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道行(质子可乐) > 第二十七章 貌合神离

第二十七章 貌合神离

        “真是个怂包。”

        山都狰狞的面色顿滞住,气极反笑道:“嗟,这算什么。私塾里的孩童要向先生告状吗?”瞥了瞥紧抱的美人,又望了眼秦锋,撇嘴道:“你这家伙,真让人不爽。大爷难得的兴致都被你打扰了。不过,你这家伙还是比其他人有趣多了,我喜欢。”

        “呀啊。”只听一声娇呼。

        却是山都单手突然将林瑶举起掷来:“既然你中意这个女人,那我就送给你好了。”

        不得已,秦锋急忙探手接住,待再望向山都,已经怪叫着杀入尸潮之中。

        将脸颊羞的通红的林瑶放下,秦锋边打量着边道;“没事吧,自己还能走吗?”但见女子左脚被鲜血染的一片通红,也不知是被什么所伤。

        林瑶抬起头,惶恐紧张道:“我,我还能行。如果只是跟上你们的话。”说话间,便一撇一拐的动作起来。

        又瞧见同样身负不一伤势的丧了胆只敢殿后的幸存者,秦锋面色一凝,厉声吩咐道:“你们几个,保护好她。”

        “是,是……”众人连连点头,却是谁也不敢触这连山都都要卖一分面子的家伙的霉头。

        林瑶转过身微微躬腰道谢,细若蚊声下:“谢,谢谢。”那双美目,不知何时已经委屈的隐隐泛红。

        不能再照顾的太多,“以后如果山都还来找你麻烦,告诉我。”秦锋丢下一句话,亦是向前方又要渐渐合拢的尸潮杀去。

        一个宛若疯魔实力不能用常理度量的怪人、一个半只脚踏入仙门的武修。二人秉性大异,然协作间却是异常的默契。易如摧枯拉朽,轻易的便在尸潮中开辟出一道生路。

        但见营地越来越近,隐隐间甚至能够看见辎重部队在第二道防线之后,泼油、搬架鹿角。“还好,刚才那种亡灵巨人没有再出现。”秦锋不由庆幸。

        “呃,那是什么?”然就在此时,却见山都呵斥一声,手指着远方数十丈外的黑影道。

        亡灵巨人。

        秦锋抬起头,四面八方,却有数十个黑影正慢慢向营地行去。面色不禁大变:“别管这些,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趁现在,我们赶紧躲到船上去。”

        此言一出,山都非但没有丝毫忌惮,反倒狂笑道:“哈,应付不了?我可是先前明明看见你干掉过一只这样的家伙。没有理由我就不行。不行,大爷我也要去找找乐子。”

        不等秦锋阻拦,一跃丈高,同时仰天长啸顿时将那远处的亡灵巨人的注意力吸引。踩着重重行尸的头颅,冲迎而上。

        秦锋气极:“真是个疯子。”少了一个人,顿时压力亦是大增。仅之人之力,又不敢放手一搏,数息间便走了数只行尸到身后。

        “你们都跟紧,保护好自己。”转头厉喝间,又指向一虎背熊腰的汉子命道:“你,背起林瑶。”不等回应便忙不迭地的再向围来的行尸斩去。

        “啊。”

        又是一声惨叫,秦锋没有回头,开路的速度远远来不及尸人再度合拢。

        实在是恼羞成怒:“山都!”秦锋不禁咬牙切齿怒喝一声,却见山都正与浑身着火的亡灵巨人酣战正欢。而自己身后跟随的幸存者,却是招架不住八方涌来的尸人。

        一口皓白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然秦锋终于还是没能狠下心来,只是怒声咆哮道:“坚持住,前方还有不足十丈的距离了。”

        一时间秦锋不禁有些怀念,若是已从前在帮派中的作风,绝对是能够拿出十死无生的觉悟拼杀。

        然而如今,却是再做不到了。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仙缘,秦锋此时才发现自己如今是如此的惜命。不敢再过度的透支潜能,因为冥冥间似乎有种预感,如果再榨取潜力、再挥霍力气,大有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损伤、甚至暴死的代价。

        嗡。

        又是数息后,急促又有律动的号角响起。

        秦锋面色大变:“撤退的信号。”抬头望去,霎时数百道火箭抛来。

        火箭不单是点燃不上百只尸人,更是将前方辎重部队在地上扑洒的火油点燃,顷刻化出一道火墙。然尸潮顿时受阻同,只听凄厉的惨叫,却是未来及撤退的殿后囚军被误伤。没了退路,同时也成了尸潮唾手可得的新鲜血食。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徐元信,****你祖宗。”

