可见徐元信正在大发雷霆,张进一脸忧虑之色终于是忍不住道:“我们这样走了真的好吗?到时候徐元信怀恨在心不给我们解药……”

        不等说完,秦锋停下身手一挥打断喝道:“解药?首先你得有命去拿。还是你想做一条忠犬?”

        张进面色涨红,不忿道:“难道我们就像懦夫一样躲在后方吗?”

        秦锋指着身后回击道:“难道你忘了你是怎么加入进来的?一个满嘴仁义道德的伪君子,一群飞扬跋扈的私兵,一群做尽恶事的囚军。你想要为这些人去赌上性命?”

        张进哑然:“这……”

        拍向张进的肩膀,秦锋眼神坚定直视道:“我不知道你的过去,也不想知道。但我能看出你迫不及待地想要证明你的勇气。但是张进,有时候选择退却,相较于激流勇进,反而才是真正的大勇气。”

        意动。张进露出思索的神色喃喃道:“你是说,大勇若怯吗?”良久,待心中的急躁平息,一脸敬佩地向秦锋道:“抱歉,是我关心则乱了。只想着解决眼前的危机,想着受制于徐元信。却连其中厉害都没理清。”

        如此夸耀,秦锋不禁心中惭愧。只是当局者迷罢了,张进不知道,那体内的蛊虫自己早是除去。事不关己,才能冷静地理清脉络。

        恰此时,一处门前堆满了杂物摇摇欲坠的帐篷吸引了秦锋注意,眼神示意便直径走去。“就这里吧,我正好也稍微调息一下。倒要烦劳你替我警戒了。”

        明明看上去精气十足。“调息?”张进不得其解。

        然不等相问,秦锋又是熟练的如道士般盘坐在地。双目闭合,慢慢地放松五感。不过数十息的时间。清爽亢奋的神色渐渐转显出作一脸疲态,就连皮肤都变化的黯然无光,就如同突然苍老了十余岁一般。

        徒留张进膛目结舌不知所措。

        然此时秦锋,正焦急又显笨拙地控制着体内的那丝灵气竭力修复超负荷运作到几近崩解的身骸。

        待体内灵气转过一周天,秦锋不禁是大敢庆幸。心脏连接双臂的筋脉,已显崩断的征兆。就那差么一点,万幸当时数度没有选择再逞强。否则,即使事后不爆体而亡,经脉也会力竭崩断,沦为一个废人。

        “不能再耽搁,至少必须暂时稳住伤势。”暗想间,秦锋睁开眼。但见张进持着长剑正背对自己戒备着。而耳边也没有听见骚动的迹象。

        稍感安先下,也不是不得不收敛起五感,心神沉下再度运转起《炼气术》。

        二周天,三周天……

        或许是这一次,再没了枯荣分身保护。肉身束缚解除下,就连大脑也是跟着受损。灵气每每转过脑枢润养的同时,秦锋也是感到越来越昏沉,就像是熬夜数晚渴望倦睡。迷糊间,终于是抵挡不住,五感完全沉溺,进入了半昏厥的状态,唯还本能的控制着灵力作周天转动。

        着似睡似醒的感觉,仿佛与宇宙合而为一般,忘却了自我、空间,还有时间的流逝。恍惚间洞悉了万物,一切的奥秘都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这种感觉,让秦锋迷醉不已,甚想永恒地停留在此。然而冥冥间,心中却有潜意识在告诉自己必须尽快挣脱。

        现在,可是处于危险之中!(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