        ……

        霎时,叱骂哀嚎声不觉于耳。不过也正得以这些被抛弃的弃子,秦锋终于是感到压力减轻了许多。

        后方的部队似乎也感受到了将再度涌来的尸潮压力。火矢依然还在不断地倾泻,“哈哈。秦锋,你慢慢玩,我先走一步了。”只听长啸一声,丢下着火狂追不已的亡灵巨人,山都踏着尸潮直径向营地奔去。

        火烧连营,眼见火势愈来愈大。“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快,不要畏首畏尾。”秦锋亦是作下了决断,不然再耽搁。怕是连自身也难以保全了。

        但即使如此,秦锋依然是拼命的开辟着生路。至于侧翼、后围,却实在是爱莫能助了。

        终于,杀出重围。然眼前却一片宽达十余米的火海。

        “死了,死定了。”

        也不知是谁在出言,秦锋转头怒叱:“那你们是要站着等死吗?”这一转头才发现,突围时的二十余人,而现在加上林瑶也只剩下六人还存活。

        一把从壮汉背上拉下左腿受伤的林瑶背起,但见尸潮再围来。更让人骇然的是不远处又有数个亡灵巨人行来。

        “来吧,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焚火而亡。总比沦为行尸的血食要好。”言罢,秦锋一脚提起身下的一块碎石。

        同时以更快的速度一跃,火海之中朝飞掷的石子一踏,霎时秦锋只觉肩膀被扣得生疼。

        “呀!”猝不及防下,秦锋的动作却是将林瑶吓住。

        半空之中秦锋双肩痛得一抽,心中暗骂:“嗟,原来伤的没有那么重嘛。还以为伤势恶化到连动弹都做不到了。”待双脚再度接触到大地。希冀地回头望去,然只见熊熊烈火,无一人跟来。

        “混账东西,说的倒是轻巧。”

        “前辈,救救我们啊。”

        “好色之徒!你不得好死!”

        ……

        只听恶毒咒骂,余下之人不是沦为了尸人的血食,亦有二人奋力一跃,但皆是未能越过,落入火海中化作火人徒劳奔走,直至窒息而亡。

        如果不是突然放火阻断了退路,如果不是山都率性退走。全部,至少有更多的人可以活下来。

        没有如果。仿佛命运弄人,秦锋沉默不言。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仅仅只是救了一人。

        气氛一时分外的尴尬。

        就连趴在秦锋背上的林瑶,紧张之下甚至都忘记探起身来。贴着如软玉的肌肤,温热之下秦锋甚至能感到那心脏比之先前更甚的紧张跳动。

        良久,林瑶在秦锋脑后轻声打破了沉默。似愧疚,又有庆幸感激、紧张。“谢谢你秦锋,唯独救了我一人。”

        那温热的气息,吹得秦锋后颈有些发痒。身体心辕马意般自不然的一抖肩,忍住心中厌恶,秦锋打起精神作淡然道:“不必谢了。我可不是有意要救你,只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瞥了眼女子鲜血淋漓的左脚,又道:“不然即使你是女人,我也不会厚此薄彼独救你一人。”

        不想再继续着这话题。“好了,我们走吧。”就像是自言自语,甚至忘了放下林瑶,秦锋蹉跎地背着向扎满鹿角的营地走去。

        “喂,喂。居然还有人活着回来。”

        “他是谁?”

        “他是秦锋啊。徐元信手下三大红人之一呢。”

        “别管他了,快看尸潮又有动静了。天啊,它们是要硬闯火海?”

        ……

        还留在营地中似乎布置陷阱的囚军们议论纷纷,然一切秦锋都置若罔闻。

        指指点点间,落在秦锋背上的林瑶羞红的脸也闪过一丝得意,玉手微微抬起似要拍下秦锋肩膀,然还没来得及落下。

        “秦锋。”

        待个人影冲出,打断了林瑶的动作。

        秦锋的面色才稍微缓和:“张进。”心中大感安慰,虽然见其一身狼狈,但似乎并没有大碍。

        不等秦锋说话,张进附耳道:“快随我来,别在前线待着。”

        秦锋:“好。”虽然现在体能依然亢奋,但秦锋知道最好是不能再战了。

        三人顿时向后营方向行去。

        待行至处在海岸的后营,但见用辎重、盾牌等障碍围城了一个圆弧。一堆堆木箱搭筑搭成临时高台,放置着笨重的床弩。铁甲精锐,还有所有侠士尽数集结于此。

        远处停靠着的五艘铁舰舫亦是散开护住帅营侧翼。只见人影重重,一只只黑色的炮口从炮舱探出,只等着为尸潮们献上绚烂的烟火。(http://www.shengyan.org/book/109